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约app

      华灯初上。

      南荣府整个府中朦朦胧胧的烛火,看起来有点温暖。

      䗺但卫宛之却如슿坐针毡,说着要回卫侯府。南荣轩逸这边一听,立刻准备了马车要送她回去。

      卫宛之本鱢想拒绝,自己回去就行。可他又再提那什么负责,她只好同意。

      𥉉 坐在马车里,身体已经铚没有大碍,只是两人有点尴尬,卫宛之一人半靠在那里假寐。

      不说安排人送吗,怎么还是他自己送。

      南荣轩逸笑着看着她,她就켣不睁开眼睛。

      他默默地拿出튕来一个食盒,轻轻的打开,将东西放뤞好。

      卫宛之闻到了甜甜的味道,她睁开眼睛뎛一看,满桌的糕뭾点,还都是她喜欢的。

      䫡 她先是不接,南荣轩逸讨好道,“卫小姐定是饿了吧?” 뤀

      卫宛之难得看到他这软乎的纄模样,点了点头,挑ퟔ着自쒻己喜欢吃了起縿来。

      人再怎么地,也黠不能跟身体过不去,蚵她刚刚解了毒,身体正需要补充营养。

      且这糯췀米团,又软又甜,里面的红豆馅还非常细腻。绿豆糕很绵密,还带着淡淡桂花的香味。

      等卫宛之吃的差不多时,那马车停了下来。这一次卫宛之自己先跳ꍅ下了马车,可不让南荣轩逸再有可趁之机。

      惾 ꈈ 可是这一下马车,她微微一怔,䀡今日竟然回的是正门。

      仢南荣轩逸这边也下了马车,同卫宛之径直的走向了卫侯府。

      卫侯府的人看他一步步走来,脸色带着煞气ﰻ,立刻哆哆넶嗦嗦道,“请问是哪位大人?”

      恐 南荣轩삌逸站那里道,“锦衣卫副统㟂领,南荣轩逸。”

      ◭ 守␨卫一听愣住了,这京都谁不知道南荣轩逸的赫赫威名,他咽了一口⑽口㑖水,颤抖的拱手说道,“小人立刻通知侯爷。”

      说完就一溜烟的跑了回去。

      卫宛鋔之皱着眉头看着南荣轩逸,她本想低调的回来,现在看来是不成了,也不知뻝道这厮葫芦里倒底卖的什么药。

      “请大人㙺随小的뛗来。”里面来了通报,南굳荣轩逸扫了扫衣ත袖ⶋ一步་踏了进去。

      卫宛之看了看四周,想着干脆回宛之阁算了。

      这还没有行动,那边迎来了一人,正是卫侯。

      卫侯这边得到锦衣卫副统领来了,赶快出来迎接。

      那日他办立春宴,这位爷拖了好几个相熟的人瓱才请动的,不ϰ想今天自儿就登上门⦛了,看来他晋升有望ꌌ。

      卫侯皱了皱眉头,笑着向南荣轩逸拱手行礼道,“副统领。”

      南荣轩逸拱手回礼,ꊉ“侯爷。”

      卫宛之自然是看见了卫侯,她敷衍的行了一礼,然后装作自己不存在筋。

      ⌄ 卫섒侯暗暗觉得卫宛之不懂事,面上只好笑道,“不知道¬南荣副统领今日来是有何要紧的事情。”

      南荣轩逸看了卫宛之一眼蕐,笑道,㍕“只是送卫小姐归家,今日是本官送她入宫,这回来自然要全须全尾的将她送回来。”

      卫侯不是一般的错愕,什么,卫宛之进宫居蘅然是由南荣轩逸送去的,这事儿怎么没人告诉他?

      南荣轩逸笑着看着卫宛之温柔道,“既然卫小姐已经平安归家,轩ᾪ逸也该回去了。”

      卫侯略微失望,挽留道,“不陖若去那客厅喝杯茶再走吧,这多亏了副统领对小女的护送。”

      蔜卫宛之这边就要转身走了,南荣轩逸摇了摇头,皹微微冷漠道,“这是我的职责所在,轩逸同卫小姐有事要说,不知可否行个方便。”

      卫侯看了一眼卫宛之,点了点头,笑着离开了。

      卫㚉宛之站定看着他,这人究竟想做什么?

      蓞 南荣轩逸镒温柔笑道,“我明日再来给你疗伤。”

      说罢转身便离开了,弄的卫宛䞰之一愣。

      一阵风吹过,卫宛之逃一᜙样的回了宛之阁。ῗ

      绿水和杨妈妈担心了许벒久,一看卫宛之回来了,鹭立刻迎了上去。

      杨妈䜆妈担心㍯道,“小姐今日进宫还顺利吗?”

      卫宛之不想她们担心,点了点头,表示一切顺利。

      撅 绿㽝水眉头微微皱着,嘀咕道,“小姐的头发怎么有点湿?”

      卫宛之想着在﹨南荣府的一切,咬牙道,“无碍。”

      绿水这也不多问了,小姐说没事便是没有事情。

      好不容易打发了绿水,杨妈妈却不是那样好糊弄的。她一脸担忧,“小姐莫不是宫楥里出了什么事情?”

      卫宛之微微摇头,又想亷起来谢太妃头上的那个发簪,她试探着问道,“杨妈妈可认得谢太妃吗?”

      ፹ 杨妈妈点了点头,卫宛之精神一怔催着她说。

      杨妈妈想了想,道,“谢太妃名叫谢以鰔柔,同前夫人的年岁相仿,说起来她们还是好姐妹呢。”

      卫宛之怔然,沉默。那发簪是自己的母亲送给谢太妃的?不对,即使真的是好姐妹,谢太猥妃会留着那个东西,也不可能带不符合品阶的东西。

      谢太妃的死一定还有另外⦥的隐情,뛐不像是那人临时嫁祸给她的。

      那个小公公的口供,那个领路公公的离去,还有那毒,绝对笿是一场阴谋。

      卫宛之看向杨妈妈道,“我过一会出去,莫让人发现。э”

      祿 鈶杨妈妈点了点头,她知道小姐时不时輱的就出去,她亦籪知道她家小姐是个有主意的,而她要做的是为小姐处理好小事情。

      卫宛之换了衣服,轻车熟路的翻墙。

      轻功已经小成了ᗷ,不用一直䊳在地上跑着。偶然的时候还可以在楏那ﱡ围墙上点个几步。也没有花多久,很快就落在了那小院内。

      那个屋子里还微微的亮着光芒,卫宛之过去敲了敲门,轻声说道,“师傅是我。”

      屋内橹的人很快开了门,张天人惊讶的问道,“你个疯丫头,怎么这个时먙候来了。”

      卫宛之进了屋子,长话短说。

      张天人凝重的点了点头,他差点就失去了自己檩的苓徒弟,ꪓ说道,“ം你坐下,我给你清毒。”

      张天人先是取出一颗药给她吃了,再取出银针,刺了几下。䪝卫宛之再次吐出꾱一口黑血。

      磣张天人这才放숛心道,“Ḓ幸好毒不多,已经清理干净了。”

      卫宛之擦了擦嘴巴,这毒清理干净㺨了,应苭该就不用南荣轩逸再来帮忙了,她真的怕他要负责。

      张天人清理好一切,凝重道,“这毒倒是圣莲教常⻡用,他们一向用这毒来灭口。”

      ꪹ 卫宛之没有想䢟到又牵扯到了那个异教。若真是圣莲教所为,那皇宫里谢太妃的死就是查宏深提起的计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