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数字生命>

      一众人一行人来到了一家非常不错的烧烤店,李天意连菜单都没看张口就来说道“琻你还,来二十串羊肉二十串牛肉,板筋脆骨一样十串……”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东北៝人吃烧烤早就吃出了心得了。

      晚饭结束㪃后䕞一家人均是吃的连打饱嗝,因为自己家住在一间只有十来平方米的平方所以二姨和二姨夫自৴然没办法到自己家住,于是便安排了他俩住到了一家快捷宾馆。

      潯 第ꐴ二天一早李天意就来到了宾馆于二姨一家回合,因㳆为母亲还要上班所ັ以送二姨一家的任务就落到了李天意뎁的肩膀上。

      李天意将二姨一抳家三口送到了火车站,目送他们进站后才往回走。

      李天意拿出䈲手机点开了掌上᭾银行看到了里面三万多的余额还是挺激动的,他忽然灵光一闪心想“三万块,自己早就想买一辆非常不错的机车了,毕竟没有那个男孩점子能够拒绝机车。”

      于是便打车来到了一家豪爵铃木专卖店,进店后便有一位营业员来到了李天意的身边说“您好先生,请问你是要买车么?”

      李天意答道“啊,是的,我想看一看GSX250-R这款车。턄”

      营业员说“好的先生跟我这边请。” 䢢

      接着营业员带着李天意来到了一辆非常帅气的摩托车面前说到“先生,现在这款豪爵铃木GSX250-R售テ价为26680,因为现在괴搞促销凡事现궔在付款提车的一律优惠两千元,也就是说您到手只需要花费24680即可。”

      李天意一听有垙点激动的说到“那퉉个,有现车么?有的话我现在就刷卡付款。”

      营业员说“有的先生。”

      于是李天意וֹ来到了收银훴台刷卡付款后营业员推出来一辆崭新的摩托车说“先生这是上牌所需要ॎ的手续,现在这款车是컀您的了。” 鿊

      李天意激动不已,他终于实现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自⟑从考完驾照之后一直都苦于资金不足无法实现自己的机车梦。བྷ

      李天意骑上了摩托车拿好手续之后便前往了车管所给爱车上牌。

      一路上츎李天意一直在口中哼攭唱这“骑上我心爱的小摩托,它永远不会堵车……”

      来到车管所一切手礳续办好叫了购置税后李天意拿着临时牌照再一次骑上摩托车回到了家中。 ṹ

      到家后一直抚摸着自㔆己刚刚提回来的爱车,那叫一个爱不释手啊,这一幕枲就像是禁欲了一辈子的大汉突然看到一位光着身子的飘了美眉而且漂亮美眉正在自己的怀中一样猥琐至极。

      正当李天意在欣赏这爱车即将流出口水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睱来。 ዽ

      李天意吓ꎔ了一跳拿起手机一看是孙院长于是接起了电话说“喂?孙院长找我有什䅧么事么?”

      孙院长满心焦急的说“小李啊,쾍医㪶院来ૄ了一位病人,情况十分的不乐观,各种手段都试过了各种仪器也检测过了可就是没有异常,就连王老也✞只能暂时通过针灸缓解患者的痛哭。”

      힃李天意一听十厂分的好奇说“那个杸孙院长这位病人是띪什么状况啊?竟然连王老都没办法医郔治好?”

      孙院长说“说来话长了,小李你赶快来医院看看吧,尽快啊!”

      挂了电话李天意也没多想ࣁ直接骑再上车便臭前븙往了医院㰝。

       半个小时后李天意睦来到了孙院长所说的病房前,之间孙院长和觋一众医生व在门口焦急的来回转于是上去问道覬“孙院长,什么情况啊?竟然让您亲自下来?”

      孙院长一看是李天意忙把李天意拉到身边小声的说到“小李啊,实话跟你说了,这位病人是京城叶家的二公子的儿子,来到东北௺是谈一项关于商业地탌区开发᪺的项目,໬市里领Ṱ导高度重视崔市长和张市高官正在来的路上哏。”

      李天意一听竟然如此事关重大于是也不敢怠慢쥻的问了一下“哪病人是什么情况?”

      孙院长说“不知为何这位叶公春子每隔半个小时就会发一次高烧半小时之后体温极速下降最低的时⡂候能低于三十五度而且症状已经持续了一天了,就在你们一家出院的那天晚僚上接诊的。”

      李天意됐听到这里忙说“那还真是挺危险䖌的,洀事不宜迟,孙院长我先进去看看。”

      睶于是推开特护病房的门,进去后只见王老坐在病床前急得满头大汗手里的银针已经不知道该扎在哪出穴位了,王老的旁边站着一位年纪大概二十六岁身材高挑穿着一身职业西装的女性看起来十分的严肃姕,而病床上躺着一位二쀴十四五的年轻男子。꿳

      此时哪位年轻男子浑身通쌗红双眼紧闭,因为持续π的高低温频繁转换身体已经出现抽搐的现象,王老一看是李贙天意顿时长松了一口气走到前去跟李天意说道“李小友啊,你可算来了,你要是再不来筌老头子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那名女子见状一脸严肃语气沉重的说“你们医院到底怎么回事,我家少爷都这澋样了怎么还不给予最好的治疗?”

      孙院长在一旁说道“ቜ赵小姐您息怒,这位是我院的挂职中医科主任,您尽管放心,我们一定尽全力医治好叶公子的。”

      赵玉微撇璓了一眼李天意鄙夷的说道“就他?你们医院是没人是⎚么?我们从京城赶赴东北谈项目,在你们东北染病了不说你们竟然找了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

      朋 李天意ᆢ听到赵玉微这么说自己心里也有些不痛快的᩷说到“这位小姐,人不可貌相,我虽然不敢自称神医但中医之道在下还是自认略有小成,如果您在不让开床上的那位嵵公子怕是有生命危险啊。”

      赵玉微一听顿时火大“你说촟什么?看你的辶样子也就二十出头吧?还自诩略有小成?书都没读完就出来装,孙院长请你立刻换以为最好的医生来,否则如果我家少爷在你们医院出了任何的事情叶家不会放过你们的。”

      혖 叶家是京城三大家族之一,坐拥千亿资产实力不是一般的强大。쥪这次叶家二公子之子叶云飞来到东北ⶌ是为了于东北春城当地政府合作牵头开﫶发一处大型的商业地产项目,此项目收到יִ了市里蕴甚至省里的高度重视,省市里领导一致认为如果叶家輙牵头这项工作那会给春城带来意웇想不到的发展趋势,但是没想到叶家少爷这才刚来就出了这样的事。

      李天意也急了,从王老手里夺过此前被王老握住无处下针的银针,走到一旁的桌子前针头向下膻轻轻的将银针送入桌勖内。

      这一幕在场懂得中医的人全都傻眼了佦,王老惊呼道“䊮这…这……便是传说中的银针入木三分?”

      陽李天意抬倇头看䇁了一棱眼身旁的赵玉微说道ჴ“最后警告你一次,赶紧让开,别見妨碍我救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