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扒开自己下面让男人桶

      紫薰柔看着苦竹这样子,就知道肯定有事,只是这两人都不说,拿什么去猜啊,有些无奈的道:她想留在我身边,你看着办吧。

      苦竹道:既然她开口了,就由她跟您吧。

      看着苦竹这种打蛇随棍上的态度,紫薰柔道:我总觉得你们发生了什么,我可告诉你,小兰可是我亲手带大的,要是让我查到你欺负她,我可饶不了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最好老老实实交代清楚了。

      苦竹无奈道:能有什么事啊,不要大惊小怪的。

      紫薰柔道:真没有?

      苦竹道:真没有。

      紫薰柔道:好吧,这可是你说的。

      苦竹道:当然,还有什么事吗?

      闻言,紫薰柔想了想,道:食堂方面,根据我的亲信探查得知,每次采购都有虚报,大概抽取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吧,然后就是一些没用完的食材会被他们带回去开小灶。

      苦竹点头继续道:还有吗?

      皱了皱眉,紫薰柔思索着这些天的消息汇总,但找不到什么比较凸出的了,于是随便道:山庄的守卫一到凌晨便无人看守了,后山山洞前的杂役总是找不到该做什么。

      苦竹道:就这些吗?

      紫薰柔点头道:就这些了。

      苦竹道:那好,幸苦您了,慢走,目送。

      紫薰柔愕然道:这就要赶人了啊,我记得某人之前说过,做好了有惊喜的。

      苦竹道:你不会以为这样就算是做好了吧。

      紫薰柔道:你还要怎样,总不至于一定要我找出个奸细来吧。

      苦竹道:理论上是这样的,如今红尘酒庄各处缺人,你不想这个可能出现的敌人坐大吧。

      紫薰柔闻言,瞪着苦竹,觉得苦竹就是在没事找事给自己做,那心情能好才怪,只是这个理由又让自己无法反驳,于是道:算你狠!

      说完,紫薰柔直接离开了。

      这时,苦竹对着门外道:阿武,叫人送些食物过来,另外让大管家过来一趟。

      阿武不关心那些八卦新闻,只想着武学更上一层楼,听到苦竹的吩咐,连忙称是,便离开了房间。

      当大管家周全到来的时候,苦竹正在书桌上吃饭,都是一些简简单单的素菜,但量大。

      周全看了一眼,心中不知在想什么,一拱手道:大少爷叫我来是有什么吩咐吗?

      闻言,苦竹看了周全一眼,道:你问问那个谁还想不想干呢。

      周全疑惑道:谁?

      苦竹道:主管山庄防卫的那个。

      周全闻言,这次更疑惑了,道:他怎么了?

      苦竹道:为什么山庄下半夜无人守卫,万一有人打上来怎么办,或者,类似上次投毒呢。

      周全苦笑道:这个啊,我知道,可那是因为我们没有多余的人去值守啊。

      苦竹道:没人就去招募啊,我不是早就交代过了吗?

      周全无奈道:这都需要时间呐,现在花钱的地方实在太多了,哪有这个口气随便想招募就招募啊。

      皱着眉,这情况似乎有点糟糕,没想到这一下就打乱了整体部署,不过该有的警戒总要有吧,苦竹道:这样吧,白天的守卫可以适当减少一些,换班到晚上,至少需要一个鹰眼,否则山庄哪有什么安宁感。

      周全闻言,点点头道:这事我会安排,还有事吗?

      苦竹道:还有,既然后山那些杂役都是一群生手,我想让阿城去做后山杂役队长,队员由他挑。

      周全道:这个没问题,我稍后安排就是。

      苦竹道:最后,你安排一些人在后山山洞口建造一座三层楼的住房,我要搬到那边去住。

      周全一愣,没想到苦竹会有这样的想法,问道:这是为何,这边有什么不妥吗?

      苦竹道:这到没有,我有个请求,希望你能帮忙。

      周全想都没想,直接道:有什么直接吩咐就是了。

      苦竹摇头道:这不是吩咐,而是拜托,我有自知之明,论管理这些琐碎的事,我远不及你,而且我还有更重要的事等待我去做,我不能在这方面浪费时间。

      周全道:大少爷莫要妄自菲薄,您的心思非常细腻,就后山改造一事,之前我从未想过,那天我回去仔细模拟一番,以敌人的思想,若是按您的吩咐建筑起了一道高墙,那么敌人便会失去我们唯一的酒窑动态,不管是机密或者安全都能得到全面的保护,再一个以后山为中心设防,那里是我们的重中之重的重地,这一点就杜绝了敌人从根本上破坏根基的可能,我佩服您的远见,所以这件事还请考虑再三呐。

      苦竹道:大管家莫要夸我,这事其实早就在我的考虑范围中了,只是之前的情况不太适合说出来,我这也是为了大局着想,还请大管家帮我这个忙。

      叹息一声,周全道:我当幸不辱命,为红尘酒庄的未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苦竹道:大管家言重了,这里就是我们的家,赖以生存的根,守护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我们所有人都有这个责任,让我们共同努力,共创辉煌。

      周全笑道,好,共同努力,共创辉煌。

      说完,两人同时大笑,只是这一幕看起来有些不和谐,只因为苦竹的样子还显得有些稚嫩,却给人一种老成的感觉。

      其实,周全心中并没有什么共创辉煌的想法,因为就现在而言,甚至根本看不到辉煌的影子,最多也就是比之前好而已,只是这样随之而来的武力守护难题又要捉襟见肘了,就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想要走多高,就要有相匹配的武力,否则就是一盆香饽饽,谁都想咬一口,是以,周全心中更多的是担忧,表面的笑不过是一种稳重。

      周全走后,苦竹又补了个回笼觉,然后在书架中翻找,找到一本介绍奇花异草的残篇,说是残篇,其实也不过是一本手抄本,是苦竹之前在药不理那里看到的,因为有许许多多的很奇怪的野草不曾见过,但就描述上所写的都是一些有奇怪作用的东西。

      其中这田腹子的作用就很奇怪,长的像狗尾草,但是上面的一颗颗类似果实的东西却有一项特殊的作用,就是“调和”,在手抄本上是这么说的。

      田腹子,味先甘后酸再苦,加热后先辛后咸,其性无常,随变化而变化,擅调和诸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