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他直播入口

      括 话音还未落地,谭琴‌身体虽然岿然不动,四处却突然莫名多出了一股磅礴真气自其펞体内导出,悠然悬浮于身躯周围,通体呈现淡蓝的色彩,就这样静静地沿着顺时针的方向作着匀速运动。

      幽鬼见状一愣,他自然看出了这股真气正是谭琴的护体真气,依颜色的浓度便可知道劲力ꑨ极其雄厚,远远望去恍若一面铜墙铁䛩壁,寻常招式怕是伤他不得。

      而护体真气是武者的战斗之基,在武者的丹田中占据了极高的比例,一旦释放出真气护体往往意味着非守即攻룂,而刚刚他又说了那种话……촍

      不妙,他显然要出手了!

      心念至此,幽鬼心中一阵惊骇᠊,急忙将覆甲的右手快速挡在身前,也随之放出了一团漆黑的雾气挡在身前,㰰那俨然正是他自己的护茉体真气!

      然而就在这쫼时,谭琴齳的声音从前方飘了过来——䌯

      “晚了。” ꦇ

      悠悠一阵话语转出,声源之近令人听之骇然,宛若就在自己的뤼耳畔边响起似的,但对手明明还在远处,自己……

      辅 “嗯?”

      双目骤然瞪大,他只觉得眼前一阵微风吹过,回过神来时谭琴那清瘦的身形已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大约三尺远的位置,隔着那团阴森可怖的黑雾,只能依稀辨认出一个轮廓。 伴

      然而下一秒,他只是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轻轻钱前踏一步,骤然间眼前的黑雾一下子消散殆尽,幽鬼竟直接看清了谭琴脸上那若有若无的笑意,略带着一丝玩味,像是在嘲袺笑自己的不自量力似的。

      怎么回事——

      自己的护体真气可是通灵鬼雾,他人一旦被接触躯隅体,神魂识海就会被冲天的鬼气所掀开,要么殒命要么被鬼魂夺舍,因而即便是同为凌云境的强者也不敢硬䀅接,他又是如何将其驱散的?! ᛹

      幽鬼被这如此诡异的情形吓坏了,原本清醒的意识差点飞出九霄,然而到底还是被他生生逼回了神府之中,很快令他找回了状态。

      “可恶!”

       鯌朝前怒吼一声,他根本不敢犹豫,迅速一记鬼爪朝前,此珫刻相较乹之前出手时更是不遗余力,须臾之间丹田与经脉的负荷达到了顶峰,漆黑的真气直接浮在了覆盖着面具的脸上,生生将这面红黑相间的面具直接崩裂,碎片落下,一下子显现出了幽鬼的真容——

      龟裂的表皮、如死人般无神的一对猩红目,肤色苍白到能倒映出雪色,细细一看却根本没有㴣生气可言,倒不如说已经与真正的厉鬼差距不大了。

      此刻,大概是由于摸不透谭琴实力的缘故,这一槥次他根本不敢托大,使出的招数正是自己浸淫数百年、期间从未中断过练习的,一旦使出注定毕生绝学——幽冥百鬼爪!

      “受死!”

      鬼爪一出,须臾间天地也为之Ἅ变色,本是艳阳高照的天空不知何时被一大团乌云所覆盖了,一瞬间就令大地变得晦暗了一片——不,蓇那根本就不是乌云,遮天的竟是从幽鬼身上冒出的鬼气!

      一瞬间,天地间凡尘的声音不再复现,剩下的只有厉鬼的凄叫和哭嚎,在这片偌大的天穹䐇和大地上久久回荡、久久不绝!

      天地变色,葨如此诡异ࡪ的情况不仅只作用于谭府,ⲻ连带着整个徢定武城都陷入了鬼魂的怨气之中,无数平民被吸食了血气和魂魄,一个个鱊要么昏迷要么殒命,只有少数碎地境以⃦上的둼武者凭借着护体真气而屹立不倒,但也维持得极为勉强,俨然并不能支撑很久!

      “怎么回事……好、好可怕的东西……”

      “救껆命……救命……要死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恶!”

      “鬼……鬼气?白鹭郡明明已经这么久没出现了,为什么如今会…޵…”

      “先前好像也有一阵,但似乎是在谭府里?我的天,该不会是谭家人阴魂不散吧……” Ѐ

      目光一凝ɽ,停留在了幽鬼探出的鬼爪之上,时间仿佛在眼前慢了下来,铺天的鬼气已然在眼前散开莾,呼啸着咆哮着就朝着自己扑了过来。刹那间陛鬼气弥天,一下子令谭琴感到自己仿佛真的置身幽冥一般,顿时那死人般㉜的阴冷爬上了他的脖颈和耳垂,朝着他呼錊出足以令寻常武者窒息的寒气,却只是令谭琴皱了皱眉。 캨

      所谓鬼气,乃是以生者的㴲精血和死后的一丝怨念炼化而成,通体呈极阴属性,一旦炼成就具有吸阳之力,所以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凡人的阳气吸收F殆尽。

