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梨直播

      其他的已经咽气了,我们也救不了,如果不是你主动来招惹我,也퉕不会뽁这样,我是来谈合作的,不想杀人的!”

      缇娜看到一地的尸体偸,还有救回来的侍卫,想想,的确是这么回事,不过,这点时间,自己心情已经平复下来了!

      䁒 “来吧,赌约成立,你救了我的㲤几十人,我承你뻘的情!”

      “好吧!”张任半蹲马步,枪入手右手在前,左手在后,枪尖쇪微微上挑,虽然张任认为对方比自己弱,켫但是自己一䈃直的概念就是狮子搏兔,缲全力而为,绝不轻视任何对手。

      “来吧,你先出手!”缇娜自持自己一流境,不好意思先出手。

      “好!”뜫张任空中枪花一点᪝,却没有任何招式出手。

      缇娜心里一冷,他看的出这一手已经不凡,收发自如,ㅵ最差也是二流큥巅峰跟自己最多也就一线之隔,如果往上说,此人武学境界已经超过自己了,缇娜不相信会有这种事情,这小子才多大。

      “不可能,你才多大!”⦖缇娜只好先出手됑,弯刀如劈山斧头一般砍了下来,张任的枪闪现残影,用枪尖轻轻一拨弯刀的刀侧。

      弯刀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弯刀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劈出。

      “好인!”张任身子一弯,枪头从腰下屒穿过,正好롬枪尖顶着刀刃,震得缇娜后退三步,缇娜看了一眼自己的弯刀,弯刀刚才和枪尖碰到的地方有点卷刃。

      缇娜大骇,自己的弯刀可是这大宛前五的兵器,国王所赐,这小子的武器这么好?朝枪头看去,居然一点划痕都没有。

      “不占你武器优势了!省的你不服!”张任将自己的初级煅生的枪递给杜筱雨,捡起刚才的抢来的那杆枪。

      “嚣张!”缇娜欺身而上,擳弯刀如蝴蝶一般,张任却是在刀光中穿梭,偶尔用枪尖将缇娜的宝刀侧面轻轻一击。

      二十招过去……

      “刀法不错!”张任看缇娜开始重复招式了,就知道这家伙已经技穷,自己本来就是练刀的,也想看看异域的刀法精妙,窧可以弥补自己的刀法,而自烰己也没法使用百鸟朝멗凤,只能用枪棍十三式抵挡着,论防御,经过多次修改过之后,与七星步并用,枪棍秝十三式的防御能力是自己枪法中最强的。

      缇娜越打越心慌,这货都没出几招,倒是把自己的刀法探了一遍,而且每次用枪抵挡却能每次枪头砸在自己的刀侧部位。

      瘶当张任的枪直指缇娜的喉咙时,缇娜马上看到张任一个破绽,缇娜只要一刀鹐下去就能立퀣于不败之地,于是缇娜用刀砍向枪头和枪杆的交界处,张任的枪头断了,枪头擦着缇娜脖子而过,缇ӥ娜的脖子出现一条红色的痕迹,同时枪杆一头抵在了缇娜的喉咙上。

      “没有枪头,你是杀不死我的,现在你没有枪头了,就等于只有输了!”

      张任枪杆出手从缇娜脖子边穿过,插在鴊缇娜身后的木头柱子上,入木三分,张任笑了笑,没有吱声。

      “我输了!”缇娜看到了枪杆入木三分就知道,人家是真的可以杀了自己的,而且㽿拿了一支普通枪杆,这感觉愉两人级别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咋可是这家伙难道这么年轻就进入武学超一流境?天赋真的这么好?

      “可以履行你的诺言了,我希蓼望你不要再出什么花招!虽然我不喜欢杀人,如果你不遵守诺言,我未必不可屠光你这且渠府!”

      “你敢?”

      “有啥不敢的?”张任眼中寒묹光一闪。

      缇娜阅人无数,看得出张任䬕说的是真的,不是忽悠自己,盯着张任说,“进来吧!我有话要问!”

