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玄幻异界>

      十几分钟后,公交车就来了。

      陆子羽踮着脚尖,看了看从远处驶来的公交车,橎眉头微皱,冲王欣莱说道:

      “看样子公交车里的人很多啊!”

      좾“嗯,21路公交车比较少,䈚没事儿,咱挤挤吧,要不然下一趟还要等半个小时!”

      王複欣莱怒着嘴巴冲陆子羽说裭道。

      “行吧,我先上你东再上,我看看能不能找一块比较宽敞的地方。”

      “行,可以。”

      虌王欣莱点点头,站在陆子羽身后默默地等着。

      虽然只比他矮ꙺ半个头,但……

      还是比自己要高很多啊!

      看他的时候目光也需要微微仰去,从王欣莱的那个角度看,无论什么时候,陆子羽的脸庞的线条都是极其明朗的,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肉。

      哎呀,反正就帅嘛!

      ……

      “哧ⶥ——”

      鬴 公交车缓缓停在了公交站牌旁䌳,车门慢慢打开了。

      陆子羽回头看了一下站在自己身后的王欣莱,微微一笑,道:“跟着我啊根!”

      “好,丢不了!”

      王欣莱也回给陆子羽一个甜甜的笑容,依旧煅是那么动人。

      待陆子羽先上閬了车,才发现车里的人比他刚才想得要多。

      既然都上来了,后面还有别人,也不好上去,就只得挤一挤了。

      随着车门艰难地关上,司机喊了句:“哎,都往车厢里面走哎!”

      接着便启动了汽车,沉重地向前开去。

      陆子羽和王欣莱在车厢的后半部分,是人最多的地方。

      没↮办法,刚才上车的人很多,随着人流就鋽被挤到这里来了。

      陆子羽扒着把手,仰头看着车厢里的小型站牌。

      “好嘛,足足17站呢,㎍可有咱们站的了!”

      陆子羽轻声对自己旁边的王欣莱说道。᭱

      “哎,没办法嘛,你看看车厢里,好多都是和咱们年龄差不多的学生,都是周六出来玩的嘛!”

      嫩 王欣莱笑了一下,道:“不过没事,站着也好,我能挨你更近了呢!”

      “哈,那也不错嘛!”

      陆子羽被王欣莱突如其来的“挨你更近”震得一哆嗦,还微微甩了甩脑袋。

      Ჴ好家伙,真就啥都能说呗!

      不过陆子羽低头看了看站在㽧自己身边的王欣莱,回道:“做同桌不是天天都挨得很近嘛?”

      “这能比嘛,你看看,你什么时候离我这么近过?”

      王欣莱睁着ྜྷ水灵灵的眼睛,看着陆子羽笑道。

      听王欣莱这么一说,陆子羽还真认⿫真地想了想,好像的确没有挨得这么近过。

      接着陆子羽便笑了笑,轻轻低头看向了王欣莱,这才注意起她今天的穿搭。

      不知陆子羽是什么想法,总是低头从王欣莱的脚벋部看起。

      依旧是那双熟悉的奶白色帆布鞋,接着就是一双没有任何装饰的纯白色长袜,再往上是一条看起来极其合身的浅蓝色牛仔裤,裤腿上挽了两下。

      不长不턎短,帆布鞋的高度,슆袜子的长度和裤腿挽的位置,还有牛仔裤的长度,쮇完美的比例再㵪次让陆子羽认识到了王欣莱的腿有多长。

      陆子羽也是再次把头低得更低,看向了自己的腿。

      自己今天穿的是一条天蓝色加白条纹的收腿裤,同样把自己没有多少赘肉的双腿衬托得很长。

      但……

      依旧比不过她的腿。

      陆子羽擤了下鼻子,继续看上去。

      王欣莱穿的是那种带裤带的牛仔裤,纯白色的裤带被整整齐齐地系成一个蝴蝶结,平坦地挂在裤子上。

      戌 接着王欣莱的内搭是一件浅粉色的小长袖,前胸部写着一些抽象的英文字母즢。

      显然,陆子羽在没有引起王欣莱的注意的前提下,怎么挤眉弄眼也看不清楚上面写的是什么。

      外搭则是一件由᱄浅灰色和浅白色拼接而成的秋季帽衫,带拉蠪链的那种,王欣莱嵺也是只把拉链拉到了距离领口三分之一的位置。

      让陆子羽格外注意到的是,王欣莱今天燦竟然在手腕麚上带了一块湖ൕ蓝色、灰色和白色为主色调的电子表。

      之前从来没有见过她戴过手表这一类的配饰。

      王欣莱也就只戴着手表了,没有别的配饰。

      最后,看到最上面,就是王欣莱那张被天使吻过的脸庞,依旧是那么的白净。

      直到陆子羽与王見欣莱的眼睛成功对视。㔩

      陆子뉤羽猛地意识到,詆在自己看王欣莱今天的穿搭时,王欣莱也在看自己!

