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耐阅

      张此凡看到满脸憨笑的郭少主,也是满脸微笑打趣道;大大郭少堂主今天是什么风把ﰫ你那么早就吹来啦。

      什么大大郭少堂主,请叫我Ⱖ郭大少。꜊

      好好好ꛓ郭大少,

      田儿身体微微往张此凡身后移动着,田儿不用怕,这郭大少不是坏人,张鷁子凡用手轻轻拍了拍田儿绑着翘高的头发安慰道。

      田儿每次见到郭大少都是躲的远远地。似乎很害怕。

      田儿,本大少今天给你带来了一个好玩的东西,郭大少从쏝口袋里拿出拳头大的一个木偶伸到田儿跟前晃动着。

      田儿眨闪着大眼睛看了看。面色上流露出一丝惊喜,一手夺过他手中的木偶,极为开心,看鐴到这一幕,几人哈哈大笑。

      郭大少今天打算带我去哪里逛,张此凡跟着他出去玩还是比有趣的,自己天天闷在家中,有这个话痨子一起,感觉心情ꡉ特别放松。

      小凡凡今天我带你去,郭大少做了一个拉弓的手势,

      张此凡白了郭大少一眼;狩猎吗?

      是不是不敢去呀,哈哈哈郭大少又开始了他的招牌憨笑。

      就我这着体质,打猎瑰我可不敢去䱣,万一遇굊魂兽我可打不过,뜪反成它们的烈物。

      咦,不会,那里前两天我表弟带我去过,他在那山角下生活了十多年经常进山去,都不曾见过有魂兽。

      如果是这样,那到还行,反正在家也无聊。

      张蜶此凡底头看向灵儿说道;灵儿哥哥今天去抓只兔子来陪你玩好不好。

      小女孩眼睛一亮,小免子,哥哥要给田儿抓只白白的小白兔。样子极为可爱欢喜。

      就这样郭大少手下几人连同张此凡,嶏黑叔,一起便儬出了门。

      一路上郭少爷手舞足蹈,说着前两天的打猎收获閧过程。

      看得땓张此凡哈哈大笑。郭大少名为郭小钢,药灵堂堂主郭大钢之子,反而他父亲却消趝瘦矮小。也不知道他父亲怎么想的,可能也想不到他𣏕长大后如此魁梧高大吧。

      郭大纲现以77岁高龄,也是老来得冥子,在他五十多岁时候跟夫人迎来了第一个孩子,对他百般疼爱,可是后来发现儿子,跟别人家孩子不一样,别人家孩子1岁会走路会叫父亲母亲,结果他儿子6岁才学会,16岁才进入初体界,由于家里条件优越24岁进入二渡魂器界。比别人整整晚了十年。

      他们家也是做奇药生意,规模仅次于次于张族府。在一次奇药商议会中,郭小纲跟随父亲来到张族俯家。

      父亲参加会议后,让他自己玩着,张族府人看见他都绕道而行。他觉得特无趣,自己沒人聊天,没人理他,都快憋死啦。他闲逛着来看院子边处,看到一个人在屋顶坐着偰发呆,过了良久,他很好奇醑,也爬了上去ड़,慢慢的两人聊了起来。发现这个发呆的人很有奈心听自己讲话,而且两人聊得很开心,没有一丝嫌弃他的意思。

      对于张此凡来说,在别人眼里两人似乎是异类的存在,同命相连,在这之后郭小纲就经常来找张子凡玩,也成了父亲,玲儿,之后的第一个朋友。马车大概走了两个多时辰终于停了下来。

      到了郭大少,马车停下,车外郭家手下喊道。

      表哥来了,一位二十来岁的青年,嬉皮笑脸的走过来。他叫柳山,郭大少Ἷ的表弟,初体界一个。

      我兄弟天天在家无聊,今天带我兄弟过来玩点新鲜的,拿着这个赏给你的,上次本大少我玩엓的开心獅,郭大少从口袋中取䥛出两枚金币。递出去。

      哟表哥真客气,他双手伸出接过了那枚金币,眼睛都范绿了,这可够他可以去春意楼好好快活几下了。样子极为猥琐。

      쭦今天去哪里打,上次去那里才打了那十几只能热热身,不过瘾。郭大少做了个热身的动作。

      柳山被郭表㫧哥这说着都差点一个踉跄,这还不过瘾呀,你打的那可以山狼呀。自己射了几箭就不敢射了,干躲在身后,毕竟这些畜牲可都是结伴而行的。往日像这种攻击性猎物,看到都老远走开。自己平时上山只Ꞻ敢打没有攻击性的,除非哪只山狼独自而行,方敢下手。你到好,十几就只像热热身。

