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猫咪是什么app播放器app

      半夜时分的剧组拍摄现场,还是如那般没콎什么人,依然是一片空空荡荡萧条寂寞的景象。ꐬ

      此时此刻,月黑风高云广星稀,到处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一片,真是一个杀人放火,打家劫舍,为非作歹的好日子!

      四肢俱ᵙ断的编剧在一个无人问津的阴暗角落,被一匹雪白色的赤兔马凶残的痛殴,暴打,践踏!许久之后,编翳剧被打的遍体鳞伤,苟延残喘,眼看就要去那西天极乐世界了!可是作为一个普通的编剧,娱乐业的最底层,其抗击打能力那是相当的强,如同不死的小强一样,不是说想打死就能打死的!

      编剧:“哎呀!红大爷别打了,再打我就真的死了!”

      赤兔马红大爷:“小子你的胆子真肥,竟然敢如此不守诺言,违背䵳我的要求,胆敢把胡梅儿拍ǎ的如此这般的随意龌龊~不但样子拍的那么丑陋,智商上还弄的那么不堪弱智!既然你不想好好活着,我今天就立刻成全你,看我马上不打死你!”

      编剧:“剧组里的人那么多,没有䗄帮您完成心愿的人多了……尤其是导演!为ޝ什么总往死里欺负我一个人?却不去找他麻烦?”᭤

      赤兔马红大爷:“导演不太熟,你我这么熟,所以只能拿你解气!”玢

      编剧:“我向来都是箟红大爷您门下走狗,天天都对您唯命是从!뺺你不时常照顾小弟一下,反而处处落井下石,不符人之常情吧?”

      赤兔马红大爷:“打是亲骂是爱,我这是对你的爱!正所谓打在你身,痛在我心!”

      编剧:“可是教训小弟롾也应该适可而止,不能每次都往死里打吧?现在我四肢已断,已经够悲惨的了,不能再打了,再打就真的死了!”

      赤兔马红大爷:“自古棍棒底下出孝子,我老子当年就是这么打我的,因此我这么打你是发自肺腑的爱你!”

      编剧:“不是说我上面有人吗?难道你就不怕我去告你?”

      赤兔马红大爷:“我有苦衷,心情太过悲愤无处发泄,所以作为我忠实马仔的你,只能当我的沙包被我殴打!”

      编剧:“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赤兔马红大爷:“独角兽他亲爸很欣赏导演~她爸的地位在我们上界,那么的令人敬仰那么的崇高,天天压的我喘不过起来,我悲愤我郁闷我痛苦,只能天天以泪洗面,无处发泄!你说我该怎么办?”

      编剧:“那更应该对导演照打不误呀!”

      赤兔马红大爷:“怎么讲?”

      编剧:“如果我们把胡梅儿拍摄的完美无缺,才是对她更大的伤害!正所谓谦受益满招损,完美的东西一般寿命都不会长!我们为了胡梅儿的健康长寿,我们是不能把她拍得美轮美奂美若天仙的!”

      赤兔马红大爷:“这么说是不是有些强词夺理?”

      编剧:“艺术圈里完美的靮东西,就是丑陋的代名词!就像维纳龙斯必须断臂,胜利女神没有头颅,蒙娜丽莎其实画上胡子就是达芬奇!”

      赤兔马红大爷:“言之有理,我这就去弄导演去,不把他打个死去活来,骨断经折,如何才能解了我的心头之气!”

       ~~~

      ﻦ导演脑中突然响起万马奔腾之声,随即他的双腿竟然应声而断!

      导演:“救命呀!疼死我了!我的腿莫名其妙的突然断了,哪个混蛋藏起ꉪ了我的手机!求求现场的各位好心人,行行好吧,帮忙打个120,救救我,我快疼䟼死了!”