      看样子,幽鬼是打算借他人的阳气来扩大自己的真气,从而以排山倒海之势压倒自己的力量啊。

      鬼气已经威胁到了这一整座城池,要是时间再拖得久一些的话,릋这座城毋庸置疑会变为一座无人的鬼城。

      惊慌的居民们虽然不清楚这里发生的事情,但不少人已经隐约感觉䀍到了,此事多半与几天前的谭家灭门事件脱不了干系——只是他们恐怕并没有想到,一切的一切竟是赵家在府内养了一头如此恐怖的怪物吧。

      …钆…

      电光火石之际,谭琴先是飞快地望了一讠眼赵镛,见他큊云淡风轻的面庞上神情丝毫不为动容,便知道这一人多半已经“病入ꮫ膏肓”了,恐怕连最基本的人性都已经丧失了吧。

      在心底暗暗地叹了口气的同时,他也意识到蹻当前定武城内充斥着的鬼气的危险程度。

      鬼气在城内停留得越久,死去的居民也会越多,自己必须得第一时间处理掉这些鬼气!

      心念養至此,他双手快速向上举起,随后轻轻闭上了双皴眼,顷刻间滔天的鬼气便受到了吸引,一个个从头顶遥远的天际ᄸ俯冲而下,快速涌入了他那张开的掌心中——

      而这一招,正是足以吸纳天地间精粹真气的绝招,属于《逆星海》功法中的被融合的两大功法之一——《逆沧海》!

      海༣纳百川,有容乃大!

      “你——”

      꺪 幽佋鬼见状一阵吃惊,但此刻他也ᇆ来不及吃惊太久,因为手上的力道已然先뾏至,而忙于吸纳鬼气的谭琴并没有余力将这一招挡下,因此任凭幽鬼这㞙一爪向下,也全然没有移动身形的意思!

      一瞬间,幽鬼便感觉到手上的力道已然结结实实地砸在了谭琴的肩膀之上,便知道自己一击郦已然命中了对手,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喜色。

      成了!

      他自然知道这一招的威力不凡,自己的“幽冥百鬼爪”一旦使出,即便光凭蛮力也能足以抓穿三寸厚的玄铁,又툋何况是血肉之躯!哪怕专练体修的凌云境大能,在见到这招时也得退避三舍。

      更何况幽冥百鬼爪强得更不仅仅只是蛮力,在抓到谭琴身躯的一瞬间,他的体内经脉就已经充斥着阴森的鬼气了,不消多时鬼气就会冲散他的神府,到时候——

      鈎“不错。”

      然而,谭琴只是轻笑了一声,淡然道:“多ꄞ亏了你的鬼气,现在我感觉整个人比襟从前要精神得빆多了,简直比做Ⰱ完一次大保健还舒畅啊。”

      言罢,他深吸了一口气,须臾间逆沧海的ꄹ功力运转到极致,此刻他的身体俨然化为了一颗贪婪的黑洞,庞然如山海般的鬼气没入了他的身体后,便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消散不见。

      然而幽鬼甚至来不及惊讶,仅仅是几个赖弹ద指的时间,头顶的鬼气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越发稀薄,๎渐渐地居然令太阳重见了天日!

      阳光如金辉般洒向人间,映在了谭琴那带着自信微笑的脸上。一下子回过神来,幽鬼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鬼气对于对方而뺗言非但起不了什么作用,反倒为对方尽数吸收,进一步增长了对方的实㆏力!

      “你怎么会——”

      惊讶地喊情出声来,幽鬼虽然覄并不知道所谓大保健到底如何物,但是听语气也知道对方过得非常惬意,这令他脸上原本的喜色一下子荡然无存了。

      居然能生吞鬼气?这不可能!

      ѡ

      自己操纵鬼气多年,튄对于这种气息可谓了如指掌,他心知鬼气既暴躁无比又反复无常,自己哪怕凭借着幽冥的功法相助,单是控制住他们去攻击敌手就已经极其勉强了,谭琴又是如何能把这种可怕的东西据为己有的?

      如此可怕′的能力,又能如何不让自己心惊和恐惧?

      ሱ “鬼气不行,我还有鬼됴爪!”

      幽鬼见一击不成,便果断抛弃了使用鬼气的战术ꤕ,右手上的力道急剧加大,随后拼命向下一阵猛拉——他俨然企图以一己之力,在谭琴的身躯上撕开一个口子!

      但是很快他就愕然㤲了。

      原因很简单,他发现自己的铁爪居然被弹开了!无论多么用力,他竟都无法将利爪扎冷入谭琴的身躯之内,并且他发觉谭琴似乎有意不让护体真气参与防护,单凭肉体最原始的防御力,谭琴就已经能做到金刚不坏了⁎!

       礭 不可能!赵镛那家伙明明说得很明确,这人再强也不过是个凌云境,凌云境的肉体又怎么能挡下——

      “天真。”

      谭琴只是冷哼了一声,丹田微微一用力,体内的内劲顿时自体表陡然放出,洞在幽鬼猝不及防之下迅速冲击了他的胸口,一瞬៖间仿佛带上了千钧之力,直接将对方身躯整个震飞到空中!

      “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