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羞耻浣肠

      人在要死后脑子里䚷会想些什么呢?。

      这个问珴题问的舳好,温烛游能完ꤵ美的回答你。

      삁 一天时间 内,两个世界,第二次死亡,哦,不对,严格来说应该是温烛游的第二次半死亡,第一次是战死,第二次是老死,这第二次襆办是准备被砍头死。

      此时此刻温烛游正被头戴枷锁,低头弯腰的跪在菜市口。

      岞抬头望去,周边围的人是里三圈外三圈,人群中各自Ḗ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细听声音,耳边传来各种叫卖먽声不绝于耳。

      “糖葫芦,糖葫芦,酸甜可口的糖葫芦,唉,张桨大哥带着孩子来集市耍啊,来来来孩子栆,叔叔这里有下等的糖葫芦渣,伸手叔叔拿给你啊!” 㗈

      “䲞唉,他李踢叔不能要,不能要,你这小本生意,哪能随便送人啊!”

      “哎,咱两这⯹关系有什么不能要的,给孩子拿去吃,毕竟一年到头见不着什퇯么甜头,再说了这都是残渣,不能卖给客人,璿卖了那就是坑人的,不能干!”

      “他李叔,我给钱,我给钱,쭲你这日子也不容易啊!”

      “哎,张大哥,咱两这是什么交情,你要是给钱岂不是打我的脸?那我可筇就햀不高兴了!”

      就这样,这两熟人之间你推我搡,最后迫不得已,张大哥家的小孩接受了李小贩的糖葫芦残渣,随后舔着残渣的孩子被张大哥训斥后,不情愿的给李小贩说上生意兴隆之类的祝福话。

      温烛游没有看到这样的场景,但是光用听,他也能够在脑海里描绘个大概。

      “哎,她赵大姨,你也来看杀头啊?吃过了没呀?”

      “呀쇸,王大娘您也在这啊օ,我这刚伺候家里的汉子吃完,听说菜市口这里ⷴ有杀头就过龸来看看诅来着,你吃过了没啊?”

      “烧饼,新鲜出炉的烧饼。”

      “嗨,别提了,你王大爷天天嫌俺弄得浆糊不够咸,츛吃饱了就骂俺,气得俺真鹢想把一罐盐都喂给他,哼,他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

      “她王大娘,您也别气,这我王哥毕竟干的都是力气活,这干力气活的汉子吃盐他就是厉害쀩,我们家那汉子也是这样,经常嫌我放的䵟盐少不够入味。” 밂 퀽 “她赵大姨啊,我听说这盐价又要长了啊,你们家可得多备点钱抓紧买盐。”

      “卖簪子,铁簪子,铜簪子,木簪子,货美价廉的好簪子。”

      뽓“啊,王大娘这个消息您可在哪听来ᶇ的,准不准啊?”

      “准踴,这可是俺那在衙门当差的表妹夫,听县衙里的官老爷讨论的。”

      “这是为什么呀,她王大娘怎么好好的盐价又要涨啊?”

      “听俺那表妹夫说啊,说是烚万岁爷用六十大寿来冲冲喜,府尊要在咱们这里收税给万岁爷准备寿礼呢!”

      “这可如何是好啊,万岁爷一年过一个寿,年年收税,咱们这扬州府靠近两淮盐厂都快要吃不起盐了,再加税这日子可怎濾么过啊,要是这万岁爷早点驾鹤……”

      “别,她赵大姨,꾿可别乱说,乱说可是那谋反大罪,要像面前这妖道一样杀头的!”

      “混沌,頤混沌,皮薄馅大的热混沌。”

      “啊?这白白嫩嫩的小道士犯的是谋反罪啊?她王大娘这是怎么回事啊?”ꊘ

      “她謽赵大姨我和你说啊,前一阵的咱们府的钱员外一家也是谋反罪被诛了九族你知道吗?”

      “知道,知道,这个我知道,当时杀得⤃那是人头滚滚,咱们这菜市口地到祭现在都是红色的呢,洗都洗不掉,莫非这小道士是那钱员外家的亲戚?”

      “李家酿酒坊,祖传十八代,酿出来的酒府尊都说好。”

      “也算是,也䍕不算是!”

      “⬙呀,这是怎么说道?”

      ᑷ“쭼我听说啊,听说这小道士爱上了钱员外家的二小姐,结果因为钱Ĩ员外一家都被砍了头,悲愤之下准备施邪术咒死万岁爷。”

      “呀,邪ɧ术?”

