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停电 不要了 太深了

      第72章维生素泡腾片

      尖沙咀医院,三楼的手术室门口。

      苍白色的灯光下,may的脸庞带着无比苍白,空气中弥漫着医院特有的那股消毒水的味道,目光时不时的看向不远处的手术室,从脸上的表情看,may的情况还算稳定。

      至少相比较走廊上坐立不安,神色凝重的傻强,may显然镇定的多。

      但从她苍白的脸色,能明显看出她的心情并没有表面上看的那么平静。

      医院的救护车是奶茶店老板喊来的,他也没想到刚才还那么猛的陈长青,怎么下一秒就歇菜了。

      而在陈长青晕倒后,他第一时间联系到了百乐游戏城的员工。

      也是在这个时候,傻强他们才知道陈长青居然在门外被人追杀。

      因为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手足无措的傻强下意识想要抱着陈长青去医院,好在百乐游戏城的阿志比较冷静。

      他先是打电话叫了救护车,然后就是联系may和陈长青的家人。

      毕竟关于陈长青和倪家的事情。

      百乐游戏城知道的不多,他们只是普通人而不是社团的人。

      事实上,哪怕是现阶段三合会的内部人员,大多数人还是不知道陈长青和倪家的关系。

      而接到电话后的may?

      她整个人就好像疯了一样。

      在陈长青突然挂掉电话的时候,may心中就涌现出一阵不祥的预感。

      但她没想到预感成真,陈长青真的在半路上出事了。

      一路上连闯了好几个红灯,may几乎和救护车同一时间抵达的医院。

      而看着满身是血的陈长青,may感觉天都快塌了,而就在眼眶的泪水即将要涌出的时候,may硬生生的忍住。

      她不能哭,作为陈长青唯一的亲属,在这个时候她必须要表现的比所有人都坚强。

      从急救室到家属签字,最后到送进手术室,不同于以往那个需要依靠别人的小女人,may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有如此雷厉风行的一面,但随着陈长青被送进手术室……

      仿佛抽走了一身的力气,身心俱惫的may瘫坐在椅子上。

      她的目光时不时看向不远处的手术室,内心焦急不安的她,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手指已经捏的苍白。

      “哒哒哒!”

      皮鞋敲打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

      刚出电梯门,倪永孝就一路小跑的冲了过来,外套不知道被扔到了什么地方,头发也因为跑步而变得凌乱,而在那副金丝眼镜下的双眸,则闪烁着焦急:

      “阿仁在哪?”

      看着眼前的倪永孝。

      刹那间,泪水从may的眼眶中涌出,她抹着泪,一脸无助的模样:

      “阿孝,阿仁他满身血,我现在好怕。”

      may的本质就是一个小女人。

      她喜欢陈长青,将陈长青视为自己的唯一。

      而在陈长青倒下的那一刻,对于may而言这不亚于天塌了。

      之所以硬撑到现在,是因为may知道自己必须要硬撑着,作为陈长青的女朋友,她是唯一一个有资格签字的。

      为了不让自己倒下,短短数秒的时间里,may为自己打造了一副坚硬的外壳。

      而陈长青真正家人赶到的那一刻?

      may撑不住了,大滴大滴的泪水从眼眶涌出。

      “别担心,阿仁会没事的。”

      看着泣不成声的may,倪永孝连忙安慰道。

      而看着不远处的三叔,他眼里闪过一抹思索,随即开口道:

      “三叔,麻烦你帮我买两瓶水过来。”

      三叔点了点头,他性格本就沉默寡言,遇到这种事情就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不远处的阿志眼里闪过一抹迟疑。

      他想了想,随即站了出来:“三叔,还是我去吧。”

      三叔扭头看向倪永孝,而看着倪永孝摇头的动作,三叔冷冷的回了句:

      “不用。”

      三叔离开,而在进电梯的时候。

      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两个警察,他不由眉头一皱。

      不过想了想,三叔并没有理会。

      而在手术室外的走廊,倪永孝深吸了一口气。

      他看着旁边亮着红灯的手术室,推了推金丝眼镜,神色虽然紧张,但语气却逐渐平静了下来:

      “不好意思,路上耽搁了一会,阿仁现在在里面吧?”

      may没回答,她只是不断的抹着泪:

      “阿孝,我现在好怕,我特别怕阿仁他……”

      后面的话may没说,俏丽的面庞苍白无力,眼神更是闪烁着恐惧。

      这让倪永孝心里很难受,但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能安慰的拍着may的后背。

      而就在这个时候,两名穿着巡警衣服的警察走了过来。

      看着不远处的may,其中一名警察眼前一亮,他正准备冲过去,但却被旁边的那个警察一把拦住。

      狠狠的等了对方一眼,这名看起来年长一些的警长深吸了一口气。

      他神色中带着纠结,但最终还是走了过去:

      “你好,萧欣岚小姐,我是尖沙咀巡警,鉴于你刚才在行驶的过程中高速……”

      发生这种事情,谁也不想看到。

      警察明白may(本名萧欣岚)这么做的理由,但香江是法治社会。

      最近这段时间抓得比较严,他们这些巡警也没办法。

      但还没等巡警将话说完,他看到了一双眼睛。

      金丝眼镜,双眸冷漠,那感觉就好像一条阴冷的毒蛇,强烈的危机感让警察身体不由僵住,那冷漠眼神中闪烁着的杀意,硬是让他一句话都不敢说。

      大脑一片空白,红润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看着眼前这两名巡警,心情烦躁的倪永孝只说了一个字——

      “滚!”

      声音不大,却好似惊雷!

      顾不上那么多,两名警察慌乱的向外跑去,惊慌失措的模样,仿佛这里面藏着一头恶魔。

      而随着两名巡警离开,倪永孝眼神中的阴冷散去,他脸上挤出一抹笑容,轻轻的拍着may的后背:“别怕,放心好了,阿仁会没事的。”

      may擦着眼泪,哭到抽泣的她,语气哽咽:

      “可是,可是,他刚才还说晚上一起去吃饭,怎么人现在就……哇~”

      虽然may知道这件事情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但如果自己当时没给陈长青打电话,如果两人没约好今晚一起吃饭,那今天的事情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其实may不用自责的,但她爱陈长青爱的太深。

      就坐在旁边的倪永孝沉默,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只能安慰道:“别担心,我已经请了香江最好的医生,而且算命的都说了阿仁不是短命人,他不会出事的。”

      may捂着脸,涌出的泪水顺着她的指缝流出:

      “可他流了好多血,好多血啊。”

      “我知道,但你要想现在医疗那么发达,一定会把阿仁救回来的。”

      “可是,可是,他伤的好重,我现在特别担心……”

      “放心好了,阿仁是不会有事的。”

      走廊中间的电梯门再次被打开,沉默寡言的三叔走了过来,将两瓶水递了过去:

      “阿孝,你要的水。”

      “嗯。”

      倪永孝点点头,他接过一瓶水,从口袋里拿出一粒白色药片。

      随着药片放入,大量的气泡涌出,药片里的药物成分很快就和矿泉水融为一体。

      倪永孝将瓶子递给旁边的may,拍了拍对方的后背,语气柔和的安慰道:“维生素泡腾片,你现在的状态很不稳定,我想阿仁醒过来的时候,一定也不希望看到你憔悴的样子。”

      may点了点头,她接过瓶子喝了两口。

      四百毫升的矿泉水,差不多喝到五分之一的时候,手术室的灯由红色变成绿色。

      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摘下口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扭头对门口的这几位喊道:

      “谁是陈长青的家属,过来一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