      一时间剧组众人满是手忙脚乱,人声鼎沸,鸡飞狗跳,指东道西。

      许久之后,救护车“哇啦哇啦”又一次呼啸而至,导演连滚带爬的迅速跳进车后,救护枾车便呼啸而走……

      ~~~

      编剧:“真是不~幸呀,导演只是摔断了一条腿,没有其他的大碍,不会有性命之忧,我们大家终于可以可以放心的拍戏了!由于导演发生了突然状况,为了保证拍摄的进度,今天就由我来代班导演,大家现在保持安静,不要再说话了,演员们各就ᡷ各位,我们开촶始今天的拍摄,action!”

      ~~~~~~~~~

      (画外冎音:现在剧组里的场面很是混乱,导演不慎腿断,编剧荒忙之下代为导演。我们不禁很是好奇,昨天还是手脚俱断的编剧,今天在这里如何귚对拍摄的作品指手画脚?难道是用眼ㄊ神示意吗?还是点头yes,摇头no!也有可能是用屁股扭动来指明方向,但是用屁股的话,拍摄的场景难道他要用后视镜来看풃吗,这我可就不知道了,拍摄的结果或好或坏,我们只能听天由命或者冷眼旁观了!

      再想想前天编剧受伤后,大家争先恐后的帮忙扶持的画面。以及今天导演受伤之后,无人理睬之下他只能蹒跚前行场景。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导演在剧组里的地位有多么重要,知道导演在群众之中影响力有多么深厚!导演的境遇能够变成这样,充分说明了导演时刻不忘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意识,说明了导演真是一条汉子,有够man的品质……

      oh my god!实在对不起各位看官了,我实在是感觉没脸确实是完全编不下去了!我的办法已经用尽了,真的没有能力能再想出任何一个合理的理由来帮助那个可怜的导演洗白了。

      因此今天只能就是这样了,让我们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看看这个剧组里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幕幕的丑陋吧!

      当然,编剧的菜鸟导演之路刚刚开始,大家还是要多多支持,毕竟现在为了说真话,甘愿被打得四肢俱断的傻瓜不多了,也许这可能就是编剧倒下之种后人们争相扶持的真正原因!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是渴望知道真相的好人多!)

      ~~~

      天空上仅有的一丝残月也被突然而至的乌云遮住,夜空变得쌏更加黑暗了,一个时隐时现的黑影,如同鬼魅一样慢慢推开了高不举卧室的大门,在黑影进门的一瞬间,屋内的灯光照亮了那个人的半张脸,赫然是高不举的父亲高多子……

      【高家老宅,高不举濿卧室,play4】

      “吱吱……哐当”随着房门的关闭声,高父颤颤巍巍的走向了胡梅儿。

      此时正坐在床边一边看书一边喂蘑菇的胡梅儿,用眼角的余光看见进来的竟然是高不举的父亲,心中不由得感叹:“我亲爱的红大爷呀,䬿您终于靠谱了一回!这次对于剧情发展的提示,提供的参考书籍还真的能用!能把内幕消息从壁垒森严的上界传下来,大爷他确实是天ᝆ帝真正的心腹呀!大爷真棒,为大爷喝彩,为大爷点赞!”

      看着高不举的父亲慢慢走到她的身边,看着他轻轻拉起她的小手,看着他目不转睛的瞪着她时脸上露出的暗淡悲伤欲哭无泪的表花情,胡梅儿心里不由得又一次浮䏁想联翩起来:“看老家伙悲伤不已的样子,他跟儿子未婚妻的关系不普通呀!

      原来的这个胡梅儿,还真是一个让人不省心的美人,老爷㜊爱完少爷爱!由此可见,接下来的情节应该跟《x深深雨x蒙蒙》这本书里描写的那样,父亲鬼鬼祟祟的来勾引儿子的媳妇,儿子死心塌地要娶的原来是父亲的情人,真他x的狗血!

      这个世界的情况与我们上界一样,男女之间关䒱系都是这么纷繁复杂,充满了令人难以琢磨的苦涩和让人欣喜的遐想!

      由此可见,接下来我应该表现的脸色上稍有怒意,但是这怒意之中还应该有淡淡的忧伤。言语上得对他表现出即有不满又充满ೌ哀怨,但还得有些许的窃喜。

      说话的语调应该低一些暧昧一些,还得有点点痛苦和哀伤。距离上应该将脸庞稍微靠近一些他,尽量的拉近些彼此之间的距离,但又不能靠的太近~毕竟我应该还生着他的猶气呢!谁让他㱐这么长的时间之后才来,显然还是心存疑虑,有些踌躇不前!”

