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常用的直播平台

      观江小区。

      一小区楼开阔处。

      周围绿茵密布,绿化做得很好,让人一看飐就知道,这是处高档小区。

      一个穿✹着米白色连衣裙的女孩笔直的站在街道中央,沐浴在月光之中。

      她的双手持着一根墨绿色的笛子,正缓缓的吹着,笛音袅袅,空旷而幽远,笛音传得很远、很远。

      笛子的材质像是墨辣玉做成,在月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凌乱的青丝随风而动,精致的容颜沾染了灰尘,长裙之上的污垢与破败使得女孩浑身散发着一股沧桑感。

      但若仔细看去,却会发现,哪怕是被被灰尘掩盖了面容,也不难发现她不过十八而已묰。

      豜 她就那样安静的站立在月光之中,双眸微闭,忘情的吹着她那蕴含着她无限情绪的笛子。

      月光下的她,此时是那样的美丽,她身上的红尘烟火非但没有影响她的美感,反而完美的衬托出了她的孤寂、清幽之觑意……。

      …………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쥽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㸻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良久,一曲终罢。

      故事的开头总是뇉美好,而结局却总是曲中人散。

      杨婵那微闭的双眸睁开,那是一双黑白分明、纯净不染尘埃双眸。

      쩀 “如若世上真有天ᩂ堂,那么你们应该会很幸福吧!”

      “愿这笛音能够传达我对你们的思念,祝福你们一切安好。”

      膝 一曲终了后,杨婵对着天空的月亮诉说着自己的思念与祝福,她期望짐他们能够拴听到。

      今天本该是美好的一天,对于她来说。

      可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摧毁了。

      灾难中,所有的人都揔死了,她的爸爸、妈妈、哥哥、爷爷、奶奶、叔叔、伯伯都死了。

      唯独留下了她一个人。

      今天是她的生ᔥ日,可是只有她一个人。

      헐月亮在、她也ꂍ在,可是却唯独少了那些为她祝福亲人。

      ⓜ“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看着天空的月亮,杨婵的泪水早已止不住,瞬间流出。

      “嘀嗒……嘀嗒。”

      泪水滴落在了地上。

      往䀰事醎如风,吹起了那尘封的记忆。

      “小妹,下个月就是你的生日了,哥做主,春满园题你摆一閧卓쌿,到时咱们饮碉酒赏月,岂不快哉。”

      “春满园?老哥你竟然有私房钱,᛬不得了不得了。”

      “老哥一堂堂七尺男儿,几个小钱算什么,哥做主了,一切由我安排,你就安心的过生日就好了,到时还有个惊喜喔!”

      “嘻嘻ᠧ,谢谢老哥了,老哥威武ᾙ。”

      “哈哈,你这臭丫头……。”

      帠…………

      彸 “为什么看到她之后,我会有一丝丝的悸动?”

      看着那个清新脱俗的女孩儿,杨间心里有些诧异。

      在见到杨婵的刹那,杨间的心瞬间有些悸즒动,这让他有些莫名其妙。挄

      耻 不过,不管是可以引动他的人性,还是莫名引起갶他的悸动,都让杨间有些好奇。

      两人来到这已经一会儿了,可是两人都没有出声亦没有过去打招呼,只是隔着点距离,就那样默默的看着杨ᒲ婵。

      看着那个在月光中㻚凌乱的美丽女孩儿、看着她安静的吹着笛子棪、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她。

      赵凡也同杨间一样,看着她吹完一曲相思曲、听着她对月亮的祷告、看着她的落泪。

      初看到杨婵的时候,赵凡颇为绽诧异滶她的美,现在的他就是一个……鬼,黑夜对他来说没什么区别。

      赵凡发誓,即使是在他前世那个邪术横行的年代,他也从未见过如此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丽女孩。

      攽 尤其是她安静吹着笛子的时刻,会让人有种情不自禁想要呵护她的冲动。

      虽然赵凡现在算得上是只鬼了,但他变成鬼的时间也不长,陡然之间看到个如此美丽的女孩,也难免意外。

      不过,那只不过畘是对嫑美好事物的向往玩罢了。

      正在感慨之余的赵凡,突然看到杨婵的眼神扫向了这边,那是双纯净的美丽眼睛。

      ᖾ 那一刻,赵凡明显感觉杨婵在看到他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后那双原本纯净的眼睛,突然就变了。

      当纯明消失,剩下的就是无尽的黑暗了。

      以前赵凡不懂,但现在赵凡懂了。

      杨婵走了过来,不快㢝也不慢,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并且随着和赵凡的距离越来越近쟗,杨婵眼中的ꬨ黑暗也越来㡫越ffi重,充满了刻骨铭心的恨意。

      “到底是经历什么才能让一个不过十八岁的美丽女孩拥有这么强大的怨恨찍。” 隟

      看着正在靠近他的杨婵,赵凡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他从未见过拥有这样强大恨意的人。

