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母亲在线观看免费的6

      斯波义银还在纠结这个新来的特效,前田利益从外面进来通报。 饨

      此时养伤的他,住的是ꎙ佐和山城城内的客宅。宅子不小,足够他带着手下三捬女居住。

      日常服侍的侍男有一些濭,都닌是地位低下Ƃ的仆役,真正亲卫侧立的还是前田与먾大谷两姬武士。

      騍前田利益进来以后䴆,看了义银一眼,一时间就忘了想说什么。

      只觉得今天的主上举手投足间有了不一样,就那么懒洋洋卧着,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味道퉷。

      ᘑ⶯ 义银也不知道自己看完外挂后,约等于启动了这个特效,只是纳闷利益直直站在那边㚤发呆是什么意思。 憿

       “利益姬,什么事?”

      利益被义银的声音惊醒,不好意思得摸摸头。想到如此俊朗纯洁的少年曾经与自己有过一夜之缘,脸色忍不住泛红。

      ﮩ 她也不知道今日是怎么了,看到义银就容易胡思乱想,勉强收拢心神,回话说。

      “主上,明智大人٬带着藤堂虎高前来求见。”

      “哦?让她们进来。”

      Ḥ义银有几天没看到藤堂虎高了。一方面因为㏔自己挨得那些个刀伤箭创,说是皮肉伤,也疼得下不得床。

      另一方面,藤堂众死伤惨重,他陻不଀好意思去探望。藤堂众姬武士伤亡超过百分之七十,就算在前世的现代猢军队,也是撤销番号唒的䘈惨烈程度。

      想想他只用了一个御家人的名头,空手套白狼。藤堂众就拿出人命钱粮的往里填,让他着实汗颜。 棽

      钱粮上的损失,他能给藤堂众补偿。人命呢벢?没ല有个十年光끪景,藤堂众怕是恢复不諜了元气。

      琌 偛这世쬩界又不像前世,只要妻妾成群,子孙满堂很容易。姬腮武士椃养育后聽代,那是靠着自己一胎一胎生下来的,好在她们身体素质太过硬了。 梮

      前世,对于古代女子来说,生产是鬼门关。ⶺ 慁

      可产前三天上阵砍人的姬武士比比皆是,产后三天更是活蹦乱跳,像是个ꁁ没事人一样,不ᾁ得不服。

      正想着有的没的,藤堂虎高随着明智光秀走了进来。出去交代的前田利益没有跟进,䂌她与大谷吉继换着班,守在屋外。

      义银的家底还是太薄,手下两位武艺高强䬽的姬武士整日做着看大门的事,鉓也是无奈。

      见到斯波义银,藤堂虎高总觉得今日的他威严又长,让人不敢直视。

      一旁的明智光秀也是眼前一亮,可正受事要紧,先不想着其他。

      “斯波御前安好。”

      “主離上安好惆。”

      ⭜看藤堂虎高一脸阴阳不定,那对丹凤眼都没了往日的神采奕奕,궗义银有些摸不准她的来意。

      只见她紧张地看了一眼在旁的明智光秀,咽了口唾液,说。

      젻姆 “藤堂众十二家,⏂愿庄园寄进于斯波御前,求御前收留。”

      自从砍了六角义贤一刀,这些天叫义银为御蚉前的人是越来越多,有些时候곆义银有种错觉,砍人越多,越受尊重。

      可这会儿他感觉这错觉有些过头,貌似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庄园寄进?藤堂大人,你癔障了吧?”

      义놼银自然知道寄进是什么,他只是没想到藤堂虎高会说出个䗳这么古老的进献方式。扫了明智光秀一眼,这事与她定然脱不了ᾌ干系。

      “我ꈮ没事,我澠是真心向御前寄进。”

      藤堂虎高本来被͎明智光秀说动,还有些不情愿。可⅂义银真的没有兴趣뿥,她才反应过来。

      这事,不是她肯不肯送出읍去,而是斯波义银未必愿ᨬ意接受。

      要说义银此时的地位,在近江国,在幕府中,都是稳稳当当的,何必为了万石领地的收益参杂到北近江武家的龌蹉之中。

      而且以他的性牘子衠,收了寄进也不会收多少ﰩ好处。大家都是一个战ی阵活下来肩并肩的战友,籮有些事明智光秀做得出来,斯波义银还不肯呢傚。

      到这会儿,藤霋堂虎高才明白明智光秀的淡定自³若到底是哪里来的信心。

      这事走到这步,根本就是藤堂众求着斯波义银收留,僯哪是斯波家逼迫몥藤堂众寄进。

      见义银一副婉拒的模样,藤堂虎高一咬牙一跺脚,直接给跪了下去,埋头就瑈是土下座。

      “藤堂虎高求斯波御前救命,求꬀御前看在纄藤堂众前떡些天忠勇作战的份上,收下我等的寄进。”

      义银有些恼了。

      这明智光秀什么情况!

      藤堂虎高也是个有理有节的姬武士,被她不知道用什么法子逼到这份上。连家里メ的土地都跪着求着给寄进出来,如此不要体面,肯定是受了大委屈。

      我就偏偏不让你如意。瞪了明智光秀一眼,义银对着藤堂虎高温和地说。

      “藤堂大人,这次藤堂众为了我奋勇杀敌,死伤惨重,我斯波义银铭记于心。

      我们之间有并肩作战的情谊,有什么难处你尽管说,我苙必然全力相助。

      囃 莫要被某些人利用,丢了自己的家业,事后后悔都来不及。” ꛴

      蕐藤堂虎高哭都劳哭不出来,只能求助地望着某些人,请她出来说个明白。

      明智光秀已经笑得眉毛弯弯,眼睛弯弯,嘴角弯弯。

      这时候她恶趣味起了来찊,不想说话。可看着气氛越来越尴尬,怕义银真得恼羞成怒发了真火,还是开了口。

      턵“主߹上,藤堂大人也是走投无路才会求到您这里。

      您想,藤堂众这次名声大噪,浅井家必然想着她们下次再接再厉。

      可您知道的,藤堂众死了多少姬武士,哪还有元气够浅井家逄折腾。

      胧 六角ꖉ家督又被藤堂众踏了本阵幕府,只要藤堂众上了浅井与六角的战场,那边的姬武士必然奋力斩杀藤堂众以献媚六角家。

      磧您说,这藤堂众在近江还有活路吗?”

      즡义银听뾴了也是一懵。明智光秀说的不错,藤堂众的境遇还真是不好过。最蛋疼的是,与自己还脱不슃了关系。

      看着藤堂虎高泪眼汪汪,他如何再能说出拒绝的话来。

      廙“那么这样,你们十二家寄进于我名下,每年的进献我收取你们一文钱。”

      藤堂虎高惊喜地抬头,斯波义银真是仁义之主,这是明摆着送个名头让藤堂众好生꾎活。

      “谢谢殿⮳下ç,谢谢殿下!”

      双方有了主臣之名,藤堂虎高高呼殿下,感恩涕零。

      斯波义银驶略带得意得看着明智光秀,甭管你闹什么幺蛾子,我就只取一文。

      明智光秀矜持地笑了笑,这㛂主臣名分定了下来,以后的事哪还由得了您做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