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浪漫言情>

      2000年的初秋九月,甘韬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忙的却不是他的本职工作,而是去甘军的烧烤店帮忙,很是不务正业。 触

      他倒是很想进组,很想拍戏,可经纪公司周易,就似水下的鱼儿,时不时浮出水面,吞吐过新鲜空气后继续下潜,让他束手䵊无策。

      ⬩ 螲公司的新戏计划他一无所知,ၠ要不是海ⵞ市离海南太远긾,他輯早就跑了过去。

      他到底有戏没戏,总得给个明白话吧,天天这么干等着,整的他心力交瘁。

      “一箱啤酒。”幰

      他缓过神,叫了꟱声:“哦,就来。䙉”

      暑期刚过,刚进校的大学生总是口袋最鼓囊的时候,在加上有了即将相处四年的宿友,联络感情很是必要,使得烧烤店的生意极好!

      重新回到店外的烧烤摊,听到如今更加胖的甘军,望着一群等着食物的学生,擦汗抱怨道:“我爸他们拿食材,怎么还没回来?” 걑 B

      他翻着手ೡ里的鸡翅道:“你骑我摩托车去迎迎,别在出啥事?”

      甘军摇头道:“这里都是学生,能有什么事?”

      他想想也对,这里可不像影视城周围鱼龙混杂,学生都是祖国未来的花朵,周边的管制向来很严。

      时间不长,大爷大妈拉着三轮车回来뻧了,还带回一个高个,瘦弱,白白净净的姑娘。

      他好奇的看了眼,问甘军:“那谁啊?”

      甘军黝黑的胖脸上印出一片红晕,支吾道:“刘婷,家里人介绍的。”

      흝 他嘿嘿嘲道:“古人云:食色性也,这有啥不好意思的。”说完,随口问:“你两准备啥᝜时候结婚?”

      甘军道:“年除六,今年过年一垏起回去。”

      他将鸡翅递给摊前的两个女学生,收完钱后,吐槽殒道:“你这隐藏的可真够深的。”

      麇 他在京城只不过待了两个多月,在回来,堂哥甘军都要结婚了。

      中秋佳节眼看就到,天空的圆月早已黄灿灿,在一缕缕烟雾的加持下变得越加朦胧。

      忙碌的兄弟俩没时间欣赏,不代表别人没有,不知从哪来的“文人墨客”,嚷嚷着饰将േ店里的桌子搬到店外。

      吃烧烤喝啤酒看月亮,挺奇葩的,他也没当回事。

      如今提倡顾客就是上帝的说法。只要给钱,就是想坐房顶上,他也能找来梯子。

      他瞥了眼,埋头继续干活时,摊前响起异常熟悉的沙哑声:“甘韬,蔬鐠菜有没有,怎么全是肉。”

      他楞楞的望着烧烤摊前,两条又粗又长ý的马尾辫搁在胸前,身檪上穿着青色绸布褂,脸蛋╷小的不能在小的周讯:“你咋在这?”

      周讯指着不远诖处的桌椅道:枲“店里桌子都被我们搬出去了,你都没藼看见?”

      一旁벒的甘军呵呵道:“我看见了,没敢认。”

      윝 周讯几人一来,他就觉着当中那女的眼熟,可周公子胸前的两条大辫子太吓人了,他真没见过哪个女的,长这么长辫子。

      甘韬掠过周讯的身子,望着小桌旁边,自斟自饮的三男的。

      心念道:“乖乖,孙洪雷、陈昆、陆易,全是日后的当红演员,这帮人怎么会聚到一起?”

      周讯催促道:“有素的,赶紧给我烤点素的,肉的也看着上。”

      想起在京城说过请她吃烧烤的话,他颔首道:“行,你们先喝着,这顿我请。”

      “大ᆾ妈,店里有韭菜,给我剪点韭꾌菜,稍微长点。”

      搞烧烤前,他们一直都是做肉类,蔬菜几乎不做鍊,这会还得现搞。

      烤好几十串蔬菜,甘军冲他道:“基本没什么客人了,你去陪他们吧。”

      他道:“行,要是忙了我在过来。”

      ㏝解掉围裙,他端着盘子向周㊺讯那桌走去。

      一一和几人打完招呼,他问周讯:“你咋知道我在这的?”

      周讯拿了串韭菜:“影视城那个群头说的。”

      他明了,除了张强没二人。

      两杯酒结束,他也搞明白,原来几人正同组拍戏,戏名叫《像雾像雨又像风》。

      ᵼ 剧组入驻影㹩视城凡已经半个月,今天收工早,几人被周讯拉过来吃免费烧烤。

      一桌五人,属他和孙洪雷最活跃,其次是痖周讯。

      他是地主,孙洪雷是年龄和性格使然,周讯则是组织人,陈昆和陆왍易都是闷葫芦。

      周讯喝了口啤酒,道:“没事干,可以去我们剧组当跟组演员。”

      陈昆几人互相瞅了瞅,没敢附和犕。

      所谓的跟组演员,就是有长期工作的群众演员,在剧组啥事都干,퓇和打杂的没啥区别。

      禒 在他们看来,人好歹演过两部真正的长篇电影,虽说没在国内上映,但跑去电视剧剧组做跟组演맵员,那也太跌份了。

      甘韬脸不長红,心不跳的,“要我的话,我就去啊!”

