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级电影在线观看

      讣告

      本校道德模范教师石陌,于公元2020年9月9日因交通事故ﯻ,意外身亡,享年33岁。

      石非陌老师生前勤勤恳恳,兢兢业业。

      一人兼任多门学科,物理、化学无所不精,生物知识、医学Ⴐ常理信手捏来儾,就连厨艺、挖掘技术都有涉猎。

      石陌老师常常督促班级女同学学习,补习至深夜。

      为了解男生沉迷游戏ꎮ的原因,常去网吧包夜学习游戏知识。

      퍗 쫝 为了通宵达旦的女老师们,更是常常軻准备宵夜送往女老师寝室。

      犤 石陌老师的离去,是我旧西圆学校的一大损失。

      兹定于2020年9ꄣ月15日,举行追悼会,谨此讣告

      ---------------------ᡍ--------------------------

      当石陌迷迷糊糊睁开眼时(貌似穿越都是这么开场的),只觉得天旋地转,隐约看见四周人影绰绰。

      一张美到窒息的脸庞映现眼帘,黛眉微拧,唇珠欲启燗,双眸泫然欲泣,玉指轻轻땯摇晃着石陌衣袖。

      见石陌微睁的双眼,女子轻轻喊了声:“掌门”。

      石陌见女子如九天玄女的容颜,只觉着呼吸不畅,窒⃀息严重,又晕了过去...... 纶

      不知过了多久,再次醒来时,石陌发觉四下里无人,自己躺在譄一张玉白石床上,看着四周雕梁画栋,丹楹刻桷,不由想到,现在医院环⍏境这么好了?

      试着坐起来,却发现浑身酸痛,四肢无力,只得转动头颅,试图翻过身来。

      许是听见鼖屋内动静,一袭白衣推门而入,夞脚尖轻轻一点,如飘花落叶,人已来到床边。

      石陌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目瞪口呆,脱口而出道:“卧槽,吊......吊钢丝?”

      女子正是石陌晕倒前所见女子,鏛只见女子檀口轻启:“师兄,你......你这是怎么了?”

      又见女子双指并拢,作剑诀式,轻轻反叩在石陌的额头上,自言自语道:“照理掌门师兄闭关渡元婴,依ꁠ照庄祖的《梦蝶神功》不该如此的呀,许是哪里出了问题?”

      言罢,女子转头望向呆滞的石陌。

      石陌还没缓过神来,口中问道:“什么?什么......掌门?”

      女子见石陌言语混乱,急切问道:“掌门,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林舞啊,你闭关期间到底怎么了?”

      此时石陌心中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想--------我穿越了?还是什么掌门夽?

      石陌处于呆懵状态,四处看了看,见远处房门外,紫日初升,云雾缭绕,一派仙家圣地景象。

      ꢉ又见一窗外,老松直立入云,有仙鹤展翅翱翔,又引吭高歌。

      ㊐自己好像真ࠞ穿了?只是不知道穿得是武侠、还是玄幻......

      石陌回过神来,看着还在等着他回⟁答的女子,此时鶅也没了前世细品美颜的錙心思。

      自己不就网吧包夜回学校嘛,怎么会被车撞了,这一撞直接撞出时空宇宙了?

      现如今孤身一人,身处异世贠,上辈子是个单身狗,难道这辈子是个孤独狗吗?双手颤巍巍地抓住女子的柔夷,哭丧道:“真特么......日了狗了,我好像穿了,呜呜呜呜”

      此时林舞心中如万马奔腾,践踏得风尘四起、尘土飞扬。

      转过头₩来함机械般望向石陌,看着石陌求助般的眼神。

      林舞触电般缩回被石陌握住的双手,脚步缓缓移动。

      石陌泪眼婆娑,望着女子倒步而走,眼神似乎含情脉脉?

      女子渐行渐远,又一转身,☫猛踏地面,人氳已消失不见。

      没过䢊多久,门外传来响彻峡谷的回响。

      帗 “掌门师兄,掌门师兄,走火入魔,တ走火入魔,日了,日了,狗了,狗了......”

      正对着地面被林舞踩出裂纹发呆的石陌,回过神来:“靠”,似乎又牵动了身体伤痛,“믎嘶......这什么鬼世界啊啊,我刚刚说得是吐槽话啊啊!!”

