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老司机你懂得

      “这话奴婢也是听说的,二小姐听了心里有个数就行了,可千万不能在老爷夫人面前提起……”纸鸢又补了一刀,我强忍着不耐烦点点头,期待她的下文……

      纸鸢这才开口,“那事儿之后,五舅爷私下和大夫人提点,要纳二小姐为妾,大夫人竟然同意了,老爷拦不住大夫人,闹到太师那儿去了,结果五舅爷被太师给打了!”

      “你等等,这堂堂太师怎么还动手打人了呢?更何况,这小儿子不是最受宠的吗?”我真的有些不理解。

      “太师本是习武之人,他那五个儿子除了五舅爷,其他都是个顶个的将才,各个都厉害着呢,太师也是个暴脾气……您看,又打断奴婢了,二小姐您到底还听是不听?”纸鸢有些气恼,我赶紧哄她,“好了好了快说你的吧……”

      “五舅爷被打了,很是憋屈,五舅爷长这么大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可那是他的父亲大人,他也奈何不得,所以把气儿就都撒在大夫人身上了……结果大夫人和老爷就闹了起来……”

      “不会吧纸鸢,爹爹怎么敢和大夫人闹呢?还去太师那儿告状,爹爹胆子有这么大?”我真的被搞晕了,有点不相信纸鸢说的话,老爷子有这么不知轻重的吗?

      “所以说,老爷私下里是很疼二小姐您的……”纸鸢补充了一句。

      “疼我?哼,疼我就把我许给太尉那傻儿子吗?”我有些不信。

      “二小姐,您可是也傻了吗?太尉那傻儿子是不堪大用,但好歹嫁过去做什么说什么都由着二小姐呢……要是许给五舅爷,那不是把您往火坑里推吗?且不说其他,光是五舅爷那妻妾们就多到数不过来!还不算身边伺候的婢女,还有外面的……额……哎呀,奴婢和您说这些干吗呀?”纸鸢说到这里脸颊变得绯红,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感觉自己刚出虎穴又掉入了狼窝……让我欣慰的是老爷子在这事儿上还是没彻底糊涂,私下里还是疼二小姐的……这么说来,昨天那事儿,我是不是该原谅他了呢?

      “二小姐,奴婢为什么不想让您管这闲事儿?就是担心万一舅爷再见到了您,动了什么念,那不就是真的要……哎呀!奴婢就是觉着,您要能嫁给秦世子,还真的比待在咱们府里强多了!”

      哈!嫁人?嫁给谁?怎么我一来这里,首先要解决这么个问题?好心烦啊,再看看二小姐的这些个备用姑爷们,一个个儿的这都什么货色呀……对了……他,我怎么想到他了呢?想到一个不明来路的劫匪?……我这资源真够匮乏的呀!

      但是我不能骗自己,一想到这个人……那俊美的脸庞好像就在我眼前!好诱人呀……不会吧?我居然这么好色?不不不,我可不是看脸的人,我还没那么肤浅!……对对对,我看中的是他的内在!内在~我救了他,他也那么贴心地送我回来~足以说明他能知恩图报!所以,他绝对是个绅士!……而且他虽然劫持了我,但也是无奈的呀,毕竟活命要紧啊!求生有错吗?当然没错!……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帮他洗脱了罪名!……唉,可人家连个姓名儿都没留下~我是不是有点……那又怎么样?我给你取一个名字不就行了?……嗯……叫你什么呢?我断定你是摩羯座……那……就叫你……摩羯君吧!对!摩羯君!这个名字好!不光好听,还霸气!

      我就这么任由自己遐想,脸上居然带出了一丝笑意……

      “二小姐,您这是……怎么脸都红了?……”纸鸢看着我,脸色突然变得明朗起来,“二小姐,您是同意了?那……真的是太好了!奴婢以后也不用在这古府看别人脸色了!”

      “我同意什么了?”这丫头,一下子打断了我对摩羯君的幻想!我没再和她说话,自顾自地走开了。

      “感情这半天奴婢和您白说了呀!”纸鸢还没有反应过来,站在原地喊了一嗓子!

