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动漫app破解版

      “你还有脸出现在这?!”

      嘣——!

      他发泄似地捶击一下地面,震得周围废墟中的玻璃碎片再度发生爆响!

      一条触目惊心的蜘蛛网状裂痕当即从他脚下疯狂向外延伸,直至道路尽头才慢慢停下。

      他大口喘着粗气,尽力压制住内心怒火道:“若不是念在往惜情分,若不是尚且需要你的武脉,我早就将你千刀万剐,挫骨扬灰了!”

      “你当真这么狠我吗?”女子缓缓闭上双眸,从眼角落下了两行热泪,“你我夫妻一场,彼此守护,难道你就真的没有爱过我吗?哪怕是一点点……”

      “住口!少再提起你那虚伪的阴谋!如果不是你,虚空也不会产生裂隙!如果不是你,李荫也不会死!都是你害的!都是你!都是你!!!”

      说到这,邹邪仁的眼睛已经完全转变为了血红色,大有走火入魔之征兆。

      见他彻底失去理智,女子嘴角闪过一瞬不易察觉的弧度,同样对他大吼大叫道:“齐邪心!姐姐已经死了!倘若你再不肯出手,那这九界也必将被虚空屠戮得生灵涂炭!”

      “干我何事!他们死他们的!究竟TMD干我何事!!”

      邹邪仁衣服与发丝早已经被雨水浸透,只能看到他衣服下较为明显的肌肉线条,再也看不清他脸上是什么表情。

      另一边。

      王琪也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

      让他不理解的是,邹邪仁明明这么喜欢李荫,为什么到最后会娶了她妹妹李沅,也不明白邹邪仁口中所说的阴谋到底是怎么回事。

      至于齐邪心这个名字,是邹邪仁离开现世界后取的,他在异界的名字就叫齐缘,字表邪心。

      邹邪仁这个‘大孝子’!

      为了个女人就要放弃世界!受了点情伤就要抛弃亲人朋友,简直是太窝烂太孝顺了!

      这样想着,王琪摘掉防弹头盔,用衣袖简单抹掉脸上的雨水,对街道那边呐喊道:“邹邪仁!你身为个男人,哭哭啼啼的害不害臊?你身为个驭灵使,不以国家为重,不以使命为荣,你又羞不羞愧?堂堂七尺之躯,为了个女人就消沉不振,你怎么面对你父母?!”

      王琪的声音很大,几乎把所有虚空兽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一时间,盘踞在庆县的全体虚空兽都在向邹邪仁这边靠拢,一只又一只,千奇百怪,形似紫潮般撞向了结界!

      噼噼啪啪~~~

      紫血碎肉像烟花般乱溅,洒得庆县都穿上了一件崭新的紫皮大衣。

      王琪躲在废墟边的一个掩体下,激动地看着这群无脑生物前赴后继赶来送死,心底总算是稍微好受了一点。

      队长!

      战友们!

      我为你们报仇啦!

      李沅自然是听到了他的话,还回头瞥了他一眼,但邹邪仁却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无法自拔。

      无尽的悲痛缭绕在他内心。

      无论雨水再如何拍打,他都感受不到寒冷,只有紧紧抱住尸体的手因用力过度而发烫。

      他的大脑仿佛被钝刀一下又一下切割着,想要抽离,却又于心不忍,想要争取,可却无能无力。

      他一片空白的脑海,此刻已经自动把一切喧嚣都隔绝在了外面,只剩一个想法还停留其中。

      那就是救李荫。

      哪怕是豁出性命,他也想救她!

      同时他明白,李荫是死神一族,死后躯体不会留存太久,她的遗体会化为灵沫,进入虚无缥缈的归墟世界。

      到那时,世上便再无她的身影,再无她的痕迹。

      不过!

      只要等待那个时机,一切就尚未定夺!

      “就是现在!”

      随着一声略带期盼的嘶吼,邹邪仁在李荫化为星点灵沫的瞬间,徒手撕破虚空!毅然决然地踏了进去!

      看到这,李沅嘴角终于浮现出了一抹难以抑制的得意,“竟你一心只想拯救李荫!那何不将力量转让于我!让我来完成这拯救万物苍生的重任!”

      刹那!

      天地间出现一条围绕着黑色闪电的锁链,如黑龙般翻腾飞舞,直插正处于黑洞当中的邹邪仁。

      锁链环环相扣,宽达十丈,长贯天地,仿佛无穷无尽,无根无垠。

      缭绕在它表面的黑色闪电就同异兽身上的气息一样,散发着深深的绝望与死亡……

      不过!

      这锁链才刚进归墟一秒就被一股神秘力量给一下震了个粉碎!

      嘣~!

      不等李沅诧异,她就被锁链给当即反噬,整个人若离弦之箭般,原地起飞,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弧线,狠狠摔在了附近的废墟中。

      与此同时。

      结界消失,黑洞闭合,风沙骤停,暴雨散去,庆县陷入一片死寂……

      要不是还有个方圆百米的圆形区域没染上紫血,王琪都要怀疑刚才自己看到的夸张画面是不是幻觉了。

      卧……卧槽?

      这到底什么个情况?好像看了场玄幻电影一样!

      王琪傻傻蹲在掩体下,心中的震惊与懵逼直冲天灵,好半天都没缓过劲来。

      “对了!得去救李沅!”

      虽说他现在脑子还晕乎乎的,但眼睁睁看着自己兄弟的女人摔这么惨,他还是会去救的。

      一路小跑,他避不开脚下粘稠的紫浆肉块,整个作战靴都被粘上了一层恶心的烂肉,就像走在泥地里,脚下越来越沉,越来越累。

      他本身也受了伤,只是肾上腺素过度分泌,让他暂时感受不到那种疼痛了而已。

      但是只有致死伤,身体才会启动这个保护功能。

      这点很重要。

      随着时间慢慢推移,他的五脏六腑都发出了警告,那种痛,要真形容起来的话,就是不打麻药,在人身上开刀做手术。

      这不跑不要紧,一跑他就开始咳嗽吐血了,而且还能清楚的感受到肺部有积液,就像呛水似的,咳出来又有,咳出来又有。

      这情况,要换作正常人,不是被痛晕了,就是被吓慌了。

      但王琪是灵警战士,他已经猜到自己肺部可能是被肋骨刺破了,并且正随着他的运动在源源不断冒血。

      不过……管他呢。

      自己本来也就活不长了,大不了就当是在死之前为祖国做最后一点贡献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