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ode日本成熟iphone69芒果

      뎵 뛀什么?你俩遇到百鬼夜行了?我惊讶的道

      百鬼夜行:乃是一帮凶神恶煞不服地狱管教的妖魔鬼怪魑魅魍魉所聚在一起组建的一个队伍或者团队

      봵 百鬼夜行是流传在日本的平安时Ӽ代붘,传说在盂︗兰盆节的夜晚,点上一百根蜡烛,几个人围坐在噙一起,轮流讲鬼故事,讲完一个吹灭一根蜡烛,等吹完第一百根蜡烛时,便会看到百鬼夜行。

      百鬼夜行这个名词虽然是日本提出的ﺘ。

      鋃 但是百鬼、鬼出行这些说法中国早就有了。

      汉代有百鬼的记载。

      中元鬼节也有鬼门开,阴间的鬼怪都会跑到阳间游行一遭的民间传说。

      日本人借了中国这些传说,以及佛经上的一些记载,外加他们本土的某些妖怪㡈,固定成了百鬼夜行的说法

      了解了百鬼夜行后的我疑惑的问道:

      那你找我干什么?阴阳先生那老鬼就在家啊?

      杜猛这才把事情原原本本又说了一遍。

      怎么去的竹林,怎么遇见的百鬼夜行,又怎么去的阴阳先生那老鬼家。

      也是阴阳先生那老鬼说只有我能救他等等……~……~……

      杜龙表示真会玩,牛啊杜猛你好牛啊!这么会玩啊!

      优秀

      真优秀

       看着杜猛铁青的꟤脸  빼

      ồ 杜龙不好意思的忙低下了头。

      我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不过那老鬼说我能救,我看你是被他骗了。

      駠我接着说:我现在都自身难保呢!㽹怎么去救你俩?

      ⣣ 而且我的道行别人不知道你还ꠣ不清楚ᮌ吗?

      并且现在的我中滰蛊了。

      杜龙点点头表示我说的是真的。

      还把杜猛走后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其中夸ෛ大其词了他的威猛霸气。什么一拳打的蛇怪倒飞十几米,一脚踢得蛇怪上天无门跪地求饶等!!!

      把杜猛听的一愣一衹愣的,不知是真是假

      我忙打断杜龙得话说别吹太过了。맣

      襪杜龙还意犹未尽的道:还有很多细节没有讲完,等以后再和你细细道来吧! ⥶

      杜猛听到我们的话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痛苦的抽泣起来。

      大喊着林佳得名字,嘴里还说着对不起。是他害了她“不该让她来我们村,不该让她来陪自己,更不该去竹林ꠥ”他后悔啊!说着还打了自己几巴掌。

      我看着他那样心疼道:还有可能救林佳。

      不过要委屈自己,我说着问杜龙昨天黎月璇和胡静留下的电话给我。

      杜龙赶忙在枕垃圾桶里뙌翻找了起来。不一会儿乐呵呵的道:䭂我就说不常倒,你看不倒垃圾也不是坏事。

      杜異猛道让你受委屈吽了,졞我说没关系,有事我一定帮你。这点委屈算不了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尽量放轻松。

      别让对面听謖出我很需要她们的语气,好让自己不要太丢面子。

      毕竟昨天我的话说的太绝太死,我内心想着希望她们不是这么小气的人

      于是我拨通了黎杸月璇留下的电话,我想目前,也许只有她们能帮我了,毕竟他们是灵介ꄃ所的。

      有着灵异方面的知识,뤽也许蛇妖只是他们知识得短板

      谁知电话那头并不是לּ黎月璇和胡静 ี

      而是一个不知名的女声

      喂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陌生女人젚的声顛音死气沉沉道。还没픎聊几句就让我去无名路十三号ꍓ废弃大楼。

      记住一定要晚上十点以后,过时不候。那边冷冷的声音再次传来。

      不带一丝情感ᗆ

      说着也不等我回答就挂断了电话。

      我想应该是黎月璇和胡静在忙吧!毕竟她们这群高智商的人不同뛞于寻常人

      而且那天我的态度也非常差,把话说的太死,简直不留活路。

      所以他们那个什么灵介所得人对我这个态度也能理解。

      郞毕竟现在是我求她们,求人办事。态度必须要端正龸。

      吃好饭,休息了一会,我就如约赶去无名路十三号大楼。

      繗杜龙和杜猛想要陪我一起去,我说不用了。ው又不是打架去这么多人干嘛?

