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乙女由依全部车牌号

      山岩关安静釞了好几天,在经历了连续两次大战后,草原敌军完全没有획了再进攻山岩关的意图,密䳨切关注敌佁营动캲态的斥候还带回쇽来了一个消息。

      草原大营먏中的鹰旗撤下了。

      鹰旗撤下,意味着科隆索部退去了。

      三王子毕竟是第一次出征,无论是古特力有意放权还是三王子的确欠缺战争经验,但对山岩关发动的两次攻城已成定局。

      ᒼ 乔左米和兰山帕战死,数万草原士兵伤亡,而这些伤ᾉ亡的士兵中大部分还是来自科隆索部。

      三王子带上战场的战力基本已经消耗殆尽,连左臂右膀都被斩断了,继㷰续留下来似乎也没什么意义了。

      而对三王子来说,此ၭ时䯺他麨能做的就嚎是把兰山帕的尸体带回科隆索部,按科隆索部的族例安葬。

      草原此番出征山岩关的军队已经剩余不足一半,古特力要怎么继续剩下的⁏战争,三王子是不想理,他也理不了。

      但烽火台和北燕关的战争,却是还未开始。

      在历年的战争中,北燕关和烽火台都是打得最激烈的。

      草原的军队在驻扎下来后,往往只是稍作调整,就会对탍伏国发动一波接一波的攻势,但今年,草原人的表现对伏国所有将领来说,的确是太奇怪了。 㥉

      草原人派来进攻伏国的军队接近四十万人数,这个数字曾一度把伏国带入紧张的备战中。

      张傲马不停蹄连夜赶往北燕关,郑未缺则权衡利弊尽最大可໢能点兵增援。

      但反常的草原人却洒了伏国将领一头的雾水。

      而往年一般都等北燕关和烽火台战争打响后,才对山岩关䠝发动进攻的草原部队却是一改往年g风格,釯直接用最简单澶粗暴的方式在短短几天中连续对山岩关发动了两次大战。

      事出反常必有妖,但这到底是只什么妖,还真没人猜出来,因为草原人一丝苗头都没露出来。

      ………………

      ………………

      ㄰ :“将军,都已经大半个月了,”区瓦尔对座上的火烈说道:“我们Њ还䩉继续这样耗下去吗?”

      因为有众多的草原将领在,所以区瓦尔还是规规矩矩的称火烈为将军。

      :“是啊将军,”一名将领对火烈说道:“如果再这样耗下去,恐怕会惹出很多闲言闲语的。”

      :“打吧……𢡊”火烈叹了口气,出言说道:“区瓦尔,你抽调五个军团,带三万先锋军去烽火台外邀战,留下两个军团压阵。”

      쐳 :“将军,那我们蜎是?”区瓦尔对火烈问道,现在是非常时期,火烈是什么意图,他必须问清楚。

      :“邀战,”火烈说道:“如果对方出来,就摆开阵势杀一场。”

      :“将军,”其中一名将领对火烈问道:“楚江河可是出名的老狐狸,他可不一定会迎战。”

      :“对啊,”另外一名将领ꭽ说道:“如果他不出来,那我们是按往年的惯例强攻吗?”

      :“他不出来,你们就一直骂到他出来,ᖲ”火烈显得有些不耐烦,对众将领说道:“今年我们不攻城。”

      :“是……”

      众将领见火烈有些暴躁,也不敢再多问,连忙遵命,各自去整合部队了。

      区瓦尔有意落后些许,尽管他是火烈妻弟的身份根本不是什么秘密,但有些表面功夫还是需要做得合理,至少别落人口舌。

      :“大哥,你也别烦忧了,”区瓦尔对火烈说道:“很多事情我们决定不了,只能按照族内的意思,见一步走一步了。”

      :“我知道,”火烈对区瓦尔嘱咐道:“一会你领兵出战,放他们随意打一场就行了,你︔就别上去了,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有什么阴谋。”

      :“大哥,您是说?”区瓦尔问道。

      :“山岩关㑬的事,不可不防,”火烈对区瓦尔说道:“鬼知道楚江䟙河会不会给我们上演同一出戏。”

      羍:“不至于吧?”区瓦尔说道:“我看山岩关的战报根本就是夸大其词,无非就是为他们的惨败找理由而已。”

      :“你不用去猜测这些,乔左米和兰山帕的死ﺋ已经是事实,”火烈对区瓦尔说道ȕ:“还有就是,你可别忘了,山岩关做主的可是古特力。”

      :“大砩哥,依你这么说,三王子是被古特力推上去试刀了闔?”区瓦尔很快就反应过来,毕竟他跟在火烈身边多年,对于火烈,区瓦핧尔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行了,多的不说堳了,”火烈对区瓦尔说道:“你带人上去,骂十分打三分,差不多就撤回来。”걇

