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视频在线观看爱

      “其实,那名士퀰兵很勇敢。”萧博道:“他选择回来,有恐惧,也有䀟想要把噬灵的消息传递回来的目的。”

      萧林回头看去,有仆人正在把那名士兵的尸首收拾起来,动作也算正常,没有虐待尸首的任何举动。

      “但他还是死了。”

      萧林回过头来,看着萧博,他ᾙ的大哥。

       萧博身薡材魁梧,功夫了得,练的一身䦪腱子肉能令无数情窦初开的咿少女为之疯狂。

      而겜且,他的脸型棱角分明,如蛻刀刻뛖一般,五官略显粗狂且大气,从小就在军中长大,深得军心,是父亲理想的接班人。

      但二哥萧琅却不同意他们大壐哥的说法。

      “我只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恐ﯴ惧,恐惧驱使他做了这一切。”

      萧ໝ琅㽃的身材中等,属于长跑运动员的类型,动作敏뿝捷异常,古铜色的굱皮肤颇有点野性的魅力,坖再加上他酷爱读书,举止优雅,言谈温和,令小白脸萧林对他有天然的亲近感。

      最为关键的是,萧琅不怕受伤,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金刚狼式人物,自愈能力非常强悍。

      比如,削苹果同时被割,手出血,褕在别人还在找止血药的时候,他的伤口已经以肉眼可见的擦速度愈合,直至痊愈幜。

      令人嫉妒!

      萧林选择沉默,萧博和萧琅慢慢走远。Ⱐ

      他想起那忤名士兵的头颅在滚落下来之后的那双眼睛,在完全涣散之前㦞,似乎有一点异常。

      当时的萧林,全神贯注地看着那双眼睛的焦点正在极速涣散,自己䉁的意志力差点젳附在ᑗ其上,拉扯着他的灵魂跟着涣散。

      “兴许,如果他濒死的时间再长一点,我就能进入他的意识,控制他的精神世界,知道他记忆里的一切。”萧䓰林暗想。

      힆 他曾经试过控制一只蚂蚁,蚂蚁完全受他的意志被奴役。

      这一项技能,没人知道。

      쁾 攅 뤚 因为他没告诉任何人,包括他的父亲,萧天德‖。

      “小林子,你今天有点魂不守舍,小心跌落马下。”

      不知道什么时候,萧天德已经来到他的身旁。

      萧林心中有惑,脱口而出:“父亲,刚才那个人在死前,你觉得他是勇敢,还是恐惧?”

      “因为恐惧,使他变得勇敢。”萧天德下定论。

      萧林觉得萧天德说的没错,确实有道理。

       萧天德看着眼前精致的像个美少女似的儿子,溺爱之情油然而生,遂多问一句:“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杀他吗?”

      “因为他知道的秘密关系太大,不是他的身体和意志所能拥有的,只会给뚋这个世界带来不幸,所以只能死亡。”

      萧天瑏德笑着휑摇头,道:“你哥哥们只说对了一半。”

      萧林皱眉Ͷ,静静倾听。 宰

       “他是我们的士兵,确实不假,但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那个身份,注定他即使离开北狄人的地盘,也不应该回到受降城,而是留在长城那里,尤潽其是长城防御军团的指挥中心,兰若寺。”

      傇萧林大吃一惊薼,看着萧天德。

      兰若寺?

      为什么又跟长城那边的兰若寺ㅡ有关?

      他第一趐重梦境,就是在兰若寺以北不远的一间破房子里,遇到那个뭤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噬灵。

      毕竟,只是一个梦。

      虽然冗,他不知道梦里还鬮包裹着多少个梦,一层又一层。

      魰“他首先是兰若寺的人,守卫长城是第一天职,然后才是我们受降城的士兵。”萧天德继续解释:“▌如果真的껗是噬灵重归地球,他第一时间就应该留在兰若寺,帮助建立起长城的防守,而不是餢第一时间跑回受降城。”

      ⸘ 萧林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长城的目的,除了平时抵御北狄人的南맬下入侵,更是防御传奴说了亿万年之久的噬꧍灵。

      古籍记㧘载,봇当噬灵回归地球,唯一ሟ的着落点便是北极深处。

      北极与长城之间,有万里土地,除了北狄、西戎和东夷等少数部落,几乎荒无人烟,有巟的只有冻土、冰天雪地,还ꖞ有草原。

      就在这时,萧琅骑马回头,来到他们面前的不远⩀处,向他们招手。

      茾萧林感觉不是很好,二哥萧琅不是轻浮之人,如果不是出现什么大事,他不会这样招手,而是亲自过来,或者令侍卫过来。

      쒽 “父亲,也许二哥发现了什么。”

      萧天德笑笑:“燆你们几兄弟,没有一个省心的,走吧,一起去看看你二哥又搞什么幺蛾子。”

      楋 萧天德强壮有力的双腿微微用力,座下的血蹄青骢马便如飞一般地射出去,萧林连忙远远ೕ地跟上。

      厾 夕阳西下无限᛼好,天蓝地绿鹰翱翔,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祥和与美好。

      萧林⩓看着父亲那道无时无刻都能给人无限安全感的强壮背影,总感觉釟这个世界依然在正常运转,没有什么不妥。羊

      包括兰若寺,包括北狄人,还有已经传说亿万年时间苈的噬灵,有可能回归地球。

      雪,又开始下,漫天飘白,如朵朵飞翔的小公主。

      ؋  萧숳林注意到,父亲在前面一片异常茂盛的草丛边䒜,停了䐋下来,大哥萧博和侍卫们也都环绕护卫着。

      清明已过t,总是飘雪。

      辈萧林的心头忽然感觉不太好,虽然春꛹天的雪景令人倍感新意。

      他看庚到二哥萧琅的怀里抱着一团毛茸茸的东西,黑白相间的虎斑,有眼Ⅾ睛,有鼻子,有嘴巴,额头还有金色的“王”字。

      这是一只小老虎。

      ⌇ 퓿 但是,它的上犬齿比一般小老猝虎的的犬齿要大得多,如同两柄㖲倒插的短剑一般。

      这不是普通的老虎。

      “锵”。

      阩萧林的表ꔼ哥,也就是萧博的表弟林磊拔剑出鞘,箭步来到萧琅的边上,如临大敌。

      与此同时,萧博的座下马受惊,珳周围侍卫也倒抽一口冷气,但都被冷静异常的萧博一声喝令,安静下来。

      揾所以人都警惕地紧盯萧琅的賏方向,但不是因为萧琅怀里那团奇怪的小东西。

      而是,他身后的一⇋只庞然大物,比黑水牛还大,犹如大象ꆕ。

      虽然,大家都看得出来,那只庞然大物已经重伤濒死。

      林ﱃ磊的剑已经刺向庞然大物。

      “吼!”

      ఈ 地动山摇,在场的几十匹战马再次躁动不安,几乎要甩掉背上的战士们,掉头疯狂逃走。

      但可惜,战士们的控马技术都很好,他们重新控制住坐骑。

      而팲林磊的칺剑,也不再向前刺,而是停在那里,与庞然大物对峙。

      此时的萧琅ᯊ,抱着怀里的那团毛茸茸的东西,正一人一兽四目相对,双方眼里都有笑意。

      在场的人㽋都看出来,毛茸茸的东西是那只庞然大物的后代。

      而且,庞然大物没有进爠攻的任何意图,甚至在看萧琅的眼神里,似乎都带着丝丝的感激。

      幼崽被抢,反而感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