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下载很黄的修仙手游

      “我就说嘛,能跟萧楚安硬钢的老头,果然本事不赖”季北冥抬起头,瞧了瞧已经熟睡的星衡,知道自己如果也睡到石床上,肯定是嫌命长了。

      放弃了想爬上石床的念头,季北冥回想着这一段时间的奇遇,也沉沉的睡去了。

      这一夜季北冥睡的很香。

      第二天起得也很早,当睡眼朦胧的季北冥被提溜出木屋时,天上的星星还在对他眨眼睛。

      “你知道什么是天刀么”?星衡问季北冥。

      “天刀天道也,我八岁那年就知道了”。

      “天道,谁的天道?是你自己的还是别人给你的”?星衡盯着远方的海面,一缕昏黄的光线正视图打破天地间的黑暗。

      “天道这玩意还能用别人的吗,当然是自己悟出来的啊”季北冥被星衡问的有些发蒙。

      “天道是你能悟出来的?那还叫什么天道,叫人道不好吗,我奉劝你一句小子,最好别太过于执着天道这两个字,对你今后的修行没什么好处的”。

      “现在让我来告诉你什么叫做天刀”星衡说着整个人的气质为之一变。

      唰的一声抽出离王刀,然后便出现在了远处的高空中。

      乘着天风,星衡在空中翩翩起舞起来。

      那一身水绿衣衫,清绝脱俗的容颜,玲珑有致的身材,亮过了星空中所有的闪光。

      霸绝天下的离王刀,在星衡的手中,时而如九天神雷响彻寰宇,时而如金乌烈阳光耀人间,时而如兵神降世天下无敌。

      而星衡也仿佛化身传说中的仙神绝世独立。

      季北冥在下方看的如痴如醉,将天空上那抹绿色渐渐和另外一个身影重叠。

      星衡的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季北冥的想像,甚至他一度以为,星衡完全超出了仙人境,到达了自古以来修士所梦寐以求的王神境。

      目眩神迷的季北冥,渐渐沉醉其中,被星衡激发出来的气势所感染,心境也随着星衡的刀舞,不停的变换着。

      一套刀法舞完,完全打破了季北冥之前对天刀的认知,而仿若天神下凡的星衡,浑身散发出炽烈的光芒,直到她重新返回到季北冥身边,季北冥才发现,此时已是烈日当空了。

      季北冥仰头,直视着灼灼的日光,忽然觉得也不过如此了,跟刚才的星衡相比,甚至还多了几分温柔。

      “刚刚我一口气将天刀的天,地,玄,黄,四阶最为高深的刀术都演示了一遍,黄河你已经学会了,后面的好好努力吧,一年后我希望你也能像我刚才一样”星衡说完,收起离王刀纵身跃进大海,脚踩着一块不知从哪儿飘来的木板,咯咯笑着迎向了扑面而来的滔天巨浪。

      望着乘风搏浪,玩的好不惬意的星衡,季北冥有些无语,心里暗道:“姐姐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就你刚才那宛如天神的英姿,估计这辈子我都没什么希望了,还有我什么时候学会黄河了,黄河到底长什么模样我都还没弄清楚呢”。

