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浦研一

      第十五章垸仝毅

      这三人可没了在杂货铺时的样子,若不是他们身上穿着还在,叶秋ᠠ差点都没有认出来。

      只见那中年修士嘴角含血,山上长衫也破了几道,发髻散乱面色苍白。

      另外两个也好不到哪去,一个已经彻底没了意识,此时被人抱着,也不知生死。

      抱人的这位,算是三人中,唯一还算完好的,一手抱着人,一手捏着张黄色玉符,叶秋刚刚看到的黄光,就是从这玉符上发出来춏的。

      此时这玉符上,还有微微的光芒,笼罩着三人的身形,只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这黄色迅速变淡,没等叶秋退出几豐步,就已经完全消散,捏在那人手中的玉符,也随着化作粉尘散落쟖。

      “几位前辈,晚辈只是豚路过,无意冒犯。就此离开,也不会透露一个字关于几勚位的消息……”叶秋前次已经遇到过一次,被城隍神兵突下辣手的遭遇,这一次反应的速度格外的快,口中念叨着,也不敢转身跑路,只得快速的倒退,眼光一瞬也不敢离开那三人身上。

      “小友不必惊慌,我等不是什么嗜杀之人。”那中年修謴士口中说着,单手微微一抬,朝叶秋这边虚空抓了一把。

      叶秋只觉得身体好像被某种鄊禁锢,双手完全动弹不得,随之身体不由自主,朝那位滑了过ᛞ去。

      心中大惊놕,鬹就要弹出手中雷珠,却不想连手指也无法动弹,居然连个反击的机会,都已经没有了。

      “姜大哥,梁武怕是不行了……”旁边催动玉符的修士忽然一声悲呼,看着怀中兄弟。

      “梁武兄弟……”ཤ中年修士也顾不得处置叶秋,随手一甩,叶秋只觉得呼吸一窒,眼见这人就要下杀手,心中焦急,猛然想到些什么,口中疾呼:“我这里有疗伤丹药,前辈手下留情,晚辈愿意献上丹药꘳,救治这位梁武前愅辈㗴。”

      箢 姜姓修士手上动Ꮠ作顿了顿,又是随手一招,叶秋已经落入他掌中:“小子,将丹药拿出来,若是真有效果,姜某饶你不死。”

      这家伙刚才那种,随手如碾死蚂蚁般,直接就辣手摧鼻命的架势,叶秋心中自然是不信他的话,只是眼前形式比人强,这个时候,只要稍有拖延,怕是这༠人就要下杀手。叶秋也챈不敢耽搁,连忙道:“前辈请解开禁制,我这뱗就取药。”

      姜姓修士手臂一甩,将叶秋丢到了地上,口中说道:“还不快取。”

      叶秋心中发狠,手掌一翻,已经捏出一把雷珠,按他的掌心大小,起码也是四颗的样子,口中叫道:“前辈接好,这丹乃是疗伤圣药,可不能落地沾了污物,损了药性。”就将手中雷珠朝姜姓修士扔去。

      统这青木雷珠,本就是筑基期修士才能凝练的御敌手段,就近引爆的话,一颗相比于平常筑基期全力一击都还要恐怖三分,如今叶秋发了狠劲,四颗同时连爆,怕是筑基期圆满的修士,㙁都抵挡不住。土

      更何况这厞姜姓修士还只是筑基初期,又有伤在身。

      껴原本以叶秋炼气四层的修为,与对方相差巨大。在叶秋方有动作之时³,姜蛁姓修士就已经有了察觉,若是他起心逃离,完全能来得及。

      只是在他身后,正是出生入死的同伴,正悲痛欲绝,抱着自己兄弟。

      这姜姓修士也慩觉得,以自己与叶秋的修为差距,自然能随手化琘解叶秋的小手段,面对飞来的雷珠,他心神倒有大半,还落在身后的同伴身上ꐯ,只是随意伸出手臂,只纤待接住飞来之物,顺手封禁。

      좵叶秋扔出雷珠后,也不敢耽搁,全力朝后退去的同时,手中又多了几张黄符,法力催动,朝自己身上,连连刷了几道黄光,正是他在集市中购买的防御性灵符,金刚符。雷珠引爆可是婐无矦差别的攻击,

      只是退了没几步,眼看对方就要抓住雷珠椮,叶秋设也怕对方有手段隔断雷珠的联系,心中一狠,随即只听轰隆霹雳爆响郲,叶秋只觉得一股沛然大力,身体不由自主倒飞而去,ࠒ先是飞过道旁一道围墙,噗通一声,落入了墙后院中池塘。

      随即是院墙鵻被爆炸摧毁,无数砖头杂石乱飞。

      叶찂秋落入水底,意识倒쫨还清醒,深知此地不宜久留,挣扎着想要逃离,却发现自己四肢无力,仿佛失去对身体的控制,心中暗道糟糕,四周뺅已被池水淹没,只能屏住呼吸,体内法力搬运,勉强保持内呼吸的状态,心神便沉入神域。

      神魂意识在뭇神域之中,叶秋只能无奈,此时就∿算他心神回到身体,却控制不了。

      根本没有办法逃离,还需要忍受巨大的痛苦折磨。这次恐怕浑身骨头经络,就没剩下几处完好的了。

      每隔一会,叶秋就将心神附回身体,感受一下周围环境,顺便催动法力疗伤,忍受不了伤痛之时,又心神沉入神域暂歇,如此数鏴次,就在渐㽍渐心生绝望时,⑸忽然察觉到身体从水中离开,等叶秋心䘔神回归,发现已经被人捞鮀起,似乎是放到了床上。 

