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琪峰电影

      省立人民医院五楼的医⃖疗间㒾里。

      当陈长安自我介绍了一下之后,医疗间里的气氛突然陷入了一䀈阵诡异的安静。

      ဎ 这种安餓静持续了大约十셃数秒,才被突然打破。

      “哎呦,我的手好痛,一直在流脓血,都是你害的!”

      那个领头的农民工兄弟演技十分精湛,只用了十数秒就立马调整好了状态ꎫ,迅速抝进入了苦主的角色,逼真的演技配合上丰富的肢体动作,陈长安都不得不惊叹,쭣不去做演员真的可惜了。

      但是,还是有点瑕疵。

      陈长安᭨冷笑着看着他说道:“这位大哥ခ,你只是因为革兰氏阳性细菌引起了伤口感染,不㐙是截肢,表演有点过了。”

      但是这位农民工大哥丝毫不为所动,反而更加大声的哀嚎道:“黑心商人谋财害命了,居然置病人的安危而5不顾,ꠌ还在一旁说风凉话,像你这种奸商早晚有一天会得⡔到报应的!”

      另外三个“患者”也连忙跟着一起嗷⾕,嘴上不停的在骂着陈长安和瑞康医疗。

      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黑心、草菅人命、要赔偿,不然要和쮎他死磕到底之类的话。

      陈长安⃥都被他们这副拙劣的表演给气笑了。

      也就是药监局是国家部门,只要有人举报,为了安全起见,都会展开调查。

      不然要是换个ꙵ阿里腾讯之类的私企旗下被这么Ⲧ几个人投诉,那绝对理都糫不会理的,一看就知道是故㍧意的。

      哎,也不能怪药监局太严谨,毕竟干这行的每一个产品都会影响千千万万条性命,不得不慎重。

      陈长安ꊼ无奈的扶额偲叹了一口气,出䰅声制止道:“行了行了,别喊了,这里也没别人,你们这副样子是做给谁看呢,我们坦诚一点,这事想怎么解决。”

      几人的哭喊声瞬间的止住了,带头的那个农民工大哥口齿流利的说道:“一人一百万赔偿,并且必须重新临둕床测试你ɤ们的缝合线,不㾆然我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药监局不管,我们就去12315投诉!1231梇5不荶管我们就直接去投市长意见箱!”

      “要⑛是市长意见箱都不管,㖛我们就去找报社和记者曝光你们瑞康的黑心产品!”

      衒 “哟,临床测试都知道啊,ٓ这词背的不容易吧껄?”陈长安似笑非笑的簇看着他们,语气带着几分调笑。

      “行了,别搞这些虚Ⴟ的,一百万就别想了,Ⓐ重新开展临床试验也不可能,我知道你们背后的人就想要拖延几个嚚月我瞻们鱼皮胶原蛋白缝合线骿上市的脚步。”

      陈长安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俯身撑着桌子,与ꨂ对面的四个“患者”对视了几秒,直截了当的说道:“给个数吧,指使你们来闹事的ه人给你们多少钱,我给双倍,一切就当无事发生,如何?”

      四人中那个三十多岁的大妈撇了撇嘴,满不在乎的说道:“什么指使?没人指使我们啊?就是你们的产品不安全,害的我们伤口都化脓了鹘!”

      ૳“就是,我们都是自发的来举报你的,你这个黑心商人,别躶想找借口撇清关系!”

      “明明就是你们生产的胶原蛋白缝合线有问题!”

      “让我们用这个缝滶合线的医生嘴上说非常安全,对伤口好,能促进愈合,还不会留疤,结果刚缝上没两天就化脓了!”

      “我手上都烂了一䷳块,以后肯定会䕔留疤了!”

      “你们的缝合线根本就是弄虚作假,必须停售᫒!重新临床测试!”

      陈젭长安翻了个㥰白鏵眼῵打断道:“是临床试验,词都背不好。”

      “我明白了,既然你们不为钱Ꝺ所动,那应该不是随便找来的人,你们应该与某家,或者某几家缝合线生产公司有利益相关吧?”

      “你们的什﬋么翼亲戚朋友应该是在某个缝合线生产公司就职吧,而且地位还不低?”

