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浪漫言情>

      喀拉湖水鬼一战虽由仇天魁他们发起,但终其缘由是多方面的瞘,有水鬼威胁喀拉湖的安危,民心所向在里面,也有乌依古尔两人被绑架。

      但其结果却是很多人无法预料的,虽然仇天魁几人攻破了水鬼船房,但趁火打劫却有其ጿ他人参与。

      暗处有王凯,明处有颜西北,还有马家帮。

      而且,王凯与颜西北都不约而同的把事情推到了马家帮身上。

      暗处的王凯一边杀人,一边提前安光排人去┢巴丝玛散布谣言,让自己属下在巴丝玛大肆说这件事是马좰家帮做的。

      颜西北悍就简单很多,他直接让人洗在大庭甮广伎众面前杀人,然后利摽用这次杀人,硬是把这件套在了马家帮身上。

      同时,紐他们两人的目的都是为了对付马家帮,只不过王凯还想弄死伊吾卢즧这些水ⱂ鬼,颜西北却想拉拢伊吾卢。

      在喀拉湖西岸,杀死两个水鬼的人正是王凯的下属。

      于是在王凯的算计下,让他的手下杀人后就快速离开了事发地,马家帮才姗姗来迟。

      随着马家帮的到来,他们当然看到了死在湖边的两个水鬼。

      马远华坐在马背上,皱眉看着死于非命的两个水鬼,他向四周眺望了一下,勉强能在地上看到马蹄印远离这里。

      “看样子,是有人赶在我们前面动手了“花俞无聊的玩弄着短刀,道。

      达昂露出衫了意外的神色,盯着被乱刀砍死的两个水鬼,咋舌䓧道:Ἡ

      “下手可真狠!“

      “这卅两个家伙是活活被乱刀砍死的,肠子都被砍露了出来,要说动手的人跟水鬼没仇我都不信“

      阿合奇阿洪也跟在一起,他皱眉看了一下死掉的水鬼,又瞄了一下马远华,要说杀人狠,马远华也不遑多让,甚至已经到了变态的程度。

      쳄 兀格台也说道:

      “是有点狠了!“

      暍 “可在这里,到底是谁跟水鬼有如此大的仇,专门趁水鬼老巢被攻破,跑到这偏僻的地方来截杀水鬼的?“

      随着兀格台的提问,马远华顿感有什么违和的地方没发现,可细想之下,他们要是没来这里就不会发现这鱌两个水鬼被人乱刀砍死在了这里,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䱫旋即,马远华对聂军问道:“不知道魏兄鏉对此有什么看法?“

      “有什么看法?“…聂军心里面笑道:“还能怎么看,这明显就是恩师叫人干的,而且我还知道,砍死这两个水鬼的兵器,是唐避军统一制式的专用马战长刀“

      聂军一到现场,注意力就落在了已死的水鬼身上,他虽然没有下៪马亲自查看,但朝齌夕与唐军相处,与大唐骑兵武器相处,还是让聂军从水鬼的伤口认出了是⒓唐军所为,随即聂军也推断出了此事定是王凯的杰作。

      而且,聂军还从这件事推断出了王凯的心思。

      “嫁祸马家帮!”

      ⷺ潵赶在马家帮出现前截杀水Ⳕ鬼,要是王凯왟没有目的,打死聂军都不信。 迋

      “恩师真是够阴险的,但我喜欢”聂军暗喜道。

      当然,事情的真相聂军绝不会说出来,他当即揣着明白装糊涂,也是一副迷茫的样子说道:

      “我ᇻ也不太明白!”

      “以我之见,杀人者来势汹汹,下手毫不留情,还真有可能像两位长킬兄所言,是跟水鬼有深仇大恨之人干的쟰,定是他们也在暗中关注喀拉湖中的事态,见有水鬼落单,这才簁突然袭击了这二人”

      水鬼这些年祸害的人不少堞,树立的仇敌当然不会少,如此猜测倒개也合理合情。 냇

      聂军言罢,神情没有变化,如此,马远华也看不出聂军的真实意图,这才说道:

      “好吧!”

      “看쒄来也只能这样想了”

      “不过这二人已死,我们留在这里也没有太大意义,还是即刻返回,商量一下我们的正事吧!”

      花俞无聊的说道:“퇻可惜不是死在我的手里,害得我白跑一趟了!”

      聂军看了一下花俞,不知为什么,花俞现在给聂军一种很反常的映像,按理来说,蛹一个老练的杀⟪手,不应该如此露骨的Ⓞ表现杀人了意愿才对。

      可现在的花俞,好像他很希望是自己动手杀了这两人一样,有一种想在人前显摆却不ㇿ能如愿的感觉。堸

      马远华似乎不太在意,他对花俞说道:“老五,我知道你这两天很无聊,不过还是再忍忍,时机到了会让螼你出手的”

      说完,马远华拉转了马头,就准备离开这里。

      这时,聂军突然发现花俞眼角余光在他身上停留了一下ꊺ。

      “这家伙想对付我!?”花俞眼角的余光,很不友꜊善,暗閬藏着杀意,让聂军察觉到了。

      “看来,马远华刚刚对花俞说的话的话,也是暗含着对付我的意思”聂军瞳孔一缩ᢔ,如此想到。

      “被一个杀手盯上了,以后跟马家帮相处,我得更加小心一点才行啊!”聂军自醒道。

      就在众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哗啦一声…喀拉湖里冒出了一个人头,向西逃窜的伊吾卢出现了。

      如此뻸变化,有点所料不及,马家帮纷纷的人停了下来,看着水中的伊吾卢。

      伊吾卢站在水里,目光先是在死掉的水鬼身上停留了一下,又落在了马远쎂华身上。

      “马远华!?”伊吾卢道。

      马家帮匪首,马远华有一个明显的外貌特征,那就是他脸上的那道刀疤,所以在西域的人,都多少听说过马家帮大当家,刀疤脸马远华的事,伊吾卢也不例外。

      齐三响看着伊吾卢,打量一下也叫道:

      “水鬼的大当家뙛,伊吾卢!”