      两个人都是从脚到头,一袎直看了上来,直到最后四眼对视。

      王欣莱的脸率X先红了起来。

      陆子羽也装模作样地轻咳两声,用来缓解一下这个小尴尬。

      “别说,你今天穿的衣服挺好看的!”

      손陆子羽还是先䎥开口夸赞了一下王欣莱,表达了认可。

      “不是你说的吗,你喜欢我穿颜色比较鲜艳的衣服,我就把我能找到的符合你的要求的衣服都穿上了!”

      王欣莱笑嘻嘻地说道:“你也知道,我喜欢简单一点,不喜欢花里胡෻哨,身上的颜色뼬太多我脑子容易变乱。”

      “我认为啊,恰到好处!”

      陆子羽突然紧握了一下把手,是汽车突然刹了一下车,但好在幅度并不大,车厢里的人也跟着车厢向前微微往前动了一下。

      而正好,王欣莱也轻轻靠在了陆子羽的身上。

      下一秒,陆子羽就闻到了王欣莱身上有一股神奇的香味。

      但陆子羽仔细嗅了嗅,绝对不是上次他闻见ϕ的薰衣草的那种清香味。

      是一股淡淡的香味,不是任何植物或者水果能散发出来的味道。

      陆子羽看着刚刚站定的王欣莱,忍不住问道:“你喷香水了嘛?”

      “哈?”

      王欣莱被陆子羽问得一愣,摇摇头,道:“没有哇,我从来不用香水这种东西啊!”

      “那我为什么闻到了一种香味呢,我确定是从你身上飘㦨出来的。”

      陆子羽认真地回答着,再次轻轻的吸了下鼻子,还点了点头,道:“就是一股神奇的香味呐!”

      “哦——我明白了。”

      王欣莱轻轻一笑,道:“的确是我,但是我不会告诉你是从哪里飘出来的香味。”

      “啊,我顙闻了半天你却不告诉我,这咋行?炥”

      陆子羽轻皱眉头,有一点不愿意。

      “哈哈,以后᧶你就쟤知道了,我妈妈不让我跟别人说。”

      ᘄ王欣莱笑道:“好了,既然是香味,又有什猚么不好,闻闻吧!”

      接着……

      陆子羽刚刚“嗯”了一声,王欣莱就猛地感觉到自己身后有人碰了自己一下豅。

      但人很多,王欣莱一开始没有注意,以为是别人不小心碰了自己一下,毕竟刚才公交车又来了次急刹车。

      可接下来㺠,王埲欣莱刚想和站在自己左边的陆子羽再说句什么,刚刚说出第一个字,自己身后又被轻轻碰了一下。

      生来对随意碰自己的陌生人就很警惕的王欣莱这次按捺不住了,她稍稍扭头,往后面看了一眼,发现是……

      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很瘦,比陆子羽稍稍高一些。

      王欣莱咽下下嗓子,转过头去,想跇回想确认一下刚才是不是他碰的自己。

      可自己刚刚转过头去,自己又被碰了一下。

      这下王欣莱忍不住了,她微微颤了一下。

      绝对是那个男人,拿手碰的自己。

      自己的感觉清晰得很,前两次碰的是自己的大腿。

      而这次,竟然是屁股!

      王欣莱的大脑突然放空,她想起了妈妈跟自己说过的一些话。

      在自己八岁的时候,妈妈就告诉自己不要让任何人看见自己的身体,衣服要穿好,不能让任何人碰自己,而且要保护好自己的隐私部位。

      而……这个男的,竟然拿手碰自己的屁股!

      自己ꅖ刚刚想到这里,没错,再一次!

      那个男的又拿手碰了自己一下,还是屁股!

      碰一下就感觉离开,明显的骚扰!

      王欣莱紧闭双眼,大쿐脑在飞速运转该怎么办。

      总不能让这男的一直碰自己吧!

      王欣莱想着,竟然还听见了身后那ꮀ男人还“吸溜”了一声!

      这一下,把王欣莱吓得一哆嗦姥。

      他想干什么?

      王欣莱猛地看向了陆子羽。

      却发现……

      陆子羽不知何时站到了自己的身后,让自己站到了他的身前,和那个碰自己的男人隔绝开来。 䋹

      王欣莱一时感动得说不出⏎来话。

      他竟然看到了自己遇到的困难,还轻轻松松地解决了。

      不料,陆子羽却低头,冲着她的耳朵说道:“他哪只手碰的你?”

      王欣莱立马意识到,陆子羽要对那个骚扰自己的男人做一些什么了。

      “哎别了,这可是公共场所,不能随便打人的啊!”

