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偷拍尿尿

      嘉定伯,周奎,人送外号京城铁公鸡,从来只有进账没截有出账。

      不过ᮮ人虽然比较抠,但周陈两家的关系却很好。 Ꙭ

      毕竟ᮀ他的父亲,也有这种毛病,两人算是臭味相投了。

      伯府管家隔挺老远就迎了出෿来,一张老脸堆满了笑容。

      “侯爷軱,我家老爷已经在等您了。”

      녶踊陈文远淡淡嗯了꼊一声,便领着陈河去了迎客厅。

      初次见面,周奎闒满面红光的拍拍풧陈河的肩걗膀。

      糜“小河这孩順子一晃都这么大了,真是一表᚝人才啊。”

      “小侄见过周伯伯。” 戌

      햚陈河客气的施了一礼,看得堯周奎暗自点头。

      这小子真是变化不少。

      众人回到客厅,閰周奎神秘兮䘟兮的拿出一副卷轴徐徐展开。

      “老陈,你给我看看,这副临摹《兰亭阁序》值多少钱?”

      Ҧ

      陈文远带兵打仗不行,但论掌眼那可是一等一的高ᆱ手。

      搭眼一㾕瞧便摇头说不值钱,周奎愁眉苦脸的收䛐起卷轴,坐在椅子上叹气。

      晩陈河不解,这个嘉定伯据他所知쨇家里可是有不少钱啊。

      怎么会愁眉不展。

      “周兄,我记꺚得你家上ᆗ个月刚赚了四万两,没必要这么犯愁吧。”

      延“还不是捐献闹的,我也不瞒你,勋贵们已经商量好了,国公捐二百两,侯爵捐一百两,伯爵捐五十两。”

      “捐一百两也太多了”陈文远脸上的笑容也没了。

      “谁说不是,我一个伯爵탯居然要쮖捐五十两,你说这不是与民夺利么。

      רּ这些年我辛辛苦苦,总共才=攒了九万两银子。

      这一下蔗居然要捐出去五十两,这秸得买多少猪肉啊。”

      陈河坐在一边,见他俩互诉衷肠,黑着脸走出了客厅。

      独自一人来到花园转转,都是家产万贯的大财主岪,装的却连个乞丐都不如。

      堂堂国公,竟然就捐二百两银子,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路过二层阁楼时,上面隐隐有着说话声传来。

      “娘娘,您身懺子赢弱,莫要和伯爷生闷气了。”

      “喜鹊,你不懂,ⷾ这次筹饷,䬽本宫实在是没办法了。

      本指望爹爹能和那些ﳓ勋贵,看在大明江山千疮百孔的份上,拿出一部分赈济百姓。

      可他们………

       娕咳咳

      陈河站在阁楼下默然不语。

      小丫鬟很着急。

      “嶝娘娘,您没事吧。”

      过了许久,周皇后的声音再次传来。

      挗“可爹爹连五十两银子都不愿意拿,实在太粻让本宫失望了。”

      “娘娘,您不是给了伯爷两万两银子和几副字画让他带头捐吗?”

      掖 눎 “捐?”

      周皇后又咳嗽了几声,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幽怨。

      “爹爹说了,看쉥在他是国丈的份上,最多捐三千,再逼他干脆就不捐了。”

      “呀,뤔伯爷怎么能这么做?”

      鎪 小丫鬟ꄺ惊呼出声캖。

      周皇后极为疲惫,“好了,鹊儿,你先出去吧,我先睡会,一会还要去劝说那些勋贵,少不了要看人家的脸色。”

      “知道了,娘娘。”随后门打开,喜鹊怏怏不乐的走出来。

      见陈河站在下面,吓了一跳,四处瞅瞅,这才如受惊的小兔子一般来到陈河面前。

      “公子,你怎么在这里?”

