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社区直播贴吧网址

      钱晨并不知局道那邪修妙空是什么境界,但他能灭楼观道满门,至少也是个结丹修士,虽然钱晨未必觉得在楼观道还阔气的时候,连碰一下自己都没资格的结丹修士有什么了不起的。但在洞天福地之外,这厮混人间俗世獯的修士中。

      嘿!结丹还真就了不起了。

      敢做下这等大案,那妙空在轮回之地,帑也是一号人物。

      此人闯荡诸天轮回,一向心狠手辣,杀人夺宝乃是家常便饭,常言道人无横财不富,像妙空这般常常发横财的,家底比一般结丹之辈还要阔气无数。不然也弄不到能在元神真人眼皮底下逃走的前≢古符箓。

      但他为了图谋太上道尘珠,把自己的家底尽数填了进去。

      所以为了保住钱晨的命,妙空也算是倾尽了自己的余财,除了真正拿手的家伙,保懿命的家什没动,适合低阶쩱修士的,都给了钱晨。就是亲师쯧父对徒弟也没有这么好的。

      妙空为了图谋道尘珠变卖身家,没㟩被他卖出去的,要么是不好出手的贼脏,要么是还没卖出去的滞留货色。

      钱晨的乾坤袋里,就有八件法器ᵑ之多。

      非⨳但附带了祭炼之法,甚至有一件等阶太高的法器,还被妙空打落了禁制,钱晨首先看上眼的是一枚品质极高的玉环,㻬玉环上阴洙刻龙雀,注入真气能放出一团彩光,钱晨略微感应,便知道玉环内开辟了一个虚实之间的禁制空间。

      輎 这彩光一落,便能将敌人的法宝兵器,乃至修为差一些的敌人本身收入环中。

      䊠乃是一件拿人夺宝的上品法器,钱晨看上眼的主要原因,是这法器道气昂然,品质极佳袅,乃是八件法器之中,少有的正道之宝。颇为附和钱晨的身份功法,不然八件法器中,有的是比这件玉环威力更大的。

      但你一个正道弟子,抬手放出一道乌黑魔光,或是斗大骷髅,斗法之时披头散发摇动魔幡,幡上几个赤身男女,做出种种不堪摸样。说不得就有路过的正道高人,随手一道剑光,将钱晨清理门户了去。

      这枚玉环唤作龙雀环,乃是妙空真人不知在哪个世界杀人夺宝而来。最妙的是,这龙雀环的祭炼之法完整,只要是道家的法力,都能继续往上祭炼层次,那带着祭炼之法的道书名叫《玄阳百灵经》,只是被删去了正经的道法,只留下种种法术法器的祭练之法。

      显然是妙空故意䏶所为,想要以种种玄妙法术騌,耽搁钱晨的正经道行。

      렴 钱晨只是哂然,他苏醒之后,先是䲈打坐用功,㚍然后忙着去借粮滋补身体,最后有了空闲才收拾这些法器灵丹,可见㖂他态度如何綡了。

      钱晨做珠子精的这百万年里,记下的道书法术,其实不多,毕竟一个六十年才能看一眼的灵宝,想要记下太多东西,쮈也未免为难了一些。因此除了楼观道几部根本道猪书,那些弟子们挑挑拣拣来修炼的大威力法术,乃至楼观道的秘传神通,他都一概呃不知。

      真正磨练塳他的,是见识过楼观道这等道门正宗最优秀的弟子,是如何在根本道法之上百折不挠,摒弃一切的。

      他们宁肯把法力多磨练一些,道行再长进一些,也不肯在其他花里胡哨的法术神通之上稍稍分心,各个都是奔着飞升长生去的,钱晨也不免受到了感染,砥端正了道心,知堠道取舍。

      但头百䓡万年还好,道内弟子还会精修护道之法,道门也未到如今横压此界的地步,斗法敌人还是很多,遇上生死大敌,没鸨一手厉害法术,再高的道行也要饮恨。但随着道门大昌,许多楼观道弟子在宗门内勤恳撧苦修,也能白日飞升了。

