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东方伊甸园在线

      㟇 高欢从后院回到院子,见李武领着人,正清点着蝗虫,也没说话,便回到了屋子内。

       “爹!少爷咋呢?”李平远问道ਗ。

      李武摇了摇头,“做你的事儿。”

      崁高欢在房间内,给要处理的人,排了个序,他最想除掉的无疑是王氏和高镰,不过王氏是继母、高镰是兄弟,太明显的话,不容于封建礼法,会遭受所有人的唾弃。

      高欢想了想,还是决定先攦处理王家坪,他只是个奴仆,死了影响不大,又能减除王氏一只臂膀。

      不㥯过要怎么处理王家屏,也是个问题,大明虽不是法治社会,但村里有宗法和道德约束。

      如果被发现是他动手,那高欢也就完了。

      另外王氏一伙在庄子里实力很强,那五十个护院,大多是王氏的人,高欢真要对付王家屏,也都先找帮手才行。

      高欢在房间里想了一夜,鸡鸣就起来,在院子中练着刀鑄枪,等天亮时李武便带着一群汉子过来。

      “把里面的蝗虫都抬去晒谷场上晾晒。”李武ච指着院子里堆成山一样的蝗虫,吩咐一句,杨树林等人貞便拿着箩筐和扁担,将虫子装进螘去,然后往外抬。

      “少爷,这些要是粮食就好了,就算二两一石,也能换四五百两银子。驗”李武走过来,递上一张大饼。

      高欢将长枪放在架子上,接过大饼,笑道ࠓ:“这些可比粮食值钱,都是高蛋白。”

      핋“啥,高蛋白?”李武一脸疑惑。  ᴐ “就是好东西的意思。”高欢转移话题道:“李叔俺想搬出这里,你能给世俺找个地方么?”

      高欢昨晚想了想,自己没必要被王氏牵制住,而且也担心不够安全。

      毕竟,王氏和王家屏应该知道,他是装傻了。

      李武知道高欢与高藚有才关系不好,叹息道:“少爷,真到这个地步了。”

      高欢点了点头,李武见此,便不多鐅问,颔首道:“俺知道了。”

      “这些蝗虫晒干后,也得找个地方存放起来。”高欢又道。

      李武颔首,“俺想办法!”

      这时,杨树林等汉子,已经将箩筐装满퀯,高欢遂即与他们一起来到晒銏谷场。

      这里杨家嫂子,还有杨彦、赵宪等少年,已经拿着扫帚将晒谷场打扫干净,等杨树林他们将蚂蚱倒在地上,少年们便挥动着木耙子,将成堆的蝗虫在異地上摊鞻开。

      高欢也拿着耙子帮忙,众人忙了一个上午,才将两万多斤蝗虫,铺满整个巨大的晒谷랞场。

      这时一群人忙完,便坐在村口,杨彦忽๣然指着外面道:“咦,怎么那么多人ᅥ。”

      众人扭头望去,果然看见村子外,出现了一大群人影,三四百人背犰着包袱,赶着车辆,蔽道而行。

      “是流民!”李武脸上露出忧郁之色。

      刚到三月底,就有流民过境,众人心头都是一沉,内짖心感到റ十分压抑。

      这时,流民绕过村子,沿着費道路往南走,桖想必是逃到南直隶去讨饭吃,还有一些流民,兴许累了则坐在村口的路边歇息。

      高䊜欢在村民的論议论声中站了起来,向村子外走去,李平远和几个汉子见ⓟ了连忙跟上去。

      见高欢一行人走过来,坐在路边的歺一个枯瘦老头,连忙起身,有些慌张道:“这位公☆子,俺们歇歇脚就走。”

      流民对于村子来说窈,是很危险的一群人,一般村子发现流民,都会进行驱赶,若是遇见大股流民,全村老少都要拿起偎武器警戒,以免流民抢劫村子。

      这些流民见高欢带着邢一群人过来,以为是来赶他们,都有些慌张。

      高欢打量这伙流民一眼,男女老弱在内,共有四十多口人的样子,无不是衣衫褴褛,人虚体弱,只有七、八个탵年轻人稍微显得壮实。

      流民中大人们一脸麻木的看着高欢,一些面黄肌瘦,头发乱蓬⚴蓬的小孩,则躲在大쑆人身后,用畏惧的目光看着高欢等人㇏,又好奇偷瞄着高欢身后的村子。

      “听口音,老丈好像是登封人,贵姓啊?”高问那老头道。

      老头见高欢似乎没有恶意,叹息道:“这位公子,俺们确实是登封人,距离贵庄不到三十里,是刘庄륕人,叫刘富贵。”

      这话让人高欢有些心惊,刘庄比高老庄还大一些,庄子也算富裕,就算遭了캦蝗灾,有地主撑着,也不至于这么快就出现流民。

      “你们是因为蝗灾,而逃荒吗敊?”高欢问道。

      老头摇了摇头,“是因为刘老爷被李际遇杀了,庄子里粮食,让李际遇抢光。俺们田里的庄稼被蝗虫吃光了,刘老爷死后又没处借粮,要是待在庄子里只能饿死,⛟所以趁着还有些粮食,便往南直隶逃荒。”

      李际遇是登封有名的土絺寇눘,拥众上千人,不过这两年一直藏在山中,躲避官军围剿。

       现在李际遇居然出来劫掠,便说明最近形势严峻,山里日子不好过,而官府这뛐边,也镇不住土寇了。

      昨天,高欢听高有才说,李际遇洗了唐中,现在刘庄也被洗劫。

      飆局势不妙啊!

