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app可以说话直播tv破解版下载

      日暮时分,天色渐寒。

      拓跋珪亲自巡视一圈军营,连日的行军、鏖战、厮杀令三军将士疲惫不堪,经历两场大战之后,将士不免一副放松姿态。

      拓跋珪可以允许放松,却不能允许放纵,当即唤来身侧作陪的燕凤与穆崇:“刘显治军不严,方有溃兵肆虐。此前车之鉴,后车之师,若吾等哀之而不鉴之,亦必使后人复哀吾等也”。

      “从宽治军,其必悖矣;从严治军,斯为上策。若有士卒侵扰妇女,立……立……”。

      拓跋珪本想说立斩不赦,转念一想又改口为:“立即拘捕”。

      他若是真的因为妇女斩杀有功将士,必然会引起三军将士的不满,届时,人心自散,他也会变成真正的孤家寡人,想到这里,拓跋珪不禁心中喟叹“治军之路,任重而道远!”

      “穆崇,传令全体将士,三日后本将亲赐有功将士牛羊妇女,重伤者倍之,战死者三倍”。

      “臣这便去传主公将令”。

      “慢,汝可知如今军中所差者何?”

      穆崇闻言微感诧异,俯首道:“恕臣愚钝,实不知也”。

      “两战全胜,皆赖将士用命,如今刘显初平,大局已定,不可不犒”拓跋珪解释道:“吩咐伙头,杀牛宰羊,犒赏三军;至于那些死马伤马,全部制成肉干,将士无需再用”。

      穆崇受命正准备离去,燕凤却忽然走上前来劝谏:“庆功在理,臣却担心将士饮酒,放松警惕”。

      “哪来的酒?”拓跋珪隐约听明白燕凤的话,追问道。

      燕凤低头不语,穆崇只得硬着头皮答道:“许是有士卒缴获了马奶酒,没有上缴”。

      拓跋珪闻言,面色舒缓,也明白了燕凤话语含义,他是在提醒拓跋珪士卒私藏战利品的行为,再看面前穆崇一脸战战兢兢,明显知晓内情。

      对此,拓跋珪并没有责备穆崇,反而温言安抚起来:“适量饮酒,安排好防务即可”。

      “末将亲自巡夜,若有失,提头来见!”穆崇闻言,忙拱手道,同时暗自擦拭额上冷汗。

      “难得你有心,去吧”。

      穆崇闻言退出,拓跋珪则陷入沉默,良久幽幽道:“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燕凤闻言,不知该如何接话。

      “论智慧,吾不及燕师远矣,怎料燕师却不懂人心”。

      燕凤听到拓跋珪对自己的评价,心中有些惶恐,连忙躬身回答:“主公所言甚是”。

      拓跋珪闻言轻笑一声,没有多言,他非常清楚如何驭下。

      驭下的最高境界不是追求完美,而是抱守残缺,追求和谐与稳定。

      驭下过严,则不为人所亲;驭下过宽,则不为人所敬。

      驭下之道,在于适中,犹猎者驱鹰犬行狩。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天下太平。

      ……

      当晚,拓跋珪大宴士卒,将士尽皆欢颜。

      翌日,在燕凤辅佐下,拓跋珪点清刘显部丁口物资,计有青壮七百,壮妇四千余,少儿少女三千余,老者千人以及少量奴隶。

      对于这个人口比例拓跋珪倒是没有太过惊奇,草原历来如此,男多女少,少多老少。

      至于牛羊马匹,总数近二十万,自此,一人双马不是梦,未来,或许可以一人三马。

      经历刘显乱兵肆虐后,牧民都将仇恨转移到了那些死去的溃卒身上,这是弱者的无奈。

      拓跋珪一方虽然没有做到秋毫无犯,但也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恶性事件,他们渐渐安定下来。

      加上后军的青壮及俘虏,如今拓跋珪所部坐拥近万青壮,有了雄聚一方的资格,至于称雄代北,为时尚早。

      同时,大胜的喜悦过去,拓跋珪也开始沉下心来,总结起两战的得失。

      总的来说,盆满钵满,既定战略全部达成。

      甚至于,这两场胜利可谓酣畅淋漓,但拓跋珪却不敢有丝毫放松,刘库仁虽死,刘显虽败,但独孤部的势力却并未受到重创。

      拓跋珪的下一步,便是进军牛川重整旗鼓,那里水源充沛,草木茂盛,部众只需稍加整顿,便能恢复全部战力,更胜往昔。

      牛川居濊貊,破落那,桑乾河,阴山四方中心,易传诏四方。

      而且牛川西北百二十里,就是拓跋珪舅部贺兰部,牛川四周部落,都曾是代国的臣属。

      拓跋珪只有在牛川举旗,才能更好地利用拓跋氏十二代人聚集起的人望。

      至于当前,首要则是制定出赏赐标准,提升士气,为进军牛川做足准备。

      “传军师入帐议事”拓跋珪手抚眉心道。

      侍从长全旭闻言,急忙退出。

      此刻,拓跋珪深感身边无人可用,政务上仅有燕凤、安同、长孙嵩三人可用,但这不过是杯水车薪,远远不能维持一个新兴势力体系的运转。

      摇头驱散那些对政务不耐烦的想法,拓跋珪一边等待燕凤,一边研究起案几上的舆图。

      不久,燕凤步履轻盈踏入大帐,全旭则驻守在大帐外。

      “主公”燕凤躬身行礼道。

      拓跋珪抬首,摆手道:“免礼,燕师以为应当如何赏赐有功将士”。

      燕凤闻言,沉吟半晌道:“此次我军两战皆胜,士气正旺,不宜赏赐太轻,若是赏赐太轻,士卒难免满腹怨言,届时,不仅无法振奋士气,反而适得其反,臣以为,应当重赏”。

      拓跋珪颔首:“燕师所言极是,然吾实不知以何为准?”

      燕凤低头思忖片刻,迎上拓跋珪目光:“主公只需拨出俘获牛羊四分之一即可,参战人员每人五只羊,重伤者十只,战死者十五只”。

      “不妥,斩一级者岂能与斩数级者同等待遇,汝且重新统计各人军功;阵亡将士亦要尽数登记在册,日后,我要为他们立碑书传”。

      拓跋珪断然否决,想快速统一草原,军功爵位制才是王道。

      如果杀敌一人和杀敌数人待遇相同,士卒就会心存懈怠,士气越来越低,到最后,将不再会有士卒奋勇拼杀。

      扶持军功贵族对抗草原上的旧贵(世酋),才是拓跋珪的既定策略。

      这次赏赐,他就是要明明白白告诉士卒,杀敌改变命运!

      “主公所虑颇深,臣受命”燕凤闻言,恭谨应诺。

      ……

      太祖以军功制定天下,叔孙建、于栗磾一十三将皆出自行伍。

      ——《魏书》帝纪一.太祖本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