当前位置:首页>数字生命>

      他打量着拜玉儿,玉容无暇,肌体晶莹,双腿修长,的确不愧为有名的佳人。

      쮪 特别是其眉心一点朱砂,鲜红如火,非常冶艳。

      骠其中仿佛蕴藏着一团能够焚烧天地的神火。

      ⥹这拜玉儿的资质倒也不差。

      ᶄ 君逍遥本来打算,若此女听话的话,倒是勉强可以当一枚棋子,替他管理朱雀古国。

      结果现在看来,又是一个被舔狗舔惯了的高傲美人,自以为天下男人都会围着她转,讨好于她。

      “换做其他平民穿越者,说不定就先舔上去了,但可惜,我不是……”君逍遥暗暗摇头。

      君逍遥有无敌⫚天赋,无敌身份,无敌背景。

      妥妥的一个高富帅。

      본现在是要别人来舔他,而不是他去舔别人。

      比如君玲珑,就是第一个舔他的女人。

      但这拜玉儿,显然智商没有君玲珑那么高,或者换句话说,被舔狗舔久了,人就ꫭ飘了。

      敢在君逍遥面前装模作样了。

      “请问我们认识多长时间了?”君逍遥淡淡一笑,问道。

      拜玉儿微微一伆愣。

      怎么突然提不삕相干的事情了?

      但拜玉儿还是说道:“玉儿与公子,乃是初次见面。”

      “对一个初次见面的人,䂔这般理所当然的ᝬ索取不死药,虽然之前答应过你,但我有说过免费送给朱雀古国吗?”

      ﺁ “而且朱雀謴古国存亡,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父皇的生死,对我很重要吗?”騹

      君逍遥脸上的笑意隐去,语气冷漠道。

      厯 拜玉儿这才回过神来,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君逍遥焩的三。问,令她哑口无硈言,表ĕ情尴尬而鉧不自然。

      的确,君玲珑只是和她说,有君䀸家天骄愿意给䕼她不死药,却没有说是无偿。

      而且朱雀国主和朱雀古国的生死存ࣽ亡,的确也和君逍遥没有半毛钱Ὸ关系。

      鵯 “可公子您并不差不死药,随便送出一졁株,就可挽救一条生命,乃至亿万生灵,为何不愿意呢?”

      拜玉儿依然站在道德的制高点。

      君逍遥神冂色彻底淡漠了下去,冷语道愈:“很简单,因屻为不死药是我的,只要我ﵒ愿意,哪怕给一条狗都可以!”

      拜玉儿闻言,娇躯微微发颤,面色苍白,一股羞辱之意琞从心底涌上。

      君逍遥此话,岂不是说在他眼中,她父亲连一条狗都不如?

      챰 想到这里,拜玉儿一时心头窝撽火,忍不住失言道。

      “公子槍何必找借㰯口,別不就是馋我的身子吗,不过很可惜,玉儿已䒡经有未婚夫了,这个条件,恕难从命!”

      一语落下,君玲珑玉容瞬间一变。

      她没想到,拜玉儿竟会说出这般失言之话。첡

      拜玉儿自己也是胾回过神来,锝感觉一股寒气弥漫娇躯内,脸色煞白如纸。

      她竟然把心底的话,直接说了出来。

      “呵呵……”

      君逍遥笑了。

      珍听到他的笑声,拜玉儿心头却更加惶恐。熆

      낁 君逍遥一手,直接是揽过了身旁君玲珑纤细柔软的腰肢。

      五年过剝去,君玲珑ᛳ十九岁斵,少女初长成,身段柔软窈窕,该细的地方细,该饱满的地方饱满。

      被君逍遥这般突然揽住纤腰,饶是君玲珑心思细腻沉稳,此刻也是忍不住低低娇哼了一声,双颊绯红。

      君逍遥脸上露出玩味,眼神却是漠然。

      “你何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本神子有那个必要吗?”

      “馋我家玲珑的身子不香吗,你又算什么东西?”

      接连两句话,说的拜玉儿无遄比羞耻,ᘦ面红耳赤。

      君玲珑在各方面,的确比她要更优秀。

      但更让廾拜玉儿心疁头震撼的,是君逍遥的自称。

      䶯本神子!

      “天啊,难道这位的身份,是君家神子?”

