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潮潮吹内射中出是什么感觉

      “真是不可思议!”昏迷一年,和死人一样,又둅不能吃东西,就算饿也饿死了吧?傅山完全无法理解。

       ️ “呵呵,这个不算什么,在下昏迷期间的经历才真的是不可思议,直到现在在下都还没有完全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被雷劈没死当然是假的,陈坚揩还墜要编一ڻ段,以便将自己的生辰八字的事圆过来,젥因为陈坚已经知道了傅山是芡这方面的高手,不能₁让他继续㧡对自己的来历产生更多的疑问。

      麗“哦?陈兄既然都昏迷了,还許能有什么经历?”傅山再次被陈坚的话勾起了兴趣,不就是个活死人么?莫非还能做出什么事来不成?

      成功地将傅山菁的思维引到了自己设计的方向,陈坚心᳂下大喜,假装仰头做出一副回忆过往的样子,继而缓缓道:“说出来傅兄可能不信,在下昏迷期间虽然外表看起来与死人没有两됩样,但实际上在下的精神意识却是和昏迷之前同样的清醒,在下刚才所说的经历其实就是在下精神意识上的经⮄历。”

      軕“那么陈兄昏迷期间到底经历了什么呢?”傅山很迫切地㳕想揭开谜底,作为一个对玄学有一定研究的人,胦很ㆲ清楚陈坚这种案例实在是可遇不可求,要是搞清楚了,或许就能흭找到一条逆天왂改命的道路也说不定呢!

      荀 隹“既然䊟傅兄有兴趣,而且此事又关ଈ系到䌹在下的詝病情,在鲁下当然不会对傅兄有任何隐瞒텝,肯定要向傅兄详细讲述簍一番的。

      此事还要从在下瓴被雷劈那一刻说起,当在下被雷劈中的那一瞬间,就失去了意识。不过失去意识的时间极为彮短暂,仅仅一瞬间之后,在下就恢复了意识,不过离奇的经历也从此开始了。

      恢耎复૧意识之后,在下就看到了非常诡异的一幕,那就是在下的઀意识与自己的肉身竟然分离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ꤼ的肉身在倾盆大雨中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而想努ܫ力让意识回䉺到肉身之内却完全朁无法着力,意识塜与肉身不但无法靠近,反而在某种神秘力量的牵引之下与自己的肉身渐行渐远,直到彻底看不见为止,而在下的意识也逐渐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在混沌的黑暗中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突然开始出现光亮,不过却不是日光或尕月光,而是一幅幅真人活动的画面。起初的那些画面之䟚下基本都能看懂,就是陕北的民乱以及关外的建虏。画面闪现得非常快闊,这一幅㓅还是大明官兵在对乱民进行镇压和招抚,下一幅已经到了关外的大明将士与建虏的厮杀。

      㭠从画面的前后顺序来看,ᔛ整个形势显然对大明朝廷越来越不利,内部的⭆民乱初期很快就能被平息,但因为陕北旱情的持续,破产的农ꪨ民越来越多,这些人要么被饿死,要么就被那些民乱的头子所裹挟成为乱民,使得民乱的队伍越来越大,官军剿也剿不完,抚又抚不住,整个局面越来越糜烂ᷡ下去。

      内部的民乱逐渐失控的同时,关外的建虏也日益壮大,不但在关外压着大明军队打,甚至还时不时地㎙入关劫掠京畿以及山西等地。面对内外交困,大明朝廷윚左支右绌,两面用兵又极大㷥地消耗着大明的国쳑力,使得大쪰明的衰败不可避免也无法逆퀄转。

      十数年的时间晃眼而过,此时,内部的民乱终于从起初的星星之火形成了燎原之势,面对百万农民军,且这些农民军经过十多年与官兵的周⅌旋,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大明的国力又已经消耗殆㙆尽,哪里还养得起那么多军뇫队,几万对数十上百万,根本无从抵挡。最终,百万农民军终于包围了궢京师。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九,京师城破,崇祯皇帝于煤山上吊殉国,大明北方半壁江山̪完全沦陷。

      画面还飊在继续,农民军大掠京师,将京师权贵䌹得罪了个干냉净,而且好死不死地抢了时任山海关总繞兵吴三桂最䟏钟爱的小妾,还将吴三瓕桂的老爹抓起来毒打,最终惹恼了吴三桂,不但谀使得农民军招降吴ﳿ三桂的计划破产,更使吴三桂怒火中烧之下,不计后果地与关外的建虏搭上Ⳬ了伙,敞开山海关让十万建圽虏入了关。农民军对上大明官军还能有一定优势,但对上十万建虏精锐之时쨙,其乌合之젥众的本质暴露无遗,被΃吴三桂联合뇫建虏砍瓜切菜一般就杀得溃不成샐军。

      请嬨神容易送神难,建虏入了关,怎么可能就这么退回去?ᱛ雀占鸠巢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于是,北方半壁뽈江山很快就落入了建虏之手,中原百姓ᒇ也再쌔一次沦퇽为了异族的奴羡隶。

      下ﰎ一刻,画面转到了大明的留都南京굅。天子殉国的消息传到南京,既然是留都,又是建国之初的都城所在,六部衙门这些自然是存在的,且人员配置得也齐整,皇宫也是现成的,只要确定一个皇帝,那么整个朝廷很快就能正常运转。不过这时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京师城破,不仅崇祯皇帝殉了国,连太子甚至各个皇子也都下落不明,那么皇帝该由谁来做?这可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于是,就皇帝的人选牨问题,朝堂上产生了激䤱烈的争执和斗争。

      皇帝殉国,北方휟沦陷,原来在北方就藩的各个藩王놔基本㐇都跑到了江南。太子皇㟓子都下落不明,但国不可一日无君,由谁来做皇帝,自然是从थ各个藩王之中来选。根据血缘远近来看的话,福王一系自然是最近的,原则上来讲,由福王一系来做皇帝完全顺理哵成章。可是,福王一系是什么人?那可是当年争国本一案的主໺角啊!当年将福王争下去,现澎在又要将其请罎回来做皇帝,那岂不是打自己的脸么?当然,反שּׁ对的人给出的不是这个理由,而是因为福王的风评太差。正好盟,这时的选项有很多,比如还有潞王什么的,听说可比釜福王贤德多了。但潞王毕竟血缘关系比较远,同葏样招致不少人的反对,一时间支持福王搷的一派和支持潞王的一派始终争执不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