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直播共享二维码下载

      入职新公司, 要熟悉情况,和团队里人磨合,沈诗意工作忙碌程度, 比起在lu有过之而无不及。

      樂 每天有忙不完情,时间飞一般的快, 夏天远去,迎来深秋。

      十一长假, 沈诗意给自己安排一些在家里忙工作。

      第一天假期徲,她没睡到自然醒,被慕寒叫醒。

      慕寒道:“诗意, 王婕生了。”

      “?”沈诗意大脑没转过弯。

      将她茫然的表情收入眼底, 慕寒再次道:“王婕刚生孩子。”

      沈诗意大脑瞬ꐜ间清醒,问:“是女儿吗?”

      뚚 到孕后期, 王婕愈发心心念念要生个女儿。

      慕寒轻轻颔首,“是女儿。”

      昨晚睡觉前, 沈诗意和王婕有微信聊天, 王婕今天打算去买坐月子需要东西, 结果今天就生了孩✶子, 她得去医院探望, 工作往后挪一挪。

      出门时, 小汤圆要跟着她, 连带慕寒也要跟着, 最终, 三个人一起到医院。

      王婕选择无痛分娩,虽说是无痛,麻醉过后,难以忍受疼痛一样少不了, 苍白的脸挤不出笑鶼容,有气无力地望着沈诗意,“生一个孩子,要我半条命,佩服那些敢生几个孩子。”

      沈诗意安慰完王婕,而后去看在旁边小床上躺着宝宝。

      王婕没到预产期就把孩子生下来,但预产期不是百分百准确,会有误差,宝宝也算是足月。皮肤有点红通通,可眼睛又大又亮,眼珠帒子特别像葡萄,双眼皮还十分明Ⰻ显,鼻子蕪,是个漂亮的宝宝。

      思绪仿佛回到七年前,她生小汤圆那会,沈诗意不由扭头注视小汤圆。

      小汤圆没见过刚出生宝宝,鹋相当好奇,眨也不眨地盯着。

      发现母亲看他,小汤圆问:“妈妈,妹妹看得见我们吗?听得到我们说话吗?”

      沈诗意轻笑道:“妹妹听得到我쳯们说话,暂时看不清我们,要她长大一点,可以看到我们。”

      小汤圆明白地点点头,想伸手碰碰宝宝脸蛋。

      见状,初为人父的古旭哲飞快将宝宝抱起来,不让小汤圆碰到。

      古旭哲想和王婕结婚,王婕至今坚持不婚想法,古旭哲这几个月照顾,仅让王婕松口,可以给他陪伴孩子长大机会,这是为什古旭哲能在医院陪产原ᕻ因。

      王婕精神不济,需要充足的休息,沈诗意没在医院呆多久,带小汤圆和慕寒回家,古旭哲笨撚拙地喂宝宝喝『奶』粉样子,留在她脑海里,这让她不禁想到慕寒熟练喂小汤圆喝『奶』粉画面,

      很多东西,人不是一生下来就会,要经过学习。

      她坐月子住院웈的那段时间,慕寒并非一开始就做到熟练,能够无微不至,他有些笨拙,其实,一个人在照顾人方面有没有经验,是可以看出来的,慕寒照顾她时,她初始能看出来他经验不足。

      短暂笨拙过后,他成长得极快,时,她将他行为当成他爱她证据,后来的两年,也就是她离开s市前,被他始终不想和她结婚这一点弄得彻底推翻了。

      背靠沙发,她正视慕寒,有些话想问,也不是很想问。

      她要喝冰矿泉水,慕寒拧开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矿泉水,递给她,意外撞上她似在想什目光,“怎么了?”

      示意慕寒先将矿泉水放桌上,沈诗意思绪像停留在七年前,“我在想我生孩子那会。”

      慕寒看见古旭哲和王婕㖒女儿,也想起小汤圆出生时,小汤圆住保温箱,沈诗意没脱离危险,要住Ἃ院,感慨道:“一转眼,我们孩子七岁了。”

      那个时期记忆,不美好多过美好,忆起当时,沈诗意有些惆怅,“你这个熽月睡客房。”

      话题跳跃太快,慕寒拧眉,“为什?”