      陈河微微一笑,“跟家父过来串串门,不ᩔ要告诉娘娘,说我来过了。”

      喜鹊似懂非懂的点点小脑袋,嗯了一声。

      瞧她手里拿着一삵本西厢记,陈河有些好奇。

      “你们娘娘爱看这个?”

      将西厢记收好,小喜鹊非常气愤,小脸红扑扑的。

      펪 娘娘平日里极为节俭,很少有爱好的东西,这本西厢⇗记还是在她生辰的时候,

      夦 唯一听过的一次戏,从那以后再也没听过。

      有时候想听了,也只是翻开西厢记看看。

      听着犦小喜鹊在那说着,陈河陷入了沉思。

      西厢记他倒是没听说过,但既然周皇后愿意听,他倒是不介意送一本。

      禄 也算报ቛ答了他上一次对自己的救命之恩。

      想到这里,陈河微微犹豫了一下,拿出一张小鸡啄米图,交给喜鹊。

      这是我画的百鸟朝凤图,将它交给娘娘,等到筹饷那天,自然会有人购买。

      不过不要告诉她是我送的。

      将图交给喜鹊,陈河转身离开了阁楼。

      ⲧ然而

      他不知道的是一双躲在角藜落里的眼ᖚ睛,正盯着他。

      앺待他走了걤,这才慢悠悠的朝着喜鹊走去。

      “见过夫人。”

      小喜鹊怯怯的福了一礼,洊将那副画藏在了背后。

      丁氏不屑的笑垄了笑,“拿出来吧,我倒要看看,陈河那混帐,送了一副什么值钱的东西给我女儿。”븮

      这……

      “拿来吧。”

      丁氏一把将画作抢过来,然后兴奋的打开卷轴。

      嗯?

      这是什么玩意?

      两只歪歪ಕ扭扭的小鸡崽좶,扇着翅膀,叼着地上的米粒。

      앝 “百鸟朝凤图?”

      丁氏大失所望,她汥还以为陈河那小子裖送了什么值钱的宝贝,结果就拿这破玩意糊弄人。

      룘 翟哼。壷

      ʘ扔掉转轴,丁氏转身走了,望着她的背影,喜鹊팩悄悄的捡起画作上了荠楼。

      她要给娘娘看看,这是哪位名家的画作。

      话说那边,陈河回到前厅两人已经喝上了。

      一盘咸菜,半坛酒鲱,二人喝的醉气熏熏。

      离开伯府,陈河独自去了一家叫做雅轩阁的地方。

      “峰告诉你们老板,就按照这个样뒈式给我做。”

      在伙计羡慕的眼神中,陈河消失在了街口。

      日子转眼就来到了献礼的日子。

      状 这一天,前门大街上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头。

      一眼望去仿佛黑色的海洋,看不到尽头。

      陈氏父子坐在马车上,等了半天也没见动弹地方,只好走下马车朝人群里挤出。

      足足半柱香的功夫,两人才从人潮里挤出来。

      抬眼一看,内城到了,在有半个时辰他们就能到㿤达此行的目的地———西苑。蓃

      ʡ“河儿,你献给陛下的礼㉰物是什么啊?”

      陈文远盯着他手上的礼盒,眼中带着一丝忐忑。

      礼盒外面扎着红布丝绸,上面⼮绑着黄色丝带,从外面看倒是不错。

      而且뮭他刚才试了一下,非常沉重,估计是极为贵重之物。

      “唉鴚,花就花吧,万一陛下高兴了,兴许能赏个一官半职也说不定” 뻏

      陈文远暗暗的想着。

      陈唻河放下礼盒,擦了擦汗,并没未透露是什么礼物。

      这次筹饷献礼,他花了不少心思给朱由检准备礼物。

      保证这是所瑵有人当中最重的礼。

      譙不过䇟,给周皇后的礼要轻许多,毕竟时嫺间过于仓促,⁕

      他的礼物还没有送来,想来应该快到了。

      “你是陈河?”一个诧异的声音远处传来。

      ᷬ 听其语气似乎两人认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