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架空>

      感谢“今世之逐利者”的打赏鼓励!

      有推荐票的别忘记投,谢谢书友们的支持!

      --------------

      鈢 突厥人곀喝酒、打猎,甚至抢掠都很在行,但是在说理和ܗ辩论方面,和唐人真的没法比,尤其还是李世民、长孙无え忌这样能用嘴杀人的高手。 辠

      颉利可汗等人被骂的张口结舌,嘴唇发抖,只觉的人家处处在理,自己就束是畜生,就是背信弃义的小人,就是不讲规㰡矩的野蛮人。

      ꉛ 最后被骂急眼了,只好露出本性:“别跟本可㞐汗说那些没用的,割让黄河以北,对我们大Ⳓ突厥称臣纳贡,还要送三名公主美人过来,否则杀将过去,先把你们的舌头全割了!”

      “莫要欺人太甚!!”李툈世民喝道,大唐一方并没有几个武将在场,但是房玄龄、长孙无忌等人撸胳膊,挽袖子,仿塯佛要冲过河锤对方一顿。

      颉利⠄等人죿见此,不由产生了疑问,不是说长安空虚嘛,这些文官怎么都像打了鸡血似的,莫非有诈?

      他小声对身边的昆东上师和两个奇装异服的人说道:“不管有没有诈,你们萼把他们禆擒过趯来,大唐便是咱们的牧场了!”

      三人应了一声,同时飞起,向着李世民君臣疾飞而来。

      弓箭手对着三人攒射,昆东上师袈裟一卷,便将射向他的箭全部卷走,然后一抖,那些箭原路飞回,顿时弓箭手死伤一片。

      ㄭ 两名同伴一个拿着一对金钵,如同盾牌一样,将箭挡住;另一个如同蝙蝠⋏一样,从高空掠过,羽箭根本伤不到他。

      唐营这边也有修行者,除了썾红拂女祭出了红菱,新招♫揽的三名修行者,两个操纵飞剑,一个甩出符箓。

      但是他们的修为都是入门级的,连人仙境界都不到,如何能挡住这三人?

      李世民等人脸都白了,但是他们媼只能强作镇定,不然之前的表හ演都白费了。

      关键时刻,突然一条长有十余丈的金鱩龙闪电般飞至。

      䟟 昆⦠东上师看到那条金龙,不由大叫不好,转身就逃。

      另两人不知厉害,拿金钵的还祭出一面金钵击向金龙。

      一声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那金꧛钵碎成几块,金⿃龙一个神㖫龙摆尾,便将人抽入渭河之中。

      㫎如蝙蝠羖一般的家伙见势不妙也要逃走,一个“定”字,让他身体一滞,随即被金龙邬巨爪拍碎了脑袋。

      陈季平瞬息而至,将尸体抓住,收了其兜囊,然后又将落水的家伙打杀,同样收了其背后的皮兜。 ਧ

      “陛下受惊了!”

      “国师来的正好,此时当给他们一个教训怘!”

      㴘“也好!㜲”

      既然突厥人不讲武德,他㸥也就不ﯗ客气了,对着金龙一点指,一只巨爪拍向了颉利。

      昆东上师急忙祭出一串佛珠,但是佛珠被打散了,也没能阻止那一爪。

      若是颉利被拍中,突厥将顷刻将面临分崩离析局面,他不得不挺身而出,挥掌与那一爪相对,结果他的手臂折了,也只堪堪击溃了这一爪。

      “快放箭!”

      箭如飞蝗般呶射向了飞撞而来的金龙,勉强稍阻其势。

      颉利打马而逃,ӄ无奈身后౴都是突厥兵士,他能往哪里走?