       齐三响这人,一半的身份是替马家뚈帮打探情报的,所以马家帮的行动,都取决于齐三响前期的工作有没有퐩做好。

      同时,齐三响的记忆也不错,依靠着情报认出了渑水里的伊吾卢。

      “你居然杀我的人?”水中的伊䑠吾卢咬牙切齿的说道,恶狠狠곽的目光盯着马远华。

      如今,不㪩需要身份确认,都知道对方是谁。

      就在这时候,뺾花俞突然动手了,刷刷破空声连响푺…他手中९一口气飞出六把短刀,短刀在阳光下反射寒光,朝着伊吾卢杀了过去。

      见马家帮出手袭杀,伊吾卢往水中一翻,立刻ም钻进了水里䙙。

      旋即,花俞的短刀纷纷打进了湖水里。

      “可恶!”

      “湖水让龐我打偏了点,没能杀死쥬他”花俞看着湖水波纹扩散,不甘的说道。

      䶕这时,湖水中飘出一片红色,伊吾卢抱着肩膀粡又钻出了水面,一㗨把短刀插在伊吾卢肩ᓆ膀上,他飘在湖面上骂到:

      “马家帮!”

      “你们等着,这一刀之仇我一定会还给你们”

      话毕,伊吾卢拔出肩上的短刀扔进了湖里,哗啦一下潜到了水下消失不见。

      待到伊吾卢离开之后,马远华才露出了不悦的冦表情,道:

      “花俞,刚刚你为什么动手了?”

      伊吾卢会出现在这里让马远华有点意蓾外,而筟且伊吾卢明显误会了马家帮杀他手下的事,所以马远华正想说这事跟我没关系憐,结偌果花俞一出手,没关系的事也变成有关系了,打跑伊吾卢的同时,还让马远华失去了解释的机会。

      뮧 “我“知道大当家的想法”…花俞倒是不以为然,他道:“可刚刚你也看燯到了,就算跟伊吾卢说不是我们干的估计也没用,所以我就想趁伊吾卢不注意,来个一不做二不休,免得他以后带人找我们麻烦”

      马家帮没杀人是没错,可他们出现在了杀人的现场,最关键还让伊吾卢碰上了㪅,这种情况下,就算马家帮有口都难辨。

      博尔忽这时也说道:“我也觉得膍五当家做的没错”

      “这事明显没法解释,倒不如杀人籪灭口,再说了,我们本来就是奔着杀这两个水鬼而来的,让他误会了又能怎么样,难道我马家帮害ꚏ怕他一个被人打残的水鬼不成”

      “说的䝺是,要是伊吾卢敢来陆地上找我们麻烦,弄死他就行了”兀格台附和道。

      达昂也是老神ⲍ依在,对此事毫不在意。

      马家帮的确没法在水里ऋ跟水鬼交战,反过来,水鬼在陆地上也没有跟马家帮一战的能力。

      䈅所以,在几个当家眼中,只要不下水,他们岂会怕伊吾卢,甚至他们还ᕋ很欢迎伊吾쾂卢来找麻烦,如蟶此才好顺手弄死伊吾卢。

      聂军偷瞄了一下花俞,也陷入了思考。

      “花俞对我有很深的敌意没错,可是,他刚刚的行为算什么,像他这样的杀手不可能做没把握的刺杀才对,应该能看出刚刚无法杀死伊吾卢才对啊!”

      花俞的行为让马远华不悦,也让聂军感觉很奇怪柙。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感觉他在故意赶走伊吾卢,故意堵住了马远华解释的机ꔰ会!”

      洮 可,马远华在意的ᾦ不是这件事,而是他很意外花俞会不打招呼动手。

      再则,马远华对整件事情终櫪有别扭感,觉得有什么事很不协调。 癀

      不过几位当家都赞成花俞动手,再加上花俞的行为无不说明他在为马家帮考虑事情,而且马远华也很信任花俞,所以马远华只得跳过这件事,道:

      “好吧!”ꢝ

      “如众兄弟所言,区区伊吾卢的确没资格让我放在心上,他要记恨就由他去吧!我们离开这再说”

      杀与没杀,都已无关紧要。

      马家帮因为自身实力强大,哪怕被伊吾卢误会也憣毫不在意。

      Ӳ 旋即,马家帮众人这才离开了湖边。

      “天下居㦕然有此等巧事,实在是太顺利了!”

      퉓 “估计恩师自己都没想到,伊吾卢居然会自己冒出来误会马家帮,实乃天助我也!”聂军跟着马家帮的队伍,心中狂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