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北莉奈热带夜bd

      天边开始慢慢出现光亮时,赤羽慎看见三只音忍村的老鼠悄悄的摸了上来,同样在观察着树根洞里的小樱三人。

      现在的赤羽慎有些纠结,虽然他很想在小樱受到伤害前解决那三个音忍的老鼠。但是这也是属于他们的修行,自己干预太多的话似乎也不是很好。

      叹了一口气后,赤羽慎还是决定等到关键的时候再出手。有时候,苦难才是让一个忍者快速成长的速效药。

      他能救一次,还能救第二次吗?小樱总是需要一个人成长起来,忍者的世界本来就很残酷,意志不够坚强的人总有一天会死于懦弱。

      看着远处小樱坐着睡着的模样,赤羽慎感觉有些像在玩养成游戏,看着自己领养的人物成长。

      天色放明,一缕明亮的阳光刺破天穹照在了这片翠绿的草地上。树根洞里的小樱猛地惊厥,似乎做了一个噩梦。

      一只背着起爆符的松鼠快速掠过草地上的露水,向着小樱在树根洞旁布置的陷阱跑去,眼看着就要触发陷阱。

      ............现在的情况有些复杂,小樱被音忍的一个女忍者金抓住了头发动弹不得,赶来英雄救美的小李被音波忍术克制的死死的,痛苦的趴在地上。

      日向宁次开启了白眼准备装逼,猪鹿蝶三人组也已经准备动手,佐助也在悠悠转醒,突然间,赤羽慎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多余。

      这哪里是救援现场,根本就是X王争霸现场。

      为了刷刷存在感,赤羽慎猛地从树上跳下。这一声动静不小,成功吸引了在场人的注意。赤羽慎缓缓从烟尘中走了出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在赤羽慎身上,小樱猛地用苦无割断了自己的长发,脸上露出毅然的神色迅速与女音忍拉开距离。

      看着小樱脸上的神情,赤羽慎不禁有些欣慰。自己蹲了半天没动手,总算没亏,小樱终于开始有些忍者的雏形了,展现了独当一面的冷静,而不是一味的等待救助。

      差点赤羽慎就当场留下了老父亲欣慰的泪水,还好绷住了。

      然而,还没等赤羽慎有所动作,那边佐助就已经开始暴走了。满身的咒印布满全身,烈日一般灼烧的咒印由红转黑。

      赤羽慎见状直接后退了几步,熟练的蹲在了一旁开始吃瓜。

      “是谁?”

      “小樱,是谁把你弄成这样?”

      佐助全身查克拉疯狂溢出,力量的充实感让他几乎快克制不住身体的杀戮欲。几乎是几个呼吸间,三个音忍便是残了两。

      所有人都被佐助的杀伐果断震惊了,即使是同伴,他们也很难接受在中忍考试中将音忍碾压打残。

      在场的人中,唯有蹲在一旁的赤羽慎对天之咒印发出了赞叹声。若不是不想太过高调,赤羽慎甚至想直接站起来拍手叫好。

      蛇叔不愧是后现代医学的开疆拓土的人物,竟然能开发出这种类似于查克拉充电宝的外挂。几乎所有木叶村的小队都集结在一起了,再看下去就没有多大的意思了。

      赤羽慎微微起身,紧接着便是转身缓缓离去。

      木叶小队这边已经没有什么意外了,几乎是要全员晋级。在场的鹿丸看着转身离去的赤羽慎,不禁面色凝重了起来。

      井野更是一愣,下意识的想要赶上去,却是被鹿丸伸手拦住。

      “跟着他很危险,有事情考试完再去吧。”

      虽是心有不甘,但井野还是接受了,毕竟他们现在是一个小队,并不是一个人。

      注意到赤羽慎离去的不止他们三个,除去小樱的全部心思都放在暴走的佐助身上外,几乎木叶小队都看了一眼赤羽慎离开的方向。

      离开自然是有更加有意义的事情,赤羽慎停在一处树干上,扶着树稍微辨别了一下方位。他记得香磷似乎也代表着草之国参加了这次中忍考试,只是关于这段剧情存在太多争议,赤羽慎也不确定存不存在。

      香磷是旋涡一族的后人,破国后,香磷跟随她的母亲流浪到了草之国的草隐村。被收留的代价是利用特殊体质治疗伤员,与被榨干查克拉而死的母亲一样,香磷也在重复母亲的宿命。

      最具争议的莫过于剧情里是佐助用狮子连弹从熊口救下了香磷,但是狮子连弹是佐助对付音忍时创造的。

      开场考试时,由于人太多赤羽慎又是中途插入,他也不确定香磷到底有没有参加考试。所以他决定找一找,若是找到了就发了。

      现在的香磷还寄宿在草隐村,对于那个榨干她母亲的村子并没有半分情感,若是不然也不会投靠大蛇丸。

      要说蛇叔的魅力还是很大的,几乎所有的追随者都是自愿跟随。除去佐助外,都是心甘情愿的追随着大蛇丸。

      “二柱子真不懂事。”啧啧感叹几句后,赤羽慎奔向了另一个方向。若是说有熊的地方,没有人比赤羽慎更会找熊了。

      靠着一些植被剐蹭的细微的痕迹和气味,赤羽慎进入了黑熊的领域。一边找熊一边东张西望,心想。

      “草隐村什么忍者啊,熊的领域都乱闯吗?”

      一般的新手忍者很难分辨一个地方是否有熊出没,一般的熊几乎都在晚上行动,极少白天捕猎,除非真的饿极了。

      但不管怎么说,能闯进熊的领地就很离谱。

      “吼-----”

      前方的林子猛地传来熊的吼叫声,赤羽慎一个激灵猛地调转方向朝那边冲去。一边飞速踩着树干前进,一边默默为熊默哀。

      这个世界上又要多一头饿死的熊了,真可怜。

      另一边,香磷与追踪的别国忍者的两个同伴走丢,不知不觉就走进了一片不熟悉的林子。本想着只是在附近走走,却是没想到引来了一头大黑熊。

      此时的大黑熊兴奋的吼叫着,口水不停的在利齿上冲刷,像是一副饿了许久的模样。香磷想跑猛地被黑熊一掌打飞,她默默的咬了一口自己的手臂恢复了一些伤势。

      整个人却是陷入了绝望,她只是一个医疗忍者,同伴也只是将她当做药包。这样的她怎么可能逃得了?

      眼看着黑熊就要扑上来撕咬开自己的喉咙,香磷甚至可以闻到黑熊口里的腥臭味一阵阵袭来。

      “找到你了,小可爱。”

      赤羽慎从树上一跃,跳在香磷面前挡住黑熊。

      看着从天而降的赤羽慎的背影,香磷感觉有些不真实,心脏砰砰直跳。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的感觉让她有些喘不上气来,可是,怎么能站在黑熊面前呢?

      她很想出声叫那人离开,却是害怕的发不出任何声音,这可是一头饿疯了的黑熊,是不可能害怕人类的。

      香磷有些崩溃,她能想象到自己和那个人都会被黑熊撕开喉咙。然而下一秒,香磷瞳孔猛缩,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