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咪20下载

      声震如雷,贯穿悠悠千古,烛龙话语中的悲愤㡐怨怼之意,倾尽三江五海难平。

      伏羲㞃蓦地垂眸,宛若星海变幻,光阴流水泛偗起微澜,而后洞悉那无量纪元后惊悚的画面,是一角未来,于此显化,淚古今共鸣,有某种遗留的手段被激发,伏羲却并未感到太过意外。

      那本是伏瞇羲留下的后手,烛龙要这般ݜ轻易就翻身,那桍当然是不可䪓能的。

      伏羲更多注意力,还是放在那巨大手臂上,若说烛龙骸的讷变化,那在伏벺羲的预料之中,n而手臂的出现姉,则是較一个혎不被事先获悉텢的变数⊯。

      뻄 只能说,那是伏羲炼假成真带来的反噬,尽管其真实存在,但按照正常的逻辑,多半不会跳出来,并且与伏羲敌对。

      伏羲无惧,挥动神斧,샺就像是握住了天地ਫ਼万道,一斧劈下,灿烂的神光宛若媼成为巨浪,滔滔转动间,让悠悠古史成阫空䡪,又将无穷未来凝成白光,蒸腾如烟消雾散,那煌煌千古,皆成虚妄,诸般未来,一念崩落唼,都付流水。

      Ꝡ 浩瀚的时间长河都像是在剧烈燃烧着,光阴流水极尽而焚,都要为之断流。

      㶮剧烈졫的交锋,它作用在时光的尺度上,朝着过去未来蔓延ᰔ,宛若一道星火,初时渺茫,却如草灰蛇线,伏延千里,刹那之间,就化作漫无边际的火焰,那像是无穷血光,血光肃杀,凋零万物,隐约可见整座大界都在哀嚎。

      杀到癫狂,万道皆崩,伏羲以洪荒为躯体,豪饮一挂时间长河,光阴流水倒灌而来,而那躯体之上,喧軌嚣的光芒若巨浪冲霄而起,它要推平一切阻碍,由此引得整个洪荒都在极尽而变。

      ⠾ 訉 那是万道交织,为熔炉,焚此身,显露出绝杀千古的浩瀚一击,是伏羲盘古路上的巅峰成就,如此登峰造极,要一击决胜负,彻底打灭那对手。璠

      那む手臂显露出来的绝强伟力,虽对伏羲有很大威胁,可对方似乎懵懂礄,早已失我,无有灵慧,就是뷥死物,总能消磨干净。

      陡然间,一道低语声悠悠传荡天地。

      “原来如此!”

      一念传出,引得ᒣ天塌地陷,那时间༓长河都귔在暴走,翻涌的水浪,冲参垮了时光堤坝,彻底乱了这一方浩瀚古史,伏羲有种毛骨悚然之感。

      那手臂之中,居然有声音传递ʞ出来,莫非这猜测的都是错的?

      튐 “兄长,这反噬太厉害,是不是放弃就好了?”

      女娲有些沉不住气了,感到意쥇外的变数降临,是巨大威胁,再继续死磕下去,万一到头来,一败成空,岂不是就要万콧劫不复了?

      “不要多想。”

      䱩 伏羲沉声说道:“小娲不必关注这里,好好沉下㑘心来,揣摩这有无之间的变化,对你将来证獯道盘古,大有好处。”

      女娲不再说话,这里的战斗,的确是女娲煴没法插手的,近虽然心里沮丧之意满满,可除非证道盘古,不然就永远都只能是旁观者。

      女娲颇퓧为不甘,整个人都要自좆闭了,却也只能发愤图强,一腔怒意都转化为修行퓞的动力。

      别说,这种关头,女娲修炼起来,还真是事半功倍,无穷道光氤氲,化作ﮔ水流激荡,润物无声,落衅入女娲那先天灵光之上,这使得女娲那先天灵光像是吃了大补药一样,在快速蜕变着。

      酼“忘了我是谁吗?”

      那庞大手臂,搅动时间长河水浪汹汹ᕼ,而冷笑声,传荡天地,最终化作一抹冰冷杀机。

      “太昊皇,呵,将我镇压之后,填了时间长河,就因我走的是时间大道,简直岂有此理?他日怨,今朝雪,枉他算古今,篡天机,又是否算到,今日我来断璄你生机,送你往生?”

      䫡 自那手臂之上,涌现出一股滔天气机,随着其中灵性回归,其实力似乎得到翻天覆地的变化。

      ꤺ ꓴ“你是烛龙!” 煃

      伏羲心퐜中震动,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一些遞,怎么那烛龙阴魂不散,如此难缠?

      䧢 “不,你不仅仅是烛龙。”

      伏羲目露奇光,身合这洪荒虓天地,运转万道,垂眸望去,可见那手臂Ⓞ之上,氤氲流淌⺍的光晕洒落如雨,其上有玄奇㡼的道则轰鸣,那是迥异洪荒天地的法理,似不应存于这一段古史。

      天地弥漫的滚滚劫光,栋铺展开来,那手臂搅动云天,沐浴黑色光雨,像是一只黑龙,横冲直撞。

      “是了,我大概弄明白事情的经过了。”

      伏羲ꢌ冷笑一声道:“不可知的一段煌煌古玓史中,那一尊不可言说的存在,是洪荒之中举世共尊蜵的至高,拥有着盘古层次的伟力,若按照常理,自是洪荒有序而变,由此演绎下去。”

      源 “只是不知为何,媠有极其恐怖的大敌,自其它维度,或是大道之外的天地袭来,战到最后,应该是没有什么胜利者。”

      “或者说,那一场大战,存于古今未来,本就不是那么容易分出胜负。”

      “既然局势僵持,自然要落子岁月中,希冀等来찓变局,至于烛龙你,因为所走的大道特殊,故而得到那位至高的ҿ垂青,要你傔贡献自己的肉身,用来填时间长河,不过你实力想来不弱,距离盘古那等层次,应该也就ⓦ是一步之遥了。”

      “虽这一步,不能跨过去,就意⪶味着彼此间实澄力天差地别,你并无反抗犆的ԙ余地。”

      “但就算肉身用来填坑,不代表你就此真灵永坠,呵,被困至此,想来一直都ຯ在寻找着生路。”

      “不知你以怎样的手段,偷梁换柱뢫,逃出一缕灵光,于这长河之畔,重쀢铸身躯,却最终饮恨而崩,执念难消,一梦演绎洪荒。”

      锑 “只不过,既然心中有恨,就该冤有头债有主,去找对方算账就是魨了,怎来与我不对付?뿟”

      那手臂微顿,其上光晕洒落,有一纄道惊奇的声音悠悠传来。

      爝“你倒是믩讲的一手好故事,想要拖延时间,但这有何用?莫非你还能翻天?”ꆾ

      “我的确不是那位太昊皇的对手,我那一缕执念,也是太蠢,所谓顶替太昊皇的位置,不过是痴人说梦,就连当下处境,你等都不清楚,这一段时间长河支流,只是呓语怪谈,是飘零洪荒響上空,㉽不被天地所接受的被污染的水域,想要化作那真正的古史,成为洪荒正统,从一开瀌始就没有半点可能。”

      “倒也是,我当初虽遁逃一缕灵光,却丢失了部分记忆,虽还对太昊皇颇为敬畏,到底隔了一层,粕还ﯖ妄想取代对方,成为天地万道之源流,쩈也不算奇怪。” 籛

      “可你,虽非虚假之梦演绎,却不过是篡那位陛下的名,欺䑭世盗栙名之辈,你也配称伏羲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