       就算出去磨练道心,等闲也没人敢冒犯。

      ꥸ宗门内㴂元神真人个个能掐会算,纵然有一时危难,也只是磨练弟갯子所用。渐渐楼观道内的弟子,都追求道行去了。只是练上一门⩭一锤定音,威力绝大的道法,与人斗法,也是以閫道行欺人。久而久之,就没뵞人再去精铅修法术。

      돓 徒弟收的越来越少,飞升的越来越䷲多,渐渐沦落到了这个地步쀑。

      只能说楼观道将道门的无为,清心寡欲,贯彻到了一㎝定的程度,咸鱼到了一定的境界。

      “然后就被一个结丹的小卒子给灭门了!”钱晨无不感慨道,他对楼观道还是有一定感情的,看着整个宗派从大势煌煌,到一意清修,最后走向没落。只能说太上道祖带了一个坏头,他自己合道之后,便圣迹高远,下面的弟子自뿩然也有㠂样学样,只求大道去了。

      ㍨ 结果太上道元神高人最多,底层弟子却远不如元始玉虚,灵宝上清两脉,走的是精兵路线。

      乯 这些人证的是长生,求得是大道,钱晨倒是没有那么清心寡欲,他已经长生了雀也……就算被人斩杀,也不过回到那颗道尘珠中,太꽪上道祖亲炼之宝,这个世界还真没人能摧毁呢。

      但钱晨从道尘珠中出来,就绝不想在回到那种状态去,所以一颗道心极是ﺻ活泼。

      他求的不是长生不死,而是逍遥自在…蘖…

      所以他虽然知道取舍,眵意要证得无上大道,去见一见将他抛弃的太上道祖,笑道一句:“太上亦不能逆我意。”同样也要练就绝顶法术,让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人能强迫,束缚他。

      最现实的是,钱晨犎若不用心练上几门法术,祭炼几宗厉害法器,等到颧妙空回来的时候,퓇就要斩去他这侥幸的自由,灭了ැ他此时的肉身,掠走他的本体。所以,钱晨真正对这些法器并不上心的原因是,这些货色再怎么下苦工,也绝对对付不了把这些东西留给他的妙空。

      真正想要度过这一劫,当是ᇲ苦修道行,然后去寻一件前人留下的厉害ਕ法宝。

      或者将他的本体动用一分威力,若是能祭炼道尘珠,莫说区区一个妙空,就是元神真仙也轻松打灭了。

      钱晨并不急迫,大不了回头抱住太上道的大腿嘛!将妙空之事一说,就氤算是十个,一百个妙空也被太上道给轻轻弄死。

      只是不到万不得已,他绝不会舍弃现在自由自在的生活。

      钱晨先收起龙雀环,准备等会祭炼一番,另外一件准备祭炼的法器是一件飞遁之宝,以钱晨现在的道行,是绝无可能架起那件飞云兜纵横青冥的,顶了天也就能离地三尺,慢悠悠的爬着飞。但这件法器也颇为要紧,干系他感应天地元气后,采气练气的修行⩮。

      最后剩下的,都是左道之器,或干ꝱ脆是魔道法器ﮧ。

       妙空的心思就可见一斑了。两件品뽗质极佳的法器要么用于飞遁护身,要么只有收拿之用,而这些左道之器,魔道法器,威力大鞬则大矣,但是若是被熟悉这些法器法门的人针对,极容易被克制,可想而知,若是钱晨日后拿着这些苦心祭炼的法器,准备斩除这个大췛敌。

      然后被早有准备的妙空全数破去,莫说钱晨的Ⰹ道行远不如他,就是钱晨在绝无靅可能之中,将道行拔高到比妙空还强的地步,面对克制之法,也要䇽饮恨。

      这ꐬ几峞件左道法器,有一枚白骨舍利,只有栲栳大小,放出去能化为骷髅魔,吃人血肉,便是那件被打落禁制的魔道햞法器。

      就算是道行低微之辈,凭着这件法器也能对敌境界高出两三个层次的大敌。但这等法器也极容易失控,若是制不住那些魔头,就会反噬主人,将法器的主랩人血肉吞吃一空,然后化为魔物,四方游荡危害人间。因此妙空为了防止此宝反噬㕦钱晨,携着道尘珠远走高飞到一个妙空望尘莫及的地方,才将它打落了境界。펭

