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live视频下载

      公ﳬ元184年,春。

      正旦新䲒过,春寒料峭。

      一声晨钟,唤醒了宵禁的夜。

      伴随着早晨的텉钟声,朝阳从东边的地平榗线露出㝅一条血红色的边。

      徐州东海郡境内,一辆由黄牛拉着的平板车,正缓缓的行驶在坑洼沙不平的土路上。

      뺧 车上坐着两个人,负责牵制着牛鼻子,驾驶牛车的是一个白面男子,男子身形瘦弱,驾车的技术不太熟练,幄眼中却透露出与他年龄完全不符的气定㠩神闲之色。

      牛车之上,坐着的是一个女子,此时心事重重,却倔强的挺着腰板,抬着头。

      车上还放着一些破旧的家具,大部分蒙上了一层焦炭灰。 

      驾车男子之所以年纪轻轻,却表现出与年纪뢒完全不符ᠢ的稳重神色,其实因为此௙时他体内已经不是原来的魂魄,而是来自于两千年后的二十一世纪。

      낧前世的他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大学毕业后参军入伍成为一名技术兵,退伍后因工作걂不顺,转而下海经商创办了一家科技公司๒。从第一台交换机娹开始,经过他几十年筚路蓝缕悉心经营,靠着军队式的管理和狼性文化,公司在世界通信独领风骚,一时无两,一度造成欧美发达国家的恐慌。

      正当他意气风发,和国内国外的竞争者周旋的时候,没想到一场车祸却突然带他来到了东汉末年。

      那场车祸,此时推敲起来必然是人为的,若胆说是谁要害自己,他想到的可能的人竟然有四五个杘之多。与他竞争的国外势力,公司内部与勎他意见有巨大分歧涉及私人利益的那些人룅,甚至是觊觎他巨軼额财产的亲人,都有可能。

      牛车右侧轱辘轧在一块石头上,车身猛龶的往左侧晃动了一下,把他的思绪再次拉回现实,此时他才再次确认了自己的身份。

      现在他名叫沈良,字公德。鍔

      穿越过来三天了,对现在的惨状也有㘩了一些的了解。

      自䈝己本是小农之家的男子,半年前父母前后因染病而亡,父母勤劳,算是攒下一些积蓄。

      东汉末奌年,内忧外患,连年的天灾人祸,流寇四⍻起。像沈良家这种有些积蓄,又是小门小户的家庭最是容易被匪盗盯上。

      三⑅天前,一伙亡命徒突然就闯入他的家中,把他的家一抢而光了。他们拼命反抗不仅没有半点效果,还惹来了匪盗的杀意和报复。

      閞最终,造成了今天这种现状。沈良뭩被打的晕死过去,被惹毛的匪盗把家里几间茅草屋焚烧尽了,醒来之后沈良只好在邻居家休养了三天,幸亏当时妻子有事不在家。䗞

      如今,沈良算是无父、无母、一贫如洗。

      此时车上坐着的是自己的妻子,姓张名迎。这ὁ个妻子家中富有,鈕以制酒贩酒为生,算是工商地主。妻子相貌㈸姣美,只因脾气略大,似乎是定亲以后又鞷被退了亲稀,也因年龄偏大,也许是因为看中沈良老实,也隟有可能就是一时赌气,最终下嫁到他的家中,如今他们也是新婚不久。

      或许是因为赌气嫁给他的吧,从这几天的相处来看,眼前这位妻子并不是很认可他这位丈夫。

      现在,튾他正跟着自己新过门ᾖ的妻子回娘家,不过这次去了就跟着住在妻子娘家ᤂ了。

      ࣷ 想到这鏸里,沈良无奈一笑,纷乱的年代,本来家中贫穷就有点被妻子瞧不上,现在又要去檬妻子家中寄居,不知道要被怎么对待呢。

      牛车又陷进路上一条沟壑中,再次猛烈的晃动了一下,这次惹着了自己的妻子张迎。

      “我说你驾车慢点,真是干什么都不成!”

      “嗯,Ꚓ好的夫人。”

      “今天到家免不了宴席喝酒,这次大家喝到兴头上要是起舞,你也要避席起舞,千万不要像上一次那样,坐在那里不好意思动了,听见了吗?”这件事张迎已经提示了好几遍了。

      “嗯嗯,听见了夫人。”

      张迎所说,大致是某次沈良在张家吃饭时,席间大家喝酒来了兴致,便起身而舞,沈良太过腼腆,没有起身随着齈一起跳,这违背了ઃ礼数,令张家人很生气。锜一路上,张迎没少提这件事᝶,生怕沈良再出什么丑似的。

      张迎听见沈良回答的如此干脆诚恳,却和以前的反抗样子完全不同了。以前自己每次说他,沈良都以自己为男性为由听不进去张迎的话,还要张迎遵守男尊女卑的规则。

      此时沈良的表现也和以前大不相同了,使得张迎心下也十分疑惑。

      “莫非沈良这次家中房屋尽坏,财产被洗劫一空䋻,跟着我回娘家住,已经决心要吃软饭了,所以对我的话开始言听计从?”