      ি表哥,那今天我们去南边那山里打,那里面多。只不过我可不敢上场了,我帮忙提就行。

      瞧你那点出息,郭少爷鄙视的说道:

      张此凡也是一身冷汗,要是前世别说这狼了,就算更凶猛的野兽他都是捏手擒来。可是现在自己除了跑得快,其他本领就真没有了,初体界都远远打不过,更别说山狼拉。

      不过有黑叔跟郭大少在他也安心,貤张子凡对于狩猎在前世是最基本不过抖了。好久没有玩領过了,打算露一手,有些小激动,那我们出发吧,张此凡轻松说道。

      看见没还是我兄弟爽快哈哈,郭少爷笑声说道,没一会几人就来到了树林里。到了下午时差不多射杀了几十只山狼山鹿。挑选了几只较小的带着回去,太大的肉质口敢쁴没那么鲜味。

      柳山兄弟这山林里就没有野兔吗?张子凡问道。

      额这个兔子这山林里很少有……

      对呀,郭大㠃少对♭柳山道,我兄弟可答应他妹子的,今天要抓只兔子带回粦去给她玩。

      郭表哥。野兔有是有,咱们要继续前往林中젭出去,出了树林便有一閳片坪地草原,ᘢ大概半个时辰能到。

      ㍲只不过我听村里那些老人说道里面可能有魂兽出没。那里基本没人会去。我们还是就在这地吧。

      魂兽,郭大少眼睛一亮,感觉这才是让他感兴趣的似的,这东西本少爷还真没见过呢。我现在可是二渡魂器界九段,马上就要突破到㩧第三渡,难道它区区个魂兽能打得过我?

      郭少爷从兜里又掏出5 枚金币向他扔去。䳊喝道;少废话带路。

      柳山看着那金币都快流口水了,金币是吸引人,但要有命花才行呀。他表情变得犹豫不定。

      张此凡脸色惊讶,他来到这大陆十多年没见过魂兽,似乎有点期待,人的好奇心就是如此。总想去翻开未知的下一页。

      对于魂兽张此凡在自家瞆书房中了解很多。

      魂兽在三奇兽里是属于最低级的,他拥有比人类初体界还强悍的攻击力量跟体质,一般的修者到达二渡魂器界三段以上便能随手击毙。

      另外两奇兽分为灵兽跟神兽,꛳灵兽拥有极强的攻击灵技,知通的灵性拥有孩童般的智慧。

      击杀一只灵兽运气好的话可获得灵石跟灵技。吸收灵石方可提升修为,至于灵技能否让修者吸获。也得看机率,如果吸获失败,灵技自会消失,所以能够拥有灵技的休者扱为稀少。

      神兽就更加不用说了,书里记载着他拥有通天本领,散发神气,能招风唤雨毁天灭地,智慧过人,能与神界抗衡,区别只是没有幻化人形而已。要是遇到这样的家伙,就算修炼到了宗师界都远远不是对手,所以在这大陆非常罕见。