      鮩张任Ꙁ朝身后招了招手,李义带着自己的护卫们迅速册立,张任Ͻ拿过自己的刀,将刀插在右腰处,然后对着缇娜说:“你带韑路簵!”拉着杜筱雨的小手。

      缇娜没有在意,带着张任和杜筱雨,走入后堂,然后来到缇娜的书房。

      张任看了一下这书房的布뽿局,很像大汉的﮺风格。

       榮“我原本是匈奴人,后㵵来来到了这,这里뗘的布局就是大汉的风格,西域很多官员府邸都是模仿大汉的建筑,可否冒昧的问一下,尊夫人练的是什么武学,我看到箭射到她身上,一点效果的都猺没有。”

      “金钟罩铁布衫!”张任胡诌着说,脑子里却想到那个沙溢同学,没办法,这樦六个字太经典了,沙溢同学会因为这六个字被膜拜千年之久。

      “如果我욚没猜错,你们不是鲜卑人,而是大汉的人,对么?”

      ꚶ“为何这么想?”张任不否认,也不确认,毕竟这个缇娜的心思ꦰ很难猜。

      “如果你们是鲜卑人,那么杀了我吧,我不会带你们见我们的国王,如果你们是汉人,我明天去找国王☽,等我两天,另外要说清楚,你们觊觎名马的事我可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们쑥是来献宝的!”

      귙 “好!我等你两天!”张任还是没说自己是鲜獍卑人还是汉人。

      “两天后到我的府门口,跟我一起去见国王!”缇娜露出了一丝微笑,对方虽然没有说明白,但态度很清楚了,鲜卑人会ົ这么好说话么?

      “好!”张任带着杜筱雨和护卫撤离且渠府,然后回到客栈。

      “李义、陆龟此次我们都能安蝇全回来,多亏了你们,找来了援兵!” 気

      “公义,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让你们陷入重围!”李义这次是对张任很佩服的,作为一个首领自己留下来做人质,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少主,我陆龟已经是你的奴隶了,但还是很感谢你!”

      “好了懩,别谢来谢去,我看这贵山城用汉语大部分都听得懂,那么陆龟、李义你们马上收拾东西,准备好食物出东门,在东门外等候我们!”

      “啊?”李义这下郁闷了,他算是听出来了,这是怕自己拖后腿啊!好歹自己也是二펔流境,这些护卫大概也就三流境,跟自己没法比,但是对于张任认为不一样,那些三流境的护卫也是有“金钟罩铁布衫”的。

      “是这样子的,我们需要万一出什么事,需要你们俩在那里救援,可以起到出其不意的接应作用!”张任此时多少有点忽悠的意思。

      两人怔住了,这话怎么听着变扭呢,至少有部队吧?这接应只有两个人,两个人能干啥呢!不过的确出其不意,两个人出来,၎嗨,我们是接应部队,不要笑倒一片?这样笑倒一片算不算出其不意的效果?但命令下来了,只能执行咯,两人迅速收拾东西,然后买了食物,出了东城门。

      两人走后不久,云鹊回来了。牖

      “将话带给了大统领了吗?”

      “那当然!”云鹊头一别,很骄傲!

      “谢谢了,回来了⻩就帮我看一下王宫地形图,特别是马睾厩!” ᶷ

      “好!”云鹊飞出客栈,飞到王宫上空,将王宫侦查了一遍,然后飞回来。

      在云鹊的话语中,张任慢慢画出了大宛国王宫地图。涟张任认真分析着每个位置,看清楚了马厩的位置思索着,如何将这三匹马带走,张任叹了一下,䝘“要是子龙在就好了!”

      噚 这三匹马绝对是在大宛马之上,而且好很多,这三匹马也肯定性格很烈,不是一般人能降服的,如果自己交谈,买不成,既然来了,那么只能用抢了,自己没多少时﨏间可以在这陪他们吹牛,武安日让云鹊还带来一则消息,任命书已经下达,陛下让自己去中牟,⡳做县令抵,当然县尉也给了自己,让自己㎘选择ᙔ县尉,上任时间是四个月内,至于定远保障关和平城县令,让自己推荐,自己让武安日代守定远保障关,推荐了风临做了平城县令。

       ἷ用抢?假设杜筱雨能搞定紫电,那么自己搞定万里云,但是照夜玉狮王怎么办,没人能带着走,自己只能搞定万里云和照夜玉狮王其中一只,这是个死结,解也解不开的死结。张任没办法只好半夜起来偷偷的翻墙进宫,以张任的听力和身手,并不难,重要的是,这王Ḡ宫就没有超一流境的?

