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玄幻异界>3D

      番茄社区v

      这时她飘到跟前,伸手摸了摸雷恒的脑袋说道:“咱门娘俩也算注࡝定有缘,我本名公孙玲珑,千年前曾是灵月门门Dž主……往事不提也㤂罢,孩子如果你愿意,从今往后你便称我为老师吧!”

      听到公孙玲珑如此一说,雷恒二话不说便朝一旁的公孙玲珑行了跪拜礼。

      “徒儿拜见老师”ꌬ

      嚀 “行了行了,叩一下头就行了,老师现在这个状态也没什么可送你的,等你到了战王实力老师就送你个好擦东西。”

      “那恒儿就先谢过老师了ᜱ”

      雷恒心里哪有想过要她껟什么东西,从小没有感┅受过母爱的他,今天能拜탏她为师已经很开心了,哪㷫敢奢望别的什么。굕

       “你这孩子,以后跟为师不用客气,你也可以把我当作你的母亲一样就行。”ᤝ

      雷恒点点头问道쩊:“老师你軛可以跟我说说你以前的鏻事吗?”

      “你想听什么?”

      稁“老师就给我讲讲䘂你鴡还是“灵月门”门主之前的事吧!”

      “一千五百多年前,弘武帝国还是大陆上最强盛的帝国时,灵月꣔门就建在天武城郊外一座灵月山上,门内弟子数万人,外门弟子更是达到十多万之众。 ⴜ

      主要由五大峰掌管组成,每个峰的首座实力都在战圣级强者以上,因门众众多,山高地险易守难攻,经过几百年,五代人不懈努力的发展,此时的灵月门的势力可以算得上是帝国数一数二的门派,连帝国皇室都要让我们三分。升

      随着时间推移当年那些战圣级的首座强者门都已年迈,而新晋的首座传人实力普遍都要低很多,五大峰⭓只有主峰首座实力达到战圣级,其他四峰的首座实力都在战㰍圣以下,甚至还有战王的实力。而在大陆之上的强者对其而言,战王根本不值一提,更别说战斗了。

      就在那时쐎我被推举为灵月门门主,因为⒔就我的实力达到战圣级,所㳌以理所当然的成为门主。之后几年里,门内弟子就逐渐减少四层多,外门弟子当时ⷋ只有两万不到,就是쿧从那时开始灵月门已经开始走下坡路,被淘汰只是早晚的事情。 

      可是就在老师当上门主不到三年时间里,敌对门派日益壮大,甚者有赶超灵月门的劲头,最终在第五个年头我们两派彻底翻脸,所有的争锋相对﬚都摆在明面上。

      三天两头发生对峙,弟子在外任务只要碰到对方뺲,不分青红皂白都会大打出手,最终演变成两派大战,一毝次大冲突中湳对方还是以损失两名战皇为代价结束璿了这场战争,从那以后对方就ᅋ没有明面上找过灵月门的麻烦。

      可就在一年后᷿,我收到飞鸽传书,门内弟子在外任务惨遭团灭,其中还有一名战皇首座危在旦夕,我便知道是他们搞的鬼,但是当时没顾那么多,縇便只身前往救援,当到了事发地,已经来不及了,同门师兄师姐们已经全部遇难,而对方却有两名战茘圣强者和四名战皇强者,他们早设下埋伏等我入套,最终还是不敌陨落在旗山涫下。尧臣得知后已经来晚了,他找到ﵻ我的元丹把我带回,之后便把我的갏元丹炼化成涅磐转生丹,我涅磐转生后便还梑保留意识,同他作战”

      “之膕后老롧师没有战对方报Ή仇吗?”雷恒问道。

      ᭝ 冤“作为一枚神品丹药,就算有自我意识,实力在强也没办法离开其主人百米开外,而尧臣曾经也问过要不要找上门报仇,但考虑到他的战斗实力,而且不知道对方底细,最终我拒绝了。”

      “햪老师知道暗算你的那些人,门㨿派都有哪些?”雷恒问道。

      “主要还是幻魔宗那抾些人,仙戮门也有一名战圣强者,其余的都不足为惧,有几个附庸门䌓派也只是῱充当炮灰而已”

      听完睊公孙玲珑讲完她过去的遭遇雷恒感到可惜不已,如果老师当年没有遭人暗算,或许她也不至于沦落ᨆ成一枚神丹,被困千年。也许她也可以儿孙满堂过上雉一즽个女人该有的生活볒,最终幸福的老死。

      룢“老师!以后就由我来孝敬你,你没䬘做完的心愿将由我为你去完成”雷恒看着公孙玲珑퐷说道。

      “乖……老כ师相信你,好了今天就到这吧!以后有什么不懂的随时可以找我”公孙玲珑说道消失蒑在雷恒眼前。

      雷恒䗮收起那两本秘技功法,便退出了灵魂海。在自身灵魂海中对时间根本没有概念,不知道外面已经过了多久!ퟡ

      此时护送雷恒到队伍စ已经到达官洛地界,一路上并没出现什䄢么问题,镖头此时一副普通人的着装,外人看来就是雷恒的父亲带着自家孩子路过此地,身边虀跟着几名仆人而已。

      没过多久裂便到了官洛镇上,镖头找穒了间普通客栈,一行人便在客栈屁暂时安顿下来。赶뺠了两天路人畜都需要休쭚息一夜,这样也好第二天继续赶路。之后镖头安排手下喂好马匹,大家吃过饭以后便回客房休息了,他伙同两名手下出⴦去补给些路上蝴所需的物品洌遍。

      雷恒一个人在房内也不觉得害怕,只是觉得有些无聊ई,这时他想到了葉那块玉简,一直放在他的怀里,他掏出玉简握在手里看了一会,想起老师说过只要滴血就可以认主。

      慕雷恒左手拿着玉简,右手食指往嘴边뀨送去,准备咬破手指将玉简认主。可他手送进嘴巴时还是下不了口,咬了几鿬下还是不够狠,疼쭹是感觉到了,但还是没咬破。毕竟还是个孩子哪会不怕疼的,实在没办法他找来了ꯐ镖头携带的武器,用手指在其刀刃上一划,疼痛感瞬间让他缩猻回了手,此时手指上的鲜血已经开始往外冒,雷恒即刻往玉简上滴落。

      뮠 当献血接触玉简时,賕玉简全身冒起红光,血液聚集在其表面上,慢慢没过了原先表面的那个名字,雷恒已经感觉有点头晕目眩的感觉。

      “꼌怎么会吸掉这么多血,老얹师不是说只要滴一滴吗?”雷恒心里想着。正当他开始慌时,珍玉简也不再继续吸他手指上的鲜血,而玉简表䤎面上的两坑个字已经消失不见,取而埯代之的是他的名字“雷恒”二字。

      “这是不是就算认主了?”雷恒心里疑惑不已。

      之㋿后他试了无数种方法都没能进入老师说的那㩅个小世界,最后只好放弃了尝试,下次问问老师什么原因。而他此时却可以随意用意念召唤玉简出现在他面前,反之则可以让玉简消失不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