      张此凡对于郭大少的实力他很有信心,他侧头看像黑叔,黑叔点了点头,表示没问题。

      柳山看着表仆哥瞪大着眼睛对着自己,又扔出两枚金币。最终经不住表哥的糖衣炮弹的轰炸。咬了咬牙,行收下了那几枚金币,躲在了众人中间,一群人往林中深处行去,

      到了就这,柳山说道。

      一丝丝微风吹过,前方一片辽阔草坪枯草干黄,随风而匎舞。

      哈哈哈小白兔我来了。郭大少一脸憨笑

      走,小凡凡我俩去那边找,手里指着几个方向说道,你们去几个一起去那边找,这位黑鬼叔你自己去别的地方找找。

      癥 张此凡心里对这郭大少有些赞许,这郭少爷平时看他憨厚犯傻的样,办起正樷事来还是有点一本正经样子的。

      黑叔想跟着,张此凡轻声说道,黑叔没事的,天色壻不算早了,几人分头找,概率大点。毕竟这草坪之地一眼望去就能见到身影。

      黑叔看了看郭大少。

      放心有我在不怕。郭大少拍着自己胸口昂头说道,

      自己多加小心,黑叔说完侧身走去。

      不一会儿两人来到差不多中间位置,张此凡指了指前方草丛位子。

      嘘,轻点,慢慢走进发现两只一大一小的野兔。张此凡用手做了个比划。意思一人对付一只,两只兔子似乎感ﰮ到了危机有点骚动。

      郭大少提箭想射,被张此凡用手挡着说道。抓活的벓,

      郭大少随意把手上的弓箭扔去,轻声哦道,

      张此凡无奈的白了他一眼,

      郭大少顿时反应ﰉ过来,神情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

      不远处草丛里的兔子似펝乎听到了般,骚动慢慢愈来愈强烈起来。

      不好,被发现了,轻声急道。

      两人同时急忙冲刺两步攻,纵身扑去,抓在手上的只有毛草,只见前方两张毛白屁股疯狂扭动着离去。

      快。两人急追着,刚开始两只野兔朝一个方向跑,然后左右分开。然而张此凡追到了草丛边缘,杂草纵多㑒,一脚踢到颗石头上,一个踉跄几个翻滚滚到了斜坡树林处。

      那只野兔似乎在等着张此凡起来跟它玩捉迷藏似的。在那眨着大眼睛瘾忽闪忽闪的看着。

      张此凡心里气急岿败坏道。你个小畜生真是折磨人。你要不是给田儿的,今晚必拿你下锅。

      起身拍拍前身,向꽉那小野兔追去,此时已经进入树林里百米距离。小野兔突然停了下来。

      哈哈小畜生终于跑不动了吧。

      然而下一举动让张此凡惊讶,小野兔身型一个扭头跑来,似乎在告诉他有危险。下一刻一只浑身黑色长毛,身高一两米,身长三米之多,似狼又似虎额头处长30公分角的一只巨兽出现在面前,狰쵁狞的大嘴,漏出两颗几十公分的獠牙。满是唾液的舌头不停抽动着。似乎看到啦世间美味,它前抓一出,跳跃而来。

      张此凡猛的回头开腿就跑,

      澕 妈的这回碰到硬家伙了,前世猎兽无数,没见过这般样的兽物。这必是魂兽不假了。 䭬

      齃 在跑不出十几米就被魂兽扑倒在地。张此凡反应极快,猛然捡起旁边头颅大小的青色石,朝扑来的兽头击去,嘭一퐞声,魂兽倒地一个翻身而起,只见手上的青石被撞个碎裂,刚才的撞击力把张此凡躺着的身体冲击了倒后几米。后背火辣似乎ᐳ被拨去了㹬一层皮,手掌皮破血流,整只手视乎已经麻痹。魂兽似乎被激怒了,一声怒吼。再次扑来。

      这一次没有多给怦张此凡出手的机会。直接咬住了张此凡的大腿,提起狠狠一甩。直接甩到了几米外的那颗大树上,呲一声,那半截树枝直穿张子凡左胸而出,嘴里吐出一大口血液。

      这刻张此凡又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眼睛似乎快睁不开。魂兽狰狞的眼睛√盯注着眼前的猎物。一步一步走过来。

      龓 就在这蚕一刻,一个声音耳边传来。敢伤我兄弟。

      郭少爷怒吼道。手中魂器一出一把银光色的银锤握手,一阵灵气散发,树叶震落,跃身扬起,朝走来৳的魂兽击去。对于这生死关头,郭大少没有一点保留,使出全部力道猛击而去,魂兽众身一跃扑向而来。击撞一起。嘭,无数血肉飞溅。魂兽头颅被击成粉碎。

      郭大少急忙把张此凡抱起放在地下。急哭声喊道,小凡凡,不,不,你螃不能死,他不能看着最好的朋友就这样死去。

      看着奄奄一息的张此凡,一根20公分的断枝擦在胸口伤处,血液不停流出,郭少爷,心里伤心至扱,刚才自己䕧为什么不跟着ﵯ他呢,心里非常内疚,不行,没时间了,他知道没有魂气的普通人,被这致命一击,非死不可。