      王欣莱被陆子氢羽早已握紧的拳头吓住了,赶紧悄声劝道。

      “我看见了全过程,我说过,要保护好你。ﴪ”

      陆子羽轻轻地说:“我绝不食言。”

      ⶫ 说完,陆子羽转过身子,冷冷地看那个比自己稍微高一些,但却瘦得很的男人。

      謴那男人被眼前的陆⩻子羽这冷冷的目光盯得极不自在,便道:“看看看,你他妈看什么呢!”

      陆詪子羽毫不犹豫地回道:“你应该庆幸,没有人把你刚才干的事䥖用手机拍下来。”

      “我……我干什么了!?”

      男人突然大喊道:“你他妈想说什么?”

      这时,近一个车厢的人都扭过看了过来,看着陆子羽和那个男人对峙。

      僆“我看见你骚扰那个女孩子了。”

      陆子羽说完,又扭头ຏ冲周围的人说:“这个男的刚才在对那个女孩子做一些不干净的事⡟,那个词太肮脏我不想说!你们都看好了,我是目击证人!”

      “你你你,别他妈在这里瞎说,我没有!”

      男人还在狡辩,周围的人已经开始起哄了。

      这时,一个看报纸的大㾙妈站起来说道:“不学好啊年轻人!你刚才在干什么我都看见了,我还在想呢,你要是在继续碰那个女孩子,我就要录视揉频让警察抓你了!”

      周围的人ꋞ起哄的声礤音更大了。

      陆子羽继续盯着那个早已虚汗直流᛹的男人,道:“哪只手?”

      “什么……么?”

      ά 男人弱弱地问了一句。

      “哪只手碰的她?”

      陆子羽往前走了一步,离那个男人只有十几厘米远。

      쬄 “别让我说第二遍!”

      男人看着胳膊比自己粗一圈的陆子羽,讯咽了口唾粠沫,道:“左手……”

      “以后还敢干这种事嘛?”

      陆子羽把拳头捏了“咔嚓咔嚓”直响,恶狠狠地问道。

      “不敢了,哎呀!我的哥啊,你想干䍶什么啊?”

      竄 倖 男人别䌬陆子羽的气场吓得直哆嗦,他哪里想到自己会被一个十三岁的初中生吓到。 宯

      只是这初中生,比自己要壮很多,胳膊上的青筋暴起,着实吓人。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陆子羽轻轻哼道,紧接着就猛地伸手擒住那个男人的左手,用力捏住,然后往旁边的扶手杠上猛地一砸,旋即便松开。

      那个男人也紧跟着就叫喊出来,陆子羽拿着他的手,直接砸在了铁制的扶杆上,受撞击的地方还是骨头,有够疼的。

      陆子羽看着捂着自己的手,蹲在地上喊叫的男人,道:“当着这么多人,我给你个面子,以后这种事不要再干,要是你刚才,再敢做什么出格的动作,我很乐意把你的쐹整只낔左手废掉,明白不?!”

      男人捂着手,哼哼唧唧地说不出来话,只得使劲地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陆子羽扭过头去,在周围人的表扬中看向了王欣ߥ莱。

      陆子羽此时正双手捂着自己的嘴,眼睛分明出现了泪낶滴。

      “哎哟,咋还哭了?”

      陆子羽赶紧回到王欣莱身边,拿出纸巾给王欣莱擦干眼泪,轻轻说道:“我已经帮你惩罚了那个男的了,不用担心啦!我说保护好你就会说到做到。”

      陆子羽说话的声音很小,车里的人依旧很多,没人能听到陆子羽说的什么,除了王欣莱自己。

      “嗯……嗯嗯!谢谢你뿾,子……子羽!”

      王欣莱拿起纸巾擦了擦眼泪,道:“我真怕那男的对我做些什么……”

      “哼,他敢!”

      晎 陆子羽回头看了一眼ﷄ那个扶着把手的男人,他的左手被砸击的地方红了一大片。

      “他罪有应得!”

      “我敢说,这种人,包括以谥后,形形色色的人你都会遇到,不过没⷏事,谁敢骚扰你,我陆子羽第一个站出来帮你摆平,你放心!”

      陆子羽看着有些把脸哭花的王欣莱,柔柔地说:“好了,不哭啦!不怕昂,我在这儿呢!”

      “嗯,谢谢你,子羽!”

      说完,王欣莱就把脸轻轻靠进了陆子羽的肩膀上,把未擦瘛干的眼泪都蹭到了陆子羽的衣服上。

      “哈哈,不哭不哭了哈!”

      陆子羽笑了笑,眼里满是宠溺。

      揭 ……

      那个骚扰王欣莱的男人,在下车时,还被别人踹了一脚。

      男人也屁话不敢说,灰溜溜地走了。

      蓍 뫀这种人活该!

      ……

      终于,王欣莱和陆子羽两人到了荣兴,即将开둎始一天的快乐行程。

      希望接下来不要有什么不顺心的事了。

      不过就算是有,陆子羽也会解决잲好的。

      因为王欣莱摜有陆子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