      想着这些,胡梅儿脸上浮现出淡淡的怒意,眼睛里却是满含深情,嘴角向上一撇有些鄙夷的轻轻嗲嗲的说道:“怎么ማ啦?是不是感觉壍马上就要失去了我的时候,才发现我的好,才觉得对我有些依依不舍?我不是说你,你年轻也不小了,你早干什么去了?你不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吗?现在好了,趁你的心意了~我马上就会成为你儿子的妻子了。我与你的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希望你能自重能好自为之,不要再这样的纠缠我了,我们再这样真的是不可以不应该的!

      人生可能就是这样,칂想得到的永远都得不到,东西也罢女人也罢,莫过如此!

      因此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全部结束了,希望你将来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我这次真的离开了,我真的要走了!”

      听完胡梅儿஖说的话,高父的眼睛眼泪便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握着胡梅儿的手也在不停的颤抖!许久之后才不断抽噎着说道:“是的,孩子!我确实是真的舍不得你离开我!你在颚我的眼里永远都是最珍贵的存在,甚至比我的命更加重要!为了你,我愿意放弃我所有的一切!为了能让你过㵞的幸福,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即使你想要天上的月亮,我也会想方设法帮你拿到!”

      胡梅儿听完高父说得话,不住的叹息着低声说道:“既知如此,何必当初。我现在这样全都怪你,谁让你不提前行动不早点下手偐呢?现在弄成这样,我们还能怎么样?我们只쫒能保持如今这样关系,千万别再做出丑事来,那样弄得我们都心里难受不好收场!”

      高父眼泪汪汪的看着胡梅儿,嘴唇哆嗦着似乎想努力说些什么却有些哽咽的说不出来,握着她的那只手抖若筛糠。

      胡梅儿把嘴一撇,眼神变得有些呆滞,说话的语调有些鄙夷的说道:“现在知道害퍍怕了也晚了,就像现在我们身体间的距离如此的亲密,说的话这么的直白露骨,要是让别人知道了那可麻烦了,他们肯定就会发现我们必定曾经有过不堪的往事!

      所以,以后见面我们最好保持一定的距离,彼此间不要再有过分亲密的暧昧动作~像现在你这样亲密的拉着我手,以后最好就免了吧,以免被外人看见可就不好了!

      我现在的身份很敏感,马上就会成为您儿子的亲密爱人了!我们既然曾经一起过,现在就不要试图再去伤害彼此!

      请珍惜你曾经爱过女子的名节,远离我낧这个悲惨的룳即将失去真爱的小丫鬟吧!”

      还在一旁大声哭泣的高父,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现在胡梅儿뚮脸上的表情已经悄悄变得十分的古怪,满满的得意之色还带着些许嘲讽鄙夷。

      胡梅儿想着她刚刚说的那些话觉得很是得意,觉得刚刚表现的真好,完全的表达出来之前所设想的各种情感。红大爷提供的参考书《情深深x雨蒙蒙》送来的真是及时,让她可以及时的推测出她将要面对的状况是什么!因此她刚刚说得那些经过设计的话,简直就是相当适合原来的那个胡梅儿的人物设定,简直就是天衣无缝完美无缺呀! 亖

      通过对那本书的仔细研究,她理解和掌握很多男女间如何处理彼此之间爱恨交织关系的方法!她觉得虗已经变成了男女情感问题的专家,可以一眼看到事尴情原来的本质!

      她观察ဎ高父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感受着他摸她手动作上的些许变化,看着他脸上表情的剧烈变化,细数着他脸上泪珠的个数,觉得她刚刚对于高父与胡梅儿的关系的推测是正确的:那是一种即将失去心爱的人痛彻心扉的痛,还是一种不能㸌为外人说讲述的痛,因为里包含着许多的纯真美好的往事和龌龊恶心的三角关系!里面隐含的情节一定是像手中那本《情深深雨x蒙蒙》里所描写一样,老爷大人总是在迷恋儿子的女人,儿子对于他的后妈必然会有非分的想法!”