      他扶起张此凡,把脸上的滆泪水抹去,两人对立盘坐着澾,没有多余的犹豫,他集中精力,身体散发出白色雾气,一团白雾灵气宁集在左手掌处,朝张此凡胸口处邅伸去,白色灵气浓烈,su,只见断枝脱胸而出,左手抓住飞来的断技甩出。

      一道月牙型的伤口露出,血液顺间飞溅,右掌讯速抬起朝胸口二十公分距离米、,抓式伸去,白色灵气浓聚,整个人微微一震,灵气形成无数根白色光丝,渗入张此凡伤ﮔ口处,郭公子裂牙切齿,汗流不止,面色明险苍白了许多,他毕竟只是个小小的魂器界,没有多阔的修为。

      然而间,欲发不对劲。怎么回事,感觉体内的㡬灵气在以之前的数倍输出,下意识的想控制一下,然而却没有任何反应。像被谋股力量在疯狂的吞噬自己的灵气。

      他闷哼一声。嘴角喷出不少血液,怎么会这样,小凡凡你到底怎么了,郭大少急哭道。

      体就在这时,对立的张此䳲凡也吐出一口血液,郭公子面色苍白的心喜急道,小凡凡你终于醒了。下一刻他㉅呆了一脸惊骇,张此凡慢慢抬起숌头,只见两只红的发黑的双眼,无比的狰狞,注视着自己,郭大少对匇视了一眼便偏开了头,心里从没有过如此的恐惧,那神色让人精神胀裂。像似代表着死亡,魔鬼,地狱。

      就在这时,正面不远处一个黑脸中午,急处怒吼声传来。快住手,纵身跳跃毼向郭少爷辟掌击来,

      张此凡双耳微动,他双臂花生壳般的凸骨在不停胀动,有如抽丝般巨痛。꣖

      郭少爷现在感觉全身上下似乎没有了多少灵气,声音都发难,졐看到黑叔的这一幕,心里一万个委屈ឧ,感觉自己命之将尽了,你个黑老鬼还要上来补一刀?郭少爷眼神带着绝望,心里在苦笑。

      就在黑叔快接近时,一声震响,轰,玄光闪烁,天空乌云旋ງ转,黑暗覆盖。雷电交加,地动山摇,一股强烈巨大浪波震去,落叶纷飞,无数颗陃巨树被掀翻,林中兽鸟散去,两道身影倒飞出去,轰隆,两棵百年大树被拦腰撞倒,

      那少年赤裸上身,头发乱之ꑆ飞舞,双臂数颗凸骨范火蟔红之色,似乎要释放出地狱火焰,裸体身上慢慢的浮现出金色玄光的古老奇틑特虍的符文,那符文越来越明显,然而随着符文金光越盛,胸口处的伤口慢慢愈合,有如一尊金色神体降临,随着一声怒吼,符文金光暗暗退去。

      他注视着躺在树倒处用力真杂的뵎郭少爷,顺陲间来到了郭少爷上空,少年伸出右手,手为抓试,郭少爷瞬间感觉喉咙一锁,似乎喘不过气,身体慢慢上升,拼命挣扎,使出最后一点力气微微说道,小…凡…凡一字一字说出쯢口,

      张此凡浑身一震,瘎身体上的符文也在他挣扎中呈现出来,两眼只犯红的狰狞的双眼慢慢变黑,双臂凸骨火红之色也慢慢暗去,他似乎有了一点点意识。连同那股符文的力量一起在抗拒着那股恐惧的὿力量,

      不远处的黑叔抹掉嘴角的血液,慢慢パ爬起身,被刚才那股力量一鞑震,震断了数跟肋骨,庆幸刚刚那股力量感觉支被另外一股力量压制着,要不然方圆几里必将会有毁灭之迹,太可怕,这样的力量从未听说듢过,内心极为惊骇,他重咳了几声,抬眼望去,

      郭家手下几人看见乌云满空,朝巨响处奔来,看到这一幕。张子凡放开我家郭大少,几道急促怒喝声从黎叔身后传来。郭大少立在空中此刻已经昏死过去。

      张此凡朝箹身后扭头望去。

      啊…几个郭家手下,看见忽红忽黑的眼睛吓得倒退几步。张此凡感觉两股力量似乎要把整个身体撕碎。双手抓着脑袋一声呐吼,啊,声音惊人震荡。落叶被震得粉碎。吼声之后,两人从空而落。死静的躺在了那里。此刻,天地间瞬间变回原来的样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