      四人的脸色一顿,互相对视了一眼,眼神里带着满满的惊奇。 妱

      “你们是不是很惊讶,我为什么知道?”陈长安一副如同洞察了一切的表情,平静的看着他们。

      几人都被陈长安这一番话给惊到了,那个三十多岁的大妈有点迟疑的说道:“你怎么妦知道。”

      她刚一开口,모那个农民工大哥就想阻止她,但是没来得及,话就已经出口了。

      髊陈长安表情一松,脸色绽放出了妸十分灿烂的笑容。

      “我可以直截了当的告诉你们,你们背后的那家,或者那几家缝뮻合线生产公司注定是要完蛋了的。”

      蘻 夋 “他们在找你们来闹事的时候应该有和你们说过,粃他们的ﳀ目标只不过是想拖延一两个月的时间而已,就是因为他们的产品在鱼皮胶原蛋白缝合线面前毫无任何反抗的能力,才逼得他们出ꃑ此下策,也只是为了拖延我一点点的时间。”

      陈࿥长安嗤笑了一下,随意的说道:“难道你们觉得多拖延这一两个月之后,就有的救了吗?”

      “没救的,现在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可以拿得出比我手上的鱼皮胶原蛋白缝合线还要技术更好,更先进的缝合线了,䤲所以摆在他们面前的也只不过是一条死路而已,运气好的话可以来得及将놕手上的缝合线工厂转手,运气不好恐怕要全砸在手上了!”

      ︕ 陈长安看着那个三十多岁的ⴧ大妈,着重对她发起了心理攻势。

      “不如这样,我给你们指一条明路,你们背后的那篹家公司就像是一条破船,注定是要沉没了的,不如改换门庭,让你们那几个身居高位的亲戚们转投我们瑞康医疗吧。”

      맰“现在我们公司正要开拓整个땼江南省的ᵀ市场,各个部门都要扩招人手,生产欠工厂也要继续新建。”

      “此时我正缺少精通缝合线行业的管理层来帮我打理公司呢,这是个很不错的机会,你觉得呢?”

      陈长安最后一句话是单独对那个三十多岁的大妈问的。

      很明显,她犹豫了,也心动了。

      还没等农民工大叔反应过来呢,大妈就突然转头对他说道:“老卫,你家侄子在博弘有股份,而且好像还不少,自然是不在乎쉷这些,但是我外甥只是个普通经理,又没有分到什콲么股份,根本没必要和你们共存亡吧?”

      “我觉得这个陈总说的就不错,我不和你们继续闹下去了,我要回去劝劝我外甥,趁着现在有机会,到陈总的公司上班,也许前途还更好一点!”

      陈长誦安眉开眼笑的点了点头,向这位大妈竖起了大拇指。

      “您说的一点都没错,识时务者为俊杰!”閯

      但是那个农民工大叔可不这么认为,ᱵ他立马就急眼了。

      P “不是都说好了吗!你们家可是收了钱的,怎么还能反悔的?”

      “不就是五万块嘛,回去我就让外甥还给你们!”大妈冷哼了一声,既然撕破了脸皮,那也没什么好继续扯的了,她站起身拿起了自己컐的手包,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这间医疗间。

      剩下的三人里头,另外幮两个比较没什么存在感,一直都只是在附和着农民工大哥的患者也明显对陈长安的提议心动了,估计他们家的麙亲戚也只是个打工仔,没有那个博弘公司的股份。

      陈长安笑的更开心了,他站起身鼓了鼓掌,笑着说道:“希望各位好好考虑考虑我的建议,只㜜要三鱎天内给我一个答复就可以。”

      撂下这句话之后,陈长安就㸮推门走出了医疗间,不再理会背后三人的争濸吵声。

      쥏等在门⤯口的商柠刚目ꃖ送完那个先一步离开的大妈,回头就看见了自己的老板站在门外,便快步走上前问道:“老板⭂,谈的怎么样了?那个大妈怎么先走了?”

      陈㲛长安轻松一笑ꖳ,从西服内衬口袋里掏出ⰷ了手机,指纹一解锁,屏幕亮起,赫然显示着“录音中”三个大字。

      “手机里的录音备份一份,⯤拿去给药监局的领导们听一听,看一看,我们的销售禁令应该就可以解除了。”

      将手机递给一脸疑惑的商柠之后,陈长安又吩咐道:“去查一查,省内哪家做医疗器械的公司名字里Ⅴ带博弘二字,将这家公司的详细资料收集一份,放到我办公桌上。”

      “也不知道这家公司的管理层是有多白痴,才会派来这么几个笨比翶,希望下次再来搞事的时候可以安排几个长点脑子的。”

      “不对,应该不会有下次了。”

      陈长安一连串的吩咐〹了商劥柠几句之后,双手插着兜,迈着轻快的脚步下了楼,心情非常不错。

      只留下了一脸懵逼,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商柠还愣愣的站在原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