      “可不是嘛,后来被人告淦发了,结果就被送来了菜뇅市口准备今天午时三刻斩首示众呢!”

      “太可惜,这小道士白白嫩嫩的长得这么好타看봰,怎븋么就因为施邪术被杀头呢!”

      “哎,她赵大姨,你这三十岁的老妮子莫不是看上了这细皮嫩肉的小道士,准备半夜去算个命?小心你家那个糙汉子揍死你!”

      “똙呀,她王大娘,你怎么能这么说ᘧ羞死个人了。”

      如果,如果啊,如果温烛游要不是头戴枷锁跪在这里,ᢅ那么听着沿街的叫卖,看着眼前这两个三十来岁的小妇人拉呱,想来这样的风景也是别有一番风味쟾,毕竟看人杀头也挺有乐趣的,不管杀的是谁!

      温烛游对于这种情况已经能够适应Ƣ了,也不是긶第一次转世了。

      不过这次转世居然不是新生而是夺舍了别人的身躯,这种情况温烛游就有点不能理맨解。

      还记得从那片灰雾世界回来以爻后,温烛游的就开始极速的衰老。

      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等价或者超过价值的东西来交换,温求仙的世界本来没有幽冥,没有轮回,人死后尸体成뚎为天地的养分,灵魂成了天地的意识成长的资粮。

      温烛游用他三十年的寿命来给温뇕求仙招魂,৏从祂那里短暂的拿回属于温求仙的灵魂,并且要求一个短暂出现的幽冥世界用来满足温求仙的幻想。

      为了这次血赚交易,祂给出了ヰ那片短暂出现的灰雾世界用来当做作幽冥,谁知道祂居然给个一个拼兮兮版的幽冥世踖界,除了灰雾还是灰雾,就连阴差都很抠门的只给了两个,还是黑白无常牛头马面以及各种乱七㯲八糟品种的杂交形态。

      䠬人要学习才能成长,世界也一样,祂讫非藯常喜県欢有不一样的物品或者规则来到祂的世界,用来供做祂参考或者学习。

      齱祂ఞ非常喜欢温烛游的灵魂,可是温曞烛游灵魂里有着祂非常恐惧的气息,祂不敢奢求,䈺只能退而其次得到温求仙的肉体。

      前鄳二十年,祂每天都在盘算着怎么让温求仙自然死亡,自愿死亡。

      如果非自然死亡,自愿死亡,发生了一些乱七八遭意外的话,灵魂悋中那恐怖的东西跑出来祂老也惹不起。

      绒观察了二十年温烛游生活,祂已经㬷非常的摸清楚了温烛游的性格,嘿嘿鲄,报恩的老卒是吗?那么布局开始!

      从大深市开始,从大深市清池大学开始,从大深市清池大学旁的小風雨文学的周老板开始布局。

      为了接近温烛游,周老板被祂同样设定二世ច托生,并且在낗日常谈话,生活细节慢慢曳留下痕迹让温烛游来发现。 

      巧了,两个人都是二世托生,两个人都爱好神秘学,并且书店老板周某人在某一天,某一刻把得到的“宝⢋贝”招魂术让温烛游学了去,又在温烛游看쇸完之后,让肺癌ឰ在温求仙体内慢慢扩散,布局完成,就等温烛游上䌋钩了。

      用三十年的寿命换来了温求仙短暂复苏和一个拼兮兮的临时场景幽冥,那么招魂阿娘她们三人就直接让温烛游身体垮了춳。

      ƌ 去灰雾世界前,温烛游剑眉Ȝ星目,面如冠玉。

      在灰雾世界中,两鬓斑白,双目失神,面无血色。

      回现实世界后,步履蹒跚,蓬头历齿,鹤发鸡皮。

      䥥值吗,为ꮲ了一个人执念付出生命真的值得吗?

      值,温求仙表示很值。

      上一异世,孤苦伶仃,战死沙场,忍饥挨饿,浑身是伤。

      ꧿这一世,酒足饭饱,生活安定㯹,满腹诗书,红色理想。

      这难道还不够值眈吗?

      盘坐在温求仙坟前的温烛游,此时已经油ᦟ尽灯枯,回想起此世的种种生活屁对比上一世,他뿋值得很。

      (温烛游,男二十四岁,大唐市,陇西县,平京镇,龙现村村民,八丈山,三寸庙唯一第子,卒于2024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