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力影院502601

      “老师,这是怎么回事?”萨洛蒙坐在至尊法师面前,他身前的桌子上摆着一枚极为朴素的戒指,戒指上刻着六芒星徽记,“老师,别再拿我的橘子汽水了。告诉我吧,为什么贝利尔会把契约拿到了我面前?我总觉得那个恶魔不怀好意。”

      “这可是一场能持续到宇宙毁灭的官司呢,萨洛蒙。”至尊法师神态轻松,在她身边摆了几个空空如也的玻璃汽水瓶。这算是古一法师和萨洛蒙的小游戏,萨洛蒙会把自己的零食用秘法锁藏起来,尊者则会去破解。但目前为止,萨洛蒙从未有过胜绩。尊者说,“贝利尔是不是说,只是重申契约?”

      “是的。”萨洛蒙答道,“可是我并没有在契约上签字。”

      “因为灵魂的本质是不会变的,你现在的名字在贝利尔看来只是假名,他自然不会让你再次签名。”至尊法师又伸手从传送门里拧出两瓶汽水,并且敲了敲桌子,示意萨洛蒙冰镇一下,“当贝利尔满心欢喜地把玩着所罗门王的灵魂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所罗门王的灵魂不见了!这可是件大事,这位魔王原本怀疑是上帝搞的鬼,但他根本无法打进天堂,就算他能从墨菲斯托的手中夺来‘撒旦’的称号也是如此。而现在,你出现了。”

      “所以贝利尔认为我是所罗门王?”萨洛蒙施法给汽水降温,“那这枚戒指呢?”

      “这枚戒指自然是所罗门王号令七十二魔神柱的凭证。”至尊法师说,“贝利尔坚持他对你的灵魂拥有所有权,他想延续契约,并且再次收走你的灵魂。至于你在契约上做的小把戏根本不起作用,贝利尔的狡诈远超你的想象。之前也说过了,灵魂的本质是不变的,他坚持认为你死后的灵魂归属就是他。”

      “但我不是所罗门王啊!”萨洛蒙惊叫道,“我也不认为自己的灵魂就是所罗门王的灵魂。”

      “或许吧。”尊者略带深意地看了眼萨洛蒙,“但贝利尔不这么认为。”

      “我现在只想知道,那份契约对我是否有约束力。”年轻的秘法师摊了摊手,“我也不想因为一份我没签过的契约让自己的灵魂跑到恶魔的手里。这算什么,债务继承吗?我拥有的只是圣痕而已。”

      “有一定的约束力,萨洛蒙,因为你和所罗门王的力量是一样的。虽然这只是圣痕的缘故,但某种意义上说,你和所罗门王是同一个人。”尊者说道,“至少你要有抵抗贝利尔的力量。而且,很有可能不止是贝利尔。”

      “什么意思?”这下萨洛蒙有些迷糊了。难道契约签订者不止贝利尔?

      “你召唤恶魔的那天正是满月。”尊者说,“月亮代表的也有可能是莉莉丝,谁知道呢?”

      “呼……”萨洛蒙叹了口气,“老师,告诉我,我还欠了多少债吧。反正欠恶魔的债我是不打算还了,但至少我要知道债主是谁。”

      “在你出生的那天,深渊里就发生的暴动。”至尊法师老神在在地说道,“虽然那些恶魔领主不曾下令,但……发生暴动的恶魔几乎遍布整个深渊。你可以自己估量一下。”

      “老师,我现在跑路还来得及吗?我会不会被什么恶魔法院追诉?如果那些恶魔有建立法院的脑子的话。”

      “你说呢?”至尊法师将汽水推到萨洛蒙面前,“这是好事,一般人可没有这种惹事的能力。”

      “好吧。”萨洛蒙一边叹气,一边将那枚戒指戴在了左手小指上,如果有得选,他肯定不会想要这个大麻烦。他说,“那我注定要和恶魔打一架了。”

      “也可能不止需要打一架。”尊者看了眼戒指之后,满意地说道,“看上去还不错。只不过召唤恶魔的魔力需要你自己支付就是了。别担心,等你办完这件事,我们可以再去拜访一下多玛姆,我相信他会很想你的。”

      ——————————

      贝优妮塔看着坐在广场长椅上长吁短叹萨洛蒙问道,“事情办完了?”

      “唔……算是办完了。让我安静一会吧,我喝下太多汽水了。”萨洛蒙举起左手,让魔女能够看到左手小指上的戒指,“我还想把无名指留给结婚戒指呢!等等,你这是什么装束?难道我离开一两天,你就投靠天使了?”

      贝优妮塔浑身上下都被白色修身鱼尾裙,美好的长发与秀美的脸型也被都白色的包头巾帽所包裹,就连那一副有着蝴蝶造型的眼镜也变成了朴实无华的圆框眼镜。

      若不是嘴角的美人痣和那辨识度极高的嗓音,萨洛蒙几乎都认不出眼前的魔女了。

      “修女~”贝优妮塔似乎有些恶作剧的想法,她说,“这是常用的捕猎手法,boya,虽然这种方法平时不太管用,但这次一定可以。因为拉格纳教徒又自杀了,那些天使肯定会来收取他们的灵魂。看看我,好心的大姐姐可是在为那些蠢货举办葬礼呢。”

      此时已是深夜,贝优妮塔和萨洛蒙所在的位置是那不勒斯的一处拉格纳大教堂之内。

      由于临近拉格纳教徒信奉的造物主朱比勒斯的降临日,许多世界各地的拉格纳教徒纷纷举办复活仪式,还有狂信徒为了赞颂神的降临而自杀,教堂里停放着自杀信徒们的尸体。

      恩佐接下了为拉格纳教徒举办葬礼的工作,而这份工作自然也需要贝优妮塔出力。魔女打算引诱出一些分量稍重的天使,因为那些零散的弱小天使根本不足以抵消她召唤恶魔所支付的魔力。

      “Boya,这次不要和我抢猎物哦,蛾摩拉已经饿坏了。”魔女眨了眨眼,自顾自地迈开长腿,朝着教堂走了过去。

      萨洛蒙再次叹了口气,从石制长椅上站了起来,他拍了拍红色圣骸布法衣,垂头丧气地跟了上去。按照尊者所说,从今往后,魔女一族的监视工作就交给他的,至于为什么不交给别人,之前也有说明,就不再赘述了。

      当萨洛蒙走进教堂的时候,就在二层回廊上找了个没人注意的地方坐了下来。

      “为远超于我们的城市的悲怆,为远超于我们的永恒的哀愁,为远超于我们的人们的湮灭。”贝优妮塔站在点满蜡烛的祭台前,双手紧握在胸前,她略带沙哑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教堂里回荡,“入此门者,须舍弃一切希望……”

      嗯,这个祷词非常具有宗教意味,只有舍弃了一切的人,才会在信仰宗教之后无法离开。萨洛蒙点了点头,看来设计这些祷词的人非常神棍,拉格纳教团的教义堪比传销。

      在萨洛蒙的前方,贝优妮塔正低头念着祷词。至于天使什么时候会降临,那完全是看运气,只不过贝优妮塔坚持认为,那些天使不会放弃拉格纳教徒的灵魂就是了——如果天使不降临,那就去揍恩佐一顿。

      看来有得等了。

      “嘿,兄弟。”萨洛蒙拍了拍身边的一个人肩膀,“现在不是拍照时间,还请明天再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