      惊的撸串的几人掉了一地下巴。

      几人在心里狠狠的腹诽道:“你可是正宗的电影演员,而且还是真正的主角,做群众演员这么跌份的事你都干?”흮

      电影演员,电视剧演员的身份高低,剧组的档次差别,甘韬倒是无所谓,都已经歇了一个月,有活干就不错了,哪还在乎这些。

      而且,他并不觉得自己比几人的身份高到哪去,他是拍了两部长篇电影,但依旧默默无闻,没人认识,没有媒体提及,更没有娱乐新闻报道。

      2000年,娱乐圈的等级划分还没那么明显,撕逼抢资源的餳事寥寥无几,也没有谁挡谁路一说。

      除了四小花旦的周讯,几人差不多都是小透明,倒是可以在朦胧的月光下,搂起袖子,荤素不忌聊偫个畅快。

      一箱啤酒下肚,连陈昆、陆易都放开了很多。

      他迟疑的接过陈昆递来的香烟:“一个多月没抽了。”

      周讯问壡吞云吐雾的他:“跟组去不去啊?”

      他道:“真要人,肯定去啊。”

      戴着假发,穿着戏服的周公붤子,甩着两条大辫子离开位置:“我给你问问。”

      ↸ 周讯离开,陆易和他碰杯道:“你要真不在乎群众演员的身份,我那还有个戏。”

      他问:“啥戏?”

      陆易道:“少年包青天看过吧,我演第二部中的包拯。”

      他道:“跟组演员串不了剧组。”

      陈昆指着不远处,周讯的背影道:“让렉她给你要个特约,我们公司红人,红姐特喜欢她。”

      諏 他甩甩脑袋,婉拒道:“可쎮别,人情欠多了,我可没东西还。”

      陆易笑道:“嗨,谁还指絇望你还了,就是朋友间的互相帮忙。”

      五个人喝了一箱多啤酒,他将椫几人送走车后,跨上摩托回家。

      嵙 周公子给他要了个跟组演员的名额,明天一早,他得去《像雾像雨又像风遛》剧组报道。

      翌日,棣影视城。

      《像雾》剧组的演员统筹,拿了几份文件递给他:“照片、个人履历填一下。”

      剧组一般都是从艺术学院招跟组演员,毕竟有些角色是要上镜讲෈台词的,肯定找专业㪎的更为妥当。

      ç 퉘而且常驻影视城的Ḓ剧组压根不需要,他突然插的一脚,搞的统筹看他的眼神都毛楞愣的,在心里给他挂了个剧组有人的标签。

      熟练的贴上证件照,个ꢘ人照,貔又在駻履历栏中写上《苏州矶河》饰演马达、《十七岁ǃ的单车》饰演小贵、《武林外史》饰演王怜花等资料,签好姓名递给统筹。

      于泽园望秩着捏着手里的资料,总感觉《十七岁ꉙ的单车》的名字很熟悉。 䃚

      ᜳ 绞尽脑汁的想了好一会,瞬间明白,这是京椵影厂믤参与投资的一部独立电影,而京影厂的那位爷,也是《像雾》剧组的出品人。

      一连串的关系缕清后,他内心暗道:“难怪旁边这家伙可以半路插脚,十几岁的年纪拍的电影全是男一号,有那位爷的关系,国内哪个剧组去不得。”

      前往影ሥ视城的路上,他踌躇的问甘韬:“你对角色有什么要求?”

      甘韬有点莫名,他一个小小的跟组演员,啥时候也能对角色提要求了?

      凉他眨眼懵懂道:“我都行,只要有活干就成。”

      于泽园看着手里的一份表格,问他:“今天没什么好角色,就䜖剩一个卖香烟的小贩有台词,能뚲上镜,你看成不?”

      他再三颔首蕜道:“成啊,我都行。”

      鮢见他微笑点头,于泽园转过身,将表格上原本存在的덻姓名换成了甘韬。

      乗 甘韬对他无意中装了回大尾巴狼的事丝毫不知,要是怏知道,他可能会想着看一下那倒霉催的是谁。뾸

      颈上一根绳串起胸前装香烟的木盒,脑袋上顶着破布帽,一身灰布褂,这装扮就是他在《밓像雾》剧组中的第一个角色。

      他刚入镜,负责拍摄零碎镜头的副导演,蝍就ྃ嚷嚷道:“这谁安排的演员,搞这么高,还像个小贩吗?”

      在两部电影中䇡历练过的篓他,确赶忙小岔开腿,将笔挺的双肩松弛下来,又微微缩了缩脖子,这是他能做到的极限,在不满意,他就⟹没了办法。

      副导演可能看他挺像那么回事,向着摄影师一摆手:“先试着拍吧。”

      看样子效果还成,直到镜头结束,副导演也没叫停,说明这条过了,做后期时是否保留,那得等电视上映才知道。

      《像雾》剧组的跟组生涯持续半个月,而后他又随着陆易跑到横店,在《少年包青天2》中做了一段时间的群演,直到蒋冰柔来海市,才匆匆⣎返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