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车强伦?在线观看

      石头倒是准确砸中了一名士兵的头盔,却只是把头盔砸得凹陷下去。

      士兵吃痛叫了一声,怒目向凌逸看过来。

      凌逸脸上有些讪讪之色。

      爱 “这䓚次不灵,再来过。”

      士兵怪叫一声,便要冲꧕过来暴砍凌逸。

      凌逸哪里会原地等死,立即拔腿就跑。

      跑动中,反手又丢出几块石头,只是结果都不理想。

      看来掌控本源之力这件事,对于现在的凌逸来说,比马上找个女朋友还要不靠谱。

      眼看手里的石块只剩下最后一块,凌逸深吸一口气,双目圆睁,大喝一声,用尽全力丢了出去。

      积“扑!”

      石头远远飞出,然后落在了人群中的空地上。

      这侁一掷用力太猛,茌居然掷空了。

      “哈哈哈哈!”

      那士兵狞笑着向凌逸扑来。

      “乖乖受死吧!”

      諫 刀光闪现。

      凌逸蓦地感到身体中又有熟贸悉的热力涌动,挥手一掌,正拍中刀身上,“铮⹽”的一声,炰钢刀断裂。

      罊 “感觉来了!” ꮠ

      뙬 凌逸顺势再接一掌正中士兵的面门。

      ᤵ“啪!”

      뎹 那士兵脸上多出一个五指印,捂着脸退后两步,发怒道:“你竟然打我耳光?”

      凌逸一愣:“又不灵了鸩?”

      忽然间蹗,感觉到热力涌到了脚上,不假思索,抬腿踢出一块石头。

      石头上带着晶亮的晶尘,再次如炮弹般射出,“扑”地一下穿透面前的士兵,直入官촠兵的阵中,“噗噗ﻰ噗噗”,又贯穿了十余名官兵。

      一道道晶尘如蜿蜒的水流向着凌逸奔来,凌逸看着地上那个胸口冒血、≀已经起不来的士兵,摇摇头道:똹“好不容易有个灵的时候,可惜你又看不到了。”

      看到那士兵身边掉落了钢刀和一面盾牌,心头一动,弯腰把它们捡起来。

      汻一名蓝衫女ᰚ子陲放慢了脚步,对着凌逸道:“你这是……什么功夫?”

      凌逸回头看了一眼,认出这女子也曾在与官兵的战斗中动用过武功,想来也是个穿越者,随口应道:⎏“哪有什么功夫,我这是天生神力。”盤

      那女子看着凌逸冲到前面,又丢出一记威势惊人的石头,击倒数名官兵,不由眼露疑惑之色。

      “……真的是天蕅生神力?”

      꺎鱙 在凌逸的带领下,流民大军竟是⡿真的硬生生冲开了官兵的包围圈,一路向下游移动。

      鹰击营阵中⻂,一个双眼狭长、眼神冰冷的军官皱起了眉头。

      他就是这次蓝鹰击营剿杀流民的指舑挥官,鹰击营副都统,罗宗和。

      剿杀流硆民ё这种事,他已经干゚过不止一憏次。

      那些四处流离的流民,衣难蔽体,食难果腹,面㳧黄肌瘦,虚弱无力。

      ♹ 븏 面对他手下士兵的钢覷刀,֯连逃跑⁐都没有什么力气,像一群只会咩咩叫的羊儿一样,只能任他们收割人头。

      谁想到,今天遇到的这一群人,居然闹出这么多事端出来。

      先是冒出了一群武艺高强的⾬家伙,直接折损了鹰击营不௤少人手。

      好不鰓容易好这넅帮家伙逼到河边,他们居然ᓾ还知道拿石头来还击了!

      而且这些石头,有些威力还不小!

      看着流民人群在往下游涌动,罗宗和招手叫来左帐校尉李启成颅,“下游븵那檿里ﲬ,是不是有座桥?”

      李启成想了一下,道:“好像是有一座幍木桥……”

      茎罗宗和抄起手里的马鞭直接给了他洺重重一鞭。

      这一鞭抽到李启成的脸上,李启成的半张脸瞬间就肿了起来。

      阡 “既然你知道那里有座桥,你为什么先前不告诉我?”

      鴯李启成捂着半张脸,畏缩道:“大人,先前……也没有想鬐过这帮人会跑这么远啊!”

      ﹎ 李启成心里也很委屈。

      前几次那些流民最多跑ꊁ出一顐里多路,就被团团围住,然后毫无反쀢抗地被屠戮殆尽。

      今天这些家伙,不仅很能跑,还很能打!

      到目前为止,鹰㾘击营折损的人手,比前面追击叛军的折损还要多。

      事发之前,谁能想到这些呢?

      罗宗和一脚把李启成踹倒在地,怒气冲冲道:“立即传令,左营骑兵向前包￀抄,阻住过桥的粡线路。”

      李启成赶紧回道:“昨天左洆营骑兵追击叛军余部,马匹劳顿,今天还在休整……”

      罗宗和听得綮着恼,啪啪两鞭过去:“这里究竟꘺是你说了駢算,还是我说了算?”

      “叫你干什么,你習就干什么!”

      李启成哪뀱敢再多说一个字,赶紧连滚带爬地去了。

      流民大军顺着河岸一路向下,距离桥的位置☍越来越近。

      在穿越者们的系统上䣞,那座桥所在的位置,终于在示意图上显示出来。

      看到果然有桥,众多穿越者顿时精神大振,脚下如风,菹一路冲到队伍的最前面。

      上一次抢船慢了半拍,这一次抢桥绝不能落后。

      “哒哒!”

      “哒哒!”

      쒢“哒哒!” 硓

      “哒哒!”

      隆隆的马蹄声震颤着飾大地,也震颤着这帮る仓関皇逃生的流民的心。蹷

      骑兵!

      这帮官兵,竟然派出了骑杽兵!

      看来,对方偧已经打擶定主意,绝对不给他们任何逃走的机会。

      虽然他们距离那座桥只有两百多米,可四条腿的马当然比两条腿的人跑得快得多。

      骑兵们并没有从后쐺面踑开始追杀,而是直接冲到了最前面,取出骑射弓,弯弓搭箭,准备对跑在队伍前面的人群进行射杀。

      刚刚冲到最前傀面的数十名穿越者,顿时脸色大变。

      原本想要获得跲最快的速度,现在却成了最先被攻击的目标。

      “嗖!”

      “嗖!”

      “嗖!”

      䎗 㲵 “嗖!”

      箭如飞蝗,ꊰ向宒着他们射去。

      好在这些穿越者的铭⧽符技能还算给力,左躲右闪,终是没有被射中。

      后面的人群中又飞出无数的石块,化作一片石头雨,向骑兵砸去。斦

      十几名骑兵措不及防,直接被傣砸翻下马。

      ⍔ 剩下的也因为被石ޑ头砸中,没有办法再拉弓射箭,只得打马快奔,暂时先离开这处危险聤区域。

      蜒 但他们却没有웹去向别处,而是快马加鞭,直接奔向桥头的位置,看样子是要在桥˷头再次拦截。 Ἷ

      贂凌逸暗叫庑一声不妙。

      如果让骑兵排好阵列,这边要冲过去就极其困难。

      而且桥头前面是一堆土包,地上都是泥土,不像先前那段遍地都是石头棷。

      如果连石头都没有,这帮人要怎么冲过骑䈷兵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