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范菠萝视频下载

      ꠡ 新建的火铳营和炮营的成员全部来自京营,虽然京营已经快烂透了,但挑选出三千基本合格的士兵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陈坚挑选的都是二十来岁且身体素质比顺较好的,因为突击训练的时༑间也就濴个把月,不可能有时间慢慢去养身体。训练的内容也很简单,主要靔就是队列训练빹和体能锻炼,最核心Ⰴ的要۴求就是组织纪律性和服从性。瞫

      每天一大早首先是十公里越野跑,上䷦午是队列训练两个时辰,下午端枪瞄准两个时辰,队列训练就不说了,端枪瞄准枎的휒动作虽然简单,但要做到端着枪嗚两个时辰纹丝不动,对于初次接受这种训练的人来说绝对是噩梦。 ҋ

      陈坚既有朱由检的授权,又在个人武力上ᛍ完全碾财压他们,在鷼几个刺头被陈坚收拾到怀疑人生之后,再也没有人敢不老实了,加上陈坚都是跟他们一起同吃同住,做同样的动作,也不会有人不服气,因此仅仅数天之后,训练就基本走上了正轨。

      ꛻ 在训练上高标准,严要⺰求的同时,饷银方面也不能含糊。大明军槯队之所以战斗力越来越低,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饷银无法到位,一群整天都要为ᫍ自己和家人檿的生计发愁的军人,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战斗빉的欲望,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战斗力了。

      ェ陈坚向他们保证,他们的饷银绝对会及时足额地发放到他们手上,若是朝廷不给,陈坚自掏腰包也要发庑给他们,自己可不是差钱的人,几万骑兵都养得起,这几千人算多大个事?总之就是一句话,只要能做到绝对的服从,绝对不会少他们任何人一文钱。经过ࡈ陈坚对自己的各种产业的‣介绍,所有人都了解到陈坚是做大买䶓卖的人,自然是不差这点钱的,至于陈坚㯄是不是能真浅的做到他所说的,众人除了选择相섭信之外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味,反正以前谁也没有拿过足额的饷银,这次至少也௞算是有了点希望不是?

      训⻼练了一个月,他们真块的拿到了足탬额的饷银,是朝廷发的。如今朝廷可不像以前ⅸ那样穷得叮繲当响,这几千人的饷银才不到一万两银子,对朝廷来说没有一点问题,而且总共就这么点,也没有哪个官员有兴趣去漂没什么的,现在大多数蘸官员钋都将眼光放到了商贸部的收益这种大钱上面,谁还看得上这点小钱?

      糠一个月的基础训练之后,接下来鼻是十天的实弹射击训练。枪法和大炮的射术都是弹药喂出来的,这个道理陈坚最清楚,붭因此,为了能让这三千人起到平辽的关枉键作用,这弹药钱是不能省的。最终,将首批从陈坚手里采购的子弹和炮弹基本打光之后,㮝总算是训练出来了一批神枪㎡手和神炮手,十几万两银子的弹药钱暜也算是没有白花。

      第二批子弹和炮弹到位之后咚,也到了컌正式出兵的时候。一方面,建虏已经出兵围困了锦州,告急文书已经送到了京师,另一方面,朱由检也亲眼见识过新式火铳火锃炮的巨大威力,眼看着平辽在望,性子比较急的他Ⳉ已经有点強急㲜不可耐了婟,譢因此,弹药⟔一到位,立刻就开始催促尽快发兵关外。

      不打无准备之仗这是铁律,ᠷ所以陈坚也对这一仗有一定的谋划。在陈坚看来,这一仗基本就是提前上演的ࢉ松锦大战,而陈坚的目的就是通过这一仗彻底解决建虏这个对汉人的巨大威胁。

      虽然不可能像历史上的松锦慈大战那种集༻合八大总兵的大规模会战,但至懘少从山海关到宁锦一线的明军蘅基本都是要参与的,大明方面预计投入的兵力应该在七八万左右,差不多就是松锦大战一半的规模。⇆而建虏方面因为两白旗的覆灭和科尔沁等部损失的三四万人,总兵棗力也差不多刚好是松锦大战参战人马打五折的水平。䢥

      至于具体的战法上,当蝹然是以最小的代价给敌人꾰以最大杀伤为原则,所以,要尽量避免与建虏硬笕碰硬,而是尽量做到以己之长攻敌之短,因此,蚷必须⑨将火器方面的优势尽可能地发挥出来。此外,利用自己的高绝身手和九五式这样的秘密䐗武器对建虏首脑人物实施斩首行动也是㞸重要选项。

      此次不论建虏的战略目的是什么,大明方面都▫要当作国战来打,既然是如此重要的大战,朝廷上下统一思想就是头等大事。因此,在陈坚的建议下,朱由检召集了所有内阁成员以及六部ᅚ九卿一起开了一个重要的会ꔗ议찉,明确了此次战役的目的就是彻⌼底击败建虏,一举平定辽东,所以,朝廷上下都必须围绕这个目的来办事,任何㜞人若是有枅意扯后腿,人头落地都是最轻ᨡ的,千刀万剐甚至鲣诛九族都有可閣能。

      随着登莱之乱的平定和西北民乱的逐渐平息,朱由检也渐渐找回了久违的自信,若是能够再早日平定큸辽东,完成这个他爷爷,老爹,老哥都未能完成的壮举,这个中兴之主绝对实至名归,所以,对于此次与建虏的决战,朱由检那是非常非앍常췃的重视,在一众朝堂ᢷ大佬面前也表噸现得十分强势,大有一言不合就有可能୸大开᙮杀戒的意味。

      朱由检毕竟年轻气盛,加上在与陈坚不多的几次接触中被陈坚有意无意地灌输了从后世Ꮫ带过来的执政理念,这些执政理念在朱由检看٠来都是非常有借鉴意义的,因而一直都在尝试着对以前治理朝政的方式进ᲈ行一些改变。使ቿ得这一年多以来,朱由检整个人욹的气质比昍起当初已经发生了不小的改变。ẅ

      朱由检则是越来越有传说中的太祖的风范了,突然觉得朱由躭检真的长大了,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可以任由䙖群臣欺负的小孩子了。这样的转变也使得群臣再也不敢轻易将朱由检的话不䯀当一回事,至少不敢像以往那样当场ꀺ怼回去,所以,至少在表面上,ꁎ这次会议朱由检与群臣算是基本达成了共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