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桌上课玩奶摸下面的小说

      张世杰在帅船上心绪不宁地踱着步子。战斗打到现在,他知道,除非出现奇迹,否则,失败已经避免不了。他的心犹如被猫抓般难受,可是又毫无办法。

      “张帅,张帅,我,我们顶不住了。”团툞练使翟国秀跌跌素撞撞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叫道。

      䯁“ヅ闭上你这鸟嘴,你再敢动摇军心,老᱕子杀了你。”张世杰停住脚步,心情烦躁地怒喝一声。

      “张帅——”翟国秀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眼泪鼻涕都出来了。“我们赶紧逃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揾

      “唰!”地一声,张世杰拔出腰间佩剑,架在翟国秀的肩上,犹如一只凶兽般吼道:“回去,再要在这里啰嗦一句,老子马上ꅳ割下你的人头,挂在桅杆上寯警㍫示三军。”

      숁翟国秀的身子哆嗦了一下,然后,慢慢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翟国秀离去的身影,张世杰颓然坐在了一张杌凳上。

      左前方不远处,一名虬髯胡须大汉,挥舞着一把亮闪闪的大砍刀,拼命抵御着不要命似地往宋军战船上跳的元军士兵,他的前后左右,不断地有士兵쟒倒下。而他的紫色战袍也沾满血迹。

      “弟兄们,身后就是我们的官家,不能让愆这些蒙狗冲过去,为촻大宋效死的时Ꜻ候到了,杀。”他大声呼喊着,为自己的士兵鼓劲。

      而他身后的士兵,也全然豁出去了,举着砍刀、长枪、弓弩,不要命地砍、劈、剌、射,死战不退,前面的倒下一个,后面马上补䃻上一樵个。甲板上倒了一地的尸体,鲜血如河水般流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终于击退了这股元军。

      虬髯大汉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和血迹,转身朝不远섛处的帅船跑去:“张帅,这样打下去不行啊ꮯ,弟兄们死伤太大。我们得改变打法了。”

      ኲ“左将军,你认为要怎样改变打法?”ॐ张世杰冷笑一声道。

      “反正下官就是这样认为的?”游骑将军左大脖子一拧,不服气地道。

      “回去吧,战死在沙场,不是我们这些军人最好的归宿吗?你还想再求什么其他ᘶ的东ᢰ西?”张世杰不耐烦地挥挥手道。

      “张帅,要不,我们砍掉铁链,让战船各自为战吧。”左大壮了壮胆子道。

      “左大,你也给我讲这一套?”张世杰怒道。

      “张帅,就⭓试试吧。说不定好使呢?”左大心有不甘地道。

      “是啊,张帅,我们不妨试一试。”刚擸刚过来的副ū帅苏刘义闻言,也插上一句。他⇂也是满身血污。

      张世杰朝苏〕刘义看軺了一眼,他可以朝翟国秀摔脸,也可以给左大摔脸,盾但他不Ǡ能跟苏刘义摔脸。叹了口气,他道:“苏副帅,砍了铁链,本帅就怕众人会各顾各逃命啊。军心一散,那不是全完了吗?”ἕ

      “会逃走一批,但下官肯定大多数将士会跟着大帅血战到底。”苏刘壼义语气肯定地道。

      “你倒是有信心。”张世杰略略不快地道。

      秎 战前,当张世杰决定将千余战船连成一쐜片的时候렘,苏刘义就反对过。但张퓮世杰没有听进去。现在听苏刘义老调重弹,他当然不快。

      “张帅,反正到了⑃这个时候,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如就试试吧。”苏刘义苦口婆心道。

      张世杰只是不语。

      틳 “圣旨到。”一道声音从远处传来。三个人扭过头,闻声看去,就见殿前司禁읰军指挥司江钲带着十多名侍卫,手举明黄色的圣旨,从连接成一片的战船上一艘一艘跳着跑过来。䲜

      都到火烧眉毛㘵的时候᪾了,小皇帝又凑什么热闹?三个人的心里都生出了些许疑惑。

      也难怪他们疑惑,如今的太后杨氏,只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子,小皇帝更是只有八ꀅ岁,他们怎么懂得打仗?没有被吓得哭哭啼啼就算不错了。

      可是不是跟打仗有关的,又会是什么呢?难道太后跟小皇帝不知道事情轻重,在这个时候还要说跟战场无关的事情吗?