      --------------------------------躿---------圗--

      石陌住处外,一处挂着“法克阁”牌匾下,正埋头梳理毛发的无名럨小鸟被峡谷中呼叫声惊动,抖落杂毛,扑棱ႄ一声,刺入云霄。

      鸟目所见云下,青山缠绕,绿水环流∃,五座山峰高低不一,如金佛神掌压胜天地。

      山谷背后一条黑江,江水翻滚,寸草不生,延岸石头,腐蚀殆尽,似黑蟒横卧百里。

      远处一矮峰,写着大拇峰三个字,一御“章”飞行,眉须皆白的老者,似是听见回响。

      脚下四方四正的“印章”竟开始不稳,老者慌乱踩定,心思却已大乱㦱。

      “印章”越踩越快,眼见刹不住,直直撞向山峰,溅起一阵灰尘。

      无名小㝤鸟似是被惊吓,忽又转折,没多久又见一峰名曰“食指峰”。

      山间弥漫着一股心药香、肉香混合的气味,初闻胃口大开,久闻却有点令鸟作呕착,无名小鸟停在树上疑惑观望着下面两人。

      귟一肥头大耳一尖嘴糎猴腮,两人分别守着两炉子。

      一炉刻着“药”字,一炉刻着“食”字,两人背对而坐,窎各自掌握着火候,偶尔斜眼俾昵对方。

      当“无名峰”林舞那惨绝촚人寰灚的声音传来燐时,一胖一瘦不ډ知何时迂已对面而坐,从对方眼中都看到了惊讶之色。

      炉中药食,咕咕作响,二人充耳不闻。忽的一声炸裂,胖瘦二人惊ᜌ醒。

      胖子怒道:“孙岸然,你瞅俺作甚,瞅你干的好事,如今掌门都开始胡言乱语了,俺这锅灵食可是给掌门固体的”。

      瘦子气极反笑:“李道茂,你啷个回似,你不看我咋个晓得我在看你,我看你得对我这炉给掌门补魄的丹药负责!”

      “哼,当初师父就不该把你从南⺠疆那种乌烟瘴气之地带回山门,看看食指峰蛇鼠横行,鸟不拉屎。”

      䓣 “我呸,你们北荒人也就嗓门大,你个死胖子没瞧捓见树上还停扎了只鸟吗?。”

      “瘦猴,你骂谁死胖子,你再多言语一句试试。”

      “试试就试试。”ﯥ

      “呔,吃뭘俺一拳。”

      “靠,死胖子你来真的,吃俺老孙一棍!”

      食指峰顿时乌烟瘴气,一片狼藉......

      原先围观的鸟儿,不知中了何种暗器셿,已僵硬倒地,碤目光遥遥看着远处一峰名曰“小尾峰”。

      林舞自法克峰气沉丹田震吼一声后,御风急行直奔小尾峰而来。

      小尾峰----五山峰次矮峰,山体嶙峋,悬崖峭壁,形似孤塔,与世㵉独立。

      山顶一白衫剑客,剑尖挑花,手腕一抖,花随剑起,宛若蝴榚蝶追逐剑式,上下翻飞,翩跹起舞,剑客轻弹剑柄原先起舞的蝴蝶瞬间变成两只,原是那花被녙截成两面,剑客右手化指,左掌托右腕,剑与蝶忽转腾挪,美如画卷。

      林舞赶到时,剑客已悄然收剑入鞘。

      林舞气喘吁吁道:“五师弟,掌门走火入魔的原因找到了,原是他...ⶓ...”。

      “师姐,定不会如此,我齐天济自入ぃ门以来所见掌门师兄宽诚待人,心웸思端重,就算偶有凡人思念,也不会......找....䱙..一条狗。”

      林舞望着师弟如天工隽秀过的侧颜,又缓缓道:“我也知晓,只是掌门走火入魔,也许就是因为走火入魔才......”

      “师姐,你也说了走火入魔,也许是因为走火入魔才胡言乱语呢?”

      눘齐天济됗又继续说道:“师姐,掌门师兄的为人,众翥师兄弟们都清楚,此次闭关也是为了六个月后门派晋升丙级门派,鴊殚精竭虑才导致的,我们更应该在此时维护掌门名商声,若是其他门派知晓此事,必定影响我青铜山声䳝誉,掌廋门的一片苦心也将付诸东流”。

      林舞点点头道:“还是师弟考虑周全,如此揣测师兄,确实不妥,师兄若是动念츷,不可能不先,啻咳咳......先想到我。”

      褹齐天济:“......”䁃

      林舞又话头一转,微微笑道:“师弟,我看ᯣ你玉清诀已修炼的炉火纯㢷青,十日后的山门会谈又要让其他门派女修念⮱念粲不忘了”。

      齐天济无奈道:“师姐,你也是욚一峰之主,这性子也当收敛收敛,拿出仙家风范,掌门师兄才会对你另眼相看。”

      庩林舞幽幽叹息一声道:“我榘也知晓,只是掌门师兄比你还榆木脑袋,原先也是着急他的,只是⳪看他身体无恙后,我又.......罢了,师弟你继续练剑吧,我走了。”

      言罢,林舞御风而去。

      --------------------------------------------橩

      此时泪眼婆娑的石陌依旧爻趴在石床上,脑子里想着:“回不去了,回不去螿了,我亲爱的同学们,我敬爱的老师们,我爱的游戏꩘,我所爱的......永别了......”

      侍ᯤ女小若看着石床上痴呆的掌门,鼓足勇气走了进来,问道:“掌门,可否好些?您还记得我吗?”

      石陌木然摇摇头,脑子里并无这具身体掋主人任何信息。꺈只是记得先前那叫林舞的女子说庄祖什么梦蝶神功。

      脑海里莫名其妙想起前世游戏角色一句话“蝴蝶梦我,我就是蝴蝶”。

      石陌艰难地伸手捏了捏自雑己的脸疼痛感再次传来,这不是做梦!我真穿越了,这......这......

      ו 䳯 “㼣喂,喂,在吗?”脑子里没有另一个声音出现,目光在身上崇四处搜寻,也没有贴身法宝。穿越大军千千万,法宝宿主带身上,我不会这么惨吧?

      思想斗争了许久,抬头望向侍女小若不好意思说道:濟“我此次闭关走火入魔,貌似记忆有所丧失,那个......请你帮我回忆回忆下我们门派的情况吧。”

      小若看着欲为青铜山鞍前马后却遭此变故的掌门,心中一片心疼。因为林舞的一声吼,原有的一丝芥蒂也消失无踪,娓娓道来:“我们青铜山.....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