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vip永久破解版在哪下载播放器app

      “你什么意思。”黎锦一瞪大双眼,想要从他怀中挣开,她已经跟不上这个世界的脑回路了。

      骆苏羡没放开反而握得更紧:“我什么意思,你我心知肚明。”

      黎锦一一紧张就开始浑身冒冷汗,一瞬间鼻头又涌上酸涩,她左眼毫无预兆的留下一长串的泪水,顺着她的小圆脸流到骆苏羡的手臂上,眼泪穿过他的扯衫渗透到内里。

      “所以这一切都是你干的,故意把我拉到这个世界,你究竟有何用意。”这一刻黎锦一像是有了很大的力量,把骆苏羡推的向后几步。

      “这你应该问他啊,你说了我只是个第二人格罢了,凭什么这么嚣张。”骆苏羡拿之前黎锦一怼他的话又还给她,说完也不给她多说的机会,直接翻墙走人了。

      黎锦一跑到阳台往下望的时候,骆苏羡已经爬下一楼了。她回到房间里翻出骆苏羡的手机号立刻拨打过去,没几秒那边就接通了。

      “你给我回来说清楚。”

      骆苏羡还没从黎家的后院翻出去,就站在院墙下和楼上的黎锦一遥遥对望。

      “下次再见。”骆苏羡说完就挂了电话,任黎锦一在那边怎么焦急他都不理。

      骆苏羡开车回半山腰别墅的半道上被跟踪了,最开始有两辆车一直不远不近的尾随于后,骆苏羡加快车速利用良好的开车技术甩开了那两辆车,并向他们发出嘲笑。

      本以为没问题了,那成想开到山脚下前面又有两辆车一直缓速前进,放慢他的速度,纠缠半晌,后面两辆车也追上来了。

      骆苏羡彻底被四辆车夹道逼停在山脚下,两边谁都没敢先动,骆苏羡也不急在车上安稳坐着,毕竟他是有男主光环的人,这点小场面不慌,完全没在怕的。

      车上下来一个两手花臂五大三粗的男人:“骆七爷好定力,都被围堵了还这么淡定。”

      只见他下车后走到副驾驶的位置拉开车门,里面走出一个穿花色沙滩衣头戴白帽子的人。

      骆苏羡透过挡风玻璃看到那身影略微有些熟悉,脑子里蹦出一个名字又马上被他否决。

      “想不到吧,我还没死。”

      来的是个长着络腮胡,肌肉很发达,穿着个灰白色短袖三四十岁的美国男人,出去那双长得很鸡贼的眼睛,到也算是个人物。

      等看清来人的全貌,骆苏羡轻微的挑了下眉,来的是SW的二爷——巴布,那个杀了骆苏羡两辈子的人。

      上次一番打斗,本以为他已经死在那场爆炸中了,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好一招金蝉脱壳。

      骆苏羡嗤笑:“看来是没长记性,还敢回来。”

      “好大的口气,也不看看如今你是什么局势。”巴布双手一摊,一一扫过自己带来的二十几个肌肉大汉。

      “今日你骆川必死无疑。”巴布脸上的表情变得凶狠起来,随着他脸部动作的移动也明显地可以看到他脖子以下有小面积的烧伤。

      骆川是骆苏羡江湖上的名字,行走江湖怎么着都不能自报家门。

      巴布大手一挥,二十几个壮汉一拥而上,脸上露出的全是要把骆苏羡撕碎的凶狠。

      骆苏羡也不废话掏出手枪上膛直接开打,与他们近身肉搏这么愚蠢的方法他当然要谨慎使用。

      怦怦几枪过后,六个壮汉应声倒地,前面的人倒了后面的人又涌上来;可一把枪只有六发子弹,还没等骆苏羡换上新的子弹扣动扳机,面前就多了只手打掉他的手枪,一拳向他的脸招呼过来。

      骆苏羡及时往旁边一让,显现躲过那凶狠的一拳,有了这个转机后面的人也没什么惧怕的了,骆苏羡是出了名的狠,可他在狠双手难敌众拳。

      骆苏羡招招快准狠每每直达敌人痛点,一拳砸在对方脸上,能明显地看到他们脸上的肉抖了一抖,在向敌人头上砸下重重几拳,一个也就这样解决了,没一会敌人的数量确实少了起来,但是骆苏羡也有些体力不支。

