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诱惑酱骨头加盟

      听见声音,林久有些诧异的回头,看清来人后,开口说道:“原来是大哥啊。”

      看着眼前这个已经三十多岁的男人,林久将手上的麻绳放在昨日已回府的周央手中。

      “想来大哥是误会我什么了,这些奴仆都是自愿来此,并非我所聚集。”

      林久的动作方绫看在眼里,他视线向左移动,最后定格在周央手中的那一捆麻绳上,神色中带着些不解。

      “你拿这些麻绳做什么?”

      林久了然一笑,然后向方绫作出了解释。

      “大哥有所不知,昨日有位来自海里的仙人给我托梦,说他被困在井中已经几百年了,要是我能把他救出来,他便满足我一个心愿。”

      “眼下父亲病重,若是我将井里的仙人救出来,到时候仙人一个高兴,说不定就肯救父亲了。”

      听着林久的话,方绫心中有些好笑,夜里的梦境怎可当真。

      不过,正常人怎会因为一场梦境,就大张旗鼓的要下井寻仙人,难道这其中有猫腻?

      方绫一向是个谨慎的人,但看着前方那一脸认真的方毅,暗自摇了摇头。这六弟他也还算了解,就他那脑子里,尽是些吃喝玩乐,能有什么猫腻。

      “六少爷,那井里怎会有人呢。”

      “平日里,大家都在这井里取水,要是有仙人早便显灵了。”

      站在方绫旁边的方家管事,看着这一幕轻声开口道。

      林久自顾自的摇头,脸色更加认真。

      “人当然没有,但仙人肯定有。”

      “平日里不显灵,那自是因为你们心不诚。心不诚,仙人又如何显灵。”

      “周央,你把衣服脱掉,去井里把神仙请出来,若是仙人等久了,到时候便不好了。”

      “还有,切记不可对仙人无理。”

      “是。”

      话音刚落,周央便迅速将上衣脱了,露出了还算白皙的皮肤,下一秒,便将手上的麻绳绑在了身上。

      古人含蓄,一旁的年轻丫环见到此景,纷纷转头,有些脸皮薄的,白净的面孔上有了一抹绯红。

      简直就是胡闹,方绫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怒气更甚,立马大声喝道:“休要胡闹!”

      “我看六弟你是魔怔了,还不赶紧回去。”

      “来人,请六少爷回院。”

      这新官上任三把火,刚管事不久的方绫怎么可能任由方毅在他眼皮底下闹事,今日要是让他如此胡闹,日后他的威严何在,如何服众。

      “好生热闹,这是有什么好事莫,大家都聚在这里。”

      井前的奴仆因察觉到方绫的怒火,一个个不敢吭声,突然一道爽朗的声音传来,一下子让众人的焦点转向声音的源头。

      来人样貌不凡,手持折扇,身穿玄色长袍,头戴玉冠,算是应上那了一句风流倜傥。

      “三少爷。”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方绫身边的管家,他首先开口,随后那些奴仆才朝着方盂行了礼。

      “哟,大哥,六弟你们都在呢,看来这里确实是有热闹可瞧。”

      方绫看清楚来人后,眼中多了一分忌惮,这府中无人不知大少爷与三少爷十分不对头。

      若是把现在方家分成十份,这方绫占五,方盂便占四,其余的一,便是剩下的众多方家兄弟了。

      别看方泉未病前,极其宠爱方毅,任由他在外面花天酒地,只要钱能解决的问题,方泉都依着他。

      但那些个商铺,却是半个都没给他,毕竟嫡庶有别,前面两个嫡出的儿子都分不过来,别说是庶出的了。

      况且方毅无心经商,日子过的十分浑噩,方泉自然也是不放心将手上的店铺交给他打理的。

      不过,真要说起来,方家虽然儿子众多,但真正有能力的,就眼前这两人。

      先夫人林氏,乃是翼城富商林家的庶女,大少爷方绫便是其嫡出的长子。

      林氏生的娇美,许是红颜终究薄命,林氏在生育方绫时不甚落下了病根,此后身体一直不好,最后,在方绫五岁那年就亡故了。

      而后同年,方泉续弦,娶李氏。

      二少爷,三少爷就是现在的夫人李氏所出。

      但二少爷一出生便先天不足,到如今身子都病恹恹的,所以李氏便把所有心思放在了三少爷方盂身上。

      方绫虽没了母亲,但林家还在,只要林家还在一天,方泉便不会亏待方绫。

      好在方绫也算争气,这些年来将生意打理的井井有条,方家老爷也有了将家业继承给方绫的想法。

      这样一来,方盂便十分不服气,所以一来二往,两人之间明争暗斗,府中众人都有所耳闻。

      方绫和方盂,两人皆为嫡子,身份都不低,可想而知,两人之间的争斗有多剧烈。

      这些事情林久当然是知道的,所以见到方盂的时候,他便心中一喜,这人倒是来的巧了。

      当一个人阻止你时,那人的死对头就会支持你。

      于是他便在方盂面前把事情重复了一遍。

      “哦?竟还有这事,怪不得我一直觉得这古井不太一样,原来是有仙人在此被困。”

      方盂听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像是真信了林久的鬼神之说。

      “这井中哪里有什么仙人,六弟糊涂,难道三弟你也糊涂吗?”

      方绫听闻方盂的回答,立马反驳。

      方盂浅浅一笑,转头望向方绫,“大哥这你就不懂了,神仙这种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让人下去一看究竟又怎样,万一真是仙人托梦,也好让仙人保佑父亲早日康复。”

      “莫非大哥你不希望父亲早日康复,还是说怕父亲醒后,夺回你刚拿到不久的……”

      “方盂!”

      听着方盂的话,方绫十分恼火,他严厉出声,制止了方盂接下来要说的话。

      方盂当然也不信方毅那仙人托梦的说法,他之所以这样说,就是想当着众人面灭灭他新官上任的火。

      另一边的周央得到方毅的示意后,将绳的两头,一头绑在了一旁的大树上,一头绑在自己身上,随后便开始下井了。

      井边还站了三个壮汉,他们皆手握绳子把控力道,让周央维持匀速,慢慢入井。

      周围环境有些微妙,众人互相不再说着话,只是静静的等着井中的变化。

      所有人心里都清楚,这世界上哪里来的那么多神仙显灵,但大家还是不约而同的想要知道一个准确的结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井中安静的不像话,众人也开始觉得有些没意思了,动了想走的心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