      这种情况琥之下,叶秋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任由他人施馵为핑,他连냃正眼瞧瞧是谁捞的自己都做不到,这里发生这么大的动静,巡城队的那帮閾人必定早已经赶到,叶秋也不敢随⁖意放出神识查探,只能就这么躺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叶뱽秋只默默运ꢜ功疗伤,只是他修的青雷诀,虽是木属功法,却没一般的木属那种疗伤效果,这般运转功法,其实作用并不大。

      倒是在被恾捞덗起之后不久,就察觉口中似乎被人塞了ܚ些什么丹药,效果颇为明显,随着功法运转,㌓药效在体内爆发,륙身上엘疼痛总算有所缓解。

      也不知过ᘥ了多久,叶秋觉得身体有了些过感觉,奋力睁开了眼睛。

      就在他感受到炫目的光线,一处普通的厢房,除了放着两只茶碗的小䅉几,基本没有其他的摆设。叶秋观察了一阵,没有什么特殊的发现,也没有见有人过来看看自己这个伤员,䠹于是又闭目沉心运转法力。

      他身上的伤势着实不轻,헥当时青木雷珠的爆炸,是足以直接撕碎他的身体的,也幸亏见机的早,身上挂了几层金刚符的防御力。

      加之当时他本就在后退,借着倒飞的势头,卸了一些爆炸的力道,要不然刞恐怕真的就要丢了小命的。

      等叶秋觉得身上伤势稍稍有些好转之后,察觉到终于有人来到附近,于是顺势睁开眼,正好看到一个身穿鹅黄色衫子的少女,正低头推开门。

      门外阳⇯光在少女的身上,度了一层微腚眩的荧光,映照着晶莹剔透的脸颊上,一缕乌黑的鬓发随风飘荡。

      女孩儿뎽一抬头,灵动的双眸忽闪,正好看到叶秋的眼神,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轻灵的声音响起:“呀,你终于눠醒过来了,我家少爷方才还惦记着咧。”

      叶秋觉得自己见过的美女应该不算少,至少在地球的时候,各种影视剧上的不算,出门在外,也能见到不少都市里人。

      但是却从未有一位,能如眼前这少女般,给他这种纯净无邪的感觉。

      在听闻对方口中,提到的少爷的时候,心中竟不自然的泛起一股酸涩。

      只不过只一瞬的愣神,叶秋立马就按捺住了心思,他不是那种没有经历过人事ᗶ的少年,明白什么是重要的事情。ꀽ

      “在下叶秋,多谢姑娘ꖀ的救命之恩。”叶秋没有动作,声音也有些干涩,不过还是流畅犯的说出话来。

      螹“叶公子可不用谢婢子咧,救下你的乃是我家少爷。”小丫头笑盈盈的回了쮲一句,又想起⎫了什么,忽然说道:“㾭呀,我得将你醒来的消息告诉少爷去。”说罢,冲着叶秋一笑,匆匆走了出去。

      叶秋见她离开,心里暗道一句,好个爱笑的小丫头,可惜是人家的奴婢,且看她的做派神情,应是那位少爷的贴身女婢。他在这个世界生活的时间也已经不短了,哪里嶭不知道,那些大户家族里,贴身女婢踳,一般可不单单是侍候人端茶倒水的。

      随即⮤他又有些觉得自己真是心思太多了些,如今这情况,还没弄清楚自己的处境呢,要说当日那么大的动静,自己应该是被巡城队的人带走才对。

      小丫头离开不一会,又转了回来。

      轉这次与她一起的,还有个白色聳长衫的少年,看年纪也不过十六七的样子,生的也是唇红齿白,头顶红玉束发的箍儿,身上洁白簇新的绸缎,腰上丝绦那是彩线精绣的云纹,上挂的那是精巧别致的储物袋。

       “Ү兄台终于醒了,这次兄台可是伤的不轻。”少年的声音颇为明亮,与他整个人的外显气质格外的搭调,让人听来,就觉得,这般俊俏如玉的少年,就该是这般的,没有一丝的沙哑,只如朝阳般的昂扬而不高亢。

      “在下叶秋,多宒谢公子救命之恩。”叶秋只得又说了一句。

      “叶兄不必客气,你能意外落到我家院中,也算是我二人有缘ᕐ。”少年温和的说着,脸上一直挂着笑容。这倒与他身后的小婢女一般无二。

      叶秋ㄥ听他的팇话语,才知道原来当时自己被炸飞落入的池塘,就是眼前之人家中的后院。

      心中也是暗道侥幸。两人又聊了一阵,叶秋也弄明白,眼前少年姓仝,叫做仝毅,如今是独自住在这灵州城中,他身틾后쯙的丫头叫婵儿,正是ἷ他的贴身侍女。虽然仝毅没有说,但是叶秋从他话语之中,也约莫推测出一些,他的身份必定有些来历,当日叶秋被炸到院中池塘,仝家的院墙也被炸塌了一段,巡城队的人来问过,不过被仝毅打发走了。

      䖩仝毅只是随口一句打发走了,叶秋可想得明白,人家巡钌城队的輈人,可퉹都算是灵吉宗弟子,虽然大部分是外门弟子,但是这里是灵州城,又岂是一般人,就能一句话打发走的。

      而且,当日叶秋动用的青木神雷,可以说是灵吉宗蜻一些人最近的敏感神经。

      一年前,在这灵州城中,叶秋可是用这玩意炸死过灵吉宗一位内门弟子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