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软件花样视频

      “好小子”大叔赞赏到:“你不是说你不教他《老熊拍树》吗?”大叔转向慕辰。

      慕辰摇ࣵ摇头回答:“我从未〮教过他,他只看了龙南念施展两次就摸到了门路。矀”

      “这小子有这天赋??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大叔又道。

      慕辰没好气的看着他,껜骂骂咧咧的质问:“你才햙教了他几天啊。”

      骂了几句后,慕辰回归正题:“恭姬这小子每被我揍一次就总会多出些新花样,我也看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愈”

      킨 慕辰的语气渐渐变得凝重:“直到我无意中看到了他阅读《游身步》秘籍的时候,他的目光,就像是要将秘籍戳穿,专注且贪婪....这才让我回想爜起揍他的时候,他看我的眼神,我以为嗇那是怨恨,原来,那是无比的专注,专注地描刻着我的每一次呼吸,每一帧身形。”

      “嘶....这么说,他必然会青出于蓝胜于蓝,那我的二字戏法岂不是会被他....”大叔突然越想越兴奋。

      慕辰满头黑线的看㕀着大叔在那臆想,毫无勇气去估测恭姬未来的下限。

      恭姬看到平安溪倒珞下,心中堵塞的大石总算放下,但他已经到了心力交瘁的程度,第一次用老熊踸拍树ﻯ,他并未学过神迹的压缩,为了保证效果,只能将神迹一口气全放出去。最后心力交☎瘁也是理所应当,好在恭姬对这种透支的感滕觉已经麻木。

      路泽看着台上这一幕,就算是理智的人都会愣住,哪还敢比下去。

      ꛉ 恭姬咬着牙挺直了腰杆,收墲拾收拾表情咃回头对霶着众人,突然趾高气昂的说到:“你们,不过就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孩子!”

      二字戏法,嘴炮战术。

      “你们杀过人吗?你们,被杀过吗蒙?”说着脱掉了上身的白背心,露出了背后瘆人的刀疤,一条斜跨后背的伤疤,这是对于这些孩子们而言从未经历过的。

      㾴 “都没有吧....你ि们这些温室的花朵,根本体ॽ会不到战争的残酷롒,刀锋从不会因为你的退让而停止刺入你的心脏,我已经不耐烦了,接下来我将不会收敛我的锋芒。刀剑无眼!各自小心!”最后八个字乎,恭姬提起中气用洪亮的声音传进他们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是啊,对于这些㳈十䦂几㫸岁的孩子而言,北霞一院只是他们的第一站,远没到◢进入战场的地步,尽管他们都崇尚那些前线的战士们,獥但实际上做好准备的没有᝛几个,他们的确是温室的花朵଍。

      虣 恭姬瘆人的伤疤,和抑扬顿举挫的演讲顿时让台下的人觉得,面前这位根本碔不是学生玲,就像是在战亰场上厮杀而归的真正战士。

      看见台下无人敢作声,恭姬偷偷瞄了一眼他ड们的表情,看着他们左顾右盼,十分满意。

      팪“下一个!!”紧接着又是一声震天动地,吓的台下学院纷纷后退几步。

      恭姬插着맷腰,站在擂台边缘用凌冽的目光俯视着찏他们。ᓍ

      办公室酐里.....

      罬 “真是扮演母牛去南极,装⸁逼到极点啊!!”大叔看起来有些兴奋,更像是对恭姬的欣赏。

      “还有人要上来吗?”一旁的老师看不下蕑去了,作为老师,怎么会看不出恭륧姬的情况。“如果没人敢上来,那么胜利者就是恭姬同学和龙南念同学!”

      台下,已经有人沮丧的转身离开。

      “最后一次确认,如果没人打擂,那么胜者,就是恭姬和龙南念”

      撮 老师又确认了一次。

      这次,台下的所有学生脸色都阴沉了下来,渐渐都离开了训练场。是啊,一掌就把擂台嗳给拆了,试问在座各位谁有这本事?万一接下来台上这两个怪物下手不讲分寸,让自己留下几个零件在台上岂不就得不偿失了。

      很◢快,参赛的队ꊞ伍全部走光了。

      老师见状,转头向恭姬两人说到:“行,那就你们了!”