      〕拜玉儿脑海如有五雷轰鸣,心头্掀起惊涛骇浪,修长双腿打颤,忍不住瘫倒在了地上。

      荒古世家神子,那就是身份地位的绝对象征。

      拜玉儿一开始还认为,面前这少年应该是君家一픡位比较出众的天之骄子。

      ৄ 却不曾想,竟然是一位神子!

      ﰈ “神子大人,请饶恕拜玉儿的失礼!”拜玉儿跪在地冤上连连磕头,火红长发沾染了尘土都不顾了。

      君逍遥脸色始终淡漠。

       被他揽住纤腰的君玲珑,则是娇颜生晕。

      特别是听到我家玲珑这句话,君玲珑芳心不自觉悸动不已。

      君逍遥看着跪窱倒在地,乞求饶恕的拜玉儿,微微摇头。

      “付出才有收఻获,这个⟮连小孩子都懂的道ᯝ理,看来你并不懂……”

      君逍遥冷漠道。

      ﵏拜玉儿想白白得到一株不死药,未免有些异想天开。

      他一甩衣袖,转身即走。

      君玲珑则种微微定了定神,对拜玉儿叹道:“在神子大人面前这般失礼,我也帮不了你。”

      蒑 “不,求求你,我父皇还需要不死药救命,他可能撑不㍑了几年了!”拜玉儿哭诉,心头无比后悔。

      早知道,还不如本本分分地接受条件。

      妄尊自大,害了她。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君玲帰珑表示爱莫能助。

      她不可能为了一个关系浅薄的拜玉儿,去惹君逍遥不阅快。

      “我愿长跪在神子寝宫外,乞求神子的饶恕!”拜玉儿壵磕头不止,洁白的额头上都是沾染了血迹。

      不论揸是为了朱悜雀古国,还是为了她父亲和自己,투拜玉儿都必须要得到君逍遥的原谅。

       戛君玲珑微微摇头,随她去。

      不久后쨇,一些君骳家人便是看到了,在天帝宫,君逍遥寝宫外,一位红衣美人长跪不起,美颜带着祙极度的悔意和决然。

      “咦,那位好像是朱雀古国皇女,她跪在那干嘛?”

      “嘘,好像是得罪了神子大人讙,我们别搀和。”

      所有㥠君家人,对拜㤜玉儿避而远之,当做空气。 ⭴

      天帝宫内,君逍遥躺在一处灵池内放松。

      “神子大人……”君玲珑走了进来。

      “怎么,想为她求情?”君逍遥淡笑道。

      “不是,那是她自作自受,只是玲珑觉得,她背覢后的朱雀Ϸ古国,尚有利用价值。”君玲珑思索道。

      她怀有七窍玲珑心,槌心思机敏而聪颖。

      鬝 “밬呵쵂,对于她,我自有打算,性格太差,要好好调教,先晾在那里吧。”君逍遥随意道。

      虽说他对拜玉儿不喜,但朱雀古国,君逍遥可不想这么放弃。

      有拜玉料儿当做桥梁,他也能更好地根操控朱雀古国。

      “神子大人,真的有些슆坏呢。”君玲珑难得的白了他一畑眼,小小放肆了一下,娇嗔动人。 瑾

      纵使她有脪七窍玲珑心,都猜不透面前⻜之人的想法。 ꀨ

      “我若真坏,刚才就不只是揽腰了。”君逍遥随意愩笑道,目光沿着君玲珑纤细腰身往下。 彫 쮠 在宫❬装包裹下,臀线的弧度饱满而诱人。

      鶤 “神子궗大人,我先出去了。”君玲珑感觉到䎹了君逍遥的视线,脸色臊傆红,转身逃一般的慌忙离去。

      君逍遥淡淡一笑。

      有时候,调戏一下这位冰雪聪明的侍女,也算放松心情。

      뙖 “拜玉儿的未婚夫,嗯,希望他有点自知之明吧……”

      拜玉儿,君逍遥是一定要调教乖的,因为摋还有利用价值。

      比起直接杀了,调教成奴隶和棋子它不香吗?

      至于她的那位嚔未婚夫,不管有茽什么身份背景,君逍遥都不在乎。

      在荒天仙域,身份背㖟景比他高的年轻一辈ղ,又有几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