      这是一个非常不好信号,登封境内土寇多㤋如牛毛,李际遇能劫唐庄,杀刘员外,就能来洗劫高老庄。

      想到这里,高欢有些恼火,王氏这个女人ꊉ,阻碍他组织护庄队,万一土寇杀来,崦她死不要紧,这高老庄㧮两千多号人,却筿都是他要继承的资本,都是他的工具人,损닑失一个都很可惜。

      一众人脸色都不好看,意识到风暴将要来临。

      高欢沉默半响,笑着问老头道:“你们是一흝家人?”

      老头点了点头,“俺们是一家人。”

      高欢又打量他们当中几个壮实的年轻人一眼,对老头道:“你们在这里多歇会儿。”

      큣老头听后一愣,忙给高欢磕头。

      高欢没说什么,便带着众人回到晒谷场。

      喖 “李叔等会陪我去趟库里。”高欢忽然道。

      李武问道:“老爷答应给뉺少爷钱粮了?”

      高欢脸沉下来,摇了摇头。

      箧 李武见此也不多问了,走过来去吩咐杨树林一声,“树林,这里就交给你,不许任何人动这些蚂蚱。”

      “老管家放心!”杨树林忙点头哈腰。

      李武又走过来,“走吧!”

      高欢与李武父子,离了东院,便前往库쨇房。

      这些年河南不太平,年䢽年灾荒,朝廷又无力赈济,局势犹如原上枯草,逢火燎原X,随时可能大乱。

      伛 癖 河南一地的土籺豪劣绅为了自保,大多将自己ꦩ的宅子,修成了土堡,用来防钓止贼寇和强盗袭扰。

      现在登封一地,有实力的土豪,都筑了土堡,高有才做为登封土豪,用了ṋ几年时间,也将自家的宅子修成了坞堡。

      高家的仓库,就在堡垒内,︯高欢到时,几名拿ퟨ着长矛的护卫,正站在仓库外䐂守卫。

      高欢道:“把仓库打开,俺要进去拿些东西。”

      几名护卫却把枪一横,拦住了高欢,为首一人桀笑道:“大少爷,仓库重地,没有夫人的吩咐,谁也不能进仓库。”

      世道不太平,高家着这样的土豪,自然会雇ځ佣一些人手来保护高家的ᐌ财富,同时威慑村民,确保村民按时交租,并去村民家催收债务。

      这些护卫大概五十人,一向匮都是王家屏在管理,所以大部分都是王家屏一伙。

      高欢皱起眉头,一旁李武喝斥道:“王四,是老爷答应大少爷,让大少爷来拿生铁,你没接到通知吗?”

      那护卫一时语塞,显然已经接到了口信,不过却依旧道:“没夫人发话,俺不能开门!”

      高欢见此,知道他有意为难,颮双手握紧,目光盯着王四腰间的刀柄,准备暴起,宰了这厮。

       虽人对方人多,但他是高有才儿子,这群人未必敢伤他。

      “王四,给大少爷开门!”这时,一个声音却从后面响起。

      那叫王四的护卫,寻声望去,只见一䂝个老头过来,惊道:“四老爷!”

      ꚴ老头是高欢四叔高有纲,他走过⃃来,沉声道:“让大少爷把生铁拿走,这是大老爷的俵吩咐。”

      虽说高有纲在高老庄,也没什么实权,但是毕竟是高氏长辈,说话还是顶用。

      王四等人其实早得了高有才的᪖吩咐,知道高欢要来取生铁,也就是为难一榒下高欢,教颸训一下这个傻子,让他明白高家庄谁说了算。

      “打开!只许拿鎤生铁。”王四吩咐道。

      几名护卫得了吩咐,骂骂咧咧的撤了长枪,打开了仓库大门。

      高欢对高有纲道:“四叔,谢了!”

      高有纲不愿意参与太多,摆了摆手,便转身离开。

      这时,高欢见门被打开,走进库房,便见库房内뒰堆满了一袋袋的粮食,还有许多布匹、农具和腊肉。

      这些东䨺西,就算分给整个村子里的人吃,怕也能吃两个月,要是高家人自己吃,几年都吃不完。

      这些年来年景不好,高欢以为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他不常来仓库,没想到仓库里还有这么多东西,心中有些震惊。

      他长与赵宪、杨彦、黄廷这些佃户家的孩子玩,知道佃户们家里有多락穷,别说白面馒头,م连糠都吃不饱,而高有才却有ꧨ这么多余粮。

      ⿥ 㥲 这个世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怪不得人心思变。

      高欢贪婪的扫视一眼,姓汵王的女人,搜刮民财倒是很有一ᝢ手,不过这些东西,迟早都是老子的。

      “在这里돕!”李平㭻远指着一处道。

      ꈵ ȹ 高欢收回思绪,扭头看去,看见一堆生锈的铁块,大概有一千多斤。

      这倒是让高欢有些高兴,于是决定一点也⤻不留下,“李叔ꟺ,找人全部搬到刘铁匠那里去。”

      (求收ᘐ藏,㩮推荐,求书单,求新书投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