      他全力解决面前来送人头的,“砰”的一声枪响,子弹穿过骆苏羡前面这人的身体又射到他的肚子上来,闷哼一声,子弹没入在骆苏羡腹部上。

      大量的鲜血流出来,沾湿了他的白衬衣。

      一个不备,后面上来一个人一拳打在骆苏羡背部,牵扯到前面的枪口血流得更多了,一眨眼的时间就上来两三个人打到了骆苏羡,闷哼一声他重重摔在地上。

      巴布走过来,直接踩在骆苏羡背上,用不标准的中国话嘲笑:“刚刚不是挺能耐,现在起来继续给我打啊。”

      说完还不解气的狠狠踩在骆苏羡背上,背上传来的痛比腹部的还疼,但骆苏羡就是一声都不愿意吭。

      骆苏羡清醒的前一秒发誓一定要把这狗东西剁了喂狗。

      再次睁开眼睛是被一盆冷水泼醒的,入目的就是阴暗潮湿、满墙刑具的地牢,还有在他面前得瑟着晃悠的巴布,骆苏羡一口血水喷在他脸上,招来的当然是狠厉的一拳。

      接过手下递上来的皮鞭,一鞭子毫不犹豫地抽在骆苏羡身上:“就你也想骑在我头上,用你们中国人的话来说就叫与虎谋皮——不自量力。”

      骆苏羡手上青筋暴起,用尽全力也挣脱不开这钢铁做的铁链子。腹部枪口的血液已经凝固,还不至于让骆苏羡失血过多而死,就是这会儿有点晕。

      看着骆苏羡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巴布开心地大笑,周围一群小弟看到老大在笑也跟着笑起来。

      而这一幕在骆苏羡看来也是格外好笑,像看傻子一样令他扑哧笑出来。

      “你笑什么。”巴布立刻停止大笑,厉声质问。

      “我笑你高兴的太早,你看我的人来了。”骆苏羡故意像门口望去,惹得众人警惕起来。

      其中一个人小心翼翼的挪过去望了一眼回来:“He lied to us.”

      巴布恼怒,又想一拳打过去:“哼,你敢骗我们。”

      “刚刚是骗你们,但这会儿是真来了。”因为他们后面已经站的有他的人了。

      早在被人跟踪的时候他就通知了人,只是没想到他们来的这么慢。

      没给那些人转头的机会,唐皓卿带人直接干掉了他们救下了骆苏羡。短短两分钟战局反转,骆苏羡胜。

      在唐皓卿的搀扶下,骆苏羡走到一脸绝望的巴布身旁,奄奄一息的他还妄想伸手去抓骆苏羡。

      骆苏羡站在离他而十几厘米的地方如帝王般俯视他:“中国有句老话叫乐极生悲,希望你牢牢记住。”

      接过唐皓卿收你的枪,他朝着那人心脏就是几枪,子弹打没了就换一把,直到他心脏处血肉模糊才收手下令:“拖出去喂狗。”

      “也不知道那只狗这么倒霉吃到他的肉。”唐皓卿在一旁摇头感慨一句。

      开车回去的路上骆苏羡就已经发烧到昏迷不醒了,刚刚凝固住的血液又流了出来,狂彪车回去,唐皓卿做了简单的止血后就赶紧去找医生来。

      这大晚上的,就在医院门口随便抓了个看起来很有经验的医生来,他的判断标准是看起来老的。

      老医生一直想找机会说句话,每每都被唐皓卿打断:“你放心跟不走,钱不会亏你的。”

      老医生急忙要言:“可是我……”

      “别可是了,你们医生的职责不就是救死扶伤吗。”接下来的路程,他更是狂飙起了车,晃得一旁的老医生差点飞出窗外:“慢点慢点,哎哟,我这老骨头哦。”

      等到了半山腰别墅,更是连人家都没站稳就被拖了进去。

      来到卧室看见骆苏羡这浑身上下的伤,老医生也是面色一慌:“他这是枪伤?”

      “怎么,你不敢治啊。”

      “枪伤还好说,但他这发烧了得输液啊,我一个中医不会啊。”老医生艰难的说出口。

      “中医!你怎么不早说。”唐皓卿简直要被气炸,这好不容易捉来一只医生,居然告诉他不会治。

      “你也是没给我这个机会说啊。”老中医忘了他一眼,小声反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