      紧要关头,杜天际飞来一头黑色巨狼,这巨狼与金龙斗在了一起,竟然不分伯仲。

      陈季平心中惊异,却见一道惊鸿也眨眼飞至,来人챸是一个깮身材佝偻,头发稀疏的突厥老者,下方的突厥人看到老者,全都发出欢呼声,刚才的惊恐不见了,一个个精神抖擞,仿佛槟满血复活了。

      “奴必施,救我껅!”颉利像孩子꣨见了妈,张开手臂呼唤。

      ׾ “无妨,待我先会会对面的道友!”

      金龙和巨狼最后一次碰撞后,各自化为本体返回,巨狼的本体竟是一尊不知村质的狼䰼头雕像鄬。 鐼

      “阁下可是突厥国师!”

      “没错,你就是大唐新任国师吧?”

      億 “正是!”

      “敢不敢赌ࢗ斗一场,若输了,⡵你们大唐拿出降书顺表,对我们突厥称臣;反餹之,我们退兵!” 

      李世民不由一阵紧张,他真担心陈季平答应。 ᘾ

      奵“呵呵,你是做梦娶媳妇,净想好事了!你们突厥那种地方,给我们都未必要,拿来赌斗,也要有点诚意!”

      “哦,你想拿什么来赌?”

      “要赌自然是赌钱,我赌一万贯铜钱,敢不敢赌?”

      疴 唐营众祁人听了☗这等这话都是大笑出声,陈三郎赌的是不是金也是不银,而是铜钱,即便突厥国师有钱,会随裂身携带一万贯嘛?

      当然了,陈三郎肯定也没有樞,但是唐ᐖ营众縺人随便凑凑就能凑出来,对方⻓却很袺难做到,밑因为他们不产铜钱。

      “好刁滑ʆ的小子,묃老夫给你机会,你不知珍惜,那就去死吧!”奴必施恼羞成怒,身上突然爆发出极强的凶戾之꯬气יּ,眼瞳射出狼一般的精⭾光,然后♵化为上百道身影꧿一起冲上来。

      陈季平头一次见到这种攻击方式,根本分ʅ不清真假,于是身形一晃,陡然涨高到了近两丈,同时多出两颗一模一样的脑袋和四条手臂,这正是三头六臂法相。

      在晋级化虚境之前,所凝聚的三头六臂法相基本是摆设,ာ直到现在才有了实战能力。

      唐营这边也爆发出一阵欢呼,只看这卖相,就很唬人!

      实际上当然不仅仅是唬人,六条手臂三件武됮器,如ᐈ意烧火棍,玄磁开山刀,襆还有一条手臂操纵萤光飞剑。

      ֣

      棍影翻飞,刀光闪闪,飞剑盘旋起舞,凡是靠近的身影悉数阃被绞杀。

      不对,还有一个!

      陈季平뽦意识到问题所在,已经晚了,在춼他头顶盲区,一对铁掌击向了脑袋。

      三颗脑袋,哪个才是本体?

      三选一,他选择了那个操纵飞剑的,쾑华夏修行界餵最擅长用飞剑。

      掌印有灵光闪动,脑袋被打爆了,但是并没有血光崩溅! 핮

      赌错了,他立即弹射而走!

      但是原本三尺长的烧火棍,陡然涨到两4丈长,“嘭”的一下抽在了他身上。

      突厥兵将都替他们的国师肉疼,换テ成一般人骨头恐怕都碎了,但是这位却借力飞出数丈,仿佛那一棍只是给他挠挠Ꮷ痒。

      陈季平抖手祭出一张冰封符,他没有施展定身术,是뇚猜到可能无用。

      쏅奴必施发出飞沙走石,竟将寒榶气顶了回来。

      人皇印又化为金龙飞出,对方轷同样祭出化为巨狼的法宝鈉。

      两人你来我往战在一起,隔河相对的双方人马,眼睛睁的溜圆,绝大多数人都没见过这种场面,惊叹者有之,心驰᧖神往者有之,还有人哈喇子流出老长,䀍忘记了擦拭!纋

      唐营那边忽然响起鼓声,却是李世民亲自给擂鼓助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