      다就这䯗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老师桅也离开了。恭姬嘴角颤抖着向上扬起,回头看了眼龙南念,努力挤出微笑,随后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卧槽?恭姬!恭姬!”龙南念想要接住倒下的恭姬,但是慢了一步。

      看着重重倒下的恭姬,龙南念心鞿中有着胜利的激动也带有对恭姬的担心。ټ方才那一幕,连龙南念都不禁目瞪口呆,弄出这么大的动静,真担心恭姬릙会不会经脉受损。

      对于龙南念而言,他的胜利来自恭姬的带飞。

      这一躺,不ᗺ知多久,眼睛睁开的时候天已ɘ经黑了。眼前綋的景象好熟悉,这不是训练场吗?恭姬撑起身子看了看四周,周围漆黑一片只有自己身边挂着盏灯给他带来一点点光亮,在仔细一看,这是在打擂台上边,好像正好是自己倒下的位置,不一样ླྀ的是ⴧ擂台上那道被自己打出的沟壑和窟窿没有了,一点痕迹都没留下,这让恭姬有些恍惚。

      “难道我在做梦?”恭姬喃喃自语到。

      突然,身后一个声音传来,“校工早就来修过了!”这一声同时也将恭姬吓了一跳。햄

      箼 恭姬激灵的回过头看向声音的方向,近在咫尺就坐着一个人,是大叔,大叔翻了个白眼,骂骂咧咧的说到:“为师都做你旁边半天了你都鵆没看到我?你心里还有我这个师父吗?”

      癗这一问恭姬傻眼了,想想也是,起来的时候还恍恍惚惚的,真没发现身边还坐着一个人。

      大叔也不打算计较什么,拿起酒壶喝了一口,冲着恭姬就是表扬:“好小子,看一晚《二字戏法》就学쌛到了我的嘴炮战术,台下那些小子被你唬的一愣一愣啊!”

      恭姬憨笑,说到:“诶,师父,该说不说,你那本东西真是有意思,您橗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啊,这么损的招都有......”

      恭姬一阵寒暄被大叔打住。

      大叔沍:“行了行了,拍马屁的话留着以后说洌,现在已经很晚了,ࢮ我跟你说两句就睡了啊。”说着,大叔跳到台下,伸手朝训练场边的运动器材虚空一抓,一大片的器材统统化作齑粉飘在空中。

      恭姬看傻眼了,让金属化作齑粉他也能做ᚨ到,但光是分解两个护腕都得费点劲,大叔这随手一伸,毫不费力的就把一大片金属拆了,让恭姬不禁升釔起几分敬意。

      “今天给你上一课!”话即,大量的金属齑粉一拥而来,来到大叔身边,秣马厉兵等候发落。

      “其本凡铁,执拿通灵,神迹쏭到达一定量的煅金能力者,可以靠意念举起金属,就像其他能力者一样,这点你早䉎已经做到듨了,今天要教你的是为师的绝招,《执拿通灵》”

      쿒 “当煅金能力者体内神迹到达一定量的时候,可以瞬间将完整的金属捏成齑粉,这时的金属可以根据你的意裼念随意变化。”说着ፔ,大叔身后突然长出一只大手,这明显是金属重组成的,恭姬没有提问,继续认真听大叔讲课。

      “这时的金属就像有了生命一般,可以作为你身体的延媒伸,《执拿通灵》练到༾大成境界,金属可如臂使指。”顿时,大叔럺身后的大手动了,刹那间,大手伸长就朝恭姬抓去,整个手掌比恭ᱣ姬人还大箍,着实吓了恭姬一跳。箖

      大手在恭姬跟前停了下来,顿了顿,缓缓ɕ倒退。

      뽮 大叔再次开口:“《执拿通灵》就是这样.....”大殗叔愣住了,大手拿开뀍那瞬间,他看见了恭姬的眼神,仿佛要把自己看穿一般,但自己什么身份,逼格翝可돛不能丢, ᠅

      “我让慕辰ᘡ给你特训了两年,你体内的神迹储量已经不是℩常人能比,短时间使用执拿通灵不是问题。话就说到这,你自己领悟吧。对了,王城学院招生赛在两天后,可以先告诉你,这个比赛可不容易。”说꜠完,大叔身后的大手像失去生◛命般摔在地方,发出ꧠ清脆的回响。

      “王城学院?Ὅ”恭姬楞了一下,这才回忆起白天的事情,心中顿时狂喜到:“这么说,௚我出线了!?我真的出线了吗!!哈哈哈哈哈!”

      每本书,每个字都有不同的意思,把自己的理解告诉他人只能起到参考的作用,只有自己理解的东西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大叔这段言传身教被恭姬尽收眼底。

      前些年来,恭姬因为爱好读书,一本书读出一个世界,也让恭姬学会了“品”和“悟”,或许恭姬自己都没有发现,訽他早已不在理会事物的表面。

      ≰ 大叔之所以留下金属키大手在这里是有用意的,恭姬明白,今天的课程是运用大叔教的《执拿通灵》把运动器材恢复原样。此时恭姬体内的神迹大概恢复了一半左右኱,这也是两年来慕辰揍出来的成果,换做一般人,神迹透支不躺个三五天是睁不开眼的。

      恭姬端坐在金属大手面前,放出神迹覆盖其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