      有正确答案护身的学生,一定会成为急所向无敌的学霸。有琼瑶阿姨小说在手的小姐姐,一定会有颗玲珑剔透的少女心。为此她应该多多感谢一下红大爷赤兔马,是他提供的正确答案,才让她有了这样神乎其技的精彩演绎,让她在刚刚的那一刻,如同演技和恶作剧之神洛基附体一样,表现出了奥斯卡影后水准的表演!

      (背景音乐起,伴夹着高父呜咽的哭声,有女声轻轻的吟唱着:“都是你的३错,都是因为你,空空荡荡的房间,不再能有你的气息,说好不分手,却不得不分手,因为再见面的时候我已经成为了别人的新娘……”)

      导演:“咔!高父演员的妆花了,赶快补一下,我们稍事休息一下,稍䤰后再继续拍摄!”

      ~~~~~~~~ ㊅

      【幕后花絮】

      观众:“为什么画外音的话,比拍摄的整个段落都长!”

      编剧:“我们的观众还很年轻人生的阅历还没有那么丰富,所以我们必须给他们多些提示,以免他们不理解我们写的东西的深刻含义!”

      观众:“你的文章写的那么浅薄,如何需要解释?不要逗我了,我刚刚笑的差点背过气去!”

      编剧:“好想用加特林打死你!”

      观众:“什么意思?”

      编剧:“我代表月亮消灭你!”

      观众:“疯了?”

      编剧:“人间大炮,一级准备!”

      观众:“白봇痴!”

      箞 编剧:“不明白吧?所以才需要画外音给你们详细解释一下!”

      ~~~

      编剧:“好想用加特林打死你!”

      쥋 观众:“什么意思?”

      画外音:“意思就是你还是热血少年心中激情澎湃,手拿杀神加特林,那可真是佛挡杀佛,人挡杀人,着急起来连自己都可能打死!”

      编剧:“我代表月亮消灭你!”

      观众:“疯了?”

      画外音:“知道这个梗的已然是八零后的大哥,他们的青春已经不再,只能从儿时的童话剧里找到些许振奋心情的动力!他们身负养家糊口的重担,对战敌人时只能喊几句口号,忸怩的说说大话而已!战斗力简直就是一个女人,或者连一个女人都不如!”

      编剧:“人间大炮,一级准备!”

      观众:“白痴!”

      画外音:“七零后的大叔,现在已经去了白垩纪,去那里解救恐龙以及误入歧途的阿尔塔西亚公主!所有的入侵者,都会被他们无情的杀死,无论他来自遥远的星星还是无底的地心!当然,这有可能只是他们喝多了的时候,梦中的场景!都已经快要觼退休了,哪有那么多的时间打打杀杀,毕竟还得有一个好身体,将来还得带孙子呢!”

      观众:“我好想手拿加特林,化身人间大炮,代表月亮消灭你!”ٳ

      画外音:“这就说明你已经妄想症很严重了,这可是病,䭀得治!”

      ~~~

      导演:“现在场景已经换好,大家不要再说话了,保持安静!演员赶快各就各位,我们马上开始拍摄,大家准备action!”

      ~~~~~~~~~

      (画外音:你喜欢的那个女子即将成为你的儿媳妇,而你又没有唐明皇的本事!你能怎么办,你只能在痛苦之中渐渐老去,然后被历史埋葬!如果这件事情被外人知道,尤其是被你的儿子知道,当然按照后世小说里的情节,你的儿子一定会在他的某个感情爆炸的临界点知道事情的真相,最后等待你的只有暴风骤雨般的审判,让你身败名裂,黯然收场!

