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直播app 官方下载

      “南边塘子里水不多了,咱们抓鱼呗。”有人建议道。

      “行,你们在这等着,我回去拿拉网。”

      拉网这种东西很大,需要四五个人同时拉,而且网眼细密,基本上从河里走一遍,那是片甲不留。

      不一会儿,张大州就扛着一大捆绿色拉网过来了,还拿来了两套隔水皮衣,这么冷的天可不能直接沾水。

      张小雨和张大州一人穿上一件皮衣下水,要确保网口贴着水底走,需要一直按着,其余人分开两边在岸上拉着往前走。

      池塘总共也就一百多米长,被引走了一部分水之后只剩下一小段了,很快从里面走了一遍。

      哗啦啦…

      即将出水的时候,网里面的鱼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命运,不停地拍打水流,挣扎着想要逃跑。

      “好重,看来有不少鱼。”

      “快,倒出来。”

      拉网的形状就是‘虎头蛇尾’,嘴巴特别大,能吞下一条小河,尾巴特别小,结尾用绳子扎起来。

      张大州将尾部的绳子解开之后,网里面的鱼获就出来了。

      “哇!这一条草鱼得有十斤了。”张小雨惊讶的说道,村里的池塘可没有人投食,能长这么大不得好几年。

      “十斤不止,还有这几个鲢鱼也不小,你看这还有一条大黑鱼呢。”张大州伸手拔了拔。

      众人一看,果然,鱼堆的下面一条黑鱼混在泥草里面。

      “我看,咱们中午就吃这条黑鱼,剩下的就分了吧。”张有超说道,今天是给张小雨干活的,中午就在张小雨家里吃饭。

      “好,那我做一个酸菜鱼给大家尝尝。”

      张小雨欣然同意,他家里也腌制了一些酸菜,用黑鱼做这道菜真是浪费,饭店里用的是草鱼。

      随后众人就将鱼获分了,量最多的其实是巴掌大小的鲫鱼,这种鱼处理之后用盐腌制起来,然后放在太阳底下晒干,想吃的时候用油炸一下,香脆可口,就是一道小菜。

      等大家分完了鱼获之后,地上有许多小鱼苗,张小雨就将这些小鱼重新放回水里面。

      “小雨,你不用管这些,水里的鱼吃不完,不论多干旱,只要有水就有鱼。”张大州笑道。

      这是生活经验,哪怕是地头干旱了好几年的小沟里,只要聚了水,很快就有鱼出现。

      “我是觉得这些小鱼死掉太可惜了,如果放生,明年池塘里的鱼就更多了,到时候又能抓一遍。”张小雨解释道,真以为他爱心泛滥?

      其实很多饲料都是由臭鱼烂虾打碎了添加药物制作成的,比如鸡饲料、狗粮。

      “哈哈…,说的也是。”

      其他人也帮忙一起把小鱼苗扔到池塘里去,晚上在张小雨家里喝酒吃饭。

      “超叔,明天和大州叔都来我家,把家伙事都带来,准备把家里的厕所修一修。”

      “咱家厕所不是好好的吗?”张平纳闷道。

      以前儿子还跟他商量事情,现在居然自作主张了,修厕所这么大的事情也不知道打招呼,这可是一家老小天天要用的场所啊。

      “爸,是这么回事,以后我可能会找一些专家到我们村进行养殖技术指导,人家那城里人不习惯茅坑,咱得提前准备呀。”

      “哦?专家要来。”张平惊道。

      “昂,农大的专家。”

      屁的专家,就一大学生,还未必来呢,张小雨是吹牛吹习惯了,哪怕在家里也改不掉了。

      “好好好,要搞,要好生搞。”

      张平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双手赞成,“超哥,大州,明儿个就麻烦你们两再忙一天了。”

      “小事一桩,小雨要是真能请来专家,那我们村也沾光呀。”张有超说道。

      张大州也夸道:“小雨是越来越厉害了。”

      自从张小雨出去闯荡之后,成长速度太快了,以前还摆地摊,现在开公司,认识的都是大老板、教授、专家,怎么听怎么牛逼。

      “我说小雨,你想把厕所弄成什么样?可别是电视里那什么马桶。”周春园担忧的说道,蹲茅坑习惯了。

      马桶虽然看着很干净卫生,可用起来却别扭,蹲姿是最适合排便的方式,坐着反而压迫神经,不利于排便。

      “放心吧,我明儿个去城里买一个蹲坑式马桶,跟咱们家茅坑差不多的样式,每次用完水冲一下就行了。”

      张小雨早有计划,“超叔和大州叔你们在家将厕所后面挖一个一人深的圆形大坑,用砖头和水泥砌起来,上面用木板盖住。”

      要不是条件不允许,张小雨都想搞一个沼气池,牛驴的粪便放在里面发酵,产生的沼气足够做饭用的了。

      “这个简单,半天就能弄好。”张有超说道。

      次日,张小雨从县里买了蹲便器回来,发现厕所被推到重建了,红砖小瓦,看着还挺漂亮的,跟原来几块破转头、茅草顶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小雨,你看这样专家还能用?”张有超忐忑的问道。

      “超叔,这样的厕所全世界都通用。”

      几人又把蹲便器布置好,厕所里还做了水泥地,用转头修了一条小路,这样哪怕下雨天也不用踩到泥。

      “这可真干净,用起来有心理障碍啊。”周春园抱怨道。

      张平不屑道:“妇道人家没见识,再干净它也是拉屎撒尿的地方。”

      “爸说得对,无论弄成什么样都改变不了厕所的本质,它仍旧是茅坑。”

      当天下午,有不少人跑来看热闹,觉得很新鲜,张小雨家的厕所一时间成了村里的热门话题,有说浪费钱的,有说瞎干净的,说什么的都有。

      张小雨完全不在乎,二十多年后,农村的旱厕被强制整改,模样就是张小雨现在弄的这个样式。

      旱厕在冬天还好,特别是夏天的时候,用起来很痛苦。

      “家里暂时只能这样了。”

      现在只感觉劳动力严重不足,小兰要上学帮不上忙,姐姐要培训,然后看着照相馆,家里全靠父母撑着,张小雨决定暂时不再折腾,否则家里人扛不住。

      挣钱的目的是让家里人过得好,而不是变成一种负担。

      原计划明年蛋鸡养殖扩张到五千只,目前来看要搁浅了,好在村里人跟着养了,他只要负责收购就好。

      忙完了家里的事情,张小雨再次出发,他先到市里将莎莎的那一批货款项结清,然后才转道金陵,到地方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火车站距离小区不远,张小雨就步行回去,到出租屋放下行李之后,洗了把脸,然后往培训班赶了过去。

      前前后后在家待了五天,加上来回,一个星期就这样过去了,培训班第一期已经进行了一大半,第二期正在火热报名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