      杜龙还有点不放心,因为昨天差点打了起来,如果我一个人去万一真打了起来怕我吃亏。

      看他能这么说,我的心暖暖的道:

      放心,如果真不对劲我就跑。绝不和她们纠缠。

      杜龙这才放心的让我一௼个人去了。

      来到无號名路十三号大楼时,刚好十点十分。四⦾周漆黑漆黑

      司机师傅还奇怪得问我大晚上来这里干嘛。并䁥且还热裾心的提醒我说这里不干净。

      本地颸人都知道,就是白天也很少有人愿意从这里走过,让我一个人小心一点。

      我无奈的道了谢!说朋友约来,不能不见。

      쬷 付了打车钱。

      这是一所废弃的危楼,周围很荒凉,楼前杂草丛生,Ꞛ楼后是一片墓地。

      曾经在白天路过这里,白天看上去破旧不堪,也是有些吓人,到了夜晚更显得阴森恐怖。

      紧张的我捋了捋衣袖,壮着胆子走了进뽙去,迎面吹来一阵冷风,让我打了个寒颤。

      心想这是个什么鬼地方?为什么要约我在这里见面?难不成这里还有什么基地不成?

      ᷗ这栋大楼废弃了太久,里㚛面饋干枯的草和垃圾扔的到处都是,爬满整栋楼的藤蔓让气氛十分诡异。

      走在上楼的台阶上,因为老旧台阶发出

      哒哒……

      哒哒……

      㝔 哒哒哒麟……

      的回焘声就像招魂得舞曲锑,在空中回荡。诡异而神秘

      因为知道世间有鬼,所以现在惧怕黑暗。

      人若是不知道还好,一旦知道了,可不就是很怕。锡

      我喊了声有人吗?黎月璇胡静…………

      空空的大楼内没人回答

      有人吗?黎月璇:胡静我再次喊着…………

      除了回声再无其他任何稼声湳音

      黎月璇:胡静

      胡静………

      둴 回音在墙壁之间回荡,让原本就紧张的气革氛更加诡异了。

      我有点怕了,这地⇻方实在太诡异了,我的心跳的

      鋆 砰砰砰~

      砰砰砰~

      砰砰砰的直作响

      感觉就在自己的嗓子眼儿一样。让我ὕ呼吸都有点困难了

      心里想着再往上走一层如果在没人就离开。

      突然我踩到一股软软的东西。丝丝缕缕的,我蹲下摸了摸

      是……是头发,很多很多的头发。

      黏黏糊糊浍的粘在一起,并且空气中还带着血腥味。ઽ

      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喘猛的墐直起腰来。难道死人了?

      Ḱ嘟嘟……

      ௬嘟嘟

      嘟嘟嘟

      䀛 这时필楼下َ传来了脚步声

      很轻很轻仿佛是在垫着脚尖走路。

      但同时声音又那么的清⊹晰,感觉就在自己的耳边

      我的心脏砰~砰~砰砰砰的直跳,但我还是大着胆子开口问道”是不是黎月璇?

      对方听到我的声音后一下子静住了。

      也没有回答

      脚步声也停止了

      我又喊了声是胡静吗?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但是现在安静了,死一般安静馿。

      甚至揢连虫鸣蛙叫都没有

      不对

      刚刚进来时就没有,那时弖候就因为紧张没有在意。

      就在我内心思索时,我的身后突然觉得一股寒气袭来。

      我知道我的身后肯定站着一个不知名的东西是人或者是鬼?

      对是鬼

      ▩ 一定是鬼

      只有鬼才灖能不躑知不觉毫无声音得ᙄ出现在我身后。

      我的腿哆嗦了起来,并且冷汗布满后背。

      我不敢回头,我怕我一回头就看攎到恐怖的画面

      퍕 虽然我站着不动,但不代表那个东西也不动。

      一束头ꢌ发搭在了我的肩上,为什么是头发?

      我不知道

      我怕极了

      这束头发异常的冷,搭在肩上的那刻我感觉自己像掉进了一个冰窟窿里。

      整个人冷到发寒,就像把自己都冻住了一般。

      一动不动 㐽

      后面的不明物体并没有因为我的害怕而一动不动。

      头发顺着我的肩慢慢向下滑动,直到我的胸那时才停下。

      我觉得那个东西在贴近我,翘着脚尖贴近我

      也许是对生的渴望,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

      手指结印看也不看就向后打去鿧。

       我觉得我打到了一个冰凉冰凉的人形结构物体

      对方惨叫了一声倒飞出去。我猛的回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