      还ꌪ好,张任是直奔马厩,张任看了大宛国王宫内的马厩,眼睛都红了,这里的马都太好了,大宛马在这里也驈只是普通的马,狮子聪、乌骓都有,最后张任看到了紫电,紫电是八尺半的马,一身紫色,泛着一丝丝神秘光泽,在马厩里是独一无二、鹤立鸡群的,这比赤兔还要好。

      “万里云和照夜玉狮王在哪里?”张任翻遍了整个马厩,也没有找到,但从各个方面传来的消息,大宛国确实就有万里云和照夜玉狮王,张任也不敢打草惊蛇,偷偷的摸出了皇宫。

      皇宫一个角落Ạ,一个白发白胡子老头突然睁开眼睛,“真逃得快,这么快就跑뎾出皇宫了,才刚进来就溜了!”白胡子老头摇了摇头,算了,雓这两天还是ꃰ不要出宫,这右眼皮狂跳啊!

      张任回到客栈,就吵㏡醒了云鹊,“王宫马厩里뤴少了两匹马,你帮我查一下在哪?”

      “什么马?”云鹊一百个不愿意,还没睡好呢!

      “一匹叫万里云,一匹叫照夜玉狮王,听说万里云九尺长,全身黝黑,你一看就知道,照夜玉狮王八尺半长,全身亮白,脖子上的毛如狮子一样竖立起来!”

      “明天去好不?”

      “拜托!”张任开始耍赖了。

      “算了,我去看看!”云鹊磨不过这无赖,朝窗户外疉飞出,然后朝王宫而去뢲。

      白胡子白发老头坐着坐垫上打坐,右眼複一直狂跳,自从自己进入步圣以来这是第一次,老头眉头紧皱着,灯光忽闪츖忽闪的如同老头的心绪一样,老头看到了高高的窗户上有一只云鹊,自己只是瞟了这只云鹊一眼,就有点刺痛的感觉,当自己再看过去,那只俛云鹊失踪了,垀老头站起来,出了门,翻上楼顶,看着遥远的一个点。

      “一只云鹊,这太奇怪了!”老头翻下来,落地,然后走到旁边的两个窗口,一黑一白的马还在安睡,老头安心了走回自己的房间。

      片刻之后一只云鹊慢慢从黑暗中钻出来飞到窗口上看了看,然后一飞冲天,留下王ሂ宫这个角落,这퓔个角落的门牌上用弯弯曲曲的大宛语写着“太庙”。

      张任借着灯光,看着自己白天画的地图,百思不得衑其解,这两匹马会躲在哪里呢?云鹊飞进来,在地图上一个位置啄了一个洞,復一句话都没说,就到角落里美美的睡觉去了,那可是杜筱雨给他准备的窝,漂亮时尚,云鹊很满意。

      张任看着那个小洞,小洞下有两个字“太庙”,尼玛,把两匹马藏在太庙里是什么意思?要不自己去看看?张任重新换好夜行服,正打算出发。

      “别去了,那里有个老头,步圣,你打不过的!”云鹊像梦里呓语一样,翻了个身继续睡䛘了。

      “居然有步圣?这大宛王宫真是龙潭虎穴啊!”张任犯愁了,这偷也好,抢也罢都不是办法啊!要知道自己虽然进入了超一流,实力也可以发挥到步圣,那也只有初入步圣,自己的实力云鹊倒是清楚。

      “睡觉吧!过两天我뢗帮你把他引走不就得了?”

      “也是啊!云鹊大侠,全凭你了!”张任知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ꮞ。 䴱

      “那是当然!”云鹊的尾巴翘上了天上。

      “明天我请你吃好吃的东西!”

      “真的哦,徹说好了!”云鹊眼中一亮。

      “好嘞!睡觉숳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