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漫画绘本>

      “......팙你还真是死性不改啊!”

      “这叫做爱的力量。况且猫只有你才得到了这种恩赐,所以你就必须成为别人所嫉妒与羡慕的人,你要承受前所未有的痛苦与惩罚。”

      “为什么不是쨄享受?就好像在学校考了全校第䖘一回去还要被父母毒打一样,理由是【只楬不过得了一次全校喬第一而已,但你还是要在我的打骂下努力学习】,那样也癀太残忍了吧。”

      “唔....䬇..现实中的确不会这样,父母멪可能高兴都来不及。但是...敵...”訰

      “但是......?”

      “当你拥有世界上唯一的猫⸇娘㎏后,这件事情就变得意义꾵非凡。你就准备接受制裁吧,宗人君。”

      “哈?这的确是䦵一种恩赐不ⶂ错싨。”我偷偷看了眼身后웍那对猫耳仿佛听到什么正在可爱颤动的糯糯,“可你以为那是我愿意的啊?”

      “不㱽是你......愿意的!鋸?”

      ......不妙,好像跃过某条红线踩在了雷区的位ꕽ置。

      “你知不知道꼸你拥有着可能是世界上唯一的猫娘这个닽事实啊宗人君?当独一无二成为了现实,就变成了别人的眼中钉。我也想要一个和你一样的猫娘,结果我买了一只猫它就是不变我能有什么办法。或者说需要其他的东西,比如说爱,但无论怎么样,糯糯是我所认知的唯一一个猫娘,你知不知道,宗人!而你还无所谓的说这不是你愿意的,简直就像小孩子拿着冰棒还说祅这并䚟不是我想要的一样让人讨厌。”

      “这个......”

      “如果你不愿意,就将糯糯让给我吧,我把我买的那픴只猫换给你。”

      “换给我?你既然喜欢猫娘那你一定会买母猫吧,为什么要去买一只公的波斯猫?这怎么看都是你有问题吧?”

      “我又不知道那是公猫。再说一旦被激情冲昏了头脑,谁还会有心思去分辨那是公猫母猫?”

      옏 “......”

      “你是不是某个隐㗘藏的咒术师?不然这种只会出现在传说中的东西,怎么婔可能成为现实?” 拺

      她也不必那ಪ么认真追究吧?

      既磛然都认为那是传说了,咒术师也只能是传说吧䋊,为什么还会去纠结那个问题?完全就像在胡说八道一样。

      “十分抱歉,我这就去找贤者之石。”(【贤者之石】捏他自荒川所著的【钢之炼金术师】)

      我破天荒的跟上了她中二病的脚步,可实际上只是我想早点离开这里。

      虽然心里一直在默念着【我并不想用你去鏘做交易】的话。

      ꏔ但是......

      (对不起糯糯,我去去就来!)

      这么想着,脚下生风烒准备夺门而出。

      不过——

      “不准跑,宗人!”

      퐿 “!”

      如同白天那样,听到这句话时,已经太迟了。

      与我相对而立的友璃突然压倒我的身体。

      在突如其来的偷袭之下,我的뉧身縒体往后倒。我反射性ထ地想做出护身动作,但身子落到柔软触感上的速度却比我料想的更快。

      榻榻米。

      因为榻榻米的缘故艻,并핧没有很痛。

      而友璃和೦服㿘翻飞,体重全ꆡ倚到我的身体上来。

      “呃、呃,友璃?”

      “这场游뵩戏还没结束,所以......宗人你不允许跑。”

      不知道什么原因染上的绯红——不、她喝了酒。身上并没有很重酒气,但扑面而来的是从她䀤嘴里飘出的味道。既不Æ是清酒也不是洋酒,唔、就是很普㻱通的葡萄酒,散发着葡萄糜烂而发酵出的甜美味道,酒精的关系,友璃呼出的气息带着葡萄酒的香味,连同带着诱惑的荷尔蒙以及幽幽少女的香味。

      ՞ 怎么回事!?

      她、她她她她她喝酒了?

      糟糕了啊。

      꽾醉酒状态的友璃,经常会作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虽然与我比较起来她算特别能喝的,但醉酒后也是特别能疯的。不过......如果是葡萄酒的话,千杯不倒ﶒ友璃应该可以做▇到,为什么、为什么她能喝成这样?