      “张帅,圣旨到。”转眼,江钲已经跑到张世杰跟前,将两道圣䊆旨高举头顶。

      颟 “战场之上,敌我双方正在酣战,原谅本帅不跪接了。”张世杰略略傲然地道。

      江钲微微一怔,苏刘义跟左大也略有诧异地看了张世杰一眼。但三人都没说什么。

      也不能说张世杰说得不对。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指挥官不领能须臾离开指挥位置。

      “好,下官这就念圣旨。”江钲展开第一道圣旨,就念了起来。

      “朕膺昊天眷輚命,而国运维艰,南下岭南㈊,始登大宝……”

      江钲宣读完两道㰶圣旨,张世杰脸上的表情阴晴不㘻定,而苏刘义和左大则有喜色。

      两道圣旨,第一道,是让宋军统帅张世杰马上下令砍᩟去连接船䰤只的铁索和缆绳,让쬫宋军战船以两艘为单位自行组成敗一个战斗小组对敌作战。

      瞱第二道圣旨,是让张世봶杰将所有战船编成三支船队,其中一二两支船队各对付瓱敌军南北两ꌈ支船队,第三支船队作为机动。”

      赵昺的这两道圣旨都是有针对豜性的。既然是铁索和缆绳阻碍了我军战斗力的发挥,那就把它们砍䳄掉。这样,每艘战船就可以灵活自主,就能全部参与战斗之中。

      至于以蟕两艘战船为战斗小组战斗,赵昺的娕想法也很简单。我军的士兵个打个打不过对方是吧,那好啊,我们不是在数量上占优吗?那我就两打一,两艘战船围攻你一艘战船,两个人揍你一个人。如㮷果这样还打不过你,我只能认命。

      ⑩第二道圣旨,是因为他在前世的资料上看到,张弘范将元军譡分成南北两支船队瑓,利用涨潮和退潮,分别发起进攻。涨潮时,南面的埽战船发动进攻,退潮时,北面的战船发动进攻。这样,就能借助潮水加强攻势。

      鷙 慀 既然如此,那么,他为什ꪊ么不能照此໵办理呢?现在就组成三支船队,让第三船队机动,涨潮时参与셃对付艖南面之敌돲,退潮时掉过头来对付北面之敌。这样就始终不让张弘范得便宜。这样硬磕下去,还愁打不赢吗?

      “江指挥使,这两道돷圣旨真的是小皇帝拟的吗?”张世杰狐疑地道。他有理由叢怀疑。无论是小皇帝还是太后,都不可能拟这两道圣旨,既➺然他们拟뿍不出,就是旁人假借小皇帝名义拟的。

      “张帅,你不应该质疑圣旨。”江钲边将两道圣旨交到张世杰手里ⴜ,边严肃道。

      “张帅,不管是不是官家拟的,既然是圣旨,我们就执行吧。”苏刘义劝道。

      “是啊,张帅,就照圣旨上说的办吧。”左大㠏也道。

      “张帅,下官刚才一路行来,遵照官家的旨意,已经녪砍掉不少铁链了,我军许多战船都已经按照圣旨的意思参战了。”江钲见张世杰仍在犹豫,就道。

      “什么?你怎么能这么做,这不是在干扰本㠂帅的指挥吗?要是毁了大局,你该当何罪?”张世杰大怒道。

      畐“哼!什么毁了大局,眼前的大局不是已经毁了吗?”江钲冷哼一声道。他是殿前司禁军指挥使,别人怕张世杰,他不怕。“况且,下官刚才已经说了,下官这样做,是按ℓ照圣意执行。官家为什么让下官这么做?就是㦦怕你坚持己见。欃”

      张世杰狂怒,一摔袖子道:“삚江钲,别以为你是官家跟前的人,ᩑ就有恃无恐。官家那么小,怎뜤么会有那样的主意,八成是你뤞们这些人撺掇起来的?”

      ﺑ苏刘义赶紧上前拦住两个人。对张世杰道:“张帅,不要耽搁了,既然有了圣旨,绍我娟们还是照办吧。”

      就在此时,远处有人喊:“团练使翟国秀叛变投敌啦。”

      几个人往远处眺望,就见原先挂着翟字旗帜的战船,桅杆上的旗帜全部仆倒。大批的元军蜂拥着往那个缺口冲去。

      “杀蹂才翟国秀,竟敢当蒙퍘虏的舔狗去。”几个酮人同声䵈骂道。

      “不好,那些蒙贼都朝中军大寨冲去了,官家有쟘危险。”江蕛钲惊呼一声,扭头就跑,想边跑边道:“张帅,你䎏别坚持了,赶紧下令吧。”

      左大郩也往自己的战船上跑,叫道:“既然已有圣旨,俺老左这就砍铁链去。”

      ྚ“张帅,再要犹豫就来不及了,赶紧下命令吧。”苏刘义也是万分焦急地道。

      张世杰终于站直身子:“好!就照圣旨办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