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教侍奴男宠规矩

      羴 父亲!父亲你在哪里?仓库没有发现敌人,但是马厩和餐厅都有尧交火!”

      马尔科想躲,㴽可他的儿子却没这么聪明,他这个儿子说是巴达维亚的陆军中尉,但实际上是个战场菜鸟,他只不过参加过一些吊打马来土著的小型战争而已。

      冒冒失失的罗伊大叫着就要进入ﶭ院子了,马尔科叹了口气,仓库那边当然没有敌人,߂因为大部分敌人正在院ㆦ子里面!

      뷇 叹了口气后,他又不由得开始担心了起来,罗伊这样冒失的闯进来肯定是要挨굋黑枪的,他可就这么一个儿子。

      “罗伊!不要进来!敌人就在这里!”激烈的思想斗争了几秒,怄马尔科不顾一切的从地上爬起来就跑,边跑还边㋊大声的喊叫了起来。

      就在马尔科喊的同时,最少十支ᆫ燧发枪同时打响了,炽热ㆧ的젋铅弹擦着马尔科的耳边㵎流星般的划过,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庆幸,一股巨大的推力从背后传来!

      伴随着推力的是撕心裂肺般的痛楚,我中弹了!马尔科脑海里反复回响὏着这几个字,他习惯性的跑了几步,随后栽倒在了尘土中。

      䮬“父亲!”带着四个荷兰士兵的罗伊惨叫一声,他有点不敢相信,这个地上扑着的就ꛖ是他的父亲,荷兰东印度公司北大年«商馆商务参赞马尔科。

      】随着马尔科的倒地,叶开和詹姆士也从院子里面跑了出驯来,马尔科猜的没错,他们这十几人就是专门来袭击马ꃅ尔科的。

      “我ה要杀了你们!”失去父亲的罗貍伊举起手中枪,瞄准了窜出来的黑衣人,身后的荷兰士兵也举起了枪。

      “冲过去!”叶开也大喊了一赫声,他们手里的枪大部分已经发射了,现在还装填好的只鵮有四五支左右。

      “砰!砰!”双方手中的火枪都뎰打响了,两个穿着黑衣的英国人惨叫着倒下,荷兰士兵也倒下一个。

      叶开右手持刀,左手轻轻按在刀背上,他猛地撞进了最前面罗伊的怀里,两人瞬间就变成了滚地葫芦,叶开压着刀背狠狠的一刀直刺进了罗伊的腹部,他残忍的一通㪦乱搅,直接把罗伊的肠肠肚肚搅了个稀᾵烂。

      剧烈的疼痛让这个荷兰白皮连惨叫都发不出来,只能从满是鲜血的口中发出艰难的‘唔唔’声,他松掉手中的枪,费力的拔下叶开脸上蒙着的黑纱,“原....原来是你!你....这个卑鄙的唐人强盗!”

      棒  “强盗?”叶开嘲讽的一笑,“你们荷兰人才是强盗,这ᖁ是你应㜃得的혽结局!”

      朶。ﯘ。。。

      苏丹宫,辜礼欢看着煀这个黑廋黑廋的所谓女王,心里急的如同被放在油锅里煎一样,可是表面上,他显得无比的平静,一副胜券在握鱗的样子。

      叶开打下苏丹宫,甩给辜礼欢一百人之后,只说了句等他通知,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辜礼欢现在背上全是冷汗,脑袋木的仿佛大了好几倍鞱,他现在颇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복,不知道这叶侯爷是心大呢,还是特别信任他?

      他辜礼欢፥在来南洋之前,说是搞反清复明的大业,但实际上也就是跟ኟ乡间的里长、甲长,쐞以及下乡催收的衙役班头之间发生摩擦,偶尔能跟一个县丞级别的‘对线’,那都是极少见的,可现在,叶开ㆺ眼睛不眨就把看押一ﯬ国之主的任务给了他㛴!

      正急得不行的时候,一个化山堂的卫兵飞快跑了过来,“辜大哥,叶侯让我来通知你,即刻带着昆侬女王前往港口ᩪ!”

      દ由于辜﴾礼欢也是鈶洪门中人,这些化山堂的士兵多直䍗接称他为辜大哥,总算等到通知了,辜礼欢一跃而起,冲着一个懂本地土话的叶家人一挥手。

       现在天已经蒙蒙亮了,骚乱已经逐渐平息下去了,再晚点,等北大年ꢶ的马来土著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后,转移女뽗王就不会那么轻松了,要知道茈在城内的马来人可有两万多!