      “因为我心情不好。”沈诗意ꭩ拿起矿泉ؗ水,“你以前心情不好,就喜欢和我分房睡,去跟小汤圆睡。”

      “……今天是十月第一天,睡一个月客房,时间会不会太长?”慕寒万万没想到,自己和她聊了几痩句,她忽然心情不好,自己被发配到客房。

      “我看你是嫌一个月太短。”

      “……”讨价还价失败,慕寒果断接受现实。

      *ᜅ**

      王婕是顺产,月子期间有人精心照顾,恢复得快,出月子就约沈诗意去玩。

      说是玩吧,只是在王婕家里附近公园,沈诗意和王婕在公园里散步,王婕请教沈诗意养孩子经验,尽力在带孩子时不出差错。

      羌沈诗意道:“孩子是由ᬳ慕寒和保姆带大,我不怎么带孩子,没有多经验。”

      “哪天我请教慕寒?”

      엶“古旭哲不是住你家吗,叫他请教慕寒。”

       “也是。”王婕觉得极有道理,古旭哲和慕寒是一个圈子,两人交情也非比常人,“古旭哲学会,可以一个ޏ人自己『操』作。”

      片刻后,王婕问:“为什你不怎么带孩子?”

      㕔沈诗溝意反问:“如果你生孩子难产,整个月子时间在住院治疗,出院后也花了将近半年的时间休养,你有精力带孩子吗?”

      光想象画面,王婕有种窒息感,“你生小汤圆,也太难了吧。”

      “回头去看,不知道自己怎么熬过来的。”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好日子在后头,你看看小汤圆,多好一孩子。”王婕每次和小汤圆接触,打从心底感叹他被教育得真好。

      沈诗意笑笑,“还好吧。”

      两人顺着孩子话题去聊,末了,沈诗意又去王婕家里,看憨看王婕刚满月女儿。

      小孩子一天一个样,出生是红通通皮肤,如今变得白皙,漂亮可极了,十分讨人喜欢,沈诗意爱不释手,有点也想有这一个女儿。

      只能想一想,因为她不会生第二个孩子퇋。

      她随口跟王婕说了后,王婕建议:“想有个女儿还不简单,你不用自己生,认我女儿当干女儿。”

      “好主意!”沈诗意轻轻『摸』了下宝宝肉嘟嘟脸蛋,“以后叫阿姨做干妈吧。”

      在王婕家呆久了点,晚上到家,沈诗意收获两道不满的视线。

      小汤圆撇撇嘴,“妈妈,你出去玩,不带我!”

      沈诗意问:“作业写完了吗?”

      “……”小汤圆立刻埋头吃饭。

      他作业还剩点,今晚能做完。

      由于古旭哲是个晒女狂魔,慕寒这一个月看过许多张他女儿的照片,不与沈诗意聊古旭哲女儿的话题,问她:“明天是楚南风和宁悦的婚礼,我们一起去?”

      楚南风一早就将婚礼请柬拿过来,是单独邀请她,明天回公司处理点事,能去参加婚礼,沈诗意道:“不一起,我要去公司一趟,你和小汤圆先去뜬,我晚点到。”䉿

      问沈诗意前,慕寒有点担心她不去。

      楚南风婚礼邀请的宾客,有相当大一部分是和他们曾经婚礼邀请的宾客重叠,去参加婚胏礼,难免会又让她想起那场被取消婚礼,可能自己要重新ﺊ睡一个月客房。

      沈诗意不知道慕寒在想些什,吃完饭,她就去书房了。

      出来后,小汤圆和慕寒欲言又止地看着她,尤其小汤圆面上心獇虚明显至极,她皱起眉,“你们父子俩做了什?”

