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兄弟变成了我爸爸

      “今天找你过来,是想问问你母亲的事。”

      老人看着昆图斯,似是怕他拒温绝,神色紧张。

      “她还好吗?身体怎么样了?那时她身体就不好,离开后也不知道有没有仆人照顾,有没有好好吃药……”

      “她死了!很힆早以前就死了!”

      看着老人喋喋不休럿的模样,昆图斯像是吼着说出了这句话。

      ᫑ 褊“……”

      “你说什么?什么叫死了?”

      老人面色震惊的看着昆图斯,因为着急起身,差点摔在녊地上。 묃

      “你ퟘ在胡说些什么!”

      对于昆图斯的话,老人表示不相信。

      在侍卫的搀扶下走到昆图斯面前。

      “你给我再说一遍!你母亲怎么可能死了!她那么年轻!怎么可能쵒就死了!你在骗我!

      你在骗我对不对!你肯定是在骗我,你恨我伤害了你母亲,这么多年对你们不闻不问。

      所以你不想我找到她,所以你就攦骗我说她死了!”

      老人一边说着,一边往往座椅走去,只一眼,他就看出昆图斯没有骗他。

      可是为什么呢? 붔

      他都还没死,她怎么就死了!

      错是他犯的,可为什么要把罪算到她身上!ﳱ

      鷝 上帝啊,该受惩罚的他,该死的也是他!

      蜮 看着ᴘ像被抽了脊梁骨,瘫坐在椅子上的鯬老人,昆图斯加大的手里的铤力度,将注意力尽量放在测自己手心的钠痛感。

      一间紧闭的屋子,䇊三个人,两代人之间的故事与恩怨。

      ——

      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燤。

      来来往往的人群皆是锦衣华服,身份显赫。

      江子矜刚进宴会不久,得到消息的蒂塔就急匆匆找了过来。

      “娅!”

      穿着一身粉色公主裙的蒂塔,一见江子矜就是一个大몳大的拥抱。

      “塔!”

      江子矜也回抱住蒂塔。

      “娅,你今天好漂亮啊!”

      㡔松开手,蒂塔看着眼前的江子矜,双手捧心,眼神亮晶晶的看着ཋ她。

      一身银色的紧身惎鱼尾裙,外披一件蓝色的及地加托。

      像一抹落于海面餌的月光,高贵典雅,神秘优雅。

      “你也很漂䴻亮!”

      江子矜看着一身粉色蓬松蹤公主큂裙,娇俏可爱的蒂塔,肯定的⡹点点头。꣋

      “嘻嘻。”

      桅 蒂塔⤝拉起裙子,原地转了两圈。

      “我也觉得挺好看的。”

      “走吧!带我去看看你那满月的小侄䜻儿。”

      “我跟你说,我小侄儿长的可可爱!软乎乎的跟个棉花糖一样,每次捏他脸,我都担鼆心会不会把他脸给捏的恢ᇡ复不回来了。”

      ̦“知道还要捏。”

      江子矜跟着蒂塔在人群낶中穿梭,往二楼走去。

      긲 “还不是他长的太可爱了!我实在是忍不住!⠋真的!”

      ꃏ 蒂塔又强调了一遍。

      “真的是长的非常非常可爱,等你见了他⢃,你就知道他长的有多可爱了,绝对会鹈让你和我一样,忍不住捏脸的。”

      ꉁ 上了二楼,蒂塔在一间房门前停了下来。

      “蒂塔,怎么上来了?不在下面多玩一会?”

      “堂姐!我带塞ঠ维娅上来看看雷切尔。”

      “梅莎姐好。”

      江子矜自蒂塔身后走进,见梅莎抱着小孩不好拥抱,只和她肩膀轻轻碰了一下。

      “塞维娅?我常听蒂塔提欩起ﲖ你,说你长的好看,跟个天使似的锃,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谢谢梅莎姐姐޻夸奖,梅莎姐也长的很漂亮,很有韵味。”

      谁不喜欢被别人夸奖自己长的漂亮,尤其夸奖她的人还是一个长的好看的女生。

      “他叫雷切尔吗!”

      捔 “嗯嗯,塞维娅想抱抱吗?”

      䑡见江子矜的目光落在自己怀里的儿子身上,梅莎将怀里的人往江子矜面前递来。

      “想!” 休

      小心翼翼的从携梅莎怀里结果雷切⎚尔,江子矜呼吸都放缓放轻㚾了许多。

      他真⎦的太小太轻了,江子矜抱着他,就像抱着一倶团棉花糖,软乎乎的,简直软到了她心坎里。

      諒 “哟哟哟。”

      看着怀里那不过她拳头大小홬,白白软软的小脸,江子矜突然就明白了之前蒂塔激动的原뷺因。碜

      要是她有一个这么可冸爱的小侄子,她肯定每天都好好n待在家里,哪都不去,哪怕就这么看着他,憫也觉得好幸福。

      툣 ﹫ 看着闭着眼睛,安静睡觉的雷切尔,江子矜抱着他轻轻摇着。

      好像抱回家啊趒!

      껸 江子矜看了眼梅莎,心౎里打着将人拐回家的想法以及成功的概率。

      “娅,给我抱抱呗!我也想抱!”ዙ

      江子矜刚刚䣽看自己堂姐的那一眼,让鄬蒂塔莫名产生了一种危机感。

      看着被江子矜抱在怀里,安然睡着的雷切尔,蒂塔嘖走近想从江子矜手里接过。

      “不行!你在쪙家里想抱就能抱,不着急这一刻。”

      江子矜转了㚸个身,将后背对着蒂塔。

      见江子矜如此,蒂塔心中的危机感更强了。

      看着为了腆抱煔雷切尔,争风吃醋的两人,傌梅莎笑着随她们而去。

      两人虽然争着要抱,但都是只分寸侪的,雷切尔安静的躺在江子矜怀里,丝毫没有要醒的迹象。

      论说话,大学待过辩论队的江子矜可不是吃醋的,蒂塔哪里说的过她。

      皝 蝦最后蒂塔只能看着自己的小侄子被江子抱在怀里,自己则眼巴巴的在旁边看着。

      这是她家的小侄儿,她也㦜好想抱!可是她又说不过江子矜那货。

      直到小雷切尔醒了,饿了要吃奶,江子ꐐ矜才恋恋不舍的将人归还给梅莎。

      “下次不能带你来看我家小侄子了!”

      “为什么不舅带我来?”

      江子矜看着蒂塔,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

      “你说,你刚刚是不是见我小侄子长的可爱,想把他抱回家!”

      “有这么明显吗?”

      江子矜也没否认,只是好奇自伙己想把孩子䢷抢回家的心思那么明显吗?

      “哼!”

      蒂塔双手叉腰,气愤的看着江子矜痳。

      她好心带她来看自己小侄子,她居然想把他抢回家!太过分了!

       皜 “这是我家的小侄子,我是不会让你把他ⰲ抱꒦回去的!谁也不퀠行!鯽”

      “你说不准就不准啊!只要梅莎姐同意就好了!”

      “娅!你太过分了!”

      “我就༥过分怎么了!”

      江子矜提起裙摆,小跑起来,不时回头看一眼在后面追着自쟴己的蒂塔。

      “呼,呼,呼……”

      看着追上来的蒂塔,跑的实在没力气的江子矜扶住栏杆停了下来。

      “你﵌说你至于吗?追了我这么久!你不累我都累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