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毛所

      话说,纣王穿过那一道诡异的仙之门,返回了朝歌,回想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诡异离奇事情,尤其还有28年光景就要被灭国了。

      他心焦如焚。

      万万想不到后世对他的评价竟然是贪图美色,残酷暴M政,荒淫无度,杀⸆人如麻的暴君。

      昼 天啊!

      自己的这一生中真的有如同后世现代那样记载的不堪吗?

      뮇 如果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帝辛就是个从炼狱中蹿出的恶鬼,甚至比起恶鬼还要恐怖。

      返回了朝歌寝宫中的的纣王,心情上下起伏波动巨大,他足끆足用了差不多两个时辰퀰时间,才是逐渐将心中那些事情给消化。

      先生的教导,历历在目헷,他半句话都不敢忘记。

      “大王,已到晌午了,请问大王是否궢现在用膳?”宫女小心翼翼问道。

      刚刚大王回来时候,模样袑像是生了一场大病,面色㓪惶恐不安,同时脸上还带着从쳁未见过的愤怒。

      都说伴君如᨟伴虎,大王的性子如同是那三ꐘ月的天气,变化多端。ࠏ

      寝宫中服侍的宫女们,她们每天都噂是小心翼翼,必须得提起130倍刊注意力,一旦稍微犯下了错误,招惹了大王不快,小脑袋即可不保。

      纣王一샃晃神岂色而꾝过,看着宫中的宫女们都是一副兢兢战战样子。

      纣王不由得有些生气,问道:“你㎿们흂都过来,孤王问你们,你们真的很害怕我吗?孤王是大虫吗?是不是你们每天见到㢩了孤王,都非常的害怕?”

      鬟 “啊……大王,奴푃婢该……该死!”

      刷的一下子,寝宫中下面立马就齐齐跪拜了十余个宫女。

      宫女脑袋伏地上,身子打ᡫ着颤抖。

      “呵呵,看来孤王比那山中的大虫都要可怕앢得多。你们不要跪了,都下去吧。”

      廵 滲 纣斷王一副횁烦躁不已的挥挥手,宫女们个个都是神色不安,也是惶冒恐的依次退了出去。

      午膳也不不吃了,毕竟没有任何胃搘口。

      꼀 纣王直接大手一挥,让宫人赶紧去将诸位臣子们宣召而来。

      뀖啥?大中午的竟然要上朝会?

      大王的性子好像有点不大对劲啊,这些日子以来,没少将他们诸뻒位臣子们给一顿折腾。

      ᶲ不过抱怨归抱怨。

      㽼 毕竟是大王的宣召,他们作为臣子的也只能安守Ẉ本分。

      大殿上,诸位臣子们依次站位,太师闻仲,首相商蓉,亚相比干,太师王叔箕子,司天监太师杜元铣,上大夫梅伯等臣子为一队伍。

      另外的臣子队伍是费仲,尤浑,崇侯虎,伯安,姬汹遂等臣子。

      这一左一右诸位臣子们,他们真的是臭味相投,什么锅配什么样摪的灶头,不是一家人ꆝ不进一家门啊。

      声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白的就敮是白的,黑的就是黑的,即使两两想混为一体,也是不⛐能相互融合鰙的。

      “闻太师,你可知道大王为何会在这즓大中午的宣召⮺我们诸位臣樂子而来吗?这样的事情以前从未发生过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费仲对闻仲问道。

      蹬闻仲历来跟费仲这样的㏰奸人臣子是不对路掴的,对于费仲的所问,他只是鼻孔一声“冷哼”,话都懒得回半句。

      顾费仲自讨了个没趣,脸色明显有些不悦,心下冷冷一道:哼哼,好你个闻仲,竟然给老子摆谱子,要不是依仗着大王对你的宠信,看你这问太师还댊能邜傲娇到什么时候。

      ꥉ慍嘿嘿!䨃一旦逮住机会的话,必定要将这死老头子往死里踩。

      홪舅“费大夫,您说这大中午的,大王为何会匆匆将我们诸场位臣子们都给宣召而来늕?莫非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吗蛳?”

      尤浑有䭚些不安问道:“我现在左眼皮一直在跳둸个不停,这该不是什么……”

      Ⱪ “闭嘴!不要在说了。”费仲赶紧打断了尤浑继续要说的话,“大王⺴英武神明,我们诸位做臣子的自然不敢去琈随意猜测大王的心思,这叫什ꁍ么?这叫不敬之罪,可是要被砍头訚的。” ff

      “是是,是臣一时间口不择言,多嘴了。”

      “大王驾到,肃静!”

      伴随着宫卫的一声吆喝响起,只见纣王匆匆步伐而来。   “ཧ臣参见吾王,吾王万㭌岁万万岁。”

      诸位臣子们一ﲇ一俨都做了参拜。

      龙椅宝座上的纣王,竟是一声不吭。

      今天的大王非常反常。

      诸位臣子们羣也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大家心情各异。

      上位中的纣王,一双阴沉沉目光一一扫ℯ视援了诸位臣子们之后,好半晌,ꗉ才是说了话:“诸位都请起吧。”

      “谢大王。”

      诸位臣子们各就各位。

      “相信你们诸位臣子们心中一定非常的疑蛉惑吧?孤王怎么会在这大中午时分将你们都给宣召而来呢?哼哼!”

      纣王一声冷笑过后,继续说道慾:倾“缘由无他,今天早上,孤王醒来的时候,做了一个非常떘奇怪的噩梦。”

      ⛊ “你们不妨猜测一下,孤王做的这噩梦,到底梦到的是些什么?”

      ﶖ 君心不可随意猜测,那是不敬之ᔥ罪,可是要被杀头的。

      臣子们的心思可是很敞亮的。

      寻常፨废话흑最⪄多,最喜欢尽鯔谄媚的费仲,尤浑俩人,也都不说话了。

      “呵呵,你们都怎么了?孤王不就靔是让你们猜测一下么?怎么?你们都쀫不敢了?”

      纣王眉头一蹙而起,目光看向了费仲,尤浑俩人:“费大夫,尤大夫,寻常中就属你们二人话最多,你们不妨来告诉孤王,孤王这噩梦做的萀到底是好的呢?还是坏的?”

      “大王,臣臣……”

      “臣不知!”

      费仲,尤浑俩大夫面色瞬间涨得一片通Ẳ红。

      今天的大王很不对劲。

      貌似发生了一些什么不可预测的事情。

      费仲,尤浑几人心情都是越发不安。

      峫 “好!你们不说,那孤王就说了。”

      㡳猝“孤王做了미那个噩梦啊,感觉很不好。在一座空阔的宫殿上,突然出现了一座芔很大很大的酒池,酒池中都是那香喷喷的上好美酒。然后孤王就浸泡在那酒池中欢搹愉,夜夜笙歌……”

      “最后,孤王突然发现满满的酒池中都是漂浮着一具一具尸体,那尸体高度腐烂,白骨森森,……而孤王就一个活人孤单单的浸泡在那满满都是血水的酒꽌池中……”

      㦏“诸位臣子,你们说说看,孤王怎么会无缘无故做了这↎么一个惊悚又是诡㍲异的噩梦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