      不过,这还不算最痛苦的经历!人世间,最痛苦的经历是你本来可以先下手,让她成君为你的媳妇的!结果却因为某种原因,让这个机会稍纵即逝,最后让吃到嘴里的鸭子飞了!而作为猎手的你,只能在风雨之中无助的哭泣,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没有做过的你,还要遭受如此痛苦,冤不冤呀你……

      其实我真是很冤,刚刚说的那些废话,只代表胡梅儿那个女人的观点,跟鄙人毫无关系,说了这么多与本剧毫无关系的废话,估计下面的观众都快气疯,手中难免会扔出什么臭鸡蛋烂菜叶什么的,现在的情形已经相当的危急,老夫必须立刻风紧扯呼……混蛋,怎么连腌菜缸都扔上来了,这么大的家伙会要人命的,救命呀……真的会打死人的㾡……)

      ~~~

      (背景音乐再次起,伴夹着高父呜咽的哭声,有男声轻轻的朗诵着:“少年不怡得志兮离乡,青年不得已兮入赘,中年不知꙱命兮丧妻,老年不欲为兮婵娟……”)

      【高家老宅,高不举卧室,play5】

      鎕又过了许久之后,高父才慢慢止住了哭泣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双手却是青筋暴起将胡梅儿的手握得更紧了,枯黄的双眼直勾勾盯着她的眼睛,嘴角哆哆嗦嗦的低声说道:“看来我的这个秘密你已经都猜到了,我们之间的关系确实是很不一般,真的不能让外人知道!”

      胡梅儿有些恼怒餽的低声低估道:“摸手摸都都快让我起鸡皮疙瘩了,关系都发展到如此亲密了,当然是不能让外人知道!”

      高父嘴角剧烈一抽,大声说道:“是的孩子,你跟我当年一样是个聪明的孩子,应该可以看出来这些年我对你的不同!”

      瀳胡梅儿将左手拿的书轻轻放下,然后用眼볪睛白了一下高父,嗔道:“我又不是一个傻子,我这么冰雪聪鼪明的一个人,怎么会不知道?你对我的好,我可是一直都放在心里面!我对你的好,这些年来,你应该也可以感觉到!除了那层纸没有捅괩破,我们都已经知道彼此之间的情意了?”

      胡梅儿刚刚说话的语气和样子,学足了琼瑶小说里的女主角,声音是那么嗲声嗲气,看得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她脸上的得意笑容,如同狐狸精勾引得手一个老年书生般的狡黠!她的心中无比自豪的叹道:“老娘我就是传说中的生而知之的天才,随便通过些人脸上的表情和细微的肢体动作,就可以推测出剧情的下一步的走向!我怎么会这么牛,这才来到这㔤个世界几天,没有一点点的后勤保障,我就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扎了根立了足,㨏我뤦真是一个绝顶聪明的旷世奇才!我真为我自己感到无比骄傲!我真想站在这个世界之巅,珠穆朗玛峰上高喊一声,胡梅儿真是一个超级牛B13的美少女!你是一个演员,真的演员!”

      高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慢慢的说道:“是啊,你跟我长得这么像,都是浓眉大眼满嘴的黄色碎牙,无论谁都会看出来你是我的女儿,如假包换的亲女儿!”

      胡梅儿万分惊讶道:“说什么满嘴黄牙,我的是现在的时尚象牙黄,您老人家的那是多年没有清除的牙垢……什么我们不是干爹和干女儿的关系?怎么还~成了亲女儿!为什么不按能按照常理出牌!这可让人怎么办!难道刚刚的判断有误?刚刚说的那些话岂不是太让人感觉羞愧了!完了,丢死人了,好羞耻,不想活了!”

      俚高父看这胡梅儿的脸,满是柔情的说道:“想我李春风当年只身带着只有八个月大的你,孤苦伶仃的来到高家庄投奔老高员外,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为了让你可以平安长大,我最后才不得不入赘高家,成为了一个倒霉的赘婿,成为那个不知是谁的野种高不举的所谓亲爹!”

      胡梅儿大惊失色道:“什么情况,高不举还是一个私生子,我倒是成为了你的亲生女儿?”

      高父继续大声说道:“孩子,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你和我永远不曾相见,而是明明知道你在身边,每天都能看见彼此,我们却不能相认!

