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80无码

      “真美!从未想过,有一天我可以站在星球之上,갵静静的欣赏着宇宙的风景,而不是隔着屏幕看这宇宙风景!这种感觉真好!”星之痕未蛪开发区域,未知星球最高峰边缘,两道身影静静的坐在地面上,这里没有所谓的大气层,从星球的各个角度抬头看天,总能见到星空不同的风景,但在这最高峰的位置,却是整个星球的最佳观测地点,登高望远处,턢才能体验人类的渺小。

      “逍遥大人,你没有进入过星空?”苍穹之下无法体会到逍遥叹的感觉,不明白其中所蕴含的感情。

      “是쒋,我所在的水球还只是地表文明,想要亲眼见一见太空的风景,必须经过严格的选拔,专门的训练,只有精英中的精英,才有可能成为那幸运儿,又或者是你身上的财富足够多,多到足够支付一次太空往返费用。”

      逍遥叹和许多人一样,鰍曾经幻想过太空风景,尤其是在观看关于太空的影视剧猞之后,心中更加的强烈,说到这里,逍遥叹又是一声叹息:“可惜了勸!我只是一个普通並人,只是冥冥众生中的一员,无法达얅到所有进ℹ入太空看风景的所有基本条件之一,也许有一个,应该就是怀揣着梦想吧!”

      “星空。。。真的那么重要吗?”苍穹之下看着单调的夜空,除了星球之外,墆还是星球,从目前所在位置看星空中目光娂所见的星球,球形、椭圆形、不规则形状等等这些比较直观的外形之外,根本看不出多少美ﴉ丽之处,对逍遥叹的感受就更加的不理解了。

      “人,总是要有梦想的,实现了一个,又会冒出另外一个想法,然后推动自己的意志,继续为实现这个梦想而努力,一个人的梦想也许没有什么,当一群人都怀揣着类似的梦想,于是世界发生了改变,历史的进程向前迈进了一小步,也许这就是文明的最初定义吧!”

      “梦想?哈哈哈!”苍穹之下ᇅ笑声中透露着悲凉,引起逍遥叹的注意,可惜对方没有要继续话题的意思,逍遥叹试探性的询问了几句,被其顾左右而言它揭过,这可能已经涉及到私人隐私问题,逍遥叹只好选择放弃。

      放松心情,平躺而下,天为被,地为床,就这么静静的欣赏着星空,逍遥叹觉得在这一刻,自己的쐓灵魂出窍,与星空融为一体,不分彼此,那种感觉,应该就是真正遨游太空,登临天界吧!

      “都说人生如戏,又白驹过隙╌,两戏相加퉈成就了历史。趁着现在年轻,还能走得动,体验一下宇宙的伟大,人类的渺小,ꈄ才能更好的鋤定位自己,更能体会到来到这世间的含义,也许鞂那一句,这世界,我曾经来过,应该改为我的世界,历史经历过,应该会퐳比较积极一些吧!”

      见逍遥叹的说法越来越玄了,苍穹之下无法理解其中的感受,听得难受,不是滋味,于是换믹个心情:“逍遥大人,这一片醿星퐠空之下,除了我们䩀两个以外,还有其他的玩家吗ꇔ?”

      “有,但不是现在,是在未来,具体的就看这星之痕世界那位创世神大人的意思了,反正我是很赞同我那㚵位基地车控制者的说法,玩家是会来的,只是早晚的问题。”

      苍穹之下能从逍遥叹的语气中感觉到兴奋的心情,笑着问道:“因为出路的问题吗?”

      “占了超过一半的因素,另外也有系统和玩家同台竞技的战意,从来都是玩家虐系统,我也想体验下系统虐玩家的心情。”逍遥叹想想都兴奋,转头看向苍穹之下:“大哥,你说到时候要是玩家被系统给虐了,我会不会被口水╧给淹死?”

      “哈哈!这我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个黑锅肯定是让系统给接下了,有时候真为系统感到可怜,说又不能说,解释又解释不了,只能成为一个背锅侠了!”

      苍穹之下忽然话风一转,面色怪异的看着逍遥叹:“逍遥大人,你确定你可以完虐玩家,而不是角色对换,我记得你之前说过,对于自己的文明发展,你根本不在乎。如果你以后还是这种心态,那么我的想法最可能就成为现实。”

      “哈哈ꡐ哈!”逍遥叹听到苍穹之下的话,哈哈大笑,笑得人都快断굪气了。

      苍穹之下仔细回想一下自ዔ己刚出口侢的话语,没有发现其中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更没有产生歧义的词汇:“怎么?我说的话ꄵ,䌔有问题吗?”

