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狗贱奴

      这顿饭倒是吃的很热闹,虽然岳丽丽没有表现的太出格,看起来很正常的样子。

      也没有太亲近贾浩云,可秦淮茹就是觉得她有问题,感觉她在打贾浩云的注意。

      傻柱和马云鹏这又加了一个许大茂一个劲的互掐,各自给对方捣乱,一抽空还想着向岳丽丽献殷勤。

      最郁闷的就是马云鹏了,本来今天是个很好的机会,这没想到多出了傻柱和许大茂来。

      这俩人脸皮可是真厚啊!人家贾浩云又没邀请他们,还直接给留下了。

      他也没办法,不过作为一个“官二代”,他还是对自己有信心的。

      杯影交错,一会的功夫这三人就有些醉了,反而喝多以后这三人还相处的更融洽了一些。

      岳丽丽这也清静了好多,她见多了这些臭男人对自己献殷勤,也能很好的处理好这样的事情。

      既不疏远也不亲近,这也算是一项技能吧!

      项国安师兄倒是一如既往的对待师姐,师姐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样子,不过这一顿饭是真的好吃,这就是她的感觉。

      贾浩云和秦淮茹把他们一一送走,秦淮茹也显示了一把女主人的气度与客气。

      她其实也是在展现自己的所有权与地位,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岳丽丽的那一瞬间她就有了这样的想法,抛开了以往的那些羞涩。

      当然把他们送别以后,她单独面对贾浩云的时候多少有些心虚。

      贾浩云哪会知道秦淮茹有这么多的想法,他还觉得今天秦淮茹表现很不错呢。

      俩人配合的很默契,有那么点“夫唱妇随”的意思了。

      不过这一顿饭吃的倒是把他今天心里莫名的焦急给平复了下来。

      这个焦急感就像是第一次约初恋一起出来的那一种期盼激动但又有些担忧的感觉。

      贾浩云暗骂自己没出息,他俩成亲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人家就是来家里暂住几天还能焦急成这样,也是够了。

      俩人进屋以后,贾浩云就把自己的小想法跟贾母和秦淮茹说了一下,看看她们有没有什么意见。

      想着等奶奶的病好了,正好找几个长辈把日子给定下来。

      秦淮茹这个时候连耳根都红了,屁股上似乎坐上了钉子,心里也焦躁的不得了,两只手一直拿手指弄着自己的辫子稍。

      贾母倒是很开心,想着儿子竟然想到了自己前头,长大了,没准明年她就能抱上孙子了。

      贾浩云也是提前和她们商量一下,见秦淮茹也没反对就想着过几天奶奶病好了就和她还有二叔提一下。

      这一晚贾浩云倒是睡得不错,一觉到天亮。

      就是秦淮茹辗转反侧的睡不着,这给奶奶看个病就要把自己给嫁了?

      但你还别说等奶奶病好了,她的长辈也就是奶奶和二叔都在城里,这样的机会还真不多。

      对了,昨天晚上贾浩云还郑重的把他第一个月的工资和票交给贾母,贾母高兴的不得了。

      虽然以前贾浩云也有工资,不过那个时候都是贾母替他领取了,没想到儿子正式上班以后的第一个月的工资还都交给了自己。

      在贾母看来这是贾浩云的一种态度,这可是当着他未婚妻的面给的,这明显是要显示她在家中的地位。

      她悄悄的看了看秦淮茹,见这个未来的儿媳妇也没什么反应,就更加的高兴了。

      她可不知道贾浩云把奖金和补贴的票都给了秦淮茹,不过这些贾浩云和秦淮茹都没有多嘴。

      毕竟婆婆和儿媳之间能不能够和睦的相处都要看贾浩云这个调节剂了。

      第二天上班前,贾母悄悄的给了贾浩云五块钱和一些粮票。

      她虽然知道贾浩云有本事,有时候能有一些外快,但现在上班了花销也大,不能不给儿子钱,再说了中午还得去单位吃饭呢。

      贾浩云也没有拒绝,拿着钱带着秦淮茹就出发了,他要先把秦淮茹送到医院再去上班。

      今天上班贾浩云还去了一趟后勤,这不他上次换的食堂餐票菜票和细粮票有些不够了。

      本来他们换票都是各个部门统计,统计好以后在到后勤一起兑换,兑换好了在分给每个人。

      但前两天正好统计的时候正是秦淮茹找他的那天,他就给错过了。

      师兄和师姐本来想着给他匀一些来着,他想着自己挺好吃的,主要是他不太爱吃粗粮饼子,想要兑换的细粮票不少就拒绝了。想着直接到后勤老头那兑换。

      没在运输队统计也好,他总是吃细粮,要是让人知道他兑换这么多的细粮票还不炸了锅。

      可能有人会问,他这天天的吃细粮人们能不发现?

      要知道厂里可是有一万多的员工,谁没事会注意贾浩云中午吃什么。

      师姐现在也老出差也不常和他一起吃,虽然师兄项国安和他常在一起,但人家条件也不错,况且项国安也习惯了贾浩云的“阔绰”。

      关键是项国安的朋友也不老少,也不会天天的和贾浩云一起吃饭。

      贾浩云中午吃饭的时候也多少会避讳一些,甚至有的时候会打饭回运输队吃,还能多弄几个馒头,这也是他储存粮食的一个方法。

      主要是为以后储存一些熟食,要不然在“大灾”时期,你就是有米面一做饭那味道不就引起人们的注意了。

      再加上多存一些熟食也是为了以后有事的时候拿出来方便。

      这样还能把粮票换成食物,省的他一点一点的去买。别看他空间超市有不少白面,上文也提到过他不会蒸馒头啊!

      其实是进入空间超市吃,还能吃点别的,要不然你以为贾浩云这一个月是怎么过的。

      来到后勤处,那老爷子还是那个造型,看着报纸喝着茶,依旧不怎么搭理人。

      贾浩云依然先递烟,再给点上。没想到老头还认得他。

      贾浩云又从兜里掏出两个苹果递给老头,并说明来意。

      他现在还有不少票就想着多换一点,借口就是给好几个错过统计的运输队的人员换的。

      这个借口也正常,毕竟运输队的经常出差,错过换票的人也不少,单独和他换的人也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