      冲天的火光飘扬着,北大年荷兰商馆,这个被本地人称为荷兰城的小堡垒,已经快被火焰吞噬了,不过还是有着无数的身影进进出出,从衣服看,基本都是城内的马来土著。

      他们兴窐高采烈的如同忙碌的蚂蚁,餐盘、茶壶、各Ꮉ种家具,还有各읾种衣服,对于这些普通的马来人来说,这都是很值钱的东西,甚至还有一个幸运的家伙,牵着一匹高大的安达卢西亚马神采飞扬的走着。

      不过他刚出门,就被几个眼热不已的焹壮汉给堵住了,一番打斗后,幸运的家伙失去了身边的高头大马,他只能哭嚎几声后,又往四处冒火的商馆里面跑去,指望着再能寻到一点其他东西。

      叶开站在英国ꋪ人的商馆楼上,用望远镜看着这一切满意的点了点头,提醒土著们去荷兰商馆‘淘௶宝’,就是他릪派人鼓动的。

      现在好了,整个北大年城内的所밮有族裔,都沾惹봿上荷兰人的⌡鲜血了铊,这也要算是一种‘群体免疫’吧!

      詹姆士站在一箱箱装满大녀黄、茶叶、瓷器的箱子前眼睛了射出了奥特曼般的强光,今晚跟着莊他行动的人不过才十几个,就是英国商馆留守的人ꌦ和收买的水手,也不过三十多人。

      但却抢到了价值超过八ᨺ万英镑的巨额货物ョ,还有价值三千多英镑的金银币,把这些东西一变现,虽然还需要向公司分润一笔,但他❜詹姆士最少可以分到一万五千英镑。

      这在十챓八世纪可是一譧笔不小的财富,不但如此,他看了看旁边站着的叶开,还有这个黄皮猴子给他吸引荷兰人的火力,真是太划算了!

      叶开看着这个笑花了脸的英格兰白皮,他知道这个家伙把他当成了冤大头,不过叶开一点也不生气,在知道詹姆士的老家是巴兹地区馎的葛洛夫山谷后,叶开也露出了笑容。

      这个白皮沙雕以后会回到英格兰,但是命运捉弄了他,由于信息不通畅,他在老家过不下去的妻子,会带着他的儿子来印度找他。

      在这个时代,没有电报,更没有电话,从印度回英格兰顺利的话都需要走上Ȑ大半年。

      很快,水土不服的詹姆士妻子就病逝了,他的儿子由于太小,又没怎么见过父亲,直到一八二五年左右才跟父亲联络上,不过两人还没来得及见面,詹姆士就又病死了,他直到死也没见鍂过自己的妻子和儿子。  ∧

      詹姆士病死后,他在印度的儿子得到了三万英镑的遗产,不过不久ᖈ也病死了,最后这ȧ三万英镑落到了他的孙子,冒险家詹姆斯.布鲁克手里。

      这个家몠伙是个人才,他没有把这三万英镑的巨款用来花天酒地,而❓是用它买了一艘名为皇家号的武装商船,随后跑到了婆罗洲,靠着帮文莱苏丹平乱的机会,他在婆罗洲建立起了一个名叫鴒沙捞ኔ越王国的白人布鲁克王朝。

      这个王朝最后一直传到了一九四五年,然后被布鲁克的詛子孙交给了ّ英国政府。

      一九五七年英国人担心沙捞越被印尼吞并,于是推动新加坡、马来亚즼和沙捞越组成了后世的马来西亚联邦!

      叶开之所有能把眼前这个家伙跟后来的ࡳ詹姆斯.布鲁克对上号,那是因为他曾经读过一本叫做《在马来西亚的海盗们》的书籍,里面对号称吉姆爵士的詹姆斯.布鲁克,进行过详细介绍。

      “亲爱的奦齐内丁!给你,这些价值超过四籕千英镑的金币㎈和珠宝都是你们的,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בֿ富!”

      詹姆士幻想了一下自己回到英格兰的富足美好生活后,指着两个小箱子的各种金币和珠宝对着叶开说道。

      “那就多谢詹姆士先生了,我想我们以后合作的机会还多!”叶开努力挤出一丝微笑,这狗东西,脘价值接近十万英镑的东西就给了他四千多镑。 撉

      ៹叶开特意把‘合作’两个字发音重了些,天道好轮回,你拿走的,你孙子会到东方来还Х给我,这是注定的!

      等老子从欧洲回来的时候,就把你在印度的老婆铤孩子暗퐰中监视起来,最后你的财产会为我所用,老子还要把你孙子培养成我手中的利器,替老子出生入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