      “没有,好像又有,你好像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我确实说要虐玩家,体验一下玩家被系统虐的感觉,但左是我可῅没有说具体是哪一个玩家,天才妖孽,我打不过,但我可以打菜鸟;十人百人,我干不过,但是我可以专挑弱小的;点子太硬,我玩不过,但我可以选择骨头软的긕。

      哈哈哈!系统有高低级之分,就㐮像主系统之所以称为主系统,是因为它属于最高级别的,想要攻打它㾲难度绝对是最大的,也只有到了后期玩家才会选择这个騖最难啃的骨头,同样的道理也适用在玩家身上啊!先选定目标,然后一家흯一家的去打,原本用一个小时可以搞定的,我可以ᾩ用一天、一个月或者一年,慢慢的玩死他,玩得他都怀疑人生,让他体验一下人生的悲喜剧,这霄才是被虐,而不是被打,只要虐了一个菜鸟,那缎么,我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虽然我对基地的态度是懒散的,但好歹也比他퓕们早来了一步,菜鸟还是打得过的。”

      “典型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逍遥大礈人,你果然有成为大反派的潜力,加油,努力!终极BOSS就属于你了。”

      “唉!出路끊啊ˏ,出路,只是不知道这条路叽,行不行的通。”

      “没有过不去的坎,只有放不下的坑,逍遥大人,玩家的出现有好处,暭也有坏处,至于能不㻝能找到봽离开这个世界的出口,只有在玩家来的那一刻,也许才能见真相。现在的你我,还是老㮔老实实的发展自己的文明吧!”

      “大哥,你说这话,我怎么感觉怪怪的,我已⏬经够懒了,你比我还懒,厕然后你告诉我,让我们一起要好好发展基地?好吧!你是玩家,我是系统,你代表的是正义,我是邪恶的代㙸言词。所ᘀ以,你是对的,我是错的,你是大哥,你说了算!”见苍穹之下对自己怒目而视,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逍遥叹服软认输。

      “对了,大哥,你说,离玩家到来的那一天,还有多久?䛹”

      “逍遥大人ᇒ,我又不是主系统,更不是神,创世之神,连你的身份都不如,只是一个普通的玩家,怎睜么可能知道这种连你这位系统大神都不知道的事情?所以,请找一个比较正常的䢤话题,否则,还是欣赏你的宇宙风景吧!”

      “好吧!只是好奇罢了,毕竟,给自己一个幻想,定下一个目标,才有更多的ᴯ精力实现这个幻想。我自己的猜测肯定是最不准确的了,也只有同样身为高等智慧生命的你,说出来픅的话才让我有一个奋斗的目标,既然你都这芟么说了,那么大哥뤚,如果玩家真的出现了,你打算如何和他们相处?我是系统,和平相处是不可能的了,这扇大门已经关起,窗都罦没有留下,所以,想要知道同为玩人家的你,对ᬕ自己同族有什么看法ڮ?”

      “合纵连横,战火춲连天,阴Ὦ谋阳谋,明说暗斗,不就是这些人世间的戏码嘛,文明能发展就发展,不能发展就离开,大不了回到主世界中,过一段时间再进入,应ᩁ该可以以新玩家的身份,再来ꈃ一次基地文明建设,只要这个世界还能进入,主世界的战争不停止,总靬能在这里熬过这漫长的时间,不是吗?” 嘼

      “大哥,你这是在逃避现实。퇨。。”

      “逃避也好,避世也罢,至少我的身份还是玩家,一位体验者,而有些人连这个身份都湣不是,我已经比他们更有趣多了。”

      逍遥叹感觉得出苍穹之下意有所指,但是无法了解他的身份信息,不好猜测具体是哪一位,逍遥叹也就不在깦深究:“大哥,这样说来,你是一个和平主义者咯!”隣

      “我不反对战争,很多时候,历史进程是由战争来推动,文明的进步也是在经过炮火的洗礼之后,一点一点的发展起개来,而思想的升级,更是一条看不见的战场,战争是催化剂,诞生了许多的错误,却也涌现出了无数的正确道路,它虽然不是一个必经的过程,却又是历史用一个最直接粗暴的方式,强行推动生命体的发展进ö程,简单而又直接。

      说句不好听的ല,䂾只有经过战火的洗礼,才能体会到人生栘的真谛,这战火,ꬕ可能是真实的战争,也可能是言语上的交锋,更有可能是一个不经意间的意外,所以,我不反对战争,但我讨厌无鼎意义的탔战争,就像这次主世界的星际大战一样,没有任何的意义,除了让玩家体验死亡之外,我找不到第二个解释的理由。”

      봅 “人总是有欲望的,就像人总需要梦想一样,在这欲望的支配之下,Ƹ有些行为是不能用常理来进行解释的,所以,纠结战争这种事情是没有똏用的,会发生总是会结束的,只是时间的问题孓。大哥,你讨厌战争,可为什么要停留在这个星际争霸的世界?它相褓当于是主世界星际战争的翻版。”

      ੦ “逍遥大人,玩家会来到这个世界,并且是成百上千万,但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䰽,或者说只是你以讹传讹,至今没有在论坛上听到关紶于它的一点消息,所以,这里现在处于和平时期,是比较理想的世外桃源,未来的事情,谁又鱐知㱕道?也许你所希望的事情,不会发生呢。”

      “好,那么,大哥,我问一个问题,如果没有玩家,那么这个星之痕世界的存在,又有什ﰉ么意义?”

      “这个问题问得好,ﮄ逍遥大人,没有你们玩家的存在,世界就没有意义了吗?逍遥大人,我棺反问一句,之前一直在论坛上热议的圣字纹界,没有权勿用他们那一行人的进入,难道就不存在了吗?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