      我突然想到了弼马温,立刻停下脚步说,“纸鸢,你回去拿些跌打损伤的药过来,我先去看看弼马温……”

      “什么弼马温……二小姐您这满脑子都是些什么呀?……脑子会不会又……二小姐……奴婢奴婢该……”纸鸢急了,话音里明显带着哭腔……

      “别闹~快去,那小厮被打成那样你没看见?快去拿东西!”我再次提醒纸鸢,纸鸢疑惑的眼神看看我,收起了哭丧的脸,这才离开……

      我也快步向着马厩旁边的小屋走过去……

      一进门,我还没有走到弼马温的旁边,他便挣扎着起身想要给我行礼,“二……二小姐,……刚才的事情多谢二小姐了……”

      我看他要起身,赶忙过去压住他的肩膀,“别动!你身上有伤……快躺下……”

      于是,他不好意思地躺了下来,吞吞吐吐地说,“二……二小姐,您还是离开吧……这里是下人的房间……二小姐不便久留……”

      “你别说了,咱们都一样……我先帮你清洗伤口,再不处理会感染的……”我说着便动手开始找水和毛巾。

      “二小姐使不得!您……”弼马温依旧坚持,但我又打断了他。

      “刚在内堂听到你和别人说,昨晚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脑袋疼……你为什么不说实话?”我直入主题,之所以又返回来,我觉得这弼马温不是什么势利小人,或许昨晚我也误会他了,可我还是想听听他怎么说。

      我一边和他说话,一边帮他清洗伤口……他没再抗拒,看我的眼神也别别扭扭。

      “二小姐是个温和善良的人,如果不是遇上了天大的难事儿,二小姐绝不会做出昨晚那种事,小的心里清楚……”他的语气也很和气,和昨晚判若两人。

      “你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对吗?你就不好奇?不想知道出了什么事儿?”我又问他。

      “后来的事儿小的也听说了一些……可是……至于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如果二小姐不说,小的肯定不问……还有,小的打小就和这些马儿在一起,对马儿是有感情的……二小姐昨晚对它们的态度……小的的确有些生气,还望二小姐恕罪!”

      弼马温如此坦诚地和我说了这么多,说实话,我一下子对他肃然起敬起来,这么尽忠职守的员工哪个老板不喜欢?最难能可贵的是,他有自己的判断,并没有随着别人一起传闲话……于是,我对他也有了更多的信任。

      我这才发现,我一个有晕血症的病人,居然帮别人清洗完了伤口!而且是这么血呼啦擦的伤口!在惊讶之余,我刚才也说过了,我不是个肤浅的人,我是会思考的……此时,虽然年纪不大的我,对生命又有了深层的感悟!那些三高是吃出来的,那些心理疾病是闲出来的!哈,上帝耶稣真主阿拉!我是不是很有才?……唉,孤独的我,也只能和神对话了!

      我正在与神对话的时候,纸鸢拿着医护箱走进了小屋……这箱子是我们西院儿的常备之物,为西院儿立下过不少汗马功劳!这一点,被盘得油光锃亮的手柄足以说明!

      “纸鸢,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仔细这点儿,虽然伤口不深,但是破损的地方太多了……”我边擦着手,边交代事情。

      纸鸢似乎不太高兴,撅了个嘴这才说,“哼……也不知道你这小厮哪儿来的福气,二小姐都没这么伺候过莲夫人……”

      “纸鸢!……”我给她使了个颜色,示意她闭嘴。

      弼马温听了纸鸢这话,看了看纸鸢,又看了看我,“小的长这么大……也……也是头一回遇上,遇上对小的这么好的人……”他的眼睛里含着泪水,激动地说,“二小姐若以后需要小的效力,小的肝脑涂地也会报答二小姐!”

      “弼马……”我差点把“弼马温”三个字说出来!赶紧止住了,“你别误会啊,我就是举手之劳,我可没想着要你感激我,还有,别动不动什么肝脑涂地,把命拿出来给别人……你的命只属于你自己!爹妈生你一回不容易,记住了,你的命很值钱!”

      我发自肺腑地脱口而出,情深之处唾沫星子四处飞溅……正对自己口语表达能力得到提升沾沾自喜之时,却发现弼马温和纸鸢听得一脸懵逼,两个人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