      “唔、宗人,你太笨了。”

      ......!她、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明明⊪今天你有很多的机会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但你总是被动着而没有勇气......”

      友璃捧着腮帮子望着我。而好不庮容易调整到能平心静气回望她的我,则是运作着团团转的脑袋,缓缓地准备编织出自己的话。

      “那.㻃.....那个,友挧璃......你在说些什么?”

      ﯖ ᑲ “我在说些什么?你真是笨!”

      友璃在近得可以接吻的距离之下,用和草莓果컸酱一样甜美的声音轻声说着。

      뚸......再怎么强调【笨】,但无论怎么想,她要说的话都将影响一个人的将来,这肯定是意义重大的。

      而且,自己也十分重视那个人,就更不用说了。

      况且,她和我不仅仅是关系上的亲近,此时更독是身体上的亲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啊!빁

      友璃——平时绝不会做的事因为酒醉带来的落差感,让友璃变得比平时可爱许多。 顏 쳇 除此之外,倪还有女生特有的幽香、近得相互接触的身体,以及抵Ἂ在我身上的两团柔ౠ软触感。

      “唔....펊..”Ὅ

      她、她她她她和服里什么都没有穿......她是把和服当浴衣穿了吗?

      非同小可!这件事情的发展程度非同小可!

      쫚加上她有意无意抬起的没有和服裙遮掩的腿.....⍍.

      等䥡一下、为什么她会﨧在和服里穿白色的吊袜带与白色而透明的长筒丝袜,这么说她之前是在鵡足袋里穿着另外的袜子?哇咧咧咧,这是什么独特的品味啊? 窂

      ......对了。

      ——吊袜带。

      之前侑以和我说的那个玩笑,虽然声音┣很小,但难免会被听去......

      “哇啊、真是恶心!”

      ——让我去死吧!

      我不知道瑞夜和糯糯那两章若有所思的小脸是想要做什么,但理咲绝对开始自心底鄙视我了。

      这就是社会性死亡吗?

      不要啊!

      “宗人띘!”

      ᄵ 怀里响起的弹可爱声音。

      ......对了。

      我的怀里还抱着名为矢晓友璃的炸弹。

      将目光移回她的身上..⡊....不妙啊!

      友璃似乎终于諴放下了平时的【坚强】一面,最后还是拂拭不了害羞,有些烦躁地将用手挠着脸颊。

      砕 以了解她的人来说那真是糟透了,但是难点在于那反应还挺可ጩ爱的。

      因为酒力展露出的软弱,与记忆比较,总会让人眼前一亮不是吗?

      “可不可以在这里玩游戏?这次......这次我不会作弊了.....鹋.可不可以留下来一起玩游戏?”

      “你喝了......不对、你吃了什么?”

      “吃......了.....紿.什......么......酒心巧克力哦!”

      我顺着她的手指,看到了不远处地上还染着巧克力渍的锡箔纸ႂ。蜥 猡

      댣“什么!?你、你你怎么能吃那个?”

      如果算酒量的ꪱ话,在女人中友璃的酒量属于佼佼者,但在她的身上,就像有诅咒一样——吃巧克力也会【醉】。理论艕上不像酒精的效果,但넙实黹际늰上却和酒精一样会麻痹友璃죙的神经,导致醉酒状态。这样说明吧,想要灌醉友璃的话,不需要喝酒,给她一颗巧克力即可。

      㥾很神奇吧!

      没错,就是这么神奇。㱍

      但更神奇的是,明明自知自己不能吃巧克力的结果她还义无反顾的吃了。

      鿒 简直糟糕透顶。

      “什么时候吃的?”

      “刚刚哦,就菛是在第二轮游戏惩罚结束后。”

      列 “你吃了多少啊?”

      “就、就两⯴颗哦!”

      听后,我松了口气。

      “宗人、你是不是在想一些色色的事情?”

      “怎、怎么可能?”

      “那......”

      咻地。

      友璃用她纤细美丽的手在我的皽胸口画圈圈ྤ说道。

      “要不要和我做一些亲热的事情?”

      “......ബ不要、绝对不要!”

      “那就参加游戏吧!”

      说着,友璃䭿用莫名机械化的动作,在我身上坐正,俨然在娇羞的状态下稍微恢复了【坚强】。

      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