      张迎早就注意到,自从家里遭遇了匪患,父母双亡,沈良重伤苏醒以后,他的行为举止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比如他的眼神,以前虽说老实巴交,셂但张迎能感觉出来所谓老实大致因为他的家境贫穷有些㹗抬不起头,但他眼神中时不时的会表现ꌹ出一种愤世嫉俗ꬩ的神态,绝非完全的老实巴交。又比如,以前对于张迎的教说툣,他总是要繂反驳几句的,即便看似老实,沈良还是以自己为男子自居,容톧不得妇人管教,但现在对自己的话,竟然都诚恳痛快的答应㩢了。

      “奇怪啊!”

      牛车继续前行,路面坑洼不平,颠ꔣ簸不停,这甚至比沈良前鋴世小时候坐过的,家里驴子拉的平板车还颠簸,那时的平板车好歹是有充气车胎的。除了这颠簸的车,身上穿的粗布衣服也磨的脖子瘙痒难耐,沈良忍不住挠了挠。

      汉代还是落后,别说二十一世纪了,比以后的唐宋元明清都要差点意思,一但有点骽天灾人祸,便流寇四起,饿殍遍野。

      沈良这样想着,早看见不远处一具尸体被几个浑身破烂的乞丐拖走了,按照张迎的说法八成是要被吃掉了。

      人吃人,这是真真正正的人吃人!

      쌫 鸟汉代不好混啊。

      赶着牛车一直这样撦慢慢悠悠的走到下午时分,才来到一处宅邸。门前一面崋灰色的旗子,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酒”字,告诉别人这家是卖酒的。

      牛车到了大门口,自有里面的小厮牵了犭去,沈良跟着张迎便进了大门。

      来之前,张迎已经提前告知了家里沈良家中结的状况,所以家里已经将张迎出嫁前的那间房让他们住,并且将以前随从她的婢女还送还给她使唤。

      张迎领着沈良见过父母,便先回自己的房间休息,来到那房间门口处,沈良远远的便看见一个梳着发髻的丫鬟样子的小女生站在那里,远맠远的就开始挥舞着手叫他们。

      “小姐,小姐......”声音中透露出少女的活泼与灵动。

      穿越过来两三天了,也一直是在邻居的茅草屋里休养,此时见了这婢女,倒真感觉可以生活的舒适一点了....ୌ..嗯,有人伺候了。

      走近之后,婢女先行了一个肃礼,又叫了一声:“小姐。”对着沈良也叫了一声:“姑爷。”

      “小莲,都收拾好了?”张迎见了这婢女语气倒亲近了许多,看得出两人以前已经十分熟悉了,不单单是主仆关系,倒更想是朋友。⚨ 篧

      小莲,便是这婢女的名字。

      “嗯,小姐,都收拾好了,你回来也好,咱们家的条件......”小莲自然是想说张家条件比那沈家好许多,驆但是看见沈良赶紧收⨗回了刚才的话。

      “小姐,舟车劳顿,赶紧进去休息吧。”

      “嗯。”张迎点了一下头,然后对沈良道:“进去吧。”

      汉代儒家思࿥想影响还不是特别的深远,女子的地位也不像以后那样远远低于男子,更何况沈良在实际能力上要比张迎弱,所以张迎对沈良说话都是直来直往。

      此时,沈良正在仔细观看着屋顶的瓦片,唐砖汉瓦,这汉代的瓦真是名不䑔虚传......

      张迎的话突然就打断ﴪ了他。

      “进去吧!”

      뱏 “唉,好的,夫人请进。”

      张迎的话打断了沈良的思绪,他猛的偏过头来,答应了一声,两人前后脚进了屋。

      休息到黄昏临近,饭桌之上也稍微认识了一下张迎的父亲和他的妻妾,还有她的一个弟弟。沈良此时对这一家人知道的并不很腜多,吃饭的时候一直低头不语,这在张迎看来倒是暂时的表现正常了。

      吃过晚饭,小莲又跑过来了。

      叵“小姐,姑爷洗澡水烧好了,可以去沐浴了。”

      沈良看了张迎一眼,得到一알个肯定的回答

      “去吧!”㑥

      “好的,夫人。”

      ശ 沈良答应了,퍤跟着确小莲朝沐浴的房间走去。

      张家宅院不小,从张迎的房间到沐浴的地方,还是有一段路程的。路上闲聊,沈良才ꩄ知道,因正旦节日刚过,张家几个出嫁女儿决定都要腬回来一起热闹一番。

      “这期间,免不了要喝酒,酒喝高兴了也就免不了起舞了......”

      得到这一消息,沈良原有的性格趋使他忍不褰住多问了几句,他对自己要做的事都习惯性提前做好准备。

      “明天都有谁?”マ

      ......

      Ɓ“三个妹妹,一个弟弟......?都叫什么?”

      “呃......姑爷你都忘了?ၑ”

      䲦 ......

      “三个妹䨧夫都是干什么徿的?”

      “啊?!姑爷你失忆了吗?”

      “这样啊!”

      ......

      暮鼓敲响,宵禁๚开龿始了,千셿家万户都缩回自己的家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