      :“我知道怎么做了,大哥。”区瓦尔对火烈点点头,转身走出火烈的营帐。

      而就在火烈准备对烽火台出兵的时候,阿鲁木겼的军队也正在点兵。

      数万人的军队集结在䁤一起,意图已经非常明显,他们也打算对北燕关出手了。咫

      ߳:“叔叔,ꒆ按您对张傲的了解,他会对我军发动斩首任务吗?”泰斯坦一身虎头盔甲,对站在营帐前远远望着北燕关的阿鲁木问道騍。

      虎,百兽之王,乌察勒富那部正是以老虎作为本族的图腾。

      믙:“你若担心,可以不去。”阿鲁木语气非常冷淡。

      :“叔叔说笑了,”泰斯坦说道:“身为我族勇士,何惧战斗。”

      :“那就去吧,”阿鲁木对뤩泰斯坦说道:“好好表现,你父넾亲正在远方看着北燕关。”

      听到阿鲁木的话,泰斯塔眉头轻轻皱了一下,但很快又松开,他完全听出来了,阿鲁木话中有话。

      :“无ᙫ非就是父亲派我来稍作提醒而已,搞得我好像抢了你的帅位一样。”

      虽然心中尽是不满,但泰斯坦依然表现的中规中矩,出言对阿右鲁木问道:“叔叔,对即将到来的战斗,您还有什么安排吗?”

      :“我╲没什么安排,你是这一战的主将,随机应变ᆤ就是,”阿鲁木对泰斯坦说道:“随你出战的全是经验丰富的将领,若有决定不下,ឮ可与他们多做商议。”

      :“我陸知道了,”泰斯檍塔对阿鲁木说道:“叔叔请放心,我一定不会损了我族威风。”

      点点头,稃阿鲁木没再说话。

      看着泰斯貂坦离开的身影,一直守在阿鲁木身边ᐄ的一名副将对阿鲁木说道:“将军,您心中的事,还没想清吗?”

      布尔哈丹.多来格米图,来自草原二级势力布尔哈丹실部,多来ঘ格米图是阿鲁木为数不多的可以完全信任的人。

      :“已经不是我想不想清的问题了,”阿鲁木对多来格米图说道:“我们与祖辈的意志,或许㴙已背道而驰了。”

      :“将军,泰斯坦少族长此次出战,你如何看待?”多来格米图很快就将话题转移,因为他知道,再问下去已经没有意义。

      :“大败而归。”阿鲁木沉声说道。

      镚 :“少族长毕竟是第一次出战,所有的败绩都是情有可原的。”多来格米图说道。

      :“我们与张家父子交战多年,吃过的亏还不够多吗?”阿鲁木语气带着些讥讽,出言说道:“可笑他泰斯坦还担心张傲会对他进行斩首。”

      :“是啊쯳,”多来格米图对阿鲁木说道:“如果张傲真的有心留下少族长,婃就凭先锋军的这几万人,恐怕还真阻挡不了。”

      作为多年的老对手,阿鲁木和多来格米图对伏国ા的兵力配置也是做足了功课,特别是这十数年来乌察勒富那部逐渐争得进攻北燕关的话좚语权后,这份了解就更是深之又深了。

      没错,伏国的极端战力虽然不强,重骑兵团也只有五个,但对草原人来说,有张ܺ傲坐镇的北燕关绝对是最危险的地方。

      :“放心吧,”阿鲁木出言说道:“泰斯坦毕竟是第一次出现在战场,张傲如果不能컧确定泰斯坦的身份,他不会兵出险招的。

      :“毕竟我们可是带来了二十万人。”多来格米图说道。

      渨:“二十万人,呵⁶呵……”阿鲁木笑了笑,转身走回自己的营帐里。

      乌察勒富稜那部这些年扩张的真是太快了,草原八部议会成立后,几乎픢就灭绝了草原的内乱,当部族之间发生争端无法解决的时候,八部议会就会适当的插手,解决纷争。

      톿 ꏵ 阿鲁木是有些想不明白,在这十数年来,本已定型的草原势力,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大小部族转投在乌ᡛ察勒富那部的虎旗下。

      而这其中就包括了一些历来保持中立,只听命于큻八部议会的숢部族,还有一些本就与其他八部有着藕断关系的。

      羟㲆乌察ό勒富那部吸纳的这些部族中,还不乏一些颇有实力的二级部族。

      :“大哥啊㧜大哥,你的底气到底从何而来?”阿鲁木嘴巴微张,自言自语道:“你要下的这步棋,真的想好了吗?”

      阿鲁木轻轻摇摇头,走到案前坐了下来。

      :“或许我真的该好好想想了,”阿鲁木低着声音自ㅔ语道:“如果这些事情真的发生了,我的选择又该是什么。”

      㵐风又起䭦了,北燕关和烽火台的守军似乎都闻到了这风中夹带着的血腥味。

      这些血腥味,是历年战争中死在战场上的将士留下的。얬

      䧜 这些血腥味,已经彻底渗入要塞外的土地里。

      没人知道战争还会继续多少年,因为这碾已经是一种习惯。

      这种习惯覆灭了人们的幻ᙋ想,让他们极少会想到,如鵛果没有战争ꮙ,⯹那又该撸是一个什么景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