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不删除有什么影响

      “谁说的?”

      今梨没对孟佳欣提过闻晏的,她跟那些吃瓜网友似的,也在猜测他俩的关系。

      “还不承认?”

      孟佳欣啧啧啧几声,只以为今梨是害羞,鼓励着说:“要是他对你全心全意,我肯定会支持的!”

      她不是传说中的塑料姐妹,会看上闺蜜的男朋友。

      不过,今梨得把画家男朋友带给她瞧瞧,要她把把关。

      “你死心吧,我仍然是单身。”

      今梨摸不透闻晏的想法,才没有明确地表示出拒绝。

      毕竟,人家没说过喜欢。

      你猛地讲出来,是自作多情就坏了,还会闹得彼此尴尬。

      她的解释,孟佳欣半点没信。

      让今梨意外的,是今父今母的朋友,大有给她做媒的架势。

      今梨:”……”

      不是,哪有这样过生日的。

      偏偏。

      大家似乎都没什么不对。

      闻晏到的时候,今梨正和其中一位说话。

      “今小姐喜欢文学,那我们可以在这方面交流交流。”

      年轻的男人温柔有礼,嘴角噙着抹笑,远远地望去,竟然跟女孩有点般配。

      “好啊。”

      今梨干巴巴地应了声,她实在是没面对过这种情况。

      上个世界,今家好不容易寻回女儿,且谢漾常跟着她,纵然有心思的,也从未明着来。

      “这人看着不错,宿主大大要不要考虑考虑?”

      奶茶注意到闻晏来了,却没提醒今梨。

      好不容易应付完,今梨刚转身就看见某人脸色有些苍白。

      她未曾多想,走过去问:“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无事。”

      闻晏沉默几秒钟,淡淡地说道。

      那模样仿佛没目睹的情形,奶茶看得虚拟体抖了抖。

      它总感觉,和谢漾有些相似。

      是了。

      他们明明是同一个灵魂。

      孟佳欣从外面进来,同今梨使眼色。

      这年头画家的颜值,都如此高吗?

      今梨实在是受不了孟佳欣的挤眉弄眼,便将闻晏介绍给她。

      “你好,我是闻晏。”

      “你好,我是梨梨最好的的闺蜜孟佳欣。”

      闻晏对孟佳欣的态度挺好,反倒是后者听到他的名字,猛然意识到什么。

      当初今梨的书收费,同她竞争榜首的家伙,昵称不就是阿晏?

      所以,闻大画家在追今梨的小说,还是他的土豪粉丝?

      哪怕今梨之前否认,孟佳欣还是突然磕到了。

      从现在起,她就是惊艳cp粉。

      今梨瞧着孟佳欣不在状态,便知道她想的不是好事。

      等大家离开后,老父亲有意无意地问:“闻晏送的什么礼物?”

      女儿跟别的男人相谈甚欢,他是不是醋坛子打翻了?

      “我收了起来。”

      “哦。”

      小棉袄有秘密。

      老父亲有亿点点心酸。

      不过,他知道是正常现象。

      “宿主大大的项链,很漂亮呀。”

      回卧室,奶茶别有意味地道。

      “确实好看。”

      “……”

      宿主是木头人实锤了。

      今梨睡着做了个梦。

      谢漾问她,为什么不要他。

      她纳闷不已,抛开她想过消除他的记忆的事,她怎么不要他了?

      他们明明从青春岁月,走到生命的最后。

      紧接着,谢漾变成了闻晏。

      今梨:“!!!”

      闻晏当晚去了酒吧。

      他第一次到这种地方,里面放的是分贝很大的音乐,周围人有喝酒的,也有跳舞的。

      “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

      新调酒师瞧着闻晏的神色,就知道他并非这里的常客。

      闻晏如何懂酒吧的情况,只要了招牌酒。

      他没喝过酒,酒入喉头的瞬间,传来辛辣刺激的味道。

      “要不要换点别的?”

      调酒师面带微笑,重新调制了杯比较温和的。

      闻晏试了试,果然好多了。

      他坐在吧台前,脑子里满是今梨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的情景。

      闻晏不负责任地想,如果自己还没恢复,就不会有如此复杂的感情。

      他沉浸在苦闷中,自然不知道从他刚进来,就吸引了某些人的目光。

      “那边的小哥哥好帅,我打算去要他的联系方式。”

      “别了吧。没准儿有心上人,是为情所伤。”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成功者在于敢尝试。”

      穿着吊带裙的性感女人,踩着高跟鞋走到闻晏身边,撩了撩头发说:“帅哥方便交个朋友吗?”

      闻晏的眉头狠狠皱起,他的性格,做不出恶语相向的事。

      “我有女朋友了。”

      他是头回撒谎,耳根有不自在的红。

      好在对方没做过多纠缠,就回到朋友那边。

      而在不远处,还有个人盯着闻晏。

      当闻晏喝得醉醺醺,柳轻妩知道她的机会来了。

      她有偷偷打听过他的身世,隐隐地知道,他就是那位神秘的闻家幼子。

      比起时夜寒,还有公司里的穷屌丝,闻晏犹如天上的轮月,是那么高贵不可攀。

      可柳轻妩见识过,他为那个女孩温声细语的样子。

      他满心满眼,都是那个漂亮得让她嫉妒的女孩。

      她的心底滋生出欲望,她想代替今梨,成为闻晏的特殊存在。

      她企图借着当年的恩情,跟他搭上话,却迟迟没成功。

      没想到,闻晏独自跑来酒吧,还喝醉了。

      有句话怎么说的?

      踏破铁鞋无觅处。

      真是恰当无比。

      柳轻妩自信地认为,闻晏既然没对吊带裙女人疾言厉色,那自己也不会被他讨厌。

      她伸手去扶闻晏,谁知他抗拒得紧。

      “离我远点。”

      闻晏意识不清,根本不让柳轻妩靠近。

      “你不认识我了?”

      “???”

      “对不起,我不该惹你生气。”

      柳轻妩觉得,闻晏是辨别不出谁是谁的,就学着用今梨的口吻道歉。

      “你不是她。”

      他重复念叨着,然后找出手机,似乎想给今梨打电话。

      柳轻妩表情大变,伸手去夺,脚却被绊住了,摔得脸朝下。

      她疼得叫出来,想要闻晏拉她一把。

      闻晏看都不看柳轻妩,晃悠着让调酒师帮他拨通今梨的号。

      “您是闻先生的朋友吧,他在极光酒吧喝醉了,麻烦您过来接他一趟。”

      拆完礼物的今梨,刷着小视频,就接到闻晏的电话。

      她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无奈地扶额。

      闻晏居然学会了喝酒,还跑去酒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