      我每天看着你在做丫鬟受苦,我却不能提供一点点的帮助,我感觉我的心在不停的滴血!孩子,看着你受苦,我的心中更苦,我感觉我的整个世界都是苦的!老天爷不公平,竟然如此狠心,让我们父女遭受这样的苦难!”

      胡梅儿低声的呢喃道:“怎么现在发生的情节与书里写的不一样啊?幸亏我刚才嘴慢,没有把接下来话都说完。这我要是说出我脑海中所设想的卿卿我我事情,花前月下的亲密桥段,那岂不会更加把人羞死?

      赤兔马红大爷你可是把侄女害苦了,你给我的参考菢答案看来连一点点的用处都没有呀!看来你在天空的地位确墇实是不行呀,你在天宫里面管的那个库房,里面一定都是些没有用的垃圾!你这样的一个小人物,提供的线索一定좢都是垃圾!

      好想大哭一场,我这样一个没有后台支持的柔弱女子,在这个纷繁复杂的险恶世界的下场估计只有死路一条!想我这样一只在上界出身高贵的独角兽,今后在这里只能夹着尾巴作人了,真的成了一只夹着尾巴的狐狸精了!真是太过羞耻,好想死!”

      高父还在那里絮絮叨叨地说着:“看着那个该死的高管家扌,每天用一些蝇头小利来引诱你帮他做坏事,我感觉很是气愤!他知道你是我的亲生女儿,知道我不会因这些小事处罚你,所以他才一而再再而三的那么做!他可真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不过恶人自有恶人报,这几天看着他被金尚书家打断双腿的悲惨模样,我感觉很是愉快,他真是活该~果然是恶有恶报!”

      胡梅儿不由得叹道:“这个世界的人也与我们那里一样,每个人都是那么的深不可测,每件事情的真相都是那么的回味无穷,说的每一句都是那么的话里有话,每个看起来可怜的女人其实都是那么的令人唾弃!”

      高父眼神空洞无神的看着胡梅儿低声叹道:“是的,你说的不错,每个人都应该唾弃我,因为我真的做了一件天人共愤的事情!在那天庆祝高不举登科的宴会上,我悄悄亲手给他下了慢性毒药,会让他从此之后日渐蹭消瘦,卧床不起!当天的宴会的味道那么的令人难忘,有那么多的人吃的上吐下泻,所以大家最多认为他是吃坏了肚子,绝不会往中毒的方向考虑,所以他的情况会变得越来越危险,最后还可能有性命之忧!”

      胡梅儿惊讶道:“什么?不举中的是毒药?不是李将军下的毒手?”

      高父有些愤怒的说道:“李将军下的毒手应该是在中毒髴之后,具体什么情况我不清楚,想来可能是豪门恩怨之类的问题吧!”

      胡梅儿低声问道:“你竟然给高不举下了毒药,他虽然不是您的亲生,可是也⠸不至于你对他下毒手吧?”

      高父认真的回答道:“我用的毒药的剂量非常小,你如果有了解药,就可以轻松的把他救活!我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你得到一个应该有的的身份,可以凭借救活高不举轻松的成为他的正妻,从而不必在现在的这个家里再受气!”

      胡梅儿吃惊道:“这还是真的为我着想呀!”

      高父脸有凄惨之色,继续说道:“虽然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与我之前的计划有了很大的偏差,高不举真的差点死了!好在天随人愿,最后的结걊果还是跟我之前预料的基本一样!只不过我没想到的事情是高不举这个家伙有这样的运气,竟然会同时娶三个妻子,真是太便宜了他,让女儿将来的生活可能变得更加艰难!”

      胡梅儿不由得叹道:“真是一段荡气回肠峰回路转的故事,现实竟然比想象更加的曲折离奇令人难以置信呀!”

      高父叹道:“废了半天劲,弄的人都差点死了,最后女儿才仅仅做了人家的妾,地位反而变得更栔加不堪了!”

      胡梅儿哭笑不得的轻轻叹了一口气:“哎,或许这就是命吧!”