      百无聊赖的季北冥冲着海上的少女大声吼叫着,可换来的却是满嘴的风沙。

      季北冥心里记挂着家中的亲人,帝国的安危,恨不得能够立刻返回去,可他心里也明白,如今的他和一个废人并无差别。

      就算没有眼前的天堑大海,即使他回去也只是白白送死而已。

      无计可施又痛苦万分的季北冥,抱着混沌的脑袋,在地上不停的翻滚起来。

      内心的慌乱加上身体的痛楚,一股股挫败感从心底不断的涌出,然后顺着血管直达四肢百骸。

      此时的他完全是颓废的。

      明明刚刚才看过一场震古烁今的刀舞,此时他的内心应该是充满了希望和斗志才对,可偏偏相反,血脉贲张后留下的只是无尽的失落。

      “难道这就是你说的别人所给予的天道么,原来如此,好不厉害,我一不小心,差点把小命交代了”季北冥整个人摆成一个大字形,直愣愣的盯着天上的烈日,夕阳西沉,月上当空。

      夜晚的海风,冰寒刺骨,季北冥努力的翻过身来,一下一下的朝木屋挪去,接着清冷的月光,季北冥这时才发现,一身白衫已被鲜血浸透。

      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季北冥忽然觉得身体不再像之前那么重了,渐渐的爬动更加有力了,终于在爬到木屋门前时,他站了起来。

      轻轻推开门,疲惫不堪的季北冥,似乎忘记了什么,直接就往石床上扑去。

      后果可想而知,被石床上的佳人,一脚踹出木屋,季北冥像颗炮弹一般,急速的朝山下的大海中坠去。

      这一脚不知道星衡用力几分气力,反正季北冥知道第二天太阳升的老高,才湿漉漉的爬到岸边。

      一抬头就瞧见,星衡正瞪着双眼盯着自己,还露出一副懵懂无知少女的笑容。

      季北冥心里偷偷叹了口气,甩了甩淌水的长发,准备回到木屋里,去换一件干爽的衣服,再好好的睡上一觉。

      昨天夜里的风浪,实在是太大了点。

      “你上哪儿去,今天的修行已经开始了,我可不会给你休息的时间的”话音未落,星衡就挡在了季北冥的身前。

      季北冥窝了一肚子的火,正想发作,可双目与星衡一对视,就一切都烟消云散了,乖乖的跟在她的身后,来到那块平时星衡戏耍的沙滩边。

      “现在我们正式认识一下吧,你猜的不错,我确实是幽灵族人,而且还是一个幽灵奴,萧楚安的幽灵奴——星衡,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星衡介绍完自己,看向季北冥。

      季北冥闻言,内心顿起波澜,其实他也猜到了几分,可现在由星衡自己说出,还是感到难以置信,如此强大的一个人,竟然是别人的奴仆,那身为她主人的萧楚安,到底强到了什么地步。

      “我叫季北冥,来自大天帝国十大家族,师承白衣剑圣林心,而这身本事则全是由燕流霜所授”季北冥想了半天,还是直接说出了燕流霜的名字,想必老头也不会责怪他吧。

      “只说你的名字就行了,其他的跟我有何关系”。

      “昨天你所看到的便是天刀刀法中最为精妙的,但也不是全部,只是他只教了我这么多而已,若是他迟走一些,也许我能学全吧”星衡的语气中流露出一股奇怪的味道,听不出是遗憾还是不舍。

      “你这是什么眼神,别的不说,单凭昨天招式,就算他本尊亲至,也未必会比我强”星衡见季北冥的眼神有些异样,不悦的道。

      “我能问下,姐姐您跟在那位大人身边多久了吗”季北冥试探性的问。

      “嗯,多久呢,记不太清了,也就不到一百年吧”星衡轻描淡写道。

      “什么,一百年?那萧楚安死了至少也一百多年了吧,那您岂不是有两百岁了”季北冥惊的无以复加。

      “你说谁两百岁了,还有谁告诉你说他死了,小子活腻歪了么”星衡闻言,一顿噼里啪啦的耳光直扇的季北冥眼冒金星。

      “萧楚安百年前战死在大天帝国的宫殿上,是世人尽知的事情,又不是什么秘密”季北冥捂住发烧的脸颊,忍不住的争辩道。

      “那你就能猜出来我两百岁了”?星衡闻言又扬起了手掌。

      这下季北冥学聪明了,连滚带爬的躲到一边去了。

      “跑那么远干什么,我还会真的跟你这小屁孩一般见识么”星衡见季北冥躲开的姿势既狼狈又滑稽,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季北冥偷看着,笑起来明艳不可方物的星衡,内心充满苦楚,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妖精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