      钱晨用脚都能想到,妙空必然在这件法器上动了手脚,随时可以操纵这白骨舍利骷髅魔反噬他这个主人……

      他也厌恶这件法器的材质,乃是一个有根基的修士头颅所炼䂵,这枚白骨舍利本质不差,用的是一个结丹修士的头骨,在魔道틐之中,算得上ܴ上佳的法器了。

      钱晨随手收起,准备找个机会毁去这件法器,他连收为己用的心思都没有,现在不扔掉,只是担心被恶人所得,危害人间。

      还有一面七煞魔幡,乃是用七种煞气,混合ᗑ喜怒哀思惊恐悲等七情之气所炼,能勾动阴魔,迷乱人心,继而煞气一卷,将人害死ဢ。是一件兼具杀伤力和控制的左道法器,虽然威力不差,㶯但钱晨却有些看不上——这法器没什么前途。

      祭炼到顶了,也休想威胁到结丹修士。除非弄来魔道的七情秘魔,进一步祭炼……钱晨哪有这个闲工夫。稍微祭炼䀒一下,应付过这个阶段就可以扔了。

      下一件魔道法器是缚魂첪锁,顾名思义,䩖捆人用的。对付道行比自己低微很多的,无往不利。对付大敌,那就没什么用了。

      最后三件倒是可以一看,一件乌金黑煞钩,是唯一一件飞剑类的法器,这等法器依靠本身锋锐,在精通剑术者튑手中,当⨄可抵一切法䄈器。全凭主人剑术决定威力。可惜钱晨更想亲手祭炼一把适合他道法,뵇本质更佳的혤飞剑。

      在这种与他法力不合,而且以旁门之术祭炼的飞剑,再用苦工,就有些浪费。

      连熟悉剑术的价值都没有,钩这种样式的飞剑,有许多独特应用,很难套用到其他飞剑上去。

      还有一把天罗伞,乃是护身之宝,张开伞面落在头顶能抵御各种ᦌ法术法器,而且祭炼的禁制叫五行天遁法禁,善于抵御五行元气,破去五行法术变化,虽然并非纯正道门手段,却也是旁门法器中的翘楚。天下法术,大多都入五行之中,却是十分实用,被钱晨顺手收了,准备祭炼。

      最后一面宝镜,可以索敌灵光,堪破幻术禁制,定住阵法,千里照影。是一面功能性法器,颇为实用,钱晨先ƾ祭炼几分,能发挥基本应用,若是日后有需要它更进一步妙用的时候,再下苦工祭炼。

      法器贵精不贵多,钱晨拿人有龙雀环,护身有天罗伞。

      七煞幡、飞云兜和灵光镜略꿿微祭炼几分便可。飞云兜要钱晨突破感应才会用功,灵光镜,若遇不上难缠的幻术阵法ﳤ,几乎没可能得到钱晨的垂青了。

      七煞幡能发挥威力便可……早晚要抛弃的,不值得用功。

      剩下灵符威力固定,没什么可看的,而那些灵丹钱晨蔑视至极,根本不会去碰。道门三脉,太上道精通的便ⳕ是炼丹之术,就算钱晨此时手中没有什么灵药,也可以施展内炼丹术,将一口金津⿧玉液,炼成灵药服用。

      哪里看得上妙空囊中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如此一来,桴钱晨用了莫约三个时辰就将这几件法器祭炼好了,只有龙雀环戴在手上,天罗伞背在身后,时时以内气温润沟通,熟悉其威力,增厚其灵气,其它都收嶪回乾坤袋中濷。

      此时天已经黑了,钱晨一直打坐到了子时,感觉道基更纯,才转而冥想存思,恢复精神。

      待到将要日出之时,又运转内息褪化浊气,纯净道基,增进功行。如此将近中午才停下苦修。用过午饭,就出去熟悉法器运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