      并且还是出现在趈一个正值青春年华、如花似玉的少女身上。

      赵凡并没有动,哪怕知픎道杨婵是冲着他来的,哪怕萃知道她是来杀自己的。

      赵凡知道她根本就不可能伤到自己,或者说这世Ꜿ间几乎没有什么能够伤到他珑。

      쨇除了……鬼。

      但杨婵显然不是鬼。

      …………

      回望现实的杨婵,偶然间的一撇,就看ㆴ到了써站在远处的赵凡两人。

      看到杨间的时候还没什么反应,可当看到赵凡之时,杨婵愣了一下。

      黑青色僵硬的死人头,漆黑空俯洞的眸子,一身老旧寿衣,尤其是ڷ看向赵凡时,对方给她的那种感觉,让她℮明圳白了赵凡到底是什么。

      • 随后,亲人、父母、哥哥等人惨死的画面一一浮现,她逐渐被仇恨控制住,瞬间失去了理智。

      此时,她唯一的信念就是杀死那个黑青色僵硬死人头的怪物,哪怕自己会……死。

      “近了……近了”

      ㋖当靠近赵凡的时候,杨婵使出全部的力气将手里的墨绿色笛㕸子当做武器打向了赵凡。

      可杨婵却发现,无往而不利的笛子긋竟然没有奏效,只是让这个怪物微微的动了一下就没有然后了。

      但她没有放弃,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

      “껓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报仇、报仇……我要报仇。”

      딩“老哥、爸爸、妈妈……鑤。”

      杨婵一边疯狂的打着赵凡,一边大声的嘶吼。

      后来发现笛子奈何不了赵凡,直接丢掉她心爱的笛子,随后直接졯扑倒赵凡身上如同野兽一般手口脚并用的疯狂撕咬起来。

      一副要把赵凡撕成碎片架势,可惜始终不能如愿。

      当用完最后一丝力气后,杨婵怀着刻骨铭心的仇恨昏死了过去。

      멬…………

      “你为什么不还手?”随着杨婵的昏死过去,杨间面无表情的问道。

      在他认识的驭鬼者ᔇ中包括他自己在内,뼣要是有个陌生的人想要杀死自己。

      毚 别说已经在动手了,就是还꣦没动手就会被解决,只是因섥为对方露出了自己的杀心。

      驭鬼者每时每刻都在忍受着厉鬼复苏的折磨,寿命短暂,大多都是些精神不正常的人。

      虽然说有些驭鬼者的心胸很伟׊大,但也没到赵凡这地步。

      任由对方对自己喊打喊杀,쮬而丝毫不作为,反而默默忍ﴶ受,这是圣人吗?

      탴这种人,杨间没有见过,别说驭鬼者了,就算是正郄常人都没见过。

      但今天杨间见到了,他就是赵凡。

      所以杨间忍不住问了出来,他想知道为什么,ℐ莫非赵凡是个圣人?

      “为什么?”赵凡叹息道:“或许是我还没有习惯吧!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赵凡明白,杨婵那㔕股刻骨铭心的恨意,真正意义上恨的楬不是他,而是那个发起这场灾难的那个源头鬼,也就是现在他所附身的鬼。

      궪是源头鬼造成这场灾难,是它让这个女芑孩儿的家庭破碎,所以她恨的是……鬼。

      而当那个女孩真正想要杀他的时候,赵凡想过直䟠接动手的솥,可᮶是就在那一刻,他闹海瞬间똩闪过她默默思念祝福家人伤心落见泪的画面。

      闪过大昌市无数的人间惨剧,尸山血海……。

      于是,赵凡沉默了。

      …………

      想죄清楚后的赵凡,直接对着杨间说道:“大昌市这次灾难导致多少人家破人亡,而她也不耰过是无数灾难中的一员,也是个可怜蚖人。

      而我呢?虽然这场灾难不是我做的,但终归跟我有些因果啊ꐪ!”

      听➗到赵凡的声音后,杨间沉默了。

      他大概知道赵凡所说的因果是䬱什么,无非就是那只鬼是从他的肚子里跑뎤出来的。

      可那是能够自己控制的吗?在杨间的心里,这件事䗚赵凡根本就不需要有任何的责任感。

      “那种事不ᘜ是你能够自己控制的,问心无愧就可以了。”

      ۚ 听着杨间的安慰,赵凡知道杨间说的是什么,饿死鬼就是在周正体内复苏,最后从周正的肚子里跑出来,随后引发了⠄这场灾숦难。

      不过杨间想的跟自己想的不一样,但赵凡也没有说破。

      他现在只是想尽快了结这场因果,尤其是在经历杨婵的事情后,这种心更强了。

      这是种冥冥之中的感觉食,他必须去做,否则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