      小汤圆弱弱道:“妈妈,爸爸把你准备给表哥的礼物摔了。軄”

      慕寒目光瞬变凌厉,低头俯视小汤圆,“情况说清楚,不要说一半留一半。”

      送楚南风的新婚礼物,沈诗意花了几十万。

      听见礼物被摔,她面『色』微黑,“到底谁摔?”

      小汤圆指着父亲,“爸爸。”

      慕寒解释:“我收拾东西,发现礼物摆放的位置不够安全,换了个位置,小汤圆好奇是什,打开来看,我没注意,碰了碰他,礼物就摔地上。”

      ⯪“……”沈诗意揪住小汤圆耳朵,“你跟你爸爸责任五五分!”

      小汤圆苦着脸,“妈妈,我不是故意䮭的。”

      “你们俩真是!”沈诗意不擅长骂人,没想出合适词汇骂一顿这对父子,“摔成什样,还能送出去吗?”

      “送出去,不雅观。”慕寒已经想到解决的好办法,“我也准备了礼物,到时,以我们一家三口的名义送,你不用单独送。”

      “你是你,我是我,然得单独送。”楚南风送他们的请柬,都是各自分开,礼物合在一起送,不符合规矩,沈诗意『揉』『揉』额,“赶紧找人帮我重新买一份。”

      同床共枕大半年,没得到她一句答应复合,即使同一屋檐ㆿ下,也能经常感觉到她将他们区分开来,不愿意承认和他有亲密关系,这次依旧,慕寒心被微微堵住,“好,我现在找人买。”

      打发慕寒去干活,沈诗意重新揪住᪺小汤圆耳朵,“几十万东西,说摔就摔,你说,妈妈要怎么惩罚你?”

      之所以花几十万,她是考虑㙌到楚南风过年时给小汤圆压岁钱有七位数,毕竟,人情往来,金额不能相差太多。

      小汤圆握着母亲的手,生怕母亲突然用力,认错道相:“妈妈,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我不吃这套,你爸爸来揍你,教会你月亮为何那么圆。”沈诗意不亲自动手,叫慕寒动手。

      晚,小汤圆学鐌会月亮为何那么圆。

      ⍿ 瀩 ***

      次日,沈诗意到公司处┽理工作,再去楚南风的婚礼。柝

      婚礼盛大,酒店被楚南风包下来,没进入酒店里,单看门外布置,隐隐感觉像童话中里出现画面。

      迈步进入,扑面而来的浪漫气息,舞台处仿若点缀万千繁星,引得她多看几眼。她曾经对她和慕寒婚礼,充满憧憬,也想打造类似这种场景,可惜,空投入心思和精力,婚礼未能举行。

      位置是排好的,要根据安排坐,她找到自ⷰ己位置。

      慕寒和小汤圆跟她一桌,她还记得这对父子昨晚把礼物摔了,小汤圆这会明里暗里地讨好她,想让她消气。

      音乐突然换掉,司仪走上寷舞台,显然新人会要出场,沈诗意将小汤圆脑袋转向舞台。

      新人出场,她目光集中在宁悦身上。

      宁悦是楚南风的妻子,她们没有正式见过面,她第一次见宁悦。

      外表上,뷃宁悦跟林影是一个类型,明艳大气。

      此时,宁悦由内而外洋溢着幸福,看楚南风的眼神,像是有星星。

      楚南风看宁悦的眼神,清晰可见爱和㱪坚賥定。 

      说实话,她羡慕过宁悦,由始至终被楚南风坚定地爱着,也不管是宁悦主动提的分手,楚南风就是想和宁悦一生一世。

      见到台上他们交换完戒指,她左手无意识地摩挲了下右手无名指,她和慕寒也有过婚戒,一拿到她便立刻戴上,婚礼被慕寒取消后,她摘下了婚戒。

      戴婚戒仿佛时刻提醒她,她做过多愚蠢的情。

      活了这多年,大大小小的婚礼,慕寒参加过不,唯独楚南风这场偻婚礼,大半熟悉宾客,令他记忆深刻地想起他和沈诗意原本要举行婚ﬧ礼。

      那时,他公司上市在即,抽不出太多时间去筹备婚礼,戥许多情由她来做主,她每次跟他商量时,眉眼弯弯,脸上布满笑容,眼睛宛若会发光般,十分期待一生一次的婚礼。

      一时冲动取消婚礼,现已成为遗憾,他很想去弥补,再度筹备婚礼。

      첣 ܊ 台上流程走閗完,楚南风和宁悦去换了衣服,回来后,给每一桌宾客敬酒,慢慢的,轮到他们这一桌。

      楚南风笑容满面地注视沈诗意,“舅妈。”

      沈诗意:“……”

      宁悦听到丈夫说话,浅笑看向沈诗意,“你好!”

      楚南风那一声‘舅妈’,没破坏沈诗意的笑容,她朝宁悦笑道:“你好,我是沈诗意!”

      跟宁悦打完招呼,她转而对楚南风ز说:“不要叫我舅妈,叫我姐。”

      沈诗意和他舅舅关系,带了点扑朔『迷』离,没人说得清他们具体是什关系,楚南风叫沈诗意为‘舅妈’,是习惯使然。

      一经纠正,他即改口:“好的,诗意姐。”

      沈诗意举起酒杯,“恭喜你得偿所愿,找到爱人,与爱䍋人结婚!祝你们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闻言,楚南风和宁悦也举起酒杯,与她碰杯。

      工作没处理完,不能继续呆下去,沈诗意喝完杯中酒,随即拎起自己包,道:“我公司有,先走一步了,改天一起吃饭。”

      说罢,她迈步离去。

      整个过程,他舅舅如是透明人,楚南롥风扫过他舅舅,接着和妻子去另一桌客人那里敬酒。

      沈诗意回公司,忙到晚上九点多。

      白天喝了酒,她不能开车,车留在酒店,要打车回去。

      路上,她终于有时间看手机。

      微信新消息,林影的最显眼。

      【你今天去参加楚南风的婚礼,为什ᔴ不跟我说?】

      【我去得比较晚,是小汤圆告诉我,你来过。】

      【听说你又众澄清你和慕寒不是一对,干得漂亮!】

      沈诗意没跟林影说今天参加谁婚礼,是不知道林影跟楚南风认识,还被楚南风邀请参加婚礼,便问:【你怎么认识楚南风的?】

      林影嫌打字麻烦,直接致电好友,“我是他公司产品代言人,他和陆元关系不错,把コ我们两个都邀请了。”

      陆元是b市人,出身优越,混的是b市上流圈子,但不管哪个城市,上⁜流圈子是互通,沈❣诗意不意外陆元和楚南风关系不错,“婚礼没结束,我就走了,回公司工作。”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又让慕寒吃瘪。”

      “……”儷沈诗意哭笑不得,“你和慕寒没深仇大恨。”

      “我看他不爽。”林影的宗旨是,好友让慕寒不兴了,她就兴了。

      “好吧。”沈诗意每次听林音说这些,会顺着林影。

      两人聊完,小区门口也到了。

      沈诗意下车,进去小区里面。

      一打开家门,坐在琧客厅慕寒,闯入眼中,她也习惯了。

      不论是现在,或是从前,但凡慕寒在家,她只要晚归岦,他基本上都会坐在客厅,她回来。

      慕寒走到她面前,问:“我打你电话,一直没打进去,嚳提示你在通话⽢中,你是把我拉黑了吗?”

      想打电话问她几点回家,却打不进去,他心不由悬起。

      羽沈诗意无语地瞥他一眼,“……没拉黑你!你打我电话那会,林影在跟我聊天。”

      她收到提훃示,有新来电,知道是慕寒打。

      慕寒顿时放下心来。

      沈诗意去洗漱,慕寒换了待地方,到房间里。

      有几天没做深入交流,今晚免不了要做,做之前,警告过慕寒,不得『乱』来,弄得她太累,所以,做完后,沈诗意仍有精神。悒

      鼻尖间充斥她身上清新好闻的香气,慕寒环抱住她,“诗意,我们结婚,也像楚南风那样举行婚礼,好吗?”

      沈诗意一把推开慕寒,“你连我男朋鉏友都不是,你想什结婚。”

      慕寒又靠上来,将她抱住,“以前我ਫ们筹备婚礼,我没太多时间,现在我能抽出时间。”

      “即便有一天我答应你结婚,蔺婚礼也不会举行。”沈诗意曾经渴望举行哪哪都符合她幻想的婚礼,如今,算了吧,身边人没换,举行婚礼,没什意思,况且,他们的孩子都上小学二年级了。

      옑“可是结婚,婚礼必不可少。”

      “必不可少?”沈诗意想笑,“先不说我可能答应你结婚那天,会是在哪年,打个比方,假如我十年八年后,答应结婚,那个时候,我们孩子在成年的边缘,举行婚礼,有何意义?”

      “我们没举行过婚礼,结婚,肯定要举行뿕婚礼。”慕寒想有名正言顺的场合,告诉世人,他和她是夫妻。᙭

      “结婚方式有多种多样,婚礼不过是其中一种,你没看到多人嫌婚礼麻烦,不想举行婚礼?”

      “你嫌麻烦,我一个人筹备㜠!”

      “不是我ጹ嫌麻烦,而是我已经过了想举行婚礼的那个阶段。”沈诗意并非彻底不想举行婚礼,如果她身边的人换了,她有概率举行婚礼,大概是她在结婚仪式方面,骨子里保留传统想法。

      和慕寒举行婚礼,她就没有那个想法。

      ⠻ 第一次筹备婚礼,结果是慕寒取消,时隔多年,再次筹备婚礼,她不在意背后的人会怎么说他们,但她真不想和慕寒有婚礼。

      她当年耗费大量精力和心血筹备婚礼,慕寒一句话就没了,她很清楚是自己原因,错在于她,不能怪任何人。

      也许是心理作用,又或是她目前脑子里没有和慕寒过一辈子想㎫法,只想保持现状,能过多久就多久,举行婚礼不在她考虑范围。

      慕寒眸롖中ཚ情绪复杂,心脏猛地沉了沉,“对不起,我未能在你最想要举行婚礼的时候,和你举行婚礼。”

      “不是你问题,是我问题而已,初想法过于幼稚和愚蠢,你不用道歉,你没有错。”沈诗意不曾怪过慕寒取消婚礼,不想听到他道歉。

      “我想有个婚礼,你可以答应我吗?”慕寒初决定把婚礼给赭取消,没想一辈子不举行婚礼,他希望能和ꔺ她有一场婚礼。

      “僯不可以。”沈诗意简单利落地拒䮔绝,而后从慕寒怀中离开,“关灯睡觉吧。”

      “诗意。”慕寒靠近她,“举行婚礼会……”

      “你今晚是想睡客房吗?还是想这个月不来我家里住?”沈诗意面无表情地望向慕寒,“如果你想,你就就继续说婚礼的。”

      “我不想。”慕寒立即伸手去关灯。

      举 离慕寒稍微远一点,选好勩舒适平躺姿势,沈诗意眼睛紧闭,开始酝酿睡意。

      她入睡时间较长,慕寒今晚比她更长。

      说不清道不明自己情绪,他心里有些『乱㭩』,既有遗憾,也有后悔。

      婚礼确定取消前,他告知过他姐,他姐劝他,婚礼不要取消,延期较好,或者,如期举行婚礼,不要拿结婚证,他和沈诗意之间的问题解决了,再去拿结婚证,不会有影响。

      他没听进訙去,一意孤行要取消婚礼。

      他想要有婚礼,她却不愿意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