      횐高父满脸苦笑的低声说道:“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越想得到别人的认可,结果却总是出乎意料!看来你的命运跟父亲我一样,我是赘婿……你是做受气的小媳妇的命!孩子,我已经尽力了,奈何天命不可违,我们的抗争没有成功,既然如此,我们今后也只能苦中作乐了!”

      说完这些话,高父对着昏ᔂ迷不醒的高不举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轻轻的说道:“孩子,我虽然不是你的亲生父亲,可是这些年来,我一直把你当我的亲儿子看待!前几天我对你下了毒手,实在是对不起了!不过你可以相信我,我其实真的一直把你当做我的亲儿子,我也很愿意做你真正的父亲的!”

      说到此处,高父转头再次看了一眼胡梅儿,然后大声说道:“一直以来我都以有你这样的儿子而感到自豪,所以现在我会把我最珍爱的东西,我的女儿胡梅儿放心的交到你手里,希望你们今后可以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说罢高父微笑的对着胡梅儿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胡梅儿看着正要蹒跚而行正要出门的高父,突然낼快速问道:“你给高不举起名叫不举,是不是有什么其他别的含义?”

      高父脸上的悲泣之色顿去,哈哈大笑的说道:“那个名字其实是我的愿望~我希望他那个真正的父亲现在不举!我毕竟和他的母亲夫妻事实了那么多年,我还是希望我与她母亲结婚那天,她母亲还是完壁之身!他的父亲曾经侮辱了我,我只能通过侮辱他的儿子来侮辱他!你就把这䢤当做我的小人之心吧!藏在心中这么多年的话,终于可以一吐而快,真是让人感觉心中痛快!哈哈哈哈!”

      胡梅儿看的高父消失在门口之后,从怀中掏出一个小本子第三次开始认真记录起来。看她认真记录时的风采,宛如后世里大学里风姿绰约的实验室助教一样,楚楚动人令人遐想。

      研究课题:如何尽快熟练掌握与新郎高不举亲密接触的技能三探。

      研究对象:高家主人,高多子。男,六十多岁,纯种人类,亚洲人,黄种!身高1.80m,体重105kg,体质含量30,体形高大肥胖!”

      研究过程:

      (1)开始摸奴家小手的时候,力道轻柔无比充满了怜惜的感情。由此推测应该是与原宿体胡梅儿的关系亲密,甚至有可簍能是不正常的男女关系。

      (2)当奴家对其开始言语上的挑逗时,他的手几乎没有什么反应。显然是已经习惯这种程度上的调戏。由此推测,他们的关系相当的不正常,显然超出了普通男ሾ女之间的关系。

      (3)当他表明了与奴家真正的关系之后,他的手抓住奴家的手,抓得越来越紧,越来越重。他这样做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表达爱意,他只是下意识的表现出怕失去奴家的紧张心情。向来小女孩的父爱就是如此。既紧张害怕,又担心永远失去。

      研究成果:

      (1)当老男人抚摸一个年轻女子小手的时候,他们的关系可能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龌龊,那个男人或许只是这个小女孩的父亲,不是那种关系不正常的干爹!

      (2)这个世界最爱那个小女孩的男人,不一定是那个小女儿爱与被爱的情人,但一定会是他的父亲。ŗ他的父亲会为他的女儿付出自己的一切,无论身份地位,情怀,甚至是节操都可以。

      (3)这个世界的人太过可怕,每个人的身份都那么的复杂,每个人的城府都那么的可怕,每个人的人心都是那么不可测,真是让人感觉胆战心惊,得小心对付!

      (4)手中随机出现的那些莫名其妙的书,并不是对接下来需要面对的情节的提示룃,可能只是一种误导,也许只是为了提醒,防备这个对任何人不怀好意的世界!当然也有可能是赤兔马红大爷,故意这么做的!毕竟他只是一匹马,认识的字不太多,对事件的理解能力有限,所以也就不能提太多的要求了!”

      (5)见到那些摸自己小手的小男生,千万不要提前表露心意,正所谓后发制人,先发治于人,切切,此乃人生哲理,必须认真体会!

      胡梅儿刚刚写完这些东西,右手的笔正要放下的瞬间,左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本初中生专用版的《生理卫生》。看着书的名字,她的脸色红的就像那苹果到了秋天,嘴里不住的呢喃道:“什么情况,赤兔马红大爷你什么意思吗?难道是不准备给提示了,让我直接上手!可是人家还是个小女生,这让人家这么好意思呢?丢失人了……高不举啊,那个马上就会成为我爱人的小男生,你怎么还不起来,蘑菇已经快吃完了,你怎么还在昏迷不醒,你老是这样的话,就会把我们的终身大事都耽误了!你可不要把吃蘑菇当做享受,你都快吃了三天了,快把老娘累死了,心累不说,手都快断了,再不醒来的话,真翻脸了……”

      导演:“咔!拍摄结束,收工回家!我们明天继续拍摄,大家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幕后花絮】

      观众:“一个人工呼吸演䫧了三天三夜,编剧小哥太过拖沓吧!”

      编剧:“那是高不举的一片苦心!高不举为了同新来的胡梅儿多培养一下感情,通过这样可以把两人的对手戏拍的更真实。”

      观众:“我怎么觉得你有些言不由衷?”

      编剧:“为了那个女演员戏再多些,高不举给了我很大一笔钱的事情,想让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观众:“有必要这么坦诚吗?”

      编剧:“其实我就是这样耿直诚实正直的人!”

      观众:“词都对,就是对于含义的理解有歧义!”

      编剧:“什么意思?”

      观众:“白白浪费了这些好词儿,就像给死去皇帝的谥号一样,词是好词,就是用错了地方,白瞎了……”

      ~~~

      观众:“为什么我们没有看见有人工呼吸的内容?我只看见了喂蘑菇!谁能告诉我原因?”

      导演:“昨天궘刚刚被和谐,谁让你们不早看。”

      编剧:“你们能看到喂蘑菇,已经是我鷥们多方协调的结果了!要不然这章就会被完全和谐,你们连个屁都看不见”

      ~~~

      观众:“情节雷同,打着《x深深トx蒙蒙》的旗号,其实是在抄袭《雷雨》!你小小年纪,为什么你会这么不要脸!”

      编剧:“切,照你这么说,我还说《雷雨》抄袭《哈姆雷特》呢,大家都是一Ē条船上的ꎊ老鼠,不过都是在五十步笑百步,谁都不要嫌弃谁!”

      观众:“大作家的那是借鉴,你个小瘪三的怎么做都是抄袭!”

      ΰ 编剧:“我只不过是一个小人物,我不怕他们告我,我怕的是他们不理睬我!”

      观众:“为何?”

      编剧:“我缺少的是出名的机会,如果那些名人一旦告我,我便会雄鸡一唱天下白,真的天下闻名了!那时候的我,要钱有钱,要人有人,生活会变得更加美好!”

      观众:“好不要脸!”

      编剧:“你应该说贱人如斯,就是矫情才对!”

      观众:“书名不是见我如斯吗?”

      编剧:“不好意톞思,丢人了,又把名字搞错了!”

      ~~~

      观众:“我难道是个瞎子吗?”

      编剧:“什么情况?”

      观众:“高父原来的名字不是叫做李青天吗?怎么今天却变成了李春风!”

      编剧:“姓李名青天表字春风!”

      观众:“真能扯!要是我发现你后天写的书里,他的名字又变成李为一又如何!”

      编剧:“姓李名青天表字春风,别号为뼅一居士﷓!正所谓你有张良计,我有下房梯!老子混迹网文这么多年,不过就是随便写错了一个主角的名字,能耐我何?”

      观众:“找打……看我不打死你!”

      编剧:“忘了这是在现场,不是线上!打人犯法,救命呀!救命……我족已经四肢俱断,你再打我的话,小心我碰瓷……”

      观众:“老子身家何止千万,老子不怕花钱,老子今天就是看你不爽,看我不打死你!”

      一时间剧组众人满是喝彩声,尖叫声,鼓掌声,谩骂声,求饶声不绝于耳!

      许久之后,救护车“哇啦哇啦”呼啸而